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现在想想,韩文轩身上的疑点的确是很多

    第148章现在想想,韩文轩身上的疑点的确是很多

    “杀人犯?”佟霏蹙眉望向他:“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佟辰意识到自己冲动之下说错了话,连忙冷哼一声:“你管我说什么呢,总之你赶紧回去就对了。”

    他说完将目光落到江梦音的身上:“你不是很想做佟家的少奶奶吗。

    那你就完成一个任务,带你的小姑子回中国去。”

    “是不是不管我怎么问你你都不会说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佟辰转身背对佟霏不再搭理她。

    佟霏站起身对江梦音道:“你在这里陪着他,恭河你跟我出去一趟。”

    “是,佟总。”陈恭河跟佟霏一起离开。

    佟辰大吼道:“佟霏,你别胡来,你要去哪儿。”

    佟霏理都不理他,已经走出了警察局。

    佟辰有的时候固执起来真的令人讨厌,而固执这点儿毛病她也有,这是佟家祖传的毛病。

    两人拦了一辆车,佟霏让他带路去了韩文轩的公司。

    站在韩文轩公司门口,佟霏真的震惊到了。

    不到十年的时间,韩文轩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可以坐拥二十几层写字楼的小土豪了吗?

    “这个韩文轩真是不简单。”佟霏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霏霏姐,你现在是要见这个韩文轩吗?”陈恭河有些担心:“他应该不会见你,毕竟佟副总他…”

    “试试再说。”

    佟霏说完已经迈步往里走去,陈恭河只能紧随其后。

    他上前与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周.旋,目的无非就是要让她通报佟霏要见韩文轩的事情。

    可对方一挺他们是从中国来的,直接如实告知:“总裁通知过,以后见凡是中国来的商人,一律不接待。”

    佟霏在一旁勾唇一笑走上前:“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给我们通报一下,否则…你会后悔的。”

    佟霏的气势一向压人,这会儿听到佟霏这样说,工作人员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抱歉小姐,这是公司的指示。”

    佟霏点头:“那你后果自负吧。”

    她从包里找出了那张当初小初给她的韩文轩的名片,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手机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声音:“你好,哪位。”

    佟霏勾唇:“我是佟乐驰的女儿,我叫佟霏。”

    电话那头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佟霏抱怀:“我现在在你们公司一楼大厅,我要见见你。”

    她说完后不给韩文轩反应的时间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样他就没有理由拒绝自己了不是吗?

    陈恭河在一旁有些心急:“怎么样霏霏姐。”

    佟霏耸肩:“赌一局吧。”

    事实上,她也不确定韩文轩到底会不会见自己,只能赌了。

    如果他真的不出来,那她只能想别的对策了。

    过了好一会儿,韩文轩一直没有出现,倒是服务台的女生远远的走了过来对她恭敬的鞠了鞠躬:“佟小姐,我们总裁请您上楼。”

    陈恭河惊喜的看向佟霏,霏霏姐出马果然与众不同。

    佟霏抿唇,两人一起上楼,工作人员却是将陈恭河拦住了。

    “抱歉这位先生,您不能上去,我们总裁指示,只允许佟小姐一人上楼。”

    “那不行,谁知道你们总裁会不会为难我们佟总。”

    佟霏回头对陈恭河摇了摇头:“你留在这里吧,没关系的,多个人在外面接应倒是好事儿。”

    陈恭河一下子就明白了佟霏的话,点了点头后退两步。

    佟霏自己上了楼,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她被带进了韩文轩的办公室。

    八年前的韩文轩,工作的时候总是穿着一身黑西装白衬衣。

    不工作的时候就穿着一身休闲的运动服,看起来很是阳光。

    八年后再见,他还是穿着一身黑西装,只是此时的他气场却与八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变的成熟,有内涵了许多,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当年那个落魄的司机君。

    韩文轩在她进门的那一刻从他宽敞的真皮老板椅中站起身望向她,她也没说话,就这么专注的看着她。

    佟霏也没做声,就这么站在门边。

    许久后,韩文轩视线恍惚:“八年了,你一点儿也没变,哦不,你变的更美了。”

    佟霏抿唇:“你这待客之道有点儿不足了,你打算就让我这么站在这里?”

    韩文轩回神从桌前走出来:“来吧霏霏,这边坐。”

    他办公室右侧靠近落地窗的地方有一个长方形的长桌,似乎是用来开小会的。

    他邀请她坐下后,他就坐到了她的对面。

    不一会儿,门外的秘书进来给她加了咖啡。

    “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喝咖啡来着,我让人给你换成茶吧。”

    “茶我也不喜欢。”佟霏的右手轻轻的握住了咖啡杯的杯沿:“真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这些年,你倒真是成功。”

    韩文轩环视四周:“我从来没有忘记,这一切都是佟叔给我的。”

    佟霏嘴角微微上扬,高挑的弧度中带着一丝讽刺:“我以为你早就把我爸忘的一干二净了。

    在我看来,你们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

    “怎么会,佟叔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他就不可能有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给他做司机的那些年,真的令我受益匪浅。

    我虽然只是个司机,但他会给我很多鼓励。

    他时常在车里给合作伙伴打电话聊公事,有的时候也会聊到股票。

    我会仔细的听着,他们聊哪支股票最近势头很好我就会买哪支。

    事实上,佟叔在这方面真的非常厉害,他从来没有错过。

    而我就是那些年听佟叔传递的消息赚得了人生第一桶金成立了这个公司。”

    “听你这么说,你对我爸的确心存感激,可是我真的不那么信。

    一个对自己的恩人心存感激的人,怎么会在自己的恩人离世后,连葬礼都不参加就那么不告而别了呢?”

    韩文轩轻轻的叹口气:“当年,我也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也对,这种东西谁会没有呢。”佟霏端起咖啡杯淡淡的喝了一口。

    “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叙旧的。

    毕竟你当年的离开,让我心里并不是那么舒服。

    如果说曾经我还把你当家人的话,那现在,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们就直接谈正事吧。

    我是为佟辰的事情来的。”

    韩文轩点头:“我想到了,我会给警察局打电话让他们放佟辰离开。

    只是霏霏,你带他回国去吧,别再让他留在马来西亚胡闹了。”

    “胡闹?”对,佟辰的确是个喜欢胡闹的人。

    可是她有种直觉,这次他不是在胡闹,唯独这次,他专注的吓人。

    因为这次的佟辰太反常了。

    他甚至不允许她过问这件事,莫名其妙的,她就是觉得佟辰是在保护她。

    不然以他的个性,还不得可劲儿坑她吗。

    “别的事情我不管,我就问你,佟辰为什么来找你,为什么跟你纠缠。

    我了解佟辰,如果只是因为你是我家曾经的司机的话,他不会这么来跟你耗着。”

    “佟辰没有跟你说?”韩文轩点了点头随性一笑:“他说我是杀死佟叔和阿姨的凶手。”

    佟霏心一紧,爸妈不是死于车祸吗?

    车祸那天,韩文轩请假了,所以车祸现场他并不在。

    那他怎么会成为杀死爸妈的凶手呢?

    佟辰这样说是有什么依据还是胡乱猜测的?

    佟霏盯着韩文轩看着,他脸上一片坦然,完全不像是曾经杀过人的样子。

    看到佟霏质疑自己的眼神,韩文轩无语一笑:“不会你也相信我是杀死佟叔和阿姨的凶手吧。”

    佟霏眼神已经冷了几分,现在想想,韩文轩身上的疑点的确是很多。

    “回答我两个问题,为什么当初没有参加我爸妈的葬礼。

    为什么来到马来西亚发达后不跟安城的商人合作,是心虚,还是不敢。”

    “我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不跟安城人合作,是不想被旁人知道我曾经落魄的过去,毕竟应该没有多少人发达后还会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曾经是个司机。

    而第一个问题…是因为你。”

    “我?”佟霏蹙眉。

    “对,就是因为你。

    佟叔和阿姨出事的前一天,我找佟叔谈过。

    而那天谈论的话题就是你…”

    韩文轩思绪隐约拉回了那一天。

    那天,他将一直稳稳赚钱的股票给抛售了,去银行查了一下,他有了三百多万的存款。

    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样富足过。

    他曾经给自己订了一个目标,当自己的个人资产超过两百万的时候就去找佟叔提亲。

    他知道,两百万对于佟家来说只是个小数目,可对他来说,却足以给佟霏一场像样的婚礼。

    那天,他拿着存折走进了佟乐驰的办公室。

    佟乐驰刚忙完,本来正打算吃晚饭的,见他进去,佟乐驰露出笑意:“你是进来叫我吃饭的?

    你阿姨这个人呀,就是啰嗦,刚刚我都跟她说了,我马上就好了。”

    韩文轩笑了笑:“不是,佟总,不,佟叔,是我自己有事想要跟您谈的。”

    “你有事?”胡宪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回到书桌前坐下:“有什么事儿只管告诉我,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也告诉我,我会尽全力帮你解决的。”

    韩文轩咬唇,接着他噗通一下跪在佟乐驰的面前:“佟叔,我真的遇到了难事儿,请你一定要帮我。”

    佟乐驰起身上前来搀扶起他:“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还见外了呢。

    我不是说吗,住在这大院儿里你就是自己人,男儿膝下有黄金,来,说说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爱上佟霏了。”韩文轩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佟乐驰的双眼。

    “佟叔,我知道我自己只是个穷小子,我不配拥有佟霏。

    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我试过了,把她当成妹妹一样对待。

    可是我的心总是不由自主的不听我的使唤。

    我想要她,想娶她。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可是…”

    “小韩呀,”佟乐驰忽然就打算了韩文轩的话。

    “你的心情我现在能够理解,我也是打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

    当年为了追你阿姨,我也是煞费苦心,很是努力。

    谈恋爱的时候,一天见不到都感觉心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我不反对你们年轻人自由恋爱。

    佟霏是我的女儿,我非常在意她幸不幸福。

    所以,如果佟霏喜欢你,那我绝对不会阻拦你们在一起。

    但如果佟霏对你没有哪方面的感情,我也不可能因为你喜欢她就勉强她跟你在一起,你说对吗?”

    韩文轩被佟乐驰的一番话反倒说的有些无地自容了。

    “佟叔,我知道佟霏现在不喜欢我,可是我会努力的。

    为了她,我一直在改变。”

    他说将存折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了桌上:“这是我在佟家这些年的工资,加上平常你在电话里跟人聊股票的时候,我跟着买股票赚的钱,就这么多。

    虽然对您来说可能是毛毛雨,可却是我的全部,我愿意把她交出来给佟霏。”

    佟乐驰将存折拿起来看了一眼不禁笑了起来:“哟,小韩,你不错呀,这些年存了不少钱呢。

    如果你看上的不是佟霏而是别的小姑娘,这钱够你们两个花半辈子了。”

    “可我只对佟霏有感觉,我想娶的人只有佟霏。”

    佟乐驰拍了拍他的肩头:“佟霏这个孩子呢,我一向都宠她,我还是那句老话,我支持她去追求她自己想要的幸福,你也知道,她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那个战天爵并不喜欢佟霏,佟叔,我真的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

    “火坑?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怎么能算是火坑呢。

    按照你这么说,佟霏跟你在一起就不算是火坑了?

    她不喜欢你,你勉强了她她就会幸福了?

    小韩,你没有做过父亲,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女的期待。

    钱多少没什么重要,只要她幸福,哪怕天爵只是个穷光蛋也无所谓。

    可如果她不幸福,那战天爵就算坐拥天下也不行。

    这是我作为一个父亲,对我女儿幸福的支持。

    小韩,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我的话你应该听明白了,我劝你,还是把自己的感情整理清楚了比较好。”

    “整理不清楚了。”韩文轩垂眸站在那里,双眸中满是痛苦:“佟叔您既然是过来人,那一定知道爱一个人的滋味,我是真心的。”

    佟乐驰蹙眉:“既然整理不干净,那就用时间去忘记。

    我想,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上班的好,回老家去住几天散散心吧。

    忘了佟霏以后你再回来,我还是欢迎你。”

    佟乐驰说完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是要赶你走,是为你好。我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你阿姨还在等我吃饭,我先出去了。”

    佟乐驰走到书房门口拉开门,趴在门上偷听的佟辰直接扑倒了进来。

    佟乐驰蹙眉喝道:“你干什么呢。”

    “我…吭,爸,我今晚有朋友聚餐,轮到我请客了,你把我卡停了,我都不敢出门了,就今晚,你帮我补个面子行吗?”

    佟乐驰回头看了韩文轩一眼后,拽着佟辰就离开了。

    韩文轩低头看着自己存着中对他来说已是天文数字的存款,心一阵阵的疼着,恨着。

    佟霏听韩文轩说离开是因为自己,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年生日在河边他对自己表白的情景。

    “所以,你敢对天发誓,我爸妈的死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

    韩文轩笑:“当然,我可以发一万次誓言。”

    佟霏点头:“好,我就再信你一次,让人放了我哥,我带他回国去。”

    她说着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我听说你很忙,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她站起身要走,韩文轩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佟霏…我还没有结婚,当年对你说过的话已然有效。

    如今我成功了,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了。”

    “我只想要战天爵。”佟霏淡然一笑:“别的什么也不要。”

    韩文轩松开拉着她手腕的手,她毫不犹豫的迈步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

    她下楼来的时候,陈恭河正在大厅里急的团团转。

    看到她出来,他连忙凑上前去:“霏霏姐,见到了吗?”

    佟霏笑着点了点头:“见到了,走吧,我们回警局。”

    两人一起离开,车上,战天爵打来了电话,佟霏接起:“喂。”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很顺利,我们一会儿去警察局接了人就准备回去了。”

    “这么说,今晚我就能见到你了。”

    佟霏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都已经快三点了,即便我们回去了,应该也很晚了,你别等我,早点儿带着孩子们休息。”

    “行了,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安心的办你的事情,我在家里等你。”

    “恩。”挂了手机后,佟霏唇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意。

    他说在家里等她的时候她心里莫名的觉得舒服。

    到了警察局,警察一见到她就将佟辰放了出来。

    佟霏带他出了警察局,佟辰冷着一张脸拉着她手腕恶狠狠的质问道:“你刚刚干嘛去了?求那个混蛋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没有。”

    “没有就好,行了,你们几个全都回去吧,我还要去找那个混账把账算清楚。”

    佟辰说完就要走了,佟霏反手一把抓住了他:“怀疑别人要有证据,你有证据吗?”

    “你果然知道了,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告诉你,这个韩文轩绝对有问题。

    如果他没有问题的话,干嘛不敢跟我对峙。”

    “所以你没有证据,就是在凭感觉乱咬咯?你知道这是胡闹吗?”

    “你懂什么呀,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是不是他说他喜欢你了你就觉得他是好人了。”

    佟霏无语的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别冲动?我的意思不是说他好。

    韩文轩这个人现在在马来西亚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们都不知道。

    知己知彼才有胜算。

    你在这儿耗着只是干浪费时间,现在你先跟我回去,我们从长计议。

    如果爸妈的死不是天灾,那我也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个胆敢动爸妈的人。

    这一次,我挺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