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有些女人天生就是犯贱(1更)

    第151章有些女人天生就是犯贱(1更)

    送佟辰他们的车慢慢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周围回归寂静。

    她眉心深锁着,陈叔站在一旁道:“大小姐,你快进去吃面吧,不然一会儿面要坨了。”

    “陈叔,咱们家以前的电脑都还在吗?”

    “以前的电脑?”

    “恩,就我爸妈出事之前用的那些。”

    她记得家里以前有专人会负责每天下载她哥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检查他行程的。

    因为他总是出去疯,爸爸不放心他,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看他的。

    当年的记录有没有被拷贝进U盘里她不知道,即便有现在也不知道放在那里了,但如果电脑还在的话,电脑硬盘里应该还是可以找的到的。

    “我得去仓库里找找。”

    “那陈叔劳烦你一会儿回老宅去找找吧。”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这会儿佟辰正在看电影,等他看完再让陈叔去吧。

    “好的大小姐。”

    司机将车开到电影院门口,佟辰和江梦音一起下车。

    司机去停车,佟辰抱怀斜向江梦音:“我当你多有骨气呢,原来…”

    “佟辰,卡还给我。”她将手伸向他。

    “凭什么呀,那是我的卡。”

    “这是佟总的吩咐,如果你不给我的话,那我就只能给佟总打电话了。

    我想,你也不希望我在你和佟总之间挑拨离间吧。”

    江梦音冷着一张脸,佟辰瞪了他一会儿后,直接很不爽的掏出钱包从里面将银行卡扯出来甩到了她的身上:“给你。”

    她一弯身没能接住,卡应声掉到了地上,江梦音抬眼怒目望向他。

    佟辰缩了缩脖子,这女人的眼神儿…还有那么点儿样子吗。

    他挠了挠眉心:“是你自己手慢没接住的。”

    江梦音懒得理他,蹲下身将卡捡起就走。

    佟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干嘛去,不是看电影吗?”

    江梦音一把甩开他的手:“你和我是两相生厌,与其进去别别扭扭的看电影,倒不如别恶心那些好电影了。”

    她说完就走,佟辰忍不住爆粗口,“艹”,他这是被嫌弃了?

    他上前挡住她的去路,“合着全世界的女人就你厉害吧是吧。”

    反正这个女人就是有办法激怒他。

    他还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能找他茬的女人呢。

    如果她当初能在他看上她的时候老老实实的像是别的女人一样从了她。

    他至于费那么多心思吗。

    这可好,不过就是用了点儿手段上了她一次,他竟然就得娶她?

    他一把将她抵在了她身后的圆柱上:“我告诉你江梦音,你别以为佟霏给你几分脸你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佟辰是你高攀的起的吗?

    你看看你这副穷酸样子,能够答应娶你,你得懂得感恩戴德懂吗?

    别她妈给你脸不要脸。”

    江梦音冷笑一声:“说真的,你的确走运,投了个好胎,有个好妹妹。

    就你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佟总,你就算是出去当乞丐都讨不到吃的。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人品太差。

    给我滚开,别挡路。”

    她说完就一把推开他转身往台阶下跑去。

    佟辰看着江梦音跑远的背影不爽,说他人品差?

    他怎么就那么不服呢,他上前拉住她:“你还真是欠收拾,胆子真大,敢骂我人品差…”

    “那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赌?”佟辰眉心微微一挑:“赌就赌,说吧,赌什么。”

    “很简单,你现在就给你的几个好朋友、你认为跟你相处的最好的朋友打电话,你就说你被佟总赶出佟氏了,现在身无分文,让他们收留你一段时间,再借给你一百万。。”

    佟辰冷笑一声:“这算什么打赌。”

    “这怎么不算,我赌你一分钱也借不到。”

    “那如果我借到了呢?”

    “以后不管你说什么我全都听你的。

    这银行卡我还给你,绝对不会再听佟总的话为难你。”

    “切,这可是你说的。”佟辰掏出手机讽刺的白了她一眼后拨通了第一个号码:“亮子,哪儿呢,福海呀,那什么,我刚刚跟我妹决裂,我被佟氏赶出来了,现在身无分文,你收留我几天呗,顺便借给我一百万。”

    “那个…佟哥,不是我不帮你,你也知道,我住的地方小,两个人住不方便,再说,我的卡也被我爸给收走了,所以真抱歉…”

    “厄,没事,那我找别人。”佟辰挂了电话后脸黑了几分。

    江梦音冷笑一声。

    “你别小瞧人。”佟辰说着又打了第二通、第三通…一直到第八通电话结束,他的脸色完全黑了。

    虽然理由不同,但平常跟他玩儿的挺好的几个‘哥们’竟然异口同声的拒绝了他。

    江梦音讽刺的看着他:“接着打呀。”

    佟辰冷冷的看向她:“没人帮你对吧,”她晃了晃自己的包:“你现在可以给我打电话,兴许我会帮你也不一定呢。”

    佟辰咬牙切齿而的瞪着她:“你别得意,江梦音。”

    江梦音无惧无畏的上前两步,离他之后几厘米的距离。

    “佟辰,你知道你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的吗?

    寄生虫,你就是个寄生虫。

    一个寄生在你妹妹身上,可以被别人寄生的双面寄生虫。

    每当你花着你妹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去请别人吃喝玩乐的时候。

    他们表面上在说你的好,把你当兄弟,可实际上他们只把你当成了傻子,冤大头而已。”

    “你她妈胡说什么呢。”佟辰被江梦音说恼怒了,抬手就推了她一把。

    因为正在气头上,她的手劲儿没轻没重的,江梦音踉跄两步后跌倒在地。

    可她却完全不屈服,还是在扬头倔强的瞪着他。

    “你就知道跟女人闹,你就会欺负关心你的这些人对吧。”

    佟辰握拳咬牙瞪向她:“谁要你多管闲事的,以后我的事儿,你少管。”

    江梦音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白了他一眼:“好,那我的事儿你也少管。”

    她说完就转身离开,这一次佟辰没有再去追她。

    在她走远后,他抬起左手敲了自己的右手一下,“你推她干嘛呀。”

    再抬眼看江梦音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佟辰望着手里的手机眼神一阵发凉。

    电影看不成了,酒吧…他现在也没有兴趣了。

    佟霏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刚一个人从电影院那边溜达着回家。

    走了这么远的路,忽然间觉得人脑子都清醒了许多。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他自己并不是不知道,只是选择性的不去理会而已。

    今天被江梦音这个多管闲事的讨厌鬼这样当头一棒,在她眼前丢了脸,他这心里别提多不爽了。

    接佟霏电话的时候,他的口气就像是吃了枪药:“干什么?”

    “电影看完了?”

    “跟你有关系吗?”

    “这什么口气,跟小江闹别扭了。”佟霏笑了起来,看电影还能看出一肚子气,他也真是没谁了。

    “别废话,没事儿就挂了吧。”

    “好,说正事儿,我让陈叔去老宅了,你找人帮陈叔一起找一下咱们家以前用过的那些电脑。

    仓库里有些乱,陈叔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

    “找那些破电脑干嘛?”

    “今天我忽然间想起来,你那天不是说你在车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韩文轩从爸妈的车里出来了吗。那你车上的监控会不会记录了些什么呢?”

    “这些记录咱家电脑里有吗?”

    “恩,那段时间,爸担心你会出去闯祸,所以每天都会派人把你的行车记录仪里的内容下载下来。

    只是那天…是爸妈出事的日子,我并不确定当时负责下载记录的人有没有忙里出错没有做这件事。”

    佟辰身子从沙发上弹起:“我这就去找。

    那些破电脑一定要在才行,爸妈不能冤死。

    找到了证据,我手撕了那个畜生。”

    挂了电话后,佟辰就把家里的所有人都叫了出来,大家一起去了仓库找电脑。

    佟霏挂了电话后,心里也有些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儿呢。

    十点了,两个孩子都睡下了,可战天爵还没有回来。

    想到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战天爵接到电话后的凝重表情,佟霏隐隐有些担心。

    她坐在床沿给战天爵发了一条信息:“还在忙吗?”

    没多会儿信息就回了过来:“还在开小会,今晚我可能要到很晚。”

    “没关系,我等你。”

    “你先睡,我太晚回去会影响你的睡眠,要不今晚我就不回去了,我去酒店将就一晚。”

    见他说不回来了,佟霏心里有些失落。

    “公司的事情很严重吗?”

    “一点小事,就是有些耽误时间而已。”

    佟霏看着手机有些郁闷,她躺到了床上将手机放下。

    见她没有回复,战天爵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

    听到手机震动,佟霏侧眸看去,见是战天爵打过来了,她唇角勾起一丝笑意接起:“你不是在开会吗?”

    “我从会议室出来了,他们在做讨论,我一会儿进去听结果就可以了,怎么还不睡?”

    “还不是在等你吗?”

    战天爵唇角扬起了笑意:“别等我了,早点休息,梦到我。”

    “我才不要梦到你呢。”佟霏嘟嘴:“白天看到,晚上梦到,这样用不了多久就会厌烦了的。”

    “谁厌烦谁?首先声明,我永远都不会厌烦你的。

    你现在可是我的掌上明珠。

    用咱爸的话来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又怕掉了的存在。”

    佟霏笑了起来:“我会厌烦你,不可以吗?”

    “不可以,这辈子都不可以。”

    佟霏抿唇:“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好像发生了许多事情。”

    “的确事儿不少,怎么了,烦心了?”

    “恩,有点儿,我现在挺想念当初在瑞士的日子的。

    虽然忙碌,虽然没有你,可那时候生活一直都很平静也很平淡。

    最近真的觉得有些累心。”

    “所有的事情你都不需要理会,交给我就好了,有我在呢,天塌下来都有我在呢。

    只要我们夫妻同心,一切困难都不足为惧。”

    战天爵的这话让她瞬间觉得有了精气神儿:“恩。”

    “好了,休息吧,里面那么多人都在等我呢,晚安。”

    “那你继续加油吧,我就先晚安了。”

    挂了电话后,佟霏翻身将被子扯到身上躺下。

    陈叔那边还没有回来,不过没关系,老宅那边的事儿明天再说也是可以的。

    清早起来后,佟霏第一件事就是下楼去找陈叔。

    陈叔正在院落里浇花,见她过去,他将水管子放到了草坪上来到她面前:“大小姐,你起来啦。”

    “昨天怎么样,找到了吗?”

    陈叔点头:“是呀,大少爷把整个仓库里的东西几乎都搬完了才在角落里找到了几台电脑。”

    “还能用吗?”

    “大少爷没敢贸然开机,他怕开不了再出了什么问题。

    他打算把那些电脑送到维修的地方去弄,万一不行的话就让他们把硬盘还是什么东西的里面的内容拷贝出来。”

    佟霏点了点头,佟辰总算是做了件稳当的事儿。

    “好我知道了,陈叔昨天辛苦你了。”

    “大小姐别这么见外。”

    佟霏甜美一笑:“好,不见外,那我进去吃早餐去公司了。”

    “好,大小姐你也悠着点儿,别太辛苦了。”

    “恩。”

    半上午的时候,涂卿阳来了。

    佟霏没想到涂卿阳还会主动来找自己。

    她一直都以为他生气了。

    上次他和小初一起闯祸进了警察局后,他去接小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理她。

    他自打进屋后就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佟霏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别扭,李楠进来送了咖啡后转身离开。

    “卿阳,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时间?恩,我的确应该很忙,你应该听说了吧,我被战天爵摆了一道。”

    “什么意思?”佟霏吃惊的看向他。

    涂卿阳冷笑:“别装了,都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件事昨天一出立刻就在圈子里传开了。

    大家都知道,你会不知道吗?”

    “昨天的事儿?卿阳,你说话的口气对我似乎有些偏见。

    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最近我也遇到了些棘手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打听你的事儿。”

    涂卿阳抱怀:“算了,不知道也好,我今天来就跟你说一件事,战天豪来找过我。”

    这下佟霏倒是不能淡定了,她站起身望向他:“他找你干嘛?总不会是要为难你吧。”

    “当然不会,他为难我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想也知道,他跟我联手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战天爵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佟霏当然知道,那样问只是为了让涂卿阳知道她心里其实还是挺在乎他这个朋友的。

    这样起码他在考虑战天豪的提议时也是要考虑一下她的情分。

    “那就好,”佟霏抿了抿唇。

    “那就好?”涂卿阳蹙眉看向他:“你就不怕我真的跟他联手?”

    “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人。

    你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如果你决定要跟他联手,我不会反对你的。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战天豪的为人,你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涂卿阳眉心紧锁,一脸受伤的望向她。

    “佟霏你知道我现在最讨厌你什么吗?

    对于我的事情,你永远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可明明我已经掐住你的喉咙,明明你已经快要窒息而死了。

    只要你像从前一样求我帮你,那结局便会不一样的。

    你明知道我会不顾一切的帮你的。”

    佟霏垂眸一笑,放在办公桌上的双手有些拘谨的交叠在一起握紧。

    她垂眸眼神间闪过一丝伤感,目光落在办公桌上小达和小蜜的照片上,他们笑的那样快乐,与她现在的心情完全就大相径庭。

    视线再微微上移,她的视线还是与涂卿阳的视线不期而遇。

    “因为你要的东西…我给不起。”

    涂卿阳泄气般的呼口气侧头一笑:“我真的想知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他。”

    “你很好,哪里都好,你是个好丈夫的人选,也会是个好爸爸。

    可是…有些女人天生就是犯贱。

    就是喜欢守着自己爱过的人从一而终。

    而我…就是那种犯贱的人。”

    涂卿阳再次呼口气闭目,这世上,还能去哪儿找这么聪明的女人呢。

    她的话,竟让他连骂她都找不到借口。

    她明明什么都懂,什么都明白,也不会跟你装糊涂。

    可越是这样,他却就偏偏越是难受。

    “佟霏,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回到没有战天爵的从前。”

    这是他心中期待的,哪怕她只是偏偏他也好。

    “他一直都在,从一开始到现在,如果真要回到没有他的过去,只能去到我十五岁那一年了。”

    涂卿阳嗤笑一声站起身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佟霏,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回到什么时候吗?”

    “大概是…我们初识的那天吧。”

    “跟你这样聪明的女人聊天,我从来就不担心你会不懂我的心思。

    多可惜,我涂卿阳就是没有福气成为你的丈夫。”

    “卿阳,真的对不起。”她知道,她的意思他都懂,他只是不甘心。

    他以为只要他坚持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可是事与愿违,他等了她六年,结果却还是那么不尽如人意。

    她其实挺恨自己的,当年如果她不要动那份鬼心思去招惹涂卿阳。

    那他们不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吗。

    不是只有他想回到他们相识的那一天,她也想。

    把涂卿阳变成今天这副样子的人不就是她吗。

    可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只能这样绝情的拒绝他。

    这样,也只是为了让他以后不再痛。

    涂卿阳站起身,脸色有些冷落:“佟霏你记住了,我会跟战天豪联手的。

    我跟他都不是针对你,我们的目标是战天爵。

    从现在开始,我就正式把他视为我的敌人,唯一的目的是除掉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