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战天爵眼底欲望的火花让她心悸

    第126章战天爵眼底欲望的火花让她心悸

    佟霏带着一颗忐忑的心走到会议室门口推开门。

    会议室里一个穿着绿白格子衬衣牛仔裤平底白板鞋的女孩儿连忙站起身恭敬的回头望向她。

    佟霏对这女孩儿的第一印象是干净,漂亮,纤瘦。

    有种说不出的小家碧玉感。

    也难怪佟辰会看上她,的确有一股清新的气质,跟他们这个圈子里的女孩儿多有不同。

    佟霏走近看了看她脖子上悬挂的胸牌,江梦音。

    女孩儿见她走近,她微微鞠了鞠躬:“佟总。”

    佟霏蹙眉:“你不恨我吗?”她想过自己进来可能会被骂,因为她是畜生的妹妹。

    女孩儿抿唇摇了摇头:“伤害我的人不是你,我为什么要恨你呢。”

    佟霏握拳,这么好的姑娘,让她嫁给佟辰实在是可惜了。

    在她看来,佟辰只适合那种混女人。

    “我们坐下聊一会儿吧。”佟霏上前拉开座位坐下。

    江梦音听话的在她身侧的座位上坐下。

    “我是今天才听说了佟辰欺负你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佟霏的道歉开门见山。

    面前坐着这样简单干净的女孩儿,她自然也没有理由拐弯抹角。

    江梦音微微蹙颦垂首。

    佟霏抿唇:“你家的事情我听果叔叔说过了。

    我也知道为了你的家里和你的父母,你愿意做怎样的让步。

    其实你本来完全可以告佟辰,让他把牢底坐穿的。

    真的,作为佟辰的亲妹妹,我谢谢你放他一马。”

    “我并不想的。”江梦音也握起了拳头,声音哽咽:“佟总,其实我并不想放过他的。

    可是…现在我家的情况如此艰难,我真的别无选择。

    我知道我这样做很下贱,很卑鄙。

    可能很多人都会说我是为了钱才会牺牲自己的身子。

    他们也可能会说我是在纵容罪犯。

    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希望我妈能在这个世上跟我呼吸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

    即便只是植物人,我也希望她在。

    可是我这点微薄的工资…养我和我爸的医药费就已经很困难了,如何保我妈。

    所以,如果有可能换我妈活着,那这身子算什么呢?

    只要她可以活着,我这命不要了又如何。

    果总说的对,天底下总没有白拿的午餐,想要得到怎么可能不付出。”

    江梦音咬牙切齿的说着,眼中的泪在打转。

    可她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流下。

    穷人又如何,穷人也要有穷人该有的尊严,不是吗?

    江梦音的话让佟霏感动。

    当年那场车祸如果父母能活着的话哪怕只是植物人她也是愿意的。

    可是,她最终连植物人的父母也没能拥有。

    她沉沉的叹了口气:“梦音,你是个好女孩儿,佟辰那样的男人不适合你。

    我知道,你是因为需要钱才勉强自己的。

    如你所愿,我可以承担你母亲在医院治疗期间的一切花销,还有你父亲的医药费。

    你不必非要嫁给佟辰,从此以后…”

    “佟总…”江梦音吸了吸鼻音:“我没有以后了。

    我男朋友跟我分手了,因为我母亲的病,他无法跟我一同面对。

    他说,以我们两个人的能力和工作,我们这辈子也无法在安城这片土地上拥有自己的家。

    再背负上一个有病的岳父和一个植物人岳母,他这辈子可能都翻不过身。

    他说他还年轻,他不要这样的生活。

    而且他母亲也不同意他继续跟我在一起。

    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跟谁在一起,都注定会拖累人。”

    “那你也不必牺牲你自己啊。”

    江梦音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双眼侧头,她是不想让佟霏看到她眼中的泪。

    佟霏从包里拿出纸巾递上。

    “谢谢。”她擦了擦眼泪转过头来望向佟霏:“果总说的对,如果我只收了钱来摆平佟辰对我做的那一切,那我就跟妓没有两样了。

    我已经收下了果总给我开的五百万的支票。

    拿了钱,我就要做我该做的事情。

    果总说,让我跟佟辰结婚,婚后把他往好路上带,让他成人。

    还说让我为佟家生儿育女延续子嗣。

    这是交易,所以我必须遵守。”

    听她这么说,佟霏竟觉得心里在隐隐作痛。

    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儿,如果嫁进佟家,这一辈子就毁了。

    “你把果树的钱还给他吧,这五百万,我来出…”

    “佟总。”江梦音打断了佟霏的话:“是因为我家境不好,所以佟家不要我这样的儿媳吗?”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哥他就是个混蛋,你嫁给他,这辈子会有多痛苦你想过吗?”

    “我妈从小就没念过什么书,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叮嘱我,音音呀,你得好好读书,只有读书好考上大学才能改变命运。

    可是当我听了我妈的话,好好读书,大学毕业后,却发现命运还是那么可笑。

    找工作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世上的规则真的很不公平。

    有关系的人,即便学习不好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未来。

    而像我们这种好学生出身的大学生却在工作边缘来来回回摇晃。

    我妈在果氏集团打扫了一辈子的卫生。

    她用每天去果氏集团人事部部长家白干活的资本才换取了一张我在果氏集团做一个小文员的通行证。

    前几天,我遇到了我的大学舍友,因为找不到工作,她做了一个有钱人的情妇。

    那天她看着我笑,笑的讽刺。

    她说,以后如果她有了孩子,一定要让她的孩子高高在上。

    所以,她现在必须要拆散别人的家庭来上位。

    因为只有这样,她的孩子才可以不必像她,像我这样,像无数的迷茫大学生一样…

    佟总,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生来就衣食无忧,每晚都能花费大把的金钱来消费人生的。

    我有生病的父亲,有忽然就变成植物人的母亲。

    我都来不及消化这些噩耗,就必须要坚强的来上班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我甚至…甚至不敢任性。”

    听江梦音说着这些,佟霏眼角也挂着泪意。

    她不懂这些,她的确不懂,可是人生的悲喜,她也是尝试过的。

    所以她觉得她懂这个女孩儿。

    “那你也不必惩罚自己,嫁给佟辰啊,他会毁了你的人生的。”

    “我妈还教过我,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

    成天集团除了给了我工作的机会外,还在我念书的时候,让我妈拿到过子女助学补助。

    当年如果不是果氏集团资助了我,我不可能顺利读完高中和大学。

    我感激果总,所以,当果总说要跟我谈判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做人要言而有信,所以佟总,即便我恨佟辰那个人,可我还是想要把答应果总的事情做到。”

    佟霏离开成天集团的时候,手都是抖的,这是作孽。

    她给佟辰打电话可佟辰却一直都不接。

    因为下午公司还有很重要的会要开,所以佟霏只能先回公司。

    下午忙完之后她就开车离开了公司。

    战天爵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一家一家酒吧的找人。

    八点多,她终于在连家开的萨酒吧找到了早就酩酊大醉美人在怀的佟辰。

    她老远的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他一眼就默默的转身出去。

    刚刚进来的时候,她看到墙角处放着一根生了锈的铁棍,她顺手抄起铁棍就往人群中走去直直的走到了佟辰的面前。

    看到佟霏,佟辰眨巴眨巴眼望向她:“你…你怎么找来了?”

    佟霏铁棍举起只想他身侧的女人:“都给我滚。”

    她的气势骇人,几个女人都连忙闪开。

    佟霏毫不犹豫的抬手就敲碎了佟辰身前的茶几。

    佟辰蹭的站起身跳到了沙发上吼道:“佟霏你干嘛,你要疯是不是。”

    佟霏怒吼:“没错,我要疯,佟辰你今天就去死吧。”

    她抬起铁棍就往佟辰身上挥去。

    佟辰没想到佟霏会来真格的,他侧身躲避了一下,铁棍还是在他背上拉了一下。

    他疼的嗷嗷乱叫之余开始逃跑躲避,佟霏就在人群中追着他打,打的他身上淤青连连。

    周围没有人敢上前帮忙,因为佟霏已经打红了眼,谁拦打谁。

    认出了她的酒店保安没人敢动她,她现在可是战二爷和涂总的心头肉,放眼整个安城望去,谁敢动她。

    保安连忙给连福一打电话,连福一给战天爵打了电话后就先就近赶了过来。

    佟辰嗷嗷求饶:“霏霏,霏霏饶命呀,你再这么打下去,亲哥哥就没了。”

    佟霏用棍子指着他,满脸的怒气:“我连爸妈都没了,你这亲哥哥要了还有什么用。

    我不要你了,反正你活着也就只会祸害人。

    你这个强.奸犯,老天爷如果开眼的话,怎么还能继续让你活着祸害人。

    既然老天爷不开眼,那我来惩罚你,我替爸妈清理门户。”

    佟霏说着又朝佟辰的后背砸去。

    连福一赶来后直接拉住了佟霏:“佟霏你这是干什么?”

    佟霏回头看向来人:“连福一,你来的正好,我要告佟辰,他是个强.奸犯,我雇你,你做我的律师,我要让他这辈子在监狱里呆着,不要再让他出来了。”

    “佟霏,”佟辰怒吼一声:“那个女人自己都不说什么,你凭什么告我。

    你是想要借此机会除掉我,然后好一个人独吞公司是吧。

    告诉你,你想的美,我不会就这么放弃公司的经营权的。”

    “你还是人吗,这时候你还敢跟我提公司的事儿。”佟霏抬起铁棍又要打他,可现在有了救星,佟辰一下子就窜到了连福一的身后。

    “连律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呀,她要真打死我,她不成杀人犯了吗。”

    连福一白了佟辰一眼:“你吼什么吼,有脸了是吗?”

    “你躲在那里算什么英雄好汉,你给我滚出来。”佟霏吼叫着,整个人的理智都被留在了今天中午江梦音说那番话的时候。

    看到佟辰,她整个人都觉得这个人真的可以去死了。

    祸害别人的人生,他有什么资格。

    战天爵赶来挤进人群,他看到佟辰被打的鼻青脸肿流鼻血的模样忍不住蹙眉,这佟霏下手也够狠的。

    他上前去拿佟霏手中的铁棍,佟霏向后闪了一下这才看到是战天爵来了。

    她蹙眉:“你来干什么。”

    “我不来,难不成真让你打死这种畜生吗?

    虽说这种人死有余辜,可因为这种人让你成为杀人犯,我不愿意。”

    他一把将铁棍抢下:“说吧,怎么回事。”

    佟霏咬唇重重的叹口气垂眸:“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他做的那些事儿,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竟然…强了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还年轻,是果叔公司的员工。”

    战天爵眉心紧皱望向佟辰,他握起铁棍上前狠狠的朝佟辰肩上打了一下。

    佟霏打了那么夺下,佟辰都没能倒在地上,可这一下却让佟辰直接在地上打了滚,因为男人的力量与女人的力量是不同的。

    “既然这样那就报警吧,让警察来把他抓走算了。”

    “不要,二爷…不不不,妹夫,我错了。

    这也不能全都怪我呀,那个女孩儿她如果一开始听我的,我不会勉强她的。”

    佟辰爬上前紧紧抓住了战天爵的裤腿。

    战天爵一把将他踢开:“脏东西,别碰我。”

    佟霏呼口气:“连福一,帮我找个包间,我得好好的跟这个畜生谈谈了。”

    连福一给酒吧的经理使了个眼色。

    经理上前:“二爷,佟总,请随我这边来吧。”

    连福一环视周围围观和拍照的人。

    他淡然的笑了笑:“今天的事情,大家有拍照和发表到网上的权利。

    但如果…我们几个人中的任何人的脸出现在了网路上,我都会追究发布者的责任。

    我是律师,你们大可以相信我有办法对付胡乱发布新闻的人。”

    他说完转身往包间的方向走去。

    战天爵拎着佟辰的衣领将他一把推到了茶几边。

    佟霏走过去坐下,战天爵也跟了过去。

    佟辰磨蹭着站起身,刚要坐下的时候就只听佟霏呵斥道:“谁让你坐了?你站那儿。”

    佟辰郁闷:“我被你打的腿都软了,要谈什么让我坐会儿吧。”

    “我可以打折你的腿,让你以后一辈子都坐着。”

    “算了算了,我还是站着吧。”佟辰呲了呲牙,头和后背都好疼。

    战天爵看想佟霏:“你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扭送派出所算了。”

    佟霏叹口气:“佟辰,我告诉你,今天我之所以放过你,不是因为你做对了,而是那个将梦音的女孩儿愿意放过你一马。

    我今天跟她谈过了,一个月之后,你们就举办婚礼。

    到时候你们就是夫妻了,你们好好的过,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绝对饶不了你。”

    “什么?你让我跟那个穷丫头结婚?

    佟霏,我跟她又没有感情,结什么婚呀。”

    “没感情你还碰人家,我叫你畜生,你还非要把这名号坐实是吧。”

    “啧,我也没想怎么着她,谁让她老是反抗我的。

    她一反抗,不就激发了我的征服欲吗。”

    佟霏站起身上前就将他推倒在地踢了一脚:“你还想找打是吗?”

    战天爵拉住她:“行了,你要揍他的时候跟我说,我来。”

    佟霏咬牙回到座位上:“婚礼的事宜我会安排。

    你要不要娶她是你的事情。

    不过你听好,我让江梦音去医院做过检查,报告就在她手里。

    她随时可以告你强.奸,所以你最好对她放尊重点儿。

    如果你不想结婚也可以,我会帮她一起把你送进监狱。

    反正我早就受够你了,你在监狱里我还能省点儿心。”

    “你…你还是我亲妹妹吗,我人生还长着呢,我不想现在结婚。”

    “没关系,不想结婚就去监狱,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二爷,你不是有关系吗,有没有办法能直接判他个无期徒刑之类的?”

    “这种小事儿连福一就能做到了。”战天爵翘着二郎腿:“不需要什么熟人,我现在就可以让他去办。”

    “别别别,二爷千万别,我认输,我认输还不行吗,不就结婚吗,我结就是了。

    不过佟霏,你可别后悔呀。”

    她一直在后悔,可江梦音坚持,她能有什么办法呢。

    佟霏脸色冷冷的:“以后你每个月的工资和钱我都会交给江梦音管。要花钱,你就去找江梦音要。

    如果你敢欺负她,我一定第一个站出来不饶你。

    还有,如果结婚以后,你还敢跟那些女人不三不四的,今天这种场面以后就多着呢,我保证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钱都要给她管?不行,这一点我不同意。”

    “同不同意不是你说了算的,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十秒钟内如果你还不走的话,我就直接让连福一找人办了你。”

    佟辰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起身:“行,佟霏,你厉害,我算是栽你手里了,我走,我这就走。”

    他转身拉开门走的时候,连福一也正好要进来。

    将战天爵深情望着佟霏的样子,他勾唇一笑站在门边道:“天爵,霏霏,我还有点儿事儿得回去处理,今天就不能陪你们一起喝酒了。

    我让人给你们准备了两瓶上好的红酒,这是我的专用包间,没有吩咐没人敢进来,这里今晚就属于你们了,你们尽情的玩儿吧。”

    他说完对战天爵挤了挤眼后就先离开了。

    战天爵收到了他传递来的信号,心里一阵窃喜,这小子,还不赖。

    连福一走了没几分钟,侍应生就送了几瓶酒进来。

    佟霏沉沉的叹口气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赶紧回去吧。”

    战天爵一把拉住她手腕,“你就这样带着负面情绪回去可不行,这会儿时间还早,我陪你喝几杯浇浇愁。”

    佟霏转头看他的时候,他眼底***的火花让她心悸。

    不会吧,连福一走了,那她身边这位不就变成一头野心勃勃的色.狼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