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能不能求你看在沈秋的份儿上饶过我(1更)

    第121章能不能求你看在沈秋的份儿上饶过我(1更)

    事实证明,她跟战天爵一起参加晚宴真的不是只有一点不好,是非常的不好。

    她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出现的时候立刻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站在战天爵身侧,她尤其吸引众人的目光。

    这是他们离婚后第一次一起出现在公众场所,还是以男女伴的身份。

    佟霏不知道他带她来参加的是电视剧招标会。

    如果她一早知道的话,那她一定不会跟来的。

    因为这里除了一些公众人物和赞助商外,还有很多的新闻媒体的记者。

    两人同台无异于给他们制造了可以轰动一时的新闻点。

    闪光灯对着她一阵乱闪,战天爵上前以他高大的身姿挡住了她。

    “如果明天我在报纸上见到了关于我与我爱人的任何传闻,那么,哪家媒体爆的光,我就会让哪家媒体断了生路。”

    战天爵说完闪开身:“现在你们谁想拍就尽情的拍吧。”

    他都这样说完了,谁还会敢拍?

    佟霏心里嘟囔着斜了他一眼,这男人真够狠的既然不然别人曝光,干嘛还要说她是他爱人?

    在别人眼里,他们早就离婚了好吗。

    “既然没人想拍,那我们就先失陪了。”

    他揽着她的肩膀从人群中走过,找了个沙发位上坐下。

    佟霏看向她,眉心微皱:“你家的电视台选剧,带我来干什么。”

    “因为刚刚的事情不开心了?放心,不会有人在外面乱写的。

    我战天爵在安城这点儿号召力还是有的。”

    佟霏叹口气:“我的意思是我来这里根本就没有意思啊。

    你带我来,还不如带个公司懂这行的人来呢。”

    “这你就错了,男女搭配才干活不累呢。”

    他从沙发前的茶几上拿起几本资料递给她。

    “你看看,有没有你比较感兴趣的电视剧。”

    佟霏接过资料:“我平常很少看电视,你让我看…好像有些多余,我并没有这方面的眼光。”

    “女人在这方面的心思总比男人敏锐,你看吧。

    反正我在这方面的投资多半都是稳赚不赔的。”

    佟霏扬了扬眉,沉默着低头翻开了资料。

    战天爵站起身:“你等我会儿,我去给你拿杯鸡尾酒过来。”

    “恩。”佟霏没有抬头,还在继续看电视剧的简介。

    不过说真的,几乎不看电视剧的人忽然看这种简介,觉得那种都很没意思,因为太虚假。

    什么霸道总裁爱上丑小鸭。

    在她的生活圈中,似乎这样的例子并不多见。

    即便真的爱上了,最后也不可能会在一起,因为身份悬殊相差太多。

    比如战天爵和沈秋,他们就是个活生生的好例子。

    因为她的兴趣本来就不在这里。

    她正看的入神,身前传来一阵男女的吵架声。

    佟霏抬眼看去,男人背对着她,看不清模样。

    不过女人的模样倒是看着很眼熟,以前应该是见过的。

    “你简直就是个废物,怪不得别人家的企业都不倒闭,就你家越来越差,全都是被你给克的。”女人的声音很是凌厉,佟霏嘶了一声,这种感觉就更是熟悉了。

    “那我是被谁克的,还不是被你这个扫把星吗。”男人也不甘示弱。

    周围已经有人在围观了,可两人却是吵的忘我。

    男人的话激怒了女人,她抬手就将酒往男人身上泼。

    男人抬手一扫,酒杯方向有了偏驳,血红色的酒渍直接隔空打到了躺枪的佟霏身上。

    佟霏惊呼一声低头看向自己的裙子。

    而男人也在这时候回头,他上前从桌上揪出纸巾递给她:“小姐,对不起对不起。”

    佟霏抬眼看去,男人冷了一下:“佟霏?”

    佟霏也是一愣:“你是…苏靖哲?”

    说真的,她真的有些不敢认了。

    六年前她见过的苏靖哲身上有股淡淡的忧伤的气质。

    虽然因为小初,他对她说话很刻薄,但却还是有几分年轻人该有的样子。

    可现在她眼前的苏靖哲…就像是被人抽调走了身上的精气神一样。

    他看起来很无精打采的样子。

    “怎么,时隔六年认不出我了?看来,我的变化的确很大。”

    他身后的女人走上前,一副刻薄的模样看向佟霏。

    “哼,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你呀。”

    “你是…”佟霏犹豫了半天,这人应该的确是认识她的。

    只是她只觉得的对方眼熟,但却想不起这人是谁了。

    女人冷笑抱怀:“我是凌薇,不记得了?”

    凌薇?佟霏脑子里瞬间就想了起来。

    可是凌薇怎么会是这个模样呢?

    她明明是圆脸,小眼睛。

    可现在她的下巴尖尖的,眼睛也…

    佟霏也真是呵呵了,她都忘记了,现在整容业有多发达了。

    既然她是凌薇,那她对自己有这么强烈的敌意也就可以理解了。

    凌薇是她的高中学妹,比她低一届。

    佟霏学习成绩很好,而凌薇却差的一塌糊涂。

    凌薇在学校里很作,用现在的话来说,她就是个小太妹,领着一群小女生在学校里胡闹。

    因为家里有钱,赞助了他们的高中,所以校长轻易也不会招惹她。

    可闹来闹去,她终究有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时候。

    她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到了佟霏。

    她看上了比她高一届的学长邵征,那邵征刚好是佟霏的同班同学。

    她接连几次约邵征,邵征都不肯答应她的邀约。

    所以,她情急之下就让跟随她的几个小太妹和小混子绑了邵征。

    当年邵征也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校方明知道凌薇胡闹的伎俩。

    可这事儿却没人敢管。

    不过那邵征倒也聪明,在凌薇威胁利诱他的时候,他竟然跟她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是佟霏。

    如果佟霏同意我跟你在一起,那我就会考虑你。

    就这样,佟霏第一次在凌薇的人生中无辜躺枪。

    她记得特别清楚,那天她在教室里上课,凌薇带着四个小姑娘忽然就冲进了教室。

    她指着讲台上的女化学老师道:“这个教室下课了,你可以走了。”

    那化学老师有些害怕,可却有觉得自己在这么多学生面前这样被呵斥太没面子了。

    所以她硬着胆子说:“凌薇同学,离下课时间还有九分钟。

    有什么事情你九分钟以后再来说吧。”

    “我艹,你还想不想在这儿干了。”凌薇瞪向化学老师:“不想干了早说。”

    那化学老师顿时不敢说话了。

    要知道,教师的工作可是非常吃香的。

    凌薇斜了一眼那化学老师后目光在教室里环视了一圈。

    接着她抱怀嘚嘚瑟瑟的走到了佟霏的面前,抬脚踢了她桌子一下。

    “喂,听着,邵征是我的,以后你给我离他远点儿。”

    本来全班同学都以为她是来找邵征的。

    谁曾想她却走到了佟霏面前。

    佟霏放下手中的笔,身子向座椅上一靠扬头看向她,右手食指在胳膊上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敲打着。

    “刚刚我桌子是什么样儿的,给我还原,给你十秒钟的时间。”

    “我艹,佟霏,你了不起是吧,现在天皇老子来了,也不敢怎么着我。”

    “是吗。”佟霏慢悠悠的站起身:“行啊,既然天皇老子拿你没办法,那我来。”

    她抬手就掴了那凌薇一巴掌。

    凌薇大概没想到她会敢动手,所以先懵了一下。

    接着她就吼道:“敢打我?你们几个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切。”佟霏讽刺的嘲笑着看向她:“有本事跟我一对一,别给我在这里人壮怂人胆?

    你们几个给我听着,今天谁敢帮她动我一根手指。

    我保证,不光你们以后没学上,你们的父母也会失业。

    即便就是她凌氏集团,也绝不敢收留你们。

    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就只管动手试试。

    我佟霏可不是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说碰就能碰的人。”

    凌薇冷笑:“行,一对一是吧,你别后悔。”

    她挽了挽袖子就朝佟霏扑去。

    不一会儿后,只听教室里传来一阵凌厉的叫喊声。

    当然,这叫声并不是佟霏的。

    化学老师将校长请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打的接近尾声了。

    佟霏身上没挂什么彩,不过凌薇这边就惨了,脸上的抓痕,头发的凌乱,腿上的淤青。

    活脱脱的就像是刚被人毁过一遍似的。

    眼看着佟霏占了上风,校长和化学老师都默默的后退了两步。

    本来如果是一个普通学生打凌薇,校长肯定得赶紧出面阻止,毕竟这可是个金主儿,没人敢得罪。

    可既然现在跟她打架的人是佟氏集团的大小姐,那即便是双方家长都来到了学校也绝对是博弈难分,仗着佟氏,校长胆子也大了几分。

    直到凌薇被打的惨不忍睹,校长才连忙上前拉住了凌薇,而化学老师则拉着佟霏。

    凌薇还不服气,手指着佟霏:“告诉你,别以为你多了不起,我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只管放马过来,还有,回去让你爸请个幼儿教育师,你该重新回去学一学什么叫尊师重道了。

    告诉你,想追邵征就拿出本事来,像你这种丑就算了,还成天招摇过市的女人,别说邵征看不上你了,就连路边的狗都看不上你。

    你们几个狗腿子,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垃圾从我眼前带走。”

    佟霏一说完,整个教室里不知道从哪儿就传来了掌声。

    那几个小女生连忙上前带走了受伤的凌薇。

    而从那之后,凌薇就像是跟她杠上了一样,时常找她闹事儿。

    后来她是实在闹心了,因为高三了,必须要精神集中的学习。

    所以她就去找了成天集团的果老。

    谁都知道,凌氏集团的合作收益大部分来自成天集团。

    因为果老的出面,凌总裁在第二天就给凌薇办理了转学手续。

    也是自那之后,佟霏再也没有见过凌薇。

    不过那时她倒听人说过,凌薇好像是出了国来着。

    她纳闷的看看苏靖哲,他怎么会跟这个娇娇女在一起呢。

    “喂,”凌薇冷眼瞥向她:“早就听说你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原来竟然是真的,我跟你说话,你看我老公做什么?”

    老公?佟霏当真是吃了一惊,苏靖哲不是一心爱着小初吗,怎么竟然结婚了,还娶了这么个母老虎。

    怪不得那段时间她跟小初提苏靖哲的时候小初转移了话题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贱人就是贱人,走到哪里也管不住自己是吧。

    怎么,要不要我把我老公借给你用用呀?

    不过…以你那副贱样,他那点儿力气应该也满足不了你。”

    “够了,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苏靖哲转头呵斥了凌薇一句。

    自始至终,佟霏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侧头轻笑,优雅而得体。

    “怎么,心疼了啊?看你们早就认识,怎么,难不成以前就搞到一起了?苏靖哲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呢,啊?”

    佟霏伸手从看热闹的人手中接过一杯鸡尾酒,她毫不犹豫的泼到了凌薇的胸前。

    凌薇一身果绿色的晚礼服立刻像是晕染了颜料一般。

    “我艹,佟霏你干什么?”

    佟霏指了指自己的衣服:“现在我们扯平了,你们夫妻俩可以走了。”

    “听说你都被你老公给甩了,你还得意什么?

    一个残花败柳,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得瑟。”凌薇说着就要上前,可正这时一直在远处角落里跟人谈事情的战天爵却闻声而来,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凌薇转头看向战天爵惊讶了一下:“二爷?”

    大概是来的晚,所以凌薇和苏靖哲并不知道佟霏今天是以战天爵的女伴身份出席的晚宴。

    佟霏抱怀,看着战天爵此刻的眼神,她觉得…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呢。

    果然,不出所料的,战天爵才不会怜香惜玉。

    他直接将凌薇向后推去,凌薇踉跄了两步这才站稳。

    战天爵默默走上前,一脸阴寒的望向凌薇:“你刚刚说佟霏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凌薇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我并没有说错,外界传言,她的确是残花败柳。

    你不要她了,她就转而投入了涂总的怀抱。

    大家都说,她跟很多男人有纠缠,除了涂总外还有果氏集团的大少爷。”

    佟霏站在身后笑了笑,真是勇敢。

    战天爵扬眉:“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爱人竟然还跟这么多人有过这些传闻。

    你今天最好告诉我这些诋毁别人声誉的传闻是从哪儿来的。

    不然…我就会把这些全都当成是你的胡言乱语。

    我战天爵的老婆,什么时候轮到你胡乱诋毁了?”

    “老婆?你们…不是离婚了吗?”

    战天爵冷笑:“我跟佟霏的婚姻关系,见凡相查都可以去婚姻登记处查。

    难道六年前,一些记者胡乱揣测我已经离婚了,我就要跟按照他们揣测的做吗?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凌氏集团这种小公司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

    战天爵说着勾笑往后退去一步走到佟霏身侧搂住了她的腰。

    凌薇心里一阵紧张,她慌乱间想到什么猛然抬头道:“二爷,对不起,我不知道实情,以后我再也不会乱说话了。

    我跟沈秋是朋友,能不能求你看在沈秋的份儿上饶过我放过凌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