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我这辈子,即便输,也只能输在自己手里

    第131章 我这辈子,即便输,也只能输在自己手里

    中午开完会都已经一点半了,佟霏带着跟她一起开会的陈恭河下楼去吃饭。

    两人刚到餐厅点好餐,佟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见是涂卿阳,她起身走到一旁将手机接起:“喂,卿阳。”

    “佟霏,你在哪里。”

    “我?我在公司楼下吃饭啊。”

    “在那儿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你。”

    “好。”佟霏莫名其妙的盯着忽然被挂断的手机回去跟陈恭河一起吃饭。

    “霏霏姐,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跟着你的那些人不见了。”

    “是吗?他们走了吗?”佟霏吃惊的望向陈恭河。

    陈恭河眼神中闪过一抹闪躲:“是啊,我那几个朋友说这几天没有看到他们,兴许是他们对你的监视已经结束了呢。”

    佟霏纳闷,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被跟踪。

    “霏霏姐。”

    佟霏抬眼看向他:“恩?”

    “其实…二爷这人挺好的。”

    佟霏不解蹙眉看向他。

    “我就是感觉,他对别人不怎么样,但是对你很好。”

    佟霏抿唇笑了起来:“我知道。”

    “我吃好了霏霏姐,你一会儿不是还要跟涂总见面吗,那我先上楼去了。”

    “去吧。”

    看着陈恭河离开,佟霏忍不住扬了扬唇。

    她慢悠悠的吃着饭,刚好吃完的时候涂卿阳也来了。

    他拉开门走了进来坐到了佟霏面前。

    佟霏看着他浅笑:“吃过了没?”

    “吃过了,我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要问你,小初这几天有没有来跟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

    “小初?没有呀,怎么了。”

    “我怀疑小初绑架了舒雅。”

    佟霏愣了,她望向涂卿阳,眼神中尽是不置信:“不会吧,小初为什么要…”

    “舒雅不见了,她最后一通电话接的就是小初的。

    而且说真的,全世界,只有小初有作案动机。”

    佟霏咽了咽口水,心里觉得很不安,小初那么恨费舒雅,她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那小初呢?”

    “她回来那天跟我吵了一架后就没有再接过我的电话,我是真的把这个丫头惯坏了。

    早知道她会变成今天这样子,当年我就不该收养她。”

    佟霏不悦望向他:“卿阳,你即便是赌气也不该说这样的话。

    如果这话被小初听到,她该有多伤心呢。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厚此薄彼。

    她对你一心一意的付出真心,也不求你回报,就想着你能幸福,能对她好。

    可是你呢,对杀她母亲的女人这么好。小初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的好吗。

    在小初眼里,你是为了别人背叛了她。

    卿阳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真心担心的人到底是小初还是费舒雅。”

    涂卿阳叹口气:“小初不懂我,你也不懂我吗?

    我以为你已经足够了解我了。

    如果小初杀了费舒雅为她妈报了仇。

    费舒雅算是偿了命,她不可惜,但小初呢?她的人生不就毁了吗?”

    佟霏心里一阵悔意,他担心的人是小初。

    如果小初知道涂卿阳竟然这样为她着想,应该也会感动的吧。

    她侧身从包里掏出手机就开始拨打小初的电话。

    只响了两三声,小初就将电话接了起来:“喂,霏霏。”

    “小初…小初你在哪里。”佟霏很是激动的握住了手机,涂卿阳眉心微微耸了耸。

    “我在我新买的公寓这边搬家呢,怎么了?”

    “哦…那个…你跟卿阳吵架啦。”

    佟霏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到了涂卿阳的身上。

    “卿阳舅舅告诉你啦。”

    “恩。”佟霏点了点头。

    “切,他还有脸告状,我不过就是指责他把那个杀人犯安排到你们公司,他倒是不干了,说我刻薄。”

    “你不接他电话,他很担心你呢。”

    “我才不信呢,他天天陪那个杀人犯时间都不够,哪有功夫担心我呀。”

    “这几天你没见过那个费舒雅吗?”

    “我见她干嘛?打架吗?即便打架也没人向着我。

    反正别跟我提她了,霏霏有时间来找我玩儿啊,我这会儿有点小忙。”

    “恩,好,那你先忙吧,忙完了再说。”

    挂了电话佟霏对涂卿阳摇了摇头:“费舒雅的失踪跟小初没有关系。”

    佟霏后半截开了免提,所以涂卿阳也知道这事儿跟小初没有关系了。

    他纳闷的抱怀,那就怪了,好好的人,怎么就忽然间失去踪迹了。

    “不行你就只能报警了。”

    涂卿阳眉眼一眯摇了摇头:“这件事我会再想办法解决的,你就别管了。”

    “恩。”

    “这些日子我有些忙,等忙完这段时间,我陪你跟两个孩子去旅游度假去。”

    “卿阳,其实…我…”佟霏咬唇,该怎么跟他说她和战天爵的事情呢?

    怎样说,才能将对他的伤害减到最少。

    仔细想想,她好像做了件很缺德的事情呢。

    “佟霏,今天我就先不陪你了,咱们改天再单独约时间见面吧。”

    “哦好,那你先走吧。”佟霏起身跟涂卿阳一起出了餐厅。

    佟霏望着涂卿阳上车满脸心事的离开努了努嘴,竟然说不出口。

    不过不能这样拖着,有些事情越拖越麻烦。

    回到公司,佟霏打电话问秘书室才知道,原来费舒雅已经旷工两天了。

    她扬眉也没有多想些什么,反正涂卿阳都会解决的,她不会为了费舒雅的事情多操心的。

    下了班后,佟霏没有接到战天爵的电话所以就先开车回了家。

    走到家门口,她才刚停稳车,车前就出现一道雪白的身影。

    佟霏吓了一跳,稳定心神后才发现原来是沈秋。

    她蹙眉望向车外的沈秋,眼神中带着疑惑,很显然,沈秋是来见她的。

    她没有下车,好半响后,沈秋走到副驾驶座拉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佟霏转头看向她不说话。

    沈秋转头抿唇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佟霏,请我喝杯咖啡吧。”

    佟霏目光往前掠去,犹豫了片刻后重新发动车子离开家门口。

    她就近找了一间咖啡店,两人一起走了进去各自点了一杯咖啡。

    咖啡端上来后,佟霏优雅的端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后加了两块糖。

    沈秋倒是直接一杯苦咖啡慢慢的喝了起来。

    “佟霏,其实我从没有想过我们有朝一日还能这样坐在一起聊天。”

    佟霏看着她还是没有说话。

    “说真的佟霏,你真的把我害惨了。

    我这一生真的是被你给毁了,这一点你知道吗?”

    佟霏扬眉:“沈秋,别把这么高的帽子套在我的头上。

    这世上,没有人能毁了别人的人生,除非这个人自甘堕落。”

    “你想撇清责任?”沈秋目光阴柔了几分,她笑了笑:“放心,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不是回来究责的。

    佟霏,其实当年你把战天豪推给我是对的。

    如果当年嫁给他的人是你,那你这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未必能挺过这么多年。”

    “我不会嫁给战天豪,我为什么要嫁给他呢?

    他有的财富和地位我也有,我不认为,我要靠男人成就我自己的人生。”

    “可事实证明,你现在的人生就是靠男人成就的。

    我听说佟氏当年差点破产,你还不是靠宁海集团的涂总帮你撑过了难关吗。”

    佟霏笑,那只是交易而已。

    不过她当然不会跟沈秋解释那么多。

    “我相信你在我家门口故意等我,一定不只是为了来跟我叙旧的吧。

    我并不认为,我们有什么旧可叙的。

    所以咱们都别卖关子了,都是聪明人,何必用最愚蠢的方式聊天呢。”

    “佟霏我其实挺佩服你的,小小的年纪心机深沉还这么能沉得住气。”沈秋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好,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

    我听说天爵跟你在一起过的并不幸福。

    这一次,我是回来收复失地的,我要重新夺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一切。

    男人也好,地位也好,你强占了那么多年,也是时候要拿出来归还了。”

    “还?想要还也得有主人,你认为我现在拥有的男人和地位原本应该是属于谁?你吗?

    你真的觉得你配吗?沈秋,你扪心自问,当年你到底为什么离开的。

    别把责任全都归咎到我的身上,如果你意志坚定你会失去战天爵吗?

    是,我是让你离开的催化剂,可你别忘了,我没有绑着你去机场,是你自己愿意去的不是吗?”

    “呵,还是那么的伶牙俐齿,你知道当年天爵怎么在我面前说你的吗?”

    佟霏耸肩:“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管他说了什么,我都不打算在意。”

    “当年的事情的确过去了,可你的本质并未发生过改变,你依然还是那样的自以为是。”

    佟霏侧头一笑站起身:“既然你一直聊不到正题上,那我想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下跟你‘寒暄’了,我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先告辞了。”

    她说完就要走,沈秋性子倒也稳,她慢悠悠的放下咖啡杯:“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就像我爱天爵一样,我的前夫战天豪也从未忘记过你。

    在我回国后,他也很快就会回来。

    接下来的日子想必精彩,你说…是吧。”

    提起战天豪,背对着沈秋的佟霏闭了闭目握紧拳头,内心深处一股排斥感油然而生。

    她刚迈步要离开,就只听沈秋继续道:“还有件事儿我忘记说了,战天豪手里有个宝贝,别人一直都不敢碰。

    有一次趁着他不在家,我终于偷偷的打开看了一次,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佟霏拳心握的更紧了。

    沈秋回头勾唇一笑,看着背影忽然有几分愣住的佟霏。

    她站起身走到佟霏身后,笑容更加放肆了:“你说,那宝贝如果被天爵看到会怎么样?”

    佟霏侧眸眼神犀利的望向沈秋。

    沈秋哈哈笑了一声,她抬手拍了拍佟霏的肩膀:“你要知道,有悬念的故事才更吸引人。

    佟霏,我承认你的确很厉害。

    可这些年,我沈秋在国外也不是白混的。

    受过的欺辱,我早晚都要加倍奉还给你的,我决不能让你幸福,不然我这些年的屈辱不是白受了吗?

    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而你…却不一样,不是吗?”

    佟霏望着此刻沈秋面目狰狞的模样,她咬紧牙关,最终化为莞尔一笑:“你想要的不就是我刚刚那份忌惮你的表情吗?

    只可惜呀沈秋,这些年,我也是在痛苦边缘挣扎徘徊过的女人。

    你说的那些,早就已经不足以威胁到我了。

    有什么招数你只管放马过来,你倒是看看我佟霏到底抗不扛得住。

    我这辈子,即便输,也只能输在我自己手里。

    所以你永远都别想打败我。”

    佟霏说完上下打量她一通后讽刺一笑骄傲的迈步离开。

    沈秋咬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回身发疯似的将桌上的两个咖啡杯全都扑到了地上。

    佟霏…好,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

    我就不信,我会一直输给你。

    佟霏上了车后,双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心里一阵乱颤。

    她明明一直在提醒自己要强大,要用气势压制对方。

    可是事实上,刚刚在听到战天豪的事情时,她还是慌乱了。

    她知道,战天豪手中一直都握着阻止战天爵走向她的钥匙。

    只是她不知道,这把钥匙战天豪要在什么时候用。

    战天豪如果真的回来了,那她以后的幸福之路只怕真的会越来越艰难。

    这些日子的生活这么幸福,她都有些找不到北了。

    如果有一天,现在拥有的幸福忽然戛然而止…她不敢想象,真的不敢,因为她怕自己会疯。

    她发动车子离开咖啡店,回到家门口后,她给战天爵打电话。

    可是战天爵的手机是关机状态。

    她呼口气心中慌乱不已,好想见到战天爵,立刻马上。

    可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此刻,战天爵坐在那日荒废的工厂厂房中,一个披头散发有些脏的女人被押在他身前。

    战天爵以一副高傲的,蔑视一切的姿态望向那个女人:“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你确实你还是什么也不想说?”

    那女人始终沉默,一言不发。

    战天爵冷笑:“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拖延了时间,涂卿阳就有可能找到你并救你出去?”

    那女人这时才抬眼看向他,满眼的可怜兮兮:“战二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佟霏是收留我给我工作的恩人,我为什么要派人跟踪她呢。

    我是坐过牢,但我不至于狼心狗肺到那种程度。”

    “啧啧,这话如果佟霏在这里听了肯定会很感动的。

    可我不是佟霏,你别想敷衍我。

    如果不是手中有十足的证据,你以为我会贸然而动吗?”

    “证据?超市的保险柜吗?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那天只是把东西落在了那里面,结果还记错了箱号,仅此而已。”

    “哼,看来,我被小瞧了呢,好,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点儿。

    我听说谭云初的姥爷在外面有个私生女,那私生女跟她母亲姓。”

    费舒雅瞳孔微缩,眼神中带着一丝警惕望向战天爵。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