第156章这世上大概没人能比战天爵更精明了

    第156章这世上大概没人能比战天爵更精明了

    “只要你的心是信任我的,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对我倾诉。

    我只会帮你,绝不会在你背后捅你刀子的。”

    佟霏对她抿唇笑了笑。

    小初看着她,不再有丝毫的犹豫。

    “这件事,我还没敢跟对卿阳舅舅说,因为我怕他会在费舒雅面前说。

    其实我出事那天晚上…是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那里的。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她跟我说,她知道我妈为什么会被杀。

    我妈的死在我心里一直都是个很大的谜团。

    我想不明白,费舒雅为什么要杀人,所以,我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南小景路。

    到了路牌后面,我一直就站在那边等。

    那块儿并没有路灯,月光又很弱,我一个人其实挺害怕的。

    赶巧了,后面的绿化带里有一阵奇怪的动静,我有些害怕,就后退了两步。

    当时我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站在马路上了。

    而就在那时候,路上忽然就有一辆车冲了过来直直的撞向了我。

    当时马路上的车并不多,他的车光应该是足以看到我的。

    可是司机并没有减速而是加速度撞了我之后离开了。

    当时我甚至都没来的及反应,因为太快了。

    现在想起来,那一定不是巧合。”

    佟霏握拳:“这么说来,那不是一场单纯的交通事故?”

    小初点了点头:“我觉得,那个人是故意引我去那个路段想杀我的。”

    “那这件事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卿阳?”

    小初呼了口气:“我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我怀疑,这件事就是费舒雅做的。”

    佟霏蹙眉,脑海里想到了刚刚看到费舒雅面目狰狞的踩着百合的样子。

    “给你打电话的是个女人?”

    小初摇了摇头:“不是,是个男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年轻。”

    “你也太容易相信人了,他约你去你就真的去呀。”

    “不是我愿意相信他,而是他知道的关于我家的事情真的很多。

    她知道我妈的老家在哪里,也知道我是个私生女,甚至还对我以前的事情了若指掌。

    有些事情,甚至连卿阳舅舅都是不知道的。

    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了解我家过去的事情,所以才会约我的。

    我就是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才会中了圈套。”

    小初说着眉心也皱紧了起来。

    “如果我死于那场交通事故也就算了,可现在老天爷可怜我,没要了我的命,那么…这件事我也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卿阳舅舅一直都很向着费舒雅,我怕我跟他说了这些话,他也不会相信我。

    佟霏,我不是因为费舒雅杀了我妈才会因此而将事情推卸到她身上的。

    我是真的感觉…跟她脱不了干系。”

    佟霏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你真的相信我吗?”

    佟霏点头:“恩,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我的朋友,既然是我朋友,那我一定力挺你。”

    她其实有些后悔,就在听完了小初的话后,她忽然想起战天爵在收拾过费舒雅后让她提醒过小初的。

    他说要小初最近小心点儿,结果她把这件事情完全抛到了脑后。

    如果她早点儿提醒一下小初这件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

    “佟霏,真的谢谢你,没有想到有一天我跟你会成为朋友。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佟霏伸手握住了小初的手:“别这么说,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小初你想过吗,安城几乎被电子眼覆盖着,那个人却独独找到了那么一处没有监控的路段。

    这是不是说明这个人对安城的环境很熟悉。

    也或者说是她派人调查过安城的交通路况,掌握了地理地形。”

    小初眉心紧锁着点了点头:“如果要我命的人真的是费舒雅。

    那她应该是有帮手的。

    她在监狱里呆了十几年,这十几年间正是安城大发展的时候。

    安城的变化很大的,她出狱的时间不长,不可能把安城了解的这么熟悉。

    所以…我觉得是有帮手。”

    佟霏点头:“如果不是一人作案的话,那有些事情似乎就没有那么复杂了。

    卿阳已经加派了人手调查这件事,你再忍忍,一定会有水落石出那一天的。”

    小初耸肩:“也只能这样了,只是不知道我这手脚到底还有没有可能康复了。”

    “放心吧,你那么努力的做康复,一定会好的。”

    下午她到家的时候,战天爵也已经回来了,正在陪小达打游戏。

    小蜜在一旁兴趣缺缺的看着两人对决。

    她一回来,小蜜立刻心花怒放了:“妈妈,你回来啦。”

    “恩,等妈妈了?”

    “爸爸一直在跟小达打游戏,我很无聊诶。”

    战天爵边打着边喊冤枉:“小公主,刚刚不是你要爸爸跟你哥哥打游戏的吗。”

    “可你们打了一个多小时了啊。”

    小达得意:“那是因为爸爸他碰到对手了。

    我这么强大,爸爸一时半会儿杀不死我,所以只能继续打咯。”

    佟霏上前将电视机一下子关掉了。

    小达呼喝:“哎呀霏霏,你干嘛呀,我们还没打完呢。”

    佟霏瞪了这父子俩一眼:“战天爵,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

    小达和小蜜两个人一次性看电子设备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十分钟。

    这对他们的眼睛不好。”

    战天爵举起双手投降道:“我儿子说的对,我们是遇到对手了,所以打的时间长了点儿,下不为例,OK?”

    佟霏看向小达:“你呢?下次还这样吗啊?”

    小达嘟嘴:“霏霏你也真是的,难得一次都不行呀,我这儿正玩儿的进行呢。”

    “别顶嘴,这是原则性的问题,下次你还这样儿吗?”

    “不这样了。”见佟霏要生气,小达虽然不情愿却也只好嘴软求饶。

    “可是刚刚那局好可惜呀,对吧爸爸。”小达转头看向他:“玩这儿,果爸都没赢过我呢。”

    “你妈说的对,玩儿这种东西是伤眼睛,要不要玩儿点新鲜的东西?”

    “什么呀?”小达表示很惊喜。

    “你会下棋吗?”

    小达摇了摇头:“我知道这个诶,但我没有学过。”

    “要不要我教你?”

    “那你下的是什么棋呢?我知道有跳棋,五子棋,象棋,围棋,你什么棋玩儿的厉害?”

    “象棋和围棋都不错。”

    佟霏点了点头抱起小蜜走向小达:“你爸可是咱们省里的围棋冠军,市里的象棋冠军。

    跟他学下棋吧,下棋对提高智力有很大的帮助。”

    小达想了想:“那我学围棋吧。”

    “妈妈,我也可以学吗?”小蜜搂着佟霏的脖子一脸的崇拜:“我爸爸这么厉害,我也想学。”

    “当然,来,到爸这里,我这就教你们,陈叔,把家里的围棋找出来。”

    战天爵将小蜜接过后对佟霏道:“你去洗漱吧,一会儿下来一起。”

    佟霏点头上楼,其实她从前对下棋并不怎么赶兴趣。

    自打认识战天爵后,她才开始接触围棋的。

    而且,她的围棋并不是战天爵教的,是果叔教的。

    果叔酷爱喝茶和下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子世外桃源里修仙的高人气质。

    跟她学下棋,他总是给指点的很到位,所以有一段时间,她可以说是很痴迷围棋,也用心的钻研,以至于后来她跟战天爵这样的高手面前也能显摆上个十几二十几分钟了。

    当然,当时到底是不是他刻意的手下留情她就不得而知了。

    换上衣服后,佟霏就下楼看战天爵教两个孩子下围棋了。

    到底是她跟战天爵的娃儿,两个孩子都很聪明。

    战天爵只教了几遍要领,两个孩子就已经能在一边慢慢的磨合着下棋了。

    佟霏和小达坐一起,战天爵跟小蜜在一起,两人不时加入指点一下,小达和小蜜倒也下的津津有味。

    见两人渐渐上手,战天爵和佟霏也靠到一起坐着边观战边聊天了。

    “小初恢复的怎么样?有进步吗?”

    “还可以,”佟霏边吃着香蕉边看向他:“今天她问我有没有抓到肇事司机的事情了,现在的警察,工作效率真的不怎么可人。”

    战天爵勾唇:“所以说他们指望错了人,还有涂卿阳…他就算派出一万个人帮忙,可如果这一万个人都不带脑子出门也没用。”

    “什么意思呀?”

    “其实这件事儿没那么难解决,”战天爵勾唇望向她:“是那群人还没有找打正确的方法。”

    “难道你有正确的思路了?”佟霏坐正了几分:“快跟我说说。”

    战天爵邪魅一笑:“你着什么急呀,反正小初已经没什么事儿了,这案子早晚会破的。

    现在涂卿阳为了这个案子的事情天天焦头烂额,哪有心情管和战天豪联手的事儿呢。

    反正案子早晚会破,我们就别想那么多了。

    这个涂卿阳就得这样治治他。”

    佟霏郁闷了:“可是小初现在怀疑是有人故意制造了那起车祸。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个人还在逍遥法外,难保她不会再次伤害小初。

    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赶紧告诉我呀。”

    看到她急成这样,战天爵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好了,别急了,我告诉你。

    那个路段没有监控,但是那段时间经过的车辆很多,从有监控的路段处出现的车辆,每一辆车上都没有血迹对吧。”

    佟霏点头:“对呀,而且那条路中间没有岔路口,所有过往车辆只有通行的可能,没有转弯消失的可能。”

    战天爵笑:“所以说吗,出去调查的人他们就是蠢,怎么就不懂得换个思路呢。

    据我所知,监控普及不到的地界只有一千多米。

    而在南小景路那种偏僻的车辆并不多。

    他们干嘛就不懂得计算一下车速呢?”

    “车速?”佟霏眉眼一亮,似乎也有些明白了:“你就别跟我绕弯子了,说的明白点呀。”

    “其实很简单,那段路不可能堵车,所以不会出现车减速的可能。

    正常情况下,一辆车通过一千米的距离时需要多长时间。

    那个时段出现的车并不多,他们一辆辆的统计一下。

    其中用时超出了时长的车不就很有问题了吗?

    在那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你觉得他们中途停车或者忽然降低车速是为了什么?”

    佟霏激动的叫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战天爵:“啊,天爵,你怎么会这么聪明。”

    果然,这世上大概没人能比战天爵更精明了。

    他总是有那种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本事。

    一旁小达和小蜜都顾不上下棋了,两人就这么盯着正在抽风的老妈。

    战天爵笑着伸手搂住了她看向两个孩子:“你们两个以后可千万别学你们的妈,太笨了。”

    佟霏刚想松开他瞪他两眼的,就被战天爵抱的更紧了一些。

    “喂,你松开我。”

    “那不行,你这么蠢,万一我松开你,你蠢跑了怎么办。”

    小达摇了摇头:“爸,你才知道我妈笨呀,我早就发现了,她呀…”

    “佟友达,”佟霏暴喝了一声。

    小达嘿嘿一笑:“你看,她还不让人说呢。”

    “我亲爱的老婆,你应该勇于面对自己的缺点才对。”

    战天爵说着在她耳边亲吻了一下后看向小达和小蜜:“不过你们两个听好了啊,你妈就算是再笨,我也还是非常非常的爱她。

    所以你们呢也得记住了,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你们也不能嫌弃你们的妈妈笨。

    要跟我一样爱你们的妈妈,懂吗?”

    小蜜嘿嘿一笑:“妈妈笨也没关系,我永远都不会嫌弃妈妈的。”

    “恩,真是乖女儿。”

    佟霏呼口气,张嘴就狠狠的咬住了战天爵的肩头。

    战天爵面不改色心不跳,小达嘶了一声,他都替他爸感觉到疼了呢。

    佟霏见他连点儿反应也没有连忙松开了口。

    战天爵这时候才放开了她,佟霏蹙眉看向他肩头:“你…你怎么也不叫呀。”

    “叫什么?又不会怎么样。”

    “不疼吗?”佟霏蹙眉瞅着他,这个铁石心肠的家伙,怎么对自己也这么狠。

    “要是别人咬的肯定疼,你咬的呀…不疼。”

    ‘吭’,佟霏尴尬了一下,这个家伙怎么可以在孩子们面前…说这种话呢,也不怕丢脸。

    佟霏站起身:“算了算了,我不理你们了。”

    她说完就往外走去,这位战二爷近来是越来越猖狂了。

    竟然当着孩子们的面儿调戏她。

    她本来就战斗力不行,再被这么一调戏…哇,完全弱爆了。

    战天爵看着她羞涩的往门口走去慵懒的问道:“去哪儿呀。”

    “去…吭,警察局,找警察解决案子呀。”

    战天爵站起身双手抄进口袋里跟她一起往外走去:“一起。”

    陈叔从餐厅那边走过去照顾两个孩子。

    他的嘴角一直挂着笑意,看到二爷和大小姐现在这样和睦,他真的是由衷的觉得开心。

    两人上车后,佟霏连忙拉下战天爵身上的休闲衫看了一眼他的肩头。

    见上面血淋淋的两排牙印在跟她示威,她郁闷的瞪他:“都咬破了,你怎么…”

    “你咬的,我没叫你还怪我,下次对老公下手轻点儿。

    在孩子面前,我要是鬼吼鬼叫的显得太弱了。

    我可是他们的父亲,父亲都得像山一样强悍。”

    佟霏也真是无语了,战天爵发动车子,两人一起去到警察局。

    将破案思路跟警察分享后,两人没有过多的停留就从警察局出来了。

    剩下的事情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两人回到家,佟霏坐在车里发现家门口多了一辆车。

    下了车后,她好奇的看了一眼那辆限量版的玛莎拉蒂一眼。

    接着嘶了一声。

    战天爵也看到了那辆车:“怎么了?”

    “这车…是你的吗?”

    “当然不是,我不开这种招摇的车,”他说完就要回家。

    佟霏忽的一把就拉住他的手腕:“等一下。”

    “怎么了?”战天爵望着她有些纳闷。

    “恩…那个…你今晚得先回你那儿睡了。”

    战天爵回身抱怀望向她,眼神很明显的在问为什么。

    “这车…十有八.九是果果的,这小子就爱给人惊喜。

    他那儿恨你恨的牙痒痒呢,我觉得你要是现在过去…你俩估计得打起来。”

    “我可不跟他一般见识,我都是以理服人的。”

    “可是在果果那里,你就没有理。”

    战天爵嗤气不爽。

    佟霏上前拦住他的手臂:“哎呀,你也知道果果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那里,我是一定要亲自解释清楚的。

    我不想让你跟果果起冲突。

    如果连果果都跟你为敌,那我们怎么办呢?”

    战天爵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果游恺毕竟是果老的儿子。

    “明天我必须要回家跟你睡一张床,你这边有问题吗?”

    “没问题,给我一天的时间吧。”

    佟霏耸肩一笑推着他回了他那边。

    待她再回到家看到果游恺跟两个孩子闹成了一团的时候扬了扬眉,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

    算别人是不成,但算这小子,一算一个准儿。

    听到她开门回来的声音,果游恺立刻板起了脸。

    小达和小蜜不明所以,佟霏赔笑上前:“哇,我家果果回来啦,好惊喜呢。”

    “妈妈,我们也好惊喜呀。”小蜜开心的拍手。

    果游恺侧头在小蜜脸上亲了一下:“恩,就知道我宝贝闺女想我了。”

    佟霏上前拍了拍小达和小蜜的头:“你们两个,跟陈爷爷出去玩会儿去,妈妈有话要跟果爸说。”

    “可是我们还想跟果爸再玩儿一会儿呢。”

    佟霏摇头:“一会儿回来再玩儿。”

    小达拉起小蜜的手不开心的离开。

    两个孩子出去后,佟霏立刻坐到了果游恺身边帮他捏胳膊:“你怎么忽然就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佟霏你行呀,越来越能耐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离战天爵远点儿,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你受苦还没有受够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