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他的吻,让她的灵魂完全无法附体了

    第117章他的吻,让她的灵魂完全无法附体了

    佟霏整个大脑都是懵的,心脏也是缺氧的状态。

    他的吻,让她的灵魂完全无法附体了。

    战天爵的手慢慢的圈抱住了她,将她完全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中。

    吻由浅及深。

    他能允吸到她口中葡萄酒淡淡的香气。

    这更令他沉醉与着迷,只恨这里为什么不是房间,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扑倒她。

    因为她,太香,太诱人,让他几乎欲罢不能。

    佟霏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唇舌相缠。

    她闹钟警铃叮当作响,她连忙伸手推他。

    可他却并不打算放手,吻依然深沉。

    佟霏只能侧过头来躲避。

    战天爵的吻沿着她的唇滑到脸颊上,这才停止了动作。

    他微微松开她几分看着她,专注的,目不斜视。

    佟霏一张脸烧的火辣辣的感觉。

    她不知道此刻该如何与他对视,满眼中尽是紧张和慌乱。

    “佟霏…”

    佟霏心跳一紧,觉得心里有些害怕。

    “你对我还是有感觉的,所以,我们回的去,一定回的去。”

    他的双手上移,捧住她的小脸儿,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现在缺少的只是时间。

    别着急,我们都不要急,慢慢来。

    早晚有一天,你一定可以重新接受我的。

    我也总要为自己过去的行为付出代价。

    所以我等你,不管多久,我都能等。

    只要有一天,你能再以真心待我,爱我,那我这辈子就不算白活。”

    佟霏眼眶一阵湿润,她想哭,但却不能在他面前哭。

    她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她觉得心里…像是要炸裂开来一般。

    为了不在他面前出丑,她转身想要躲避。

    可是他却一把将她拥进怀中。

    “想要哭的时候,我的肩膀给你依靠。

    以后天塌下来,都有我陪着你一起被埋。”

    她的脸颊触碰到他肩膀的那一瞬,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

    心里的恐惧并未因此而减少。

    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模式,她真的不知道,有些事情该如何去改变。

    她害怕改变,害怕面对这些容易扰乱她心智的事情。

    可是今晚,不,就现在,此刻,她真的好像沉沦。

    所以,她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今夜的环境这样美好,人的心脆弱一下也是可以的。

    也不知道拥抱了多久,佟霏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

    她轻轻的推了退下,他不愿松手。

    “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战天爵这才松开手,他看着她的脸抿唇笑了起来:“傻丫头。”

    佟霏转身往前走,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公园。

    这一晚上佟霏都没能睡好,那个吻也好,战天爵的话也好,都一直在她脑子里打转。

    而这些还都不是最让她难受,她现在心里最忧愁的是,要带两个孩子回国这件事要怎么跟果果说。

    果果一定会生气的吧。

    而事实上,她的确足够了解他,因为他真的很生气。

    第二天早上,佟霏去跟果游恺换班的时候,特地让护理人员帮忙照顾小蜜,她跟果游恺一起去医院外的餐厅吃早餐。

    见她一直在用叉子乱插就是不好好吃饭。

    果果将面包塞进嘴里后问道:“不是你说要出来吃饭的吗,怎么不好好吃?

    你看你碟子里那片面包,都快要被你大卸八块了。”

    “果果,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

    佟霏眨巴着大眼看向他,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想说就说呀,盯着我看什么?

    还想使美人计呀,我不怎么吃这套。”

    “哎呀,你正经点儿,人家要说的事情可严肃着呢。

    那个…我想带两个孩子一起回中国。”

    果果一听,将叉子直接摔到了桌上:“是不是那个战天爵怂恿你这么干的?”

    佟霏看着他没有回话。

    果果不爽抱怀:“我就知道那祸害来了这里之后准没好事儿。

    还真被我猜对了。

    不过佟霏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怎么打算的。

    你不会真被他几句花言巧语骗回去打算跟他重修百年之好吧?

    别忘了,你们之间是有过过去的。

    就算你可以不计较他伤害过你的事情。

    可他能不计较当初你赶走沈秋的事情吗?

    如果能,我相信他也不会冷落你那么多年了。

    你现在是打算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吗?

    告诉你啊,我的回答很清楚明白,我不同意。

    你别想利用两个孩子重新回到他身边。

    佟霏你这样太卑鄙了知道吗?”

    佟霏委屈的看向他:“果果,你了解我的。

    我没想要重新回到他身边。

    只是…他说的有道理。

    我既不能不管我爸妈辛苦创下的公司。

    有不想离开两个孩子。

    把孩子们带回去对于我来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之前,我有些担心小蜜会在飞机上不舒服。

    可战天爵用专机接我们回去,也会让贝特朗同行。

    如果我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那我何不带他们一起回去呢?

    小达一个人在中国读书并不快乐,他想念小蜜呀。”

    “那你现在就不怕他抢走孩子了?

    之前可是你说要我带着这两个孩子在这里过的。”

    “担心,可他说,只要我允许他偶尔见孩子一面,他就不会抢我的孩子。

    其实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啊。

    这样一来,我也能陪在孩子身边,我觉得对于我来说…不算是坏事。”

    果游恺沉思了片刻:“你就没有想过,他可能只是想要利用孩子重新回到你身边吗?

    我看他现在对你很执着,都有些病态了。

    我最担心的是,他之前折磨你没折磨够,所以才会想要…”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我的孩子的。

    兴许我的心的确不够坚定,喜欢动摇。

    但是你知道的,只要是牵扯到小达和小蜜的事情,我都会很严谨。

    我不会拿孩子的幸福开玩笑的。”

    佟霏很认真的看着他:“果果,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比你更懂我,更爱我了。

    所以,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一片好心的。

    我对你保证,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两个孩子的。”

    果游恺沉沉的叹口气,最终抬眼看向她:“你简直就是有病。

    我可告诉你,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踏实的走。

    还有…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会跟你一起回去的?”

    “你跟我一起回去?那瑞士这边怎么办?公司怎么办?”

    “还用问吧,我把他并购进成天集团后派人过来守着,我回去进公司上班。

    只有我变强大了,那个战天爵才不敢看不起我。

    到时候他再敢欺负你,我就废了他。”

    佟霏暖暖的笑了起来:“说真的,有你这个朋友,我是真的很踏实。”

    “屁话,我简直就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快吃?吃完了赶紧走,我还要去公司一趟。”

    “恩。”

    回中国的行程比想象中安排的要快的多。

    果游恺还没有处理完公司的事情,所以没有跟他们同行。

    小蜜出院的第三天他们就踏上了归程。

    第一次坐飞机的小蜜显得有些小兴奋。

    一路上,她跟小达就趴在床边往外叽叽呱呱的说这话。

    贝特朗跟在小蜜身边,佟霏也并不担心。

    她就躺在一旁呼呼大睡。

    而战天爵就坐在离她不愿的不远的地方,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陪陪孩子。

    有种被幸福萦绕的感觉。

    落地后,有专车来接他们。

    因为没有提前打招呼,她带着两个孩子走进家门的时候,正在院落里给草坪浇水的陈叔吓了一跳。

    他关了水龙头匆忙上前:“大小姐,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见战天爵还有一个外国人和一个小女孩儿随行。

    陈叔眼中带上了一抹笑意:“二爷也来啦。”

    佟霏拍了拍陈叔的手:“陈叔,劳烦你进去让李嫂泡杯茶吧。”

    “哎,好好好,来小达,让爷爷抱抱。”

    “陈爷爷,好久不见。”小达由着陈叔将自己抱起先一步回了客厅。

    一行人先进去后,战天爵带来的随行人员将她们的行李搬了进来。

    小达从陈叔怀里下来后拉着小蜜走到了陈叔面前。

    “陈爷爷,我给你介绍哦,这是我妹妹小蜜。

    小蜜,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陈爷爷。”

    小蜜乖巧的跟陈叔打招呼:“陈爷爷好。”

    “小蜜你好,”可打完招呼后,陈叔倒是狐疑的望向了佟霏。

    佟霏抿了抿唇:“陈叔,这是我女儿,他们两个同一天出生的。

    不过小蜜身体不太好,所以我一直没有带她出来过。

    这次我们娘儿仨要回来定居。

    所以,你可能要派人给小蜜重新弄一下房间了。

    具体的事情,等以后我慢慢跟你说。”

    “好的大小姐,”陈叔蹲下身在小蜜身前:“小蜜,爷爷能抱抱你吗?”

    小蜜甜甜的笑了起来,伸手抱住了他。

    陈叔带小达和小蜜去了楼上。

    佟霏让李嫂给贝特朗医生安排了一间客房。

    贝特朗去房间里休息了,战天爵道:“明天我就会让我请的教授来跟贝特朗医生交流病例的。

    之后我会安排他在中国旅游一圈,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好,谢谢。”

    佟霏说完,指了指门外:“这一路上大家都有些辛苦,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你们家就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没有。”佟霏摇头,即便有也不会让他住。

    战天爵自讨没趣的笑了起来:“我看不是家里没有,是心里没有吧。”

    那又怎么样,这里是她家,她说了算。

    “好吧,我走,我就住隔壁,有事儿让陈叔去叫我一声,我很快就能过来。”

    “恩。”

    战天爵转身走了几步后回头望向她:“你不送我吗?”

    “你是三岁的孩子吗?”

    “哎哟,真是个绝情,算了算了,我走了。”

    佟霏上楼,看到小达带着小蜜在他的儿童房里玩儿,她的心一下子柔软了起来。

    陈叔收拾完房间将他叫了过去:“大小姐你看这样行吗?”

    佟霏环视四周一圈点了点头:“恩,不错,以后要照顾两个孩子,有劳你了陈叔。”

    “嗨,大小姐,别说这些,太见外了。”

    “我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小达和小蜜你帮我照看个两三天。

    让他们两个适应一下中国的氛围,倒倒时差再送他们去幼儿园吧。”

    “行,都听大小姐的。”

    “对了,怎么这个时间了还没看到小初。

    她最近又在加班吗?”

    “小初小姐上个星期去马来西亚出差去了。

    说是可能要去很长一段时间呢。”

    “这样啊,那我就不给她打电话了,让她忙着吧。

    行了陈叔,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我去陪那两个小家伙玩儿会。”

    “好,大小姐。”

    佟霏打着懒仗回去陪孩子。

    两个孩子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可到了睡觉时间,他们却全都嚷着要跟妈妈一起睡,所以佟霏只得妥协。

    将两个孩子哄睡后,她给陈恭河打了一通电话,询问了一下公司现在的情况。

    将大致情况理顺,也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的就起了床,两个孩子还抱在一起呼呼大睡。

    她在两人额头上各自亲吻了一下,就洗漱下楼吃饭离开了家。

    按照昨天陈恭河的说法。

    她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了,公司对于她的去向一直都在议论纷纷。

    这几天,公司的高层也开始有些不安分了。

    如果不是有涂卿阳在坐镇,只怕佟氏早就乱套了。

    她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已经先来了一步的李楠看到她吓了一跳。

    “佟总,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佟霏对李楠笑了笑:“昨晚回来的,这几天我不在,真是辛苦你们了。”

    “佟总别这么说,这都是我们的分内之职。”

    佟霏点了点头要进办公室。

    “一会儿涂总来了通知我一下。”

    “是,佟总。”

    “还有,把之前我欠下的需要签字的资料拿进来吧。”

    “好的。”

    佟霏忙了好半天,将需要签字的材料看了一遍又补签完后边出了办公室。

    “李秘书,涂总那边还没有来吗?”

    李楠站起身:“是啊佟总,那边的秘书还没有打来电话呢。”

    “那…算了,我给他打电话吧,你们两个继续忙吧。”

    她边打电话边往涂卿阳的办公室走去。

    电话接通,佟霏笑道:“卿阳,你今天没有到公司吗?”

    “今天宁海这边有份合约要看,我在这边处理公事,一会儿就过去了。”

    “恩,那你要快点儿过来哦,我在公司等你。”

    “你回来了?”涂卿阳的声音有几分激动。

    佟霏笑了起来:“是啊,昨天晚上回来的。”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佟霏想了想:“不想那么劳师动众的,反正…我们今天不就见到了吗。”

    “小蜜让你走吗?她刚做完手术你就回来,她心里会难受吧。”

    “我把他们两个一起带回来了。

    这样以后我也可以安心一点儿了。”

    “那小蜜的身体…”

    “好了,放心吧,小蜜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好,你心态能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

    那你稍等我一会儿吧,我很快就过去了。”

    “恩。”

    挂了电话,佟霏已经来到了涂卿阳办公室的门口。

    他用的一直是自己的秘书,所以这会儿秘书也都跟他一起去了宁海。

    她推门进了他办公室等他。

    刚坐到他的老板椅中,她的手机就响了。

    看了一眼,是佟辰打来的。

    “喂。”

    “我听说你回来了?”佟辰的声音一向这么阴阳怪气的。

    佟霏斜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哟,这才十点你就给我打电话了。

    看来你今天起的挺早呀。”

    “少讽刺我,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瑞士再玩儿一阵呢。”

    玩儿?如果真是玩儿倒也好了。

    “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这么冲干嘛,我看你跟那些个男人聊天的时候都心平气和的。

    到我这儿了,干嘛横眉竖眼儿的。

    我是你哥,又不是你仇人。”

    佟霏无语,还不如当个仇人呢。

    “所以,你给我打电话是要干什么?

    总不至于是从前你没想起来自己是我哥,今天倒是想起来了。

    所以想要请我吃饭,给我接风之类的吧。

    我真心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

    “不相信就对了,我本来也没打算给你接风。

    有这时间,我还不如把它留给我的几个女朋友呢。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求证一下。

    如果你真的回来了,我估计我应该又要开始过那种被你拎着线提着脑袋的日子了。

    你不是就喜欢用经济大权制约我吗。”

    “没错,所以我打算半个小时后开会,你要是没有出现的话,我就扣光你这个月的工资。”

    佟霏说完直接将电话挂断。

    畜生,他可真是一天不气她都皮痒痒的混账。

    既然这样,那她就顺着他的意思也耍着他玩儿好了。

    反正这就是个不知好歹的笨蛋。

    佟霏将手机重新放回到口袋中。

    她的目光落到身前办公桌上。

    一个文件夹下压着一张只露着一个小角落的照片。

    她好奇,涂卿阳的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她随手将照片抽出看了一眼,那一瞬,她心里一慌。

    这…不是她跟战天爵在瑞士的家门口吗?

    涂卿阳他怎么会有这种照片?

    难道他…派人跟踪她了?

    这么想的时候,佟霏不禁觉得一阵脊背发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