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过去那段视频里战天爵的样子(重点章节2更)

    第146章过去那段视频里战天爵的样子(重点章节2更)

    佟霏冷哼一声坐进了车里,她不是在意他的激将法。

    只是她的确知道他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个性。

    这一点好像是战家人的通性。

    她不是个特别爱跟别人打持久战的人,因为通常犟到最后总是两败俱伤还劳民伤财。

    所以她何不从一开始就识相一点呢。

    而且,她也的确想知道战天豪到底有要打什么主意。

    看他这么笃定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后手。

    与其让他在背后阴天爵一刀,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防范于未然呢。

    车门关上后,她反倒坦然了不少,发动车子直接上了路。

    唯一让她觉得别扭到手心出汗的只有坐在副驾驶座一直在盯着她看的战天豪的眼神。

    他的视线就像是被定住一般,从头到尾都不曾挪动分毫。

    “我这次回来对你是势在必得的,你没有别的选择。

    佟霏,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不想再继续这样耗下去了。

    所以你是打算亲自了结你跟战天爵的关系,还是…要我动手?

    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把他推入地狱。”

    佟霏的车子刚刚驶到马路正中央,他的话让她心里一乱,直接踩下刹车。

    战天豪的手微微扶了一下前面的操作台,可目光却并未有半分的转动。

    “这样开车可不好,万一被后车追尾,车砸了是小,人伤了是大。

    万一伤了你这漂亮的脸蛋,我可是会心疼的。”

    他的口气就像两人是交往了很多年的朋友一般,语气平淡中透露着关心。

    好像刚刚逼的她急刹车的话他从来都没有说过一般。

    佟霏转眸望着他,眼神中带着几分哀伤:“战天豪,你到底要干什么呀,你到底要走到哪里才算是尽头。”

    “我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

    我要你,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其余的东西我可以让给战天爵,否则…他就算死都无法补偿我。”

    “你怎么能说这么毒的话。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弟弟呀。

    为了一个女人,你何必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弟弟。”

    “弟弟?呵,别开玩笑了。

    他抢我的公司时有没有想过自己是我的弟弟?

    他明知道我看上你了,却还是答应要娶你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是我的弟弟?

    他把我赶到英国,这么多年让我背负着这么大的耻辱。

    这是个弟弟该干的事儿吗?

    佟霏,你猜猜我能有多恨他。

    告诉你,我恨不得抽了他的筋骨,让他下地狱。

    如果没有他,我的世界绝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的。

    凭什么我是长子,可全世界的先机却都被他占尽了?

    奶奶宠着他,公司给了他,就连你也选择嫁给他。

    佟霏你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不如那个懦弱的家伙。”

    佟霏握拳:“把公司交给他是奶奶的想法。

    奶奶也是权衡利弊后才做出的这种决定。

    是,你被送到了英国,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亏待过你呀。

    至于我这里,你就更不该记恨他了。

    从一开始就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他。

    我爱他所以才会锲而不舍的追求他,坚持想要嫁给他。

    你怎么可以把这些事情全都记恨到他的身上呢,这对他不公平。”

    “对他不公平,难道你们对我就公平了吗?

    我失去了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

    曾经我也是高高在上的战家大少。

    世人都以为战家会传到我的手里,在旁人的眼里,我一直都是有优越感的。

    我那么努力的做着一切对战家有利的事情,可是我得到了什么?

    耻辱。

    这些年,我是怎么咬牙过来的,你们从来没有人在乎过。

    包括我那个亲爱的奶奶呀…哈哈哈哈,她简直就是个老糊涂。

    竟然把我战家的基业交给那个懦夫。

    他凭什么?他不配。

    既然这个世界都不把我当回事,那么,我就只能用我自己的手段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所谓的一切包括你。”

    佟霏盯着他几乎已经有些狰狞的脸心里只觉得慌乱。

    这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人该说的话吧。

    后面车喇叭催促的响起,她什么也不做,只是这样静静的握着方向盘。

    战天豪扬了扬眉,她不走,他也不着急。

    他刚刚狰狞的面容缓和了几分,再次看向她的脸也有了几分诡异的笑意:“你就这么想跟我单独多呆一会儿?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佟霏闭目叹口气重新发动车子上路。

    战天豪还在看她,似乎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可是佟霏感觉到的却只有冰冷的注视。

    这若换在旁人身上,一定只会觉得毛骨悚然的,好在,她似乎已经被磨砺的足够强大了,眼前的战天豪已经不足以让她觉得恐惧甚至是感受到威胁了。

    “说真的,你跟战天爵在一起并不合适。

    战天爵其实就是个见利忘义的懦夫。

    当年他见凡有点儿男子气概,会为了公司而放弃沈秋吗?

    我实在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看上那样的男人。”

    “战天爵是什么样的人不是你可以评断的。

    当年的他并不是懦弱,他只是为了战家牺牲了自己当时的爱情而已。

    你之所以认为他懦弱,是因为你对他有偏见。

    我不觉得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在我家,我跟我哥关系并不好,我抢了我哥的公司,我哥有多恨我,我心里是清清楚楚的。

    他认为,他是佟家的男丁,佟家的产业理所应当的该交给他。

    可是他似乎早就已经忘了,佟氏曾经给过他的,只是他并没有能力守护。

    我之所以要占下佟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只是希望佟氏能够越来越好。

    可我哥不理解,他只是坚信是我抢走了他的一切。

    我理解你恨天爵的心情,所以同样的,我也懂天爵现在的感受。

    你说的对,我是一直在偏向着他,那是因为我爱他。

    我这个人从来敢爱敢恨,既然要爱,就不会遮遮掩掩。”

    战天豪抬手为她鼓掌:“说真的,我是很敬佩你的勇气的。

    可是佟霏,逞一时口舌之快有什么意思?

    战天爵这个人当年把一切先机都占尽了,可只要我说要他毁灭,他就没有翻身的余地。

    你也知道,他可是个要面子的人。可见,占尽先机不见得都有用。”

    “在你看来或许是没用,可我说他有用。

    战天豪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行吗?

    人都是可以被本身情感控制的动物,只有你不同。

    你太冷血,正因为你冷血,才会得不到世人的爱。

    这世界从来都是公平的,既然你那么强,那么有本事要自己去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老天爷还何苦要费尽心机的帮你安排呢?

    别觉得你是被这世界抛弃了,你的顺序弄颠倒了。

    是你,先抛弃了世界。”

    佟霏没有看身侧负能量满满的他。

    他的人生似乎一直在埋怨。

    好像全世界没有围着他转都是全世界对他的不公平一般。

    可这世上的许多事情哪儿来的那么多道理。

    “就算被世界抛弃了又如何,我不在乎,佟霏,我不会一直都对你这样有耐性。

    你要不要跟我打赌,迟早有一天,你会主动来求我要你?”

    佟霏侧头冷笑一声:“你还不知道吗?我即便只是看到你都很讨厌。

    求你?你别妄想了,我只想求你永远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战天豪勾唇邪魅:“真是令我伤心。”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放到了车前的平台上。

    “这里面有很有意思的东西,你回去看看吧。

    哦对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看再好不过。

    过了前面路口放下我就可以了。”

    佟霏侧眸看了一眼横在那里的U盘,她将车靠边停下转头望向势在必得的他。

    “战天豪,我相信,你一定也不希望看到战天集团被毁掉吧。”

    “战天集团被毁又如何?就算全世界都被毁掉又与我何干?”战天豪说完拉开车门下车:“我今天只是来给你这个东西的,目的完成,我也没必要继续烦你了。

    还有,别觉得我过分,战天爵把我法定的妻子给引诱了回来,那我勾引他的妻子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佟霏无语:“你的妻子是自己设下圈套引自己回来的。

    别把这种事情都记在战天爵的账上。

    他已经平白背负了很多你强加给他的债了,所以适可而止吧。”

    “你竟然知道沈秋的计谋,不错,看来是越来越聪明了。

    那个女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作为爱慕你的男人,我提醒你一句,小心点儿她为好。”

    战天豪说完将门关上离开。

    佟霏发动车子离开,她没有回家,而是往前开了一段路后再次将车在路边停下。

    本来不想看U盘中的内容的,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这难道就是战天豪的筹码吗?

    她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从后排将她办公用的笔记本掏了出来打开,将U盘插上点击开了里面的内容。

    佟霏边看着,眉心深锁了起来,右手的食指关节一直被她咬的死死的。

    这是什么…

    她看错了吗?视频里的画面是战天爵在赌城左右拥抱豪赌的画面。

    他一副胡子拉碴的样子,看起来有些邋遢。

    他身侧的两个美女个个身材火辣,穿的少还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佟霏的手背滑到唇边死死的掩住双唇。

    她仔细的瞪大双眸,没错,她没有看错,视频里的人分明就是战天爵,即便他的背影她都能一眼认出。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战天爵怎么会被拍到这种颓废的画面呢?

    他的这种形象如果被公之于众,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最重要的是战天爵怎么会有这样的黑历史。

    难道是这六年间…

    她咬唇,眼眶中的泪来回打转,这六年,她知道自己经历了些什么,却并不知道他到底在过着怎样的生活。

    而她在国外的这些年也真的一次都没有问过他的情况。

    那时候是不敢,也是不愿,因为心伤的太深。

    胡宪冬说过,战天爵这两年过的并不好,难道所谓的不好就是…这种状态吗?

    佟霏心里隐隐觉得有些疼。

    战天豪之所以给她看这样的视频,肯定是以为她还是从前那个骄傲倔强的她。

    他以为她看到战天爵左拥右抱的画面后会失望。

    可是他真的错了,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骄傲的公主了。

    褪去了肤浅,她也越来越成熟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也该成长了,她已不会再因为一段视频就断章取义…

    她掏出手机拨打了胡宪冬的电话,她很幸运,胡宪冬今天晚上并不值班。

    “宪冬,跟我一起喝一杯吧。”佟霏主动邀请难得在家没有出门的胡宪冬。

    “哟,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呢,正好我在家里也没事儿。

    那我们就去上次一起喝酒的酒吧如何?”

    佟霏没有犹豫点了点头:“正好,我还真的想再尝试一下那杯粉红佳人呢。”

    两人约定好后,佟霏直接掉头往那酒吧行去。

    她对那里印象深刻,不过那里离自己现在所在的方向稍微有些远。

    她赶到的时候,胡宪冬已经先一步到了。

    只是她在人群中看了好半天才看到了坐在吧台前被一种年轻的小姑娘们围起来的胡宪冬。

    看着这架势,胡宪冬今晚能被她们拆了。

    她上前挤进人群拍了拍他肩膀。

    胡宪冬侧头看都她就冲着她露出迷人的笑意:“来啦。”

    “你这会儿好像挺忙。”

    胡宪冬看向周围的女孩儿:“好了好了小朋友们,哥哥约的美人儿到了,现在你们去玩一会儿,哥哥一会儿再去陪你们。”

    一种小美女们都纷纷将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投递到佟霏的身上后悻悻的离开。

    佟霏耸肩在胡宪冬身侧坐下:“我这算不算是被群中的视线给群殴了?”

    “那必须的,你占用了她们都想上的资源,她们不斜你才怪。”

    佟霏白了他一眼:“你就这样,你爸妈都不着急吗?”

    “不知道吗?我一直都是被家里放养的儿子,我家有我没我都没差。”

    佟霏无语的笑了起来:“这是什么光宗耀祖的好事儿吗?看把你给得意的吧。”

    “这不是看你从刚刚开始脸上一直像是涂了紧绷胶,所以帮你松松吗,你看你刚刚不是笑了吗,证明我成功过了。”

    他说完打个响指,调酒师将粉红佳人推到了佟霏的面前。

    “都给你点好了,说吧,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

    佟霏的手将酒杯握进手中,眼神中有几分犹豫。

    “把人叫出来又吞吞吐吐,这样很令人闹心的知道吗?”

    佟霏抿唇看向他:“我在瑞士的这六年,天爵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胡宪冬勾唇一笑:“哟,开始好奇了呀,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会对天爵那段历史不闻不问呢。

    先说说,是什么契机让你有了想要了解那段时间的想法。”

    “今天战天豪找我了,他给了我一段视频,视频里…天爵在赌场左拥右抱的豪赌,那样子…很颓废。”

    胡宪冬晃动着酒杯中的酒点了点头:“这个战天豪可真够卑鄙无耻的,竟然用这种手段在背后阴天爵。”

    佟霏也不说话,只是看向他。

    “佟霏,我以前就告诉过你吧,这六年,天爵他过的并不比你好。

    其实你离开后,不,兴许是在你离开之前天爵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心意。

    他知道了自己有多在乎你。

    可是你也知道天爵的性格,很倔,我不是一直都说吗,你们两个是两个犟驴凑到了一起。

    他好面子,想要用离婚的手段逼你对他求饶,求救,可却因此而把你逼离了他的身边。

    你走之后,他一直很痛苦,他想去找你,可是却被果老儿给拦住了。

    果老儿的一番话,让他放弃了去找你的执念。”

    “果叔叔?”佟霏很吃惊的打断了胡宪冬的话:“你没弄错吧,果叔叔怎么会…”

    “你也觉得很不敢置信吧。

    天爵说果老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

    当时也是为了你好,以你们那时候的关系,他即便找去了,你们也只会将彼此伤害的两败俱伤。

    毕竟你们当时把彼此伤的太深了。

    而就在那之后,天爵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彻底的颓废了。

    真的佟霏,我从来没有见过战天爵那副德行。

    就我知道的,他最厉害的一晚上在赌场输了七千万。

    他每天就像是活在了赌场里的人一样,天天云里梦里的。

    有段时间,安城一度都在盛传,战天爵很快就要被涂卿阳给挤出王者的舞台了。

    那时候,他身边没有任何人能够劝得了他。

    唯一能够跟他说上话的也不过就是我跟连福一。

    可那段时间,他几乎都是躲着我们两个,完全不肯跟我们见面。

    我们两个很担心他,所以就只能轮流看着他。

    那天,福一过生日,我强押着天爵去陪我们两个吃饭。

    那是他六年间唯一一次喝酒喝到微醉。

    一个大男人,安城的神话,他就像个疯子一样在我们面前嚎啕大哭,说他想你。

    他就那么一遍遍的在包房里喊着你的名字,像个疯子一样。

    啧,怎么说呢,佟霏,你能想象神哭的样子吗?

    说真的我跟天爵认识那么多年,从来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

    即便是当年他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都没见他皱一下眉头。

    可是因为你…

    真的,如果不是爱的太深,他不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

    当时我跟福一都很无奈,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他。

    只能那么静静的陪着他,由着他发泄。

    后来,我提议让他去找你,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佟霏的心已经痛的一塌糊涂,低垂的眼眸中,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桌面上:“他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