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六年前自己种下的因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第147章六年前自己种下的因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他说,“她在的时候我不懂得珍惜,她现在那么幸福,我有什么资格去打扰她。

    我是个毁了她幸福的罪人,凭什么去找她。

    你们两个拦住我,即便我真的想去找她,你们也要拉住我。

    她的所有不幸,都是从认识我开始的,我是她人生中的克星,我不想再毁她第二次人生了。”

    胡宪冬摇了摇头:“这种刻骨铭心的话,反正我胡宪冬这辈子都是说不出口的。”

    佟霏头微微向左侧去,避开胡宪冬擦了擦眼角的泪:“后来呢?”

    “后来我和福一看这样下去不行,他不再是安城的神话没什么重要的。

    但他如果连他自己都不是了,那他就真的废了。

    没办法,我们只能给他找了心理医生。

    可你也知道他的脾气,心理医生问不上两句话,他就会拎着医生的衣领,骂医生是不是在怀疑他有精神病。

    他毫不客气的打跑了我亲自去请来的四位在国内都出名的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到最后我都想放弃他了。

    因为他那德性,我真的看够了。

    最后还是连福一想到可以找暮年回来劝劝他。

    暮年了解你,也了解他,而且,这么多年,天爵跟暮年的关系那么铁,他总能劝得动他。

    我们当时就想,如果徐暮年都劝不了他,那就没人能拯救他了。

    这世上将会多一个因爱成痴的废人。

    那天我们做了决定后,福一他连夜就去了暮年那里。

    我还是负责看着他。

    福一去找暮年的时候,暮年他并不想回来帮他。

    你应该也知道,因为你,暮年和天爵两人连朋友都不是了。

    后来是福一死磨硬赖的才将他带了回来。

    当时你没看到那场面,太吓人了。

    暮年一看到天爵就挥拳头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

    他骂天爵说‘你带脸子给谁看,当初我是怎么警告你的。

    我说如果不爱就不要招惹佟霏,可你非不听。

    弄成今天这副局面你怪谁。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是你,现在佟霏的全世界都被你毁了,你还有什么脸在这儿给我带脸子。

    你们刚离婚的时候,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我告诉过你,不要变成第二个我,你偏偏要以身试险。

    现在你尝到爱情的苦果了吧。

    想要后悔是吗?这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卖,自己种下的因只能自己承担后果。

    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的感情重要是吗?你自己把佟霏弄丢了,现在有什么资格把自己弄的这么潦倒落魄。

    你是想让努力的在国外生活打拼学习的佟霏知道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其实就是个不带种的懦夫吗?

    战天爵你现在这德性我真瞧不起你。

    我当年怎么会跟你这种人成为朋友。

    今天这几拳是我替霏霏打的,你给我听好了,这世上除了自己没人会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如果你还想继续这样下去的话,那没人会再阻拦你了。

    福一和宪冬也有他们自己的人生,他们没有时间天天陪你疯。

    佟霏比你承受的痛多百倍,她都撑下来了,你却把自己活成了这副德行。

    如果你没有勇气变成更好的自己把心爱的女人重新追回来,那这个楼有六十七层,你可以直接从上面跳下去一了百了。

    如果你连死的勇气都没有,那你就给我打起精神好好活着。

    别等到有一天佟霏回来了,你却连站在她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兴许是暮年的话起到了作用。

    天爵打从那天之后,一天比一天好,已经一连好几个月没去公司的他直接住在了公司,把之前落拉下的工作全都补上了。

    怎么说呢,天爵也算是因为你而浴血重生了。”

    胡宪冬说完侧头看向她笑了起来:“看你哭的这样子,你得高兴,幸亏你重新遇到的战天爵已经回来了。”

    佟霏吸吸鼻子将眼泪擦干:“谁哭了,别胡说八道。”

    “对,你没哭,是酒太辣了,把你的眼泪辣出来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你知道就行了,不用多废话。”

    她说着抿唇喝了一口酒:“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年在天爵身上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到了瑞士后,我只想开始新的生活。

    那时候我要上学,要产检,要去果果的公司帮忙,每天都忙的团团转。

    我刻意的不看国内的新闻,也不打听关于天爵的事情。

    涂卿阳偶尔会去看我,但他对天爵的事情也是只口不提。

    是以…这么多年了,虽然两个国家的距离并不遥远,但我却对你们的生活一无所知。”

    胡宪冬扬眉:“这也不能怪你,毕竟当年的你可是带着满身的情伤离开的。

    再者你怀孕的事情对天爵也是个挺大的打击,天爵当时那样子,我们也不敢联系你。

    不过佟霏,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真没必要这么挂记在心里。

    你跟天爵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和福一都为你们感到高兴。

    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被战天豪这点儿小计谋给影响了你对天爵的信任的对吧。”

    佟霏笑,当然不会,如果她会受影响的话,那她就不会来找胡宪冬,而是回去收拾包袱走人了。

    “我只是看到视频里天爵双眼无神的样子有些心疼,所以想要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

    我不会因为已经过去的事情而放弃自己已经拥有了的幸福的。”

    胡宪冬赞赏的看向佟霏:“你真的成长了。”

    她放下酒杯:“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一辈子都坚定的保持着这副德性呀。

    想问的问过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不陪我再喝一杯了?”胡宪冬晃了晃自己的酒杯:“我这一杯都还没喝完呢。”

    佟霏指了指他身后:“排队等着跟你一起喝酒的小美女从这里能排到市中心了。

    我怎么好意思耽误你***一刻选美人儿呢。”

    “算你识相,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佟霏拍了拍他肩膀起身:“我对这里熟门熟路了,先走了,哦对了,不要告诉天爵我今晚约你的事情哦,当成秘密吧。”

    “只要你们好就好,”胡宪冬没有坚持,看着她拿着包快速离开的样子勾唇笑了笑。

    他今晚似乎为佟霏和战天爵制造了个火热夜晚的开端呢。

    佟霏到门口服务台叫了代驾,虽然只喝了两口,但还是安全为重。

    车子在家门口停下后,佟霏直接快步跑了进去。

    她一进门就先看到了一起玩儿的小达和小蜜。

    两个孩子围了上来,佟霏问道:“爸爸还没回来吗?”

    “是啊。”小达嘟嘴:“你现在怎么一进门最先关心的人是爸爸呢。”

    佟霏尴尬了一下,这小子,怎么这么会噎人。

    “我这不是找你爸有事儿要谈吗,行了,你们两个先玩儿,我上楼去洗洗澡换衣服。”

    她上楼后掏出手机,本来准备给战天爵发短信的,结果却看到了手机上有未接来电。

    点开一看是战天爵半个小时之前给她打的。

    那会儿她正在酒吧,里面太吵了,所以才会没听到声音的。

    她将号码回拨,没多会儿,战天爵就将手机接起:“佟霏,在哪儿呢,刚刚怎么不接电话。”

    “我手机调成了静音没有听到声音呢,我回家了,你在哪儿呀。”

    “我在去你们公司的路上,本来想如果你没有回来的话,我就顺路跟你一起回来呢。”

    佟霏甜蜜一笑:“我回来了,你也赶紧回来吧,我正准备洗香香迎接你哦。”

    “恩?今晚你怎么这么热情,难道你做错什么事儿了?”说真的,她刚刚的话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在两人的那种事情中,她一向都很被动的。

    今晚她会说这样话他很吃惊。

    “什么呀,就不允许我心情好呀。”

    战天爵轻笑着,佟霏手机里传来来电穿插。

    她看了一眼,见是陈恭河打来的,她忙道:“天爵我有电话,先不跟你说了,你赶紧回来。”

    “好。”

    佟霏将战天爵的通话挂断接起了陈恭河的:“恭河。”

    “霏霏姐,我在马来西亚出了点儿棘手的事情。”

    “什么棘手的事?”佟霏心有些紧,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马来西亚那边韩文轩的事情一直都让她觉得很在意。

    “我在警察局见到佟副总了,警察局的警察说了,只有韩总撤销对佟辰的控告,他们才能放佟副总离开。

    你不是说,那位韩副总从来不跟安城的人谈生意吗,所以我就只能冒充北京的商人跟他见面。

    见到他后,他一听我说是为佟副总而来的,他立刻就跟我翻脸了。

    然后还说,要么就让我带着佟副总回国,要么就让他永远的留在牢里吧。

    然后我就去找副总谈,副总很生气,不肯跟我走,他似乎对那个韩副总有很深的怨气,但是我又不知道这怨气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佟总,现在我该怎么办?因为佟副总不肯走,所以警察局也不能让人。”

    佟霏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再让他在里面呆一晚上吧,现在已经太晚了,明天一早我就出发去马来西亚找你们。”

    “是,佟总。”

    挂了电话后,佟霏给李楠打电话让她订飞机票,接着她又给江梦音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明天带她去马来西亚接佟辰。

    这种事情,佟辰的未婚妻总要参与其中才行。

    挂了电话后佟霏坐在床沿发呆,佟辰自打初恋失败后,似乎就没有跟谁这样较过劲。

    这次他是怎么了,他跟韩文轩之间的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至于这样儿吗?

    这样呼吸乱想之间,战天爵回来了。

    他推门进来见她傻乎乎的坐在床边,眉心扬的高高的:“哟,不是说洗好了等我的吗?我这在路上白浮想联翩了呀。”

    佟霏回神对他温柔一笑,战天爵上前坐在她身侧搂住她的肩:“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我明天得去一趟马来西亚,佟辰也不知道上了什么邪,我让恭河去带他回来,韩文轩都同意只要佟辰离开马来西亚就放人了,可佟辰就是不肯走。”

    “恩…这样呀。”战天爵眉心微微挑起:“佟辰这样做,应该也有她的理由,不然一个平常吊儿郎当的浪荡子忽然变这样就真的没法儿理解了。”

    “他能有什么理由呀,一天到晚就知道胡作。”佟霏郁闷的嗤口气。

    战天爵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那韩文轩都肯定有问题。不然他干嘛不跟安城的人往来?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我去会会那个韩文轩。”

    佟霏摇头:“不用了,我让小江跟我一起去,她现在毕竟是佟辰的未婚妻,这件事得让她一起出面。”

    战天爵有些怀疑的笑了起来:“你能搞的定吗?”

    佟霏耸肩:“走一步算一步咯。”

    战天爵打量着她:“搞不定再给我打电话。”

    他说真唇往她耳畔凑了几分,声音魅惑:“当天去当天回,别忘了,你家还有一只大野狼等你喂。”

    “什么野狼,分明就是色狼好吗?”

    战天爵啧了两声:“你都这么夸我了,我若不把这名头坐实就实在是太对不起你了。”

    他说完已经搂着她往床上倒去。

    佟霏拍了拍他手臂:“哎呀,我还没洗澡诶。”

    “没关系,没洗澡也不影响我对你的力度。”

    佟霏实在是无语了,“孩子还在楼下等我们吃饭呢。”

    “速战速决。”战天爵刚刚在路上就已经准备好先做再吃了。

    现在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也阻止不了他睡老婆的决心。

    而这次只怕是战天爵跟她有史以来耗时最短的一次运动。

    完事儿后,两人边穿衣服战天爵边道:“有种偷腥的感觉,还真感觉挺爽的。”

    佟霏白了他一眼:“哪有人在自己家里偷腥的。”

    “所以我才说是种感觉吗,你得体会其中的意味。”战天爵先一步穿好衣服,又走到她身前揉了揉她的头后帮她系衣服扣子。

    佟霏仰头望着他认真的样子,想起了今天看到的视频中看到的战天爵的样子。

    她眼神中的爱意忽然变成了心疼,伸开双臂就环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战天爵帮她系扣子的手都被迫中止了。

    他也环住了她的肩头,轻柔的搂抱着她。

    “以后别再做傻事儿了。”

    “傻事儿了?”

    “反正你答应我就是了。”佟霏松开她抿了抿唇:“我们下去吃饭吧。”

    战天爵看着她此刻的样子,心中各种纳闷,这丫头似乎是话里有话呀。

    第二天飞机抵达吉隆坡机场,陈恭河在大厅里接她。

    两人见面后,陈恭河立刻跟在她身后开始汇报这两天在这里的一些经历。

    上了车,佟霏问道:“我哥他人还好吗?”

    “骂人的时候精气神儿还很足。”

    佟霏看着他无语一笑:“你被骂了?”

    陈恭河耸了耸肩:“佟副总只是撵我回去而已,大部分都是在骂那个韩总。”

    佟霏纳闷:“他就一直没有说过为什么要骂那个人吗?”

    陈恭河摇头:“我问过,佟副总说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就多管闲事。”

    “你这两天没少受气吧,你也知道,我哥那人就那样,你别太往心里去。”

    陈恭河侧头看了端坐在哪里的江梦音一眼尴尬的笑了笑。

    佟霏转头看向江梦音:“一会儿见到佟辰,他要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也千万不要放到心上。

    他那人就这样儿,对自己家人和对他好的人永远都比较嚣张。

    在外人面前却是怂包一个。”

    江梦音抿唇浅然一笑:“佟总您放心吧,即便他说难听的话,我也能忍的。”

    “我让你来不是为了让你忍耐的,那个人你该骂就骂,想打就打。

    只是,他毕竟是你的未婚夫,你将来的丈夫。

    你可以欺负他,但别人不可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江梦音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一致对外。”

    佟霏呵呵笑了两声:“要不说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痛快吗。”

    到了警察局,佟霏终于见到了胡子拉碴的佟辰,那样子…真是有够寒酸的。

    “你说你做什么呢,一个人悄无声息的跑到马来西亚,就是为了坐牢来的吗?

    我让恭河来带你回去,你竟然还不回去,你说你怎么想的呀。”

    “谁让你来多管闲事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事儿你少管。

    你赶紧带着你领来的几个帮手给我滚回去。”

    他说着望向江梦音:“你跟着来干什么,你还真当你是我老婆了是吧。

    我告诉你,你还没没过门儿呢,没必要天天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

    江梦音也懒得跟她吵架,对于佟辰的无礼,她一向选择冷处理。

    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说几句觉得是自讨没趣自然而然也就不会再说话了。

    佟霏蹙眉:“你还不老实,你真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是吧。

    小江她怎么你了,这几天你不见了,她一天给我打好几个电话问我你的下落。

    人家是关心你才对你这么好的,你作对什么了,你偷了银行卡跑到这里来还挺有脸的吗?”

    佟辰呼口气:“行了,你别啰嗦了,你她妈的还知道自己是我妹妹吗。

    我看你现在这德性,简直比妈还能啰嗦,早更了吧你。”

    “对,我就早更了,你管不着。

    我问你,你跟那韩文轩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

    他怎么得罪你了,你这么咬着他不放。”

    佟辰冷哼一声:“这事儿我不是让你别管了吗。”

    “我不管你你就得在这里面呆一辈子。

    那韩文轩现在在当地是有名的富商,我们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你不知道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吗?”

    “所以我才让你别管。”佟辰冷喝一声。

    佟霏蹙眉看着自打知道韩文轩的消息后一直很反常的佟辰,

    他是真的不对劲。

    平常佟辰进监狱跟吃家常便饭似的。

    每次他都是要她救他,可这次他却骂她多管闲事。

    肯定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知道韩文轩住在什么地方,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亲自去找那韩文轩问清楚。”

    “你敢。”佟辰怒喝一声:“你敢去找那个杀人犯,我打断你的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