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佟霏,别说话,乖

    第128章 佟霏,别说话,乖

    照片是她家的全家福,爸妈,二十岁的佟辰和十七岁的她。

    那时的她跟现在的模样虽然变化不大,但也是有些出入的。

    毕竟中间隔着十几年的时光呢。

    “是你没错吧,我一眼就看到了,感觉就是你。”

    佟霏点头:“对,这是我,这是我爸妈,这是我哥,我家的全家福,我十六七岁那年照的。

    这张照片我家老宅也有,你从哪儿弄到的这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之前我从韩文轩的钱包里发现的。”

    “你的意思是…韩大哥现在在马来西亚?”佟霏吃惊不已。

    “是呀,你跟那韩文轩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他钱包里为什么会放着你家的全家福呢?”

    “他以前在我家做过几年的司机。

    后来我爸妈车祸去世他就辞职了。

    我爸生前对他不错,但是自打他走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再跟我和我哥联系过。”

    佟霏看了看照片:“可是他怎么会拿着我家的全家福呢?他现在在马来西亚做什么?”

    “哇塞,原来他以前是个司机呀。

    那可真是穷屌丝的逆袭呢。

    你可能还不知道呢,他现在可不是个平凡人了。

    他在马来西亚做皮鞋生意,混的风生水起的。

    我们为谈生意坐到一起吃饭,他有事要先离开,结果走的时候把钱包落下了。

    我打开他钱包看到这照片时,第一眼就感觉是你。”

    “那你怎么得到这张照片的?”

    “那天我捡到他钱包后本来要还给他的。

    可是我再给他打电话后他就怎么也不接了。

    就连他的秘书都不接我们公司人的电话了。

    这钱包我本来想物归原主,谁知道公司有点儿事儿,急着把我叫回来,所以我就只能先给带回来了。

    你说这人多奇怪,生意不合作没关系,干嘛还要躲着我们呢。

    我们公司还吃人不成。”

    佟霏盯着照片看了片刻后道:“他联系方式你还留着吗?”

    “留着呀,你要吗?估计他不会接。

    我听说,他很少跟中国人做生意,即便做,也不接安城的生意。

    当时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他,没想到结果并不理想。”

    谭云初说着将韩文轩的号码找到交给了佟霏。

    佟霏用自己的手机记录了一下后就先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你这次回来常住,还是过几天还要走?”

    “得常住啊,这次去马来西亚,我并没有立下什么战功,我还哪有脸再继续出去躲着。”

    佟霏笑了起来:“那我让陈叔给你收拾房间。”

    “不用了霏霏,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那里。

    我知道,小蜜身体不好,你每天回去照顾孩子就很辛苦了。

    我回来之前在宁海集团的酒店里自己占了一个房间。

    这段时间我先在酒店里住着,找个时间出去买套小点儿的公寓,我自己搬出来住着舒服。”

    佟霏想了想点了点头:“我可不是要赶你哦,不过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我就支持你。

    我猜,你肯定也希望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谭云初耸肩一笑:“还是你了解我,好了我还要回公司一趟,今天就先回去了。

    改天我再去家里见小达和小蜜。”

    佟霏点头:“行,那你自己走吧,我就不去送你了。”

    “送什么呀,我哪有那么多事儿呢,走啦。”

    小初起身自己潇洒的离开。

    佟霏拿着手机回到了座位上,她看着手机中预存的韩文轩的电话,互相想起了很多过往的事情。

    韩文轩只比她大六岁,不过因为家境不好,他初中毕业后就步入了社会。

    一开始在佟氏集团的建筑工地上搬砖,那次爸爸去工地视察的时候差点被头顶掉下来的铁管打到,是他把爸爸推开,救了爸爸一命。

    爸爸一向是个感恩的人,所以就给他出钱,让他去学驾驶证,熟练了技术后做了爸爸的司机。

    那时候,因为他年纪轻轻的就不如社会很不容易,所以爸妈待他格外的不错。

    爸爸也想过资助他去留学,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肯。

    可后来,佟霏好像隐约能猜到他不愿意离开的原因了。

    因为他在她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向她表白过。

    她记得特别清楚,她本来是去磨着战天爵给她过生日的。

    可是战天爵因为沈秋的事情一直不愿意理她。

    那晚,韩文轩一直作为司机跟着她。

    看她始终闷闷不乐的,他就在车上建议说要带她去河边吹吹风。

    佟霏当时心情不好,也的确需要出去透口气所以就答应了。

    本来她一个人在河边坐着好好的,心情都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了。

    可谁曾想没多会儿韩文轩也过来了。

    他跪在她面前跟她表白,说喜欢她很久了,正在等她长大。

    当时她真的被吓到了。

    他明知道自己已经订婚了,怎么敢跟自己说这些呢,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

    可他却并不生气,她清楚的记得他当时说的话。

    “霏霏,你还小,我也没有能力给你优渥的条件。

    你等我几年,总有一天,我会成长为像佟叔这样的男人来迎娶你的。”

    佟霏扬眉叹口气,看来他还真的是说到做到了呢。

    他现在的确成长的很优秀了。

    可是人不是只要优秀就足够的,最起码的善意和真诚他都赔了进去,再优秀又有什么用呢?

    父母出车祸的那天,他请了假。

    平日里他三百六十五天都吃住在她家,父母也待她不薄,可是父母葬礼他都没有出现,第二天就来辞职。

    在她看来,也没有多少人能绝情到这种地步了。

    她摇了摇头,将脑海里一些念头给甩开放下手机专注工作。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战天爵来公司找她。

    他出现在她办公室的时候,佟霏面带惊讶:“你怎么来了。”

    战天爵笑意然然的上前:“想你了呗。

    我发现你就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狐狸精。”

    佟霏脸一红:“喂。”

    他将她从座位上拉起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我真的是因为想你才来的。

    自从尝到你滋味后,我连做梦都是跟你翻云覆雨的画面。

    我想你想的心肝脾肺肾哪里都难受,尤其是这里。”

    他边说着已经握住她的手往他身下移去。

    感受到她的***,佟霏直接将手弹开:“战天爵你不要脸。”

    佟霏脸染了一层红晕瞪了他一眼。

    战天爵在她耳边魅惑着:“我想睡我老婆,这算什么不要脸。

    这是正常男人都会做的事儿好吗?

    你可知道我今天是把所有工作都提前压缩时间做完来陪你的。”

    “你工作是做完了,可我还没做完呢。”佟霏指了指桌上压了一沓子的文件。

    战天爵眉心微扬直接将文件抱起:“跟我来。”

    “诶你拿着我文件去哪儿啊,”佟霏快步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战天爵对陈恭河道:“一会儿有人来找佟总,就说她出去办事了。”

    陈恭河没有回应,倒是将目光落到了佟霏的身上。

    佟霏纳闷:“我们去哪儿。”

    “你不想学学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完这些工作吗?”

    佟霏恍然大悟,他是要教她。

    她对陈恭河点了点头后跟战天爵离开。

    她本来以为战天爵要带她离开公司的。

    可没想到并没有,他只是带她去了爸爸的办公室。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战天爵将文件放到了桌子上,手敲了敲这些文件。

    接着,他狡黠一下,上前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佟霏吃惊:“啊,你干嘛呀,不是要教我吗?”

    “想要我教你,你总得先交学费吧。”

    他说着已经将他抱进了爸爸隔间的休息室中。

    将她放到宽敞的床上,战天爵就迫不及待的倾身而上吻住了她的双唇。

    佟霏身子一个激灵,她伸手阻住他:“喂,这是我爸爸的办公室。”

    “所以啊,这里很安全,因为没有人会进来,别说话,乖,把自己交给我就好。”

    战天爵再不顾其她,忙着点燃身前的这个女人。

    ***的火花一触即燃,烧的两人欲罢不能。

    佟霏明知道外面还有工作,可现在脑子却完全不听指挥。

    两人缠绵悱恻,做的忘我。

    佟霏喜欢被动承受的这种感觉。

    她都不知道,原来真正投入的爱是这样的让人食髓知味。

    两人身上香汗淋漓,合二为一后,佟霏几次三番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若不是战天爵及时吻住了她的唇,抑制她的声音,恐怕她今天真的要成为整个佟氏的大红人了。

    事过之后,战天爵紧紧的抱着她,两人平静了好一会儿后战天爵才道:“佟霏,我好后悔。”

    佟霏的脸埋在他胸前:“后悔什么?”

    “暴殓天物这么多年,你说我后悔什么。”

    佟霏无语。

    “我现在真的只想时刻都把你绑在我身边。

    把我们过去十四年没能做的事情一天天的补上。”

    “什么十四年啊,十四年前,我只有十五岁。

    你要是动十五岁的小丫头,那你还是人吗。”

    “哟,十五岁的小姑娘还懂得矜持呀。

    那是谁跟徐暮年说一定要把我扑倒的?”

    战天爵抬手点了点她的眉心:“你说你,当年那么勇敢,那么无畏。

    现在怎么畏首畏尾的,我看你这是严重的肾气不足,胆量都没了。

    作为老中医,我认为我有必要帮你补补了。”

    “作为老中医?谁?你吗?”

    战天爵邪性的勾唇:“怎么,我不行吗?”

    “噗,你算什么老中医啊。”

    “没错,说我是老中医的确有些过了,那就老中药吧。

    采阳补阴这种治疗方法只有我敢给你用。

    所以你这狐狸精就尽管的来吸收我的阳气吧。”

    “咳咳。”佟霏被战天爵吓了一跳,忍着笑坐起身:“喂,你今天是来搞笑的吗?你是不是被果游恺附体了。”

    战天爵悻悻坐起:“好好的,提那暴躁的男人干什么。”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发现你根本就不是来帮我的,你就是来耍流氓顺带扯我后腿的,我还有那么多工作没做完呢。”

    战天爵拉她坐下,帮她喜好扣子后才将自己的衣服理整齐。

    “你学费都交了,我哪有理由白收你费的道理,跟我来吧,我教给你。”

    佟霏跟着战天爵一起出了隔间。

    他在办公桌前坐下,佟霏站在一侧,他一把将她搂过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佟霏本来想要起来的,可战天爵却紧紧的束缚着她:“就坐在这儿看,这儿看到清楚,听的也清楚。”

    他说着打开了一份文件:“我告诉你,看这种合同类的资料的时候,既然下面的人会经过重重审核送上来,那就证明下面的人都审核的差不多了。

    而且,每一个公司合同的模板和内容其实都差不多,你看的多了,这些内容只要看看开头看看结尾就应该知道是你们公司原版摘抄下来的,只是修改了产品和数据而已,所以你不用投入过多时间,直接挑重点看。”

    战天爵说着拿起一直铅笔在合同上划了下来。

    “你看这些数据,原则性的错误不能有,比如少数点前移,后移,这都将给公司造成非常巨大的损失。

    这一点,不管有多少人审过,你都自己谨慎一些,确定没有问题,签字就可以了。”

    “那万一里面有内容被人改动了呢?”

    “不会的,每一个公司的合同改版都会有法律顾问初审,审完之后还有评定,之后再交给你来审核签字。”

    佟霏点头,这样一来,倒的确大大的提高了效率。

    接下来,战天爵又就合作开发案和一些竞拍的资料给佟霏讲解了重点。

    他边讲着,几分文件也都轻而易举的被处理完了。

    佟霏在心里感叹,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这个战天爵到底比她多吃了几年饭,规律总结的真好。

    而两人似乎都忘了,两人保持这么暧昧的姿势已经足足有一个小时了。

    战天爵在她心口前深深吸口气:“你身上是不是喷了什么情药?我怎么闻到你的味道就会受不了了呢?”

    佟霏连忙起身瞪了他一眼:“流氓。”

    战天爵笑着站起身,佟霏将资料抱起:“我们出来这么久,得赶紧回去了。”

    战天爵耸肩,两人一起回到了她办公室。

    她让他先走,可他哪儿肯呢,等着接她下班呢。

    眼看着下班时间到了,门口的陈恭河敲门进来。

    “佟总,我有点儿事情想要跟你汇报。”

    “说吧。”佟霏点了点头。

    陈恭河有几分为难的转头看向战天爵。

    佟霏知道可能是有什么隐秘的事儿,所以便站起身:“走吧,我跟你一起出去谈。”

    “行了,知道你们有秘密要谈,你们在办公室呆着吧,我出去。”战天爵掏出手机拨弄了几下后叩到了茶几上起身出去。

    佟霏问道:“什么事?”

    “霏霏姐,你猜的没错,果然是有人在跟踪你。

    而且还是24小时轮岗制的,你只要出门,就会被人监视。

    我的朋友拍到了这三个人的照片,还有一个人专门在你家门口转悠,监视两个孩子。

    因为没有跟他们正面交锋,所以也并不知道这些照片的资源他们到底给了谁。”

    佟霏握拳,“他们竟然还监视两个孩子?”

    涂卿阳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连小达和小蜜都要监视。

    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行了我知道,恭河你先出去吧。”

    “是。”

    陈恭河离开后,佟霏起身走到窗边,看来,真的该找涂卿阳好好的聊一聊了。

    战天爵进屋来,佟霏回身抿唇。

    “可以下班了吗?”

    佟霏点头:“恩。”

    “那你收拾一下,我先去地下停车场等你。”

    “好,你先下去吧,我很快就会下来的。”

    战天爵走到茶几边拿起手机先下了楼。

    坐进车里,他将手机录音机打开,听着里面刚刚佟霏和陈恭河的谈话,眉心不禁微微上扬,一抹戾气从眼眸中迸发而出。

    佟霏下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手机放到了一旁。

    她上车:“好了,我们走吧。”

    回去的路上,战天爵只口不提关于佟霏被跟踪的事情。

    “一会儿回家我可能没法陪你和孩子一起吃饭了。”

    “你有什么事吗?”

    “刚刚你下楼之前我接了一通电话,公司里有点儿事得我亲自去处理一下。”

    佟霏惊讶:“那你怎么不早说呀,你去忙你的,别送我了。”

    “再忙,接送老婆的时间我还是有的。”战天爵握住她的左手轻轻的揉捏着。

    佟霏抿唇浅笑,娇羞尽显。

    到了家门口佟霏下车,战天爵也跟了下来。

    “我会尽快回来陪你们的。”

    佟霏点了点头:“恩,你快去吧。”

    战天爵在她唇上亲吻了一下这才离开。

    两个小时后,安城城郊废弃的工厂里,一堆篝火炙热的燃着。

    四个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男人整齐划一的绑着双手腕吊在工厂的横梁上。

    战天爵翘着二郎腿坐在篝火前,右后侧是陈恭河,再后面是十几个穿着黑衣的打手。

    他刚刚从佟霏家离开后并没有去什么公司,而是去找到了陈恭河。

    一开始战天爵找上自己问佟霏被跟踪的事情陈恭河还有些慌张。

    可当听到战天爵手中的录音时,陈恭河知道自己是瞒不了了。

    他将那四个跟踪者的照片交给了战天爵。

    战天爵二话不说,让尚义集结了一群打手将这四个人全部抓了起来。

    对付流氓,就要用他们最喜欢的方式来招待他们。

    先打后审,这一向都是战天爵的原则。

    “刚刚那点儿只是小小的见面礼,接下来,咱们聊正事儿。

    听好了,配合的好了一切都好说。

    如果你们不配合…那你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战天爵眉心一扬,眼神中尽是戾气。

    “第一个问题,谁指使你们监视跟踪佟霏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