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在能够掌握主动权时,她愿意先发制人

    第118章 在能够掌握主动权时,她愿意先发制人

    佟霏将文件夹下压着的照片悉数取出。

    几十张照片,有她跟战天爵在医院一起照顾孩子的照片。

    有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的照片。

    有她自己的照片。

    就在涂卿阳离开瑞士后的那几天,她所有的行踪几乎都在被监视着。

    而之后几天的却是没有的。

    她的心一阵狂乱的跳动着。

    她实在是想不通,卿阳有什么必要监视她。

    这种行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之前有段时间,她总觉得有人跟着自己,难道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吗?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佟霏将照片原封不动的放回后离开了涂卿阳的办公室。

    慌乱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佟霏坐在座椅中心情依然不能平静。

    这段时间,涂卿阳几乎每天都会给她打一通电话。

    他会问她怎么样,问小蜜怎么样,问她们的生活怎么样。

    可却从来没有问过战天爵是不是在她那里。

    她不喜欢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这种被人无形之中控制的感觉很不好。

    陈恭河在门外敲门:“佟总,我有份文件需要您过目。”

    佟霏深吸口气:“进来吧。”

    陈恭河走进来将文件递上,她大致看了一眼后签上了名字。

    她将文件合上递给陈恭河。

    见她脸色不好,他有些担心的问道:“霏霏姐,你怎么了,怎么从刚刚回来之后脸色就一直不好。”

    佟霏摇了摇头:“没事。”

    “霏霏姐,你现在的样子怪怪的,如果有什么心事的话,你可以说出来。

    虽然我能力有限,但我会尽全力帮你的。”

    佟霏想了想道:“恭河,你认不认识什么很善于侦探的人?”

    陈恭河点头:“我有一个哥们在这方面很厉害。”

    “我总觉得…我好像被什么人监视着。

    你能不能让你那个哥们跟踪我几天,看看我周围到底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陈恭河紧张了几分问道:“那你知道跟踪你的是什么人吗?

    他们不会伤害你吧。”

    佟霏摇头:“应该不会,被跟踪这种感觉我已经有了很久了,但却一次也没有遇到过危险。

    这么看来…对方应该并不想伤害我。

    所以我猜想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也有可能只是我多心。

    但我觉得小心使得万年船。”

    陈恭河点了点头:“霏霏姐你说的对,你放细腻,我一定会让我哥们好好办这件事的。”

    “这件事要作为秘密,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也别告诉陈叔,我怕陈叔会担心。”

    “好的霏霏姐。”

    佟霏点了点头,陈恭河躬身:“霏霏姐,那我先出去了。”

    “好。”

    陈恭河离开后,佟霏端起茶杯请其你给抿了一口。

    对,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该胡思乱想,她要镇静一点儿才行,不能先自乱了阵脚。

    她刚平复好自己的心情,门口传来敲门声,李楠道:“佟总,涂总来见您了。”

    “请进。”

    涂卿阳推门而入,一身银灰色的西装穿出了他的好气质。

    他对她摊开双臂:“佟霏,欢迎回国。”

    佟霏起身笑着走到他身边跟他拥抱了一下。

    两人分开后,涂卿阳看着她的脸叹息道:“憔悴了不少。

    如果当时我不要回来,而是在那里帮你们的话,兴许可以帮你分担不少压力。”

    佟霏转过身边往沙发边走边扬了扬眉,眼波微转:“还好你走了,不然应该会闹心的。”

    “怎么说?”

    “你走的那天,战天爵来了。

    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打动了那两个小东西,小达竟然将他收留进了我家。

    他还去医院,用什么哆啦A梦的布偶打动了小蜜的心。

    那几天呀…真是闹心死我了。”

    佟霏正说着,李楠敲门进来送了茶水,佟霏亲自给涂卿阳倒了一杯。

    见他去拿茶杯,她眼神微微在他脸上扫过。

    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她之所以先自己说出战天爵的事情,是为了避免一会儿他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他。

    一旦被他先问起,那有些事儿就会变的很被动。

    她不喜欢这样。

    在还能够掌握事情主动权的时候,她愿意先发制人。

    “真没想到,战天爵这次竟然会追到瑞士去。”

    佟霏也端起茶杯笑道:“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意外。

    我还以为你会说他真不要脸呢。”

    “这是事实,不需要骂也存在的事实。

    不过以后小达和小蜜不会就不喜欢我只喜欢他了吧。

    毕竟有血缘关系…”

    “哪有那么容易呢。”佟霏嘴上虽然这么说。

    可是想到小达和小蜜跟战天爵在一起时的画面,禁不住也蹙了蹙眉心。

    有些事真的是说不准的。

    佟霏笑了起来:“这一点我倒是不反对。”

    “你回来了,这几天我也能轻松一些。

    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声,希望你听了之后不要生气。”

    佟霏看着他笑了起来:“看来不是什么好事儿。”

    “应该…不算是好事儿吧。

    我把费舒雅安排进了佟氏工作。

    前几天,她说不想做寄生虫,所以求我在我的公司给她安排个职位。

    你也知道她跟小初的关系。

    我总不能为了她惹小初不高兴。

    但她既然开口求我了,我也实在是不好拒绝。

    所以我就把她安排进了佟氏。”

    佟霏无语一笑:“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呢。

    你这可真是给了我好大一块烫手山芋。

    如果小初知道了话估计会生气的。”

    “她只会生我的气,不会生你的气。

    不过,让她生气,总比让她每天在宁海集团见到费舒雅来的好,你说呢?”

    “还用我说什么呀,你都已经先斩后奏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这样吧,我相信你小初终究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她呀,明白不了,知道我把费舒雅安排到了这里。

    当天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派遣她去马来西亚。

    这不,已经走了一个多星期了,连个电话都不打。

    这丫头气性大着呢。

    算了我也懒得理她了,她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涂卿阳正说着,门口传来一阵吵嚷声。

    这声音的主人佟霏连门都不开也知道是谁。

    “这是我家的公司,你们两个佟霏的走狗有什么资格拦着我。

    告诉你啊陈恭河,你就他妈多没出息。

    你爸在我家做了一辈子狗,你现在又给佟霏做走狗。”

    佟霏看了涂卿阳一眼:“你等会吧。”

    她站起身走到门口直接将门拉开:“佟辰,别人的嘴都是用来说话的。

    就你长嘴是为了放屁的是吗?

    你不知道自己口臭吗?放屁的时候去外面,别在这里恶心人。”

    “我艹,你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吗?”佟辰上前就要抓佟霏的衣领。

    陈恭河快速的挡在佟霏身前:“佟副总,佟总可是你的亲妹子。”

    “谁不知道吗?你给我闪一边儿去。”佟辰一把将陈恭河拉开。

    佟霏上前搀扶起陈恭河:“恭河,你没事吧。”

    “佟总,我没事。”

    佟霏松开陈恭河走到佟辰身前:“你想干嘛?还想打我不成?

    来呀,佟辰,你动我一根手指试试。

    反正我正愁找不到借口撵你出公司呢。

    你赶紧动手吧,我保证不会还一下手。”

    “佟霏。”佟辰一把拎住了她的衣领:“你他妈的别太欺负人。

    你说让我半个小时内出现来开会。

    结果秘书告诉我,根本就没有接到什么开会通知。

    怎么,耍着我玩儿很好吗?”

    佟霏抬手挥开了他的手举起自己的手腕:“你自己看看,都几点了你还不来上班。

    你真当这公司是你家开的,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佟辰,人要脸,树要皮。

    我发现,你是脸和皮都不要了。

    这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话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是吧。

    你喜欢强势,喜欢羞辱别人都不要紧。

    可你不要来我公司撒野,不要来对我的秘书使恶心。

    告诉你,他们两个都是为了佟氏的发展积极向上的人。

    而你呢?你就是一坨臭狗屎,烂在地里别人还都得躲着你走呢。”

    涂卿阳从她办公室出来。

    佟辰看了一眼她身后冷笑一声:“我艹,你还有脸说我。

    我在外面玩儿女人,你呢?你在办公室里跟男人幽会难道就不恶心了?”

    佟霏抬手就甩了佟辰一个耳瓜。

    佟辰愣了一下,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惊讶的望向她。

    佟霏咬牙:“佟辰,你还是个人吗,你还是个人吗你这样说你的亲妹妹。”

    “那你呢,你还是个人吗,这样打你的亲哥哥。”

    “我打你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是不是就吃准了我不会撇下你不管,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我的。

    佟辰,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我现在这么做到底是图了什么?

    难道就为了挣钱让你养着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吗?

    我跟卿阳之间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不像你,简直就是个贱人。

    你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从来没有出现过。

    现在我也真的不想见到你,所以,你能不能赶紧从我眼前滚,滚的远远儿的。”

    佟霏说完后退一步:“恭河,送佟副总回他的办公室去。”

    “是,佟总。”

    陈恭河说完上前扶着佟辰:“佟副总,走吧。”

    佟辰甩开陈恭河的手:“算了,不劳你们费心了,我自己会走。”

    他冷冷的看了佟霏一眼转身离开了。

    佟霏沉沉的叹口气后看向陈恭河:“恭河,刚刚他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他那人就是这样的,从不知道什么叫做伤害别人。

    想说什么说什么。

    如果言语杀人也算是犯罪的话,他估计现在都死了不知道几百回了。”

    “佟总你放心吧,我没放在心上。”陈楚河对她笑了笑。

    佟霏抿唇点了点头,她侧眸看向涂卿阳:“卿阳,还进来坐会儿吗?”

    “不坐了,我看你心情似乎不太好就不在这里烦你了。

    你进去坐会儿吧。”

    “好,那我就不送你了。”

    涂卿阳离开后,佟霏就回了办公室。

    李楠有些惊讶的问陈恭河:“刚刚佟副总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以前就猜你跟佟总是认识的,看来我没猜错,你们真认识呀。”

    “楠姐,其实这本来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就是我怕别人会说我的闲话,说我是靠关系进来的,所以才一直没说的。

    其实…我爸是佟家的管家,在佟家干了一辈子。

    我的所有学费都是佟家赞助我上的。

    佟家对我有恩。

    平常我看你挺怕佟总的,我总想提醒你,其实你不用这样儿的,佟总人非常好。

    可又怕你问起我怎么知道的,我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真的,我从小常住佟家大院儿,总跟着佟总玩儿,她人真的不错,所以你以后不用怕她的。”

    李楠看着陈恭河点了点头:“不过刚刚佟副总那么说…你真的没事吗?”

    陈恭河耸肩一笑:“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吧。

    毕竟这是事实,在旁人眼里,我们一家都应该是佟家的狗吧。”

    李楠摇了摇头:“你别这么想,你自己不也说佟总为人不错吗。

    你看,她带你就很好。

    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敢随便跟佟总开玩笑的,你却敢不是吗?”

    陈恭河笑了起来:“楠姐,没事儿,佟副总的话我没放在心上。

    我是觉得别人可能都这样想的。

    但别人怎么想的,我心里其实并无所谓。

    反正…只要我自己知道佟总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好了。”

    佟霏回到办公室,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后开始工作。

    可不多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佟霏拿起来看了一眼,犹豫片刻后,她将手机接了起来。

    “喂。”

    “竟然通了,其实我没抱你会接电话的希望的。”

    电话那头传来战天爵的声音:“我以为你会懒得搭理我。”

    “本来是这样的,可是如果我不接的话,你应该会一遍接一遍的一直打吧。

    说吧,给我打电话要干嘛?”

    “其实我是想请你出来一起吃午饭。

    只是我猜…你应该会拒绝。”

    佟霏扬了扬唇角:“知道还要说废话。”

    “所以我就改变一下策略,问问你昨晚的事情吧。

    昨晚怎么样,小蜜还习惯吗?”

    “还不错。”佟霏点了点头:“可能是因为我和她哥哥都在的缘故,她睡的很好。”

    “这就好,今天齐教授已经去了别墅那边。

    贝特朗交接完后就坐着我安排的车离开了。”

    “恩,好,谢谢。”

    “以后别跟我说什么谢不谢的了,太见外了,我们可是夫妻。”

    夫妻…佟霏沉沉的叹口气。

    “你看你,又叹气。

    佟霏,你怎么越是长大了,心思也变的那么多了呢。

    能不能简简单单的就只想着我是在跟你聊天?

    我刚刚那句话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你看把你愁的。”

    “知道我现在心思多,你还跟我说什么奇怪的话。”

    “我们是夫妻这话哪里奇怪了?”

    “我们是吗?”

    “不是吗?结婚证拿给你看吗?”

    佟霏无语的笑了起来,好,他赢了。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当年…我明明签了离婚协议,可你为什么没有让律师去办理离婚手续?”

    战天爵心下坦然了几分:“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问到这件事呢。”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很好奇。”

    “我从来没有忘记我在奶奶面前发过誓。

    只要我们两个都活着,就不会离婚分开。

    当年之所以说要跟你离婚,只是想要吓唬你,让你跟我服个软。

    不管当年你跟战天豪之间到底发生过些什么,在我看到那样的画面后…坦白讲佟霏,我的确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当年我以为你背叛了我。

    我以为,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会背叛我,但你起码不会。

    当时我很生气,一心想着要你好看,可没想到…你就是个倔骨头。

    追我这件事坚持了那么多年,没想到最后却在一夕间当了缩头乌龟。”

    听了他的解释,佟霏唇角挂上了淡淡的笑意,原来是这样…

    不信任,报复,好像也都是理所当然的。

    “怎么不说话了?不想发表点什么意见?”

    “不想,”佟霏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得忙了,你呢?”

    战天爵知道有些事情她得慢慢接受,也不逼她:“那就挂了吧,正好我也有些忙。”

    挂了电话之后佟霏摇头笑了笑,多奇怪,刚刚一直在愤怒着颤抖着的心,此刻却是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中午,佟霏请陈恭河和李楠吃了顿饭,感谢这几天她不在两人的努力。

    再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佟霏发现佟辰竟然坐在她办公椅上,双脚交叠放在桌上。

    看到他,佟霏蹙眉:“你怎么又来了。”

    “我要跟你商量件事。”

    佟霏看了看自己有些凌乱的桌子无奈。

    “商量事情有必要把我桌子翻成这样吗?”

    她说着走到沙发边坐下:“你想商量什么?说吧。”

    佟辰站起身谄媚着脸走到她身侧坐下。

    “年初的时候咱们家不是在郊区拍了块地吗。

    那块地现在还闲着,你把它给我吧。”

    “地?”佟霏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

    她刚回国那天,涂卿阳的确说他帮她在郊区那边拍了一块地。

    因为当时他听说爸爸一直都想建养老院的事情了。

    自打回来后一直都很忙,她还真的没有好好的想过养老院要什么时候开工呢。

    “你还不知道吗?就是在郊区,你的老相好,不,你的前夫帮你极力争取来的地。”

    佟辰话音一落,佟霏目光豁然凝聚到了他身上:“你说什么?那块地不是涂卿阳帮我争取的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