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战天爵已经倾身覆上她的唇,温柔的,缱绻的吻着她

    第116章 战天爵已经倾身覆上她的唇,温柔的,缱绻的吻着她

    六年前有一个夜晚,他喝多了,恍惚间,他记得自己见过佟霏。

    后来他在叶蓁家醒来的时候觉得很荒唐,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那之后他也想过去找佟霏问问他是不是喝醉酒找过她。

    可她对他的态度却愈加冷漠,以至于…他错过了许多机会。

    这件衣服分明就是他的,不会错的。

    他的所有衣服都是手工缝制,大部分都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所以,他的衣服商标上都绣着他名字的拼音JUE。

    他将衣服紧紧的撰进手里,小达哒哒哒的跑了进来。

    见他在这里,小达慢悠悠的走了进来:“战二爷,你怎么会在这里呀。”

    “我…进来帮你妈妈收拾几件衣服,她今天还没有换衣服呢。”

    “这样啊。”小达说话的时候视线一直看着他手中的白衬衣。

    “那件衣服你不能碰哦,被我妈妈知道的话,她会生气的。”

    “你妈妈为什么要生气?”

    “不知道,那应该是妈妈的宝贝诶。

    反正这件衣服,我妈从不许我和小蜜碰。

    所以妈妈才把它挂的高高的呀。”

    小达指了指上面:“你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会告诉我妈妈你碰过这件衣服的。”

    “好啊。”战天爵回身将衣服放了回去。

    他上前揉了揉小达的头带他出去:“你找我干什么呀?”

    “我想看你有没有休息,如果你没有休息的话,我可以好心的陪你说说话。”

    “好,走吧,我现在很需要你。”

    下午三点多,佟霏侧身趴在床边休息。

    小蜜一个人在看故事书。

    虽然上面有很多字她不认识,可只是看上面的画,她也觉得很是高兴。

    战天爵进来的时候,佟霏完全不知道。

    不过小蜜很是激动的叫了一声‘战天爵叔叔’,她的声音不小,熟睡中的佟霏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望向战天爵。

    接着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才三点你怎么就过来了呢。”

    “睡不着。”战天爵提着一个小包放到沙发上后看向小蜜:“小蜜,叔叔这一上午不在,你有没有想我呀。”

    “当然有呀,叔叔,因为我你都没能好好休息,真是对不起。”

    战天爵揉了揉她的头:“小丫头,你嘴不这么甜也是可以的。

    你这么可爱乖巧,叔叔照顾你照顾的兴高采烈的。”

    小蜜呵呵的笑着,嘴角的笑容漾的很大。

    “佟霏,你回去休息吧,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小蜜交给我来照顾。”

    佟霏本来还想着要推辞几分,可她真的很累,所以就只能离开了。

    这样两人轮值的日子过了三天后,果游恺加入了。

    果游恺就是看战天爵不顺眼,所以,一见到战天爵,他就像是刺猬一样各种针对他。

    在果游恺的纠缠下,佟霏决定让战天爵从照顾小蜜的队伍中退出。

    正好,小蜜也快要出院了,她出了院,一切也就可以回到正轨了。

    没有去医院的这两天,战天爵也没有闲着。

    他一直在忙着准备即将回国的事情。

    这几日,佟霏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的没有再赶他走。

    对于他来说,这绝对是件好事儿。

    清晨,佟霏离开后,战天爵立刻拨通了胡宪冬的电话。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算你走运,我上大学时带我的齐教授刚刚退休,本来正在准备接受返聘事宜。

    不过现在,我把他挖过来了。”

    “这教授技术怎么样?”

    “在国内的心内科方面,他绝对是权威。

    小儿先天性心脏病这种小毛病对于他来说就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聘用他专门治疗一个小孩子绝对是小题大做。

    不过你砸钱砸的多,我把他搞定了。

    只要你们回来,他随时可以上岗。”

    “好,这件事儿你给我办稳妥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胡宪冬嘚瑟一笑:“别的我不敢说,这一点,我绝对办不砸,放心吧。

    你那亲子鉴定的事情到底决定了没有呀。

    我这都给你找好人了,就等你样本了。”

    “不用了,”战天爵扬了扬眉释然的一笑:“这两个孩子就是我的。

    不管别人说什么,或者事实是怎么样的。

    我这辈子都只相信这两个孩子是我的。

    爱佟霏,我就会接受她的一切。”

    “行呀战天爵同志,你这精神层面一下子就提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呀。

    恭喜你,跟徐暮年一样,成了正儿八经的大情圣了。”

    战天爵邪笑:“去,你就一天到晚的没句正经话。”

    挂了电话后,战天爵长长的吁了口气。

    他离开房间找到小达,接下来,他要继续做他的超级奶爸了。

    晚上,佟霏回来后发现露萨没有做晚饭。

    她有些纳闷的找到露萨问道:“露萨,今天晚上吃什么?”

    “哦,霏,战先生说今天不必做晚餐了。”

    “不必做?为什么?”

    “他说要跟你一起烛光晚餐?”

    佟霏无语:“我没有答应啊。”

    她咬牙,这个战天爵是越来越会自作主张了。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他一起吃饭呢?

    她正要上楼去找他算账的时候,他就拉着小达的手一起下来了。

    小达见到佟霏,蹦跳着从楼梯上跑了下来。

    “霏霏,你终于回来了,你赶紧跟战二爷出去吃饭吧。”

    “我为什么要跟他出去吃饭?”

    “因为他有话要跟你说啊。”

    佟霏看着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叛变的小子。

    他不是说要保护她帮她报仇的吗。

    现在他这分明就是站错队呀。

    战天爵上前对她伸出手:“走吧,佟霏女士。”

    佟霏看了露萨和小达一眼后往战天爵身侧凑了几分:“你又在玩儿什么把戏呢。”

    “好奇的话跟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战天爵顺势拉住了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诶等一下…”

    “今天你不能反抗,只能服从。”

    战天爵说完已经将她拉到了院落里。

    佟霏心里有些别扭,哪有这样子赶鸭子上架的。

    如果不是露萨和小达在看,她一定不会这样乖乖跟他走的。

    离开了院落后,战天爵将佟霏塞进了车里。

    出发后,佟霏转头问道:“你怎么神神秘秘的。”

    “因为有事情要跟你谈判,在家里守着露萨和小达说的话会不方便。”

    “不会又是要我重新回到你身边那种话吧?

    这些话我早就听够了,希望你今晚不要再提了。”

    “当然不是,现在说这些话我早就已经信手拈来了。

    根本就不需要这么老远的特地跑出来。”

    佟霏想了想,倒也是的。

    这几天他说起情话比说人话还多。

    算了,就姑且听听他又要发表什么屁话好了。

    一开始他说大老远的时候她没有往心里去。

    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间她从未来过的酒店时,她傻眼了。

    “吃个饭而已,有必要跑这么老远吗?”

    “露萨给我推荐的这里,她说这里有个很适合两人一起吃饭的好地方。

    走吧,其实这里我也没有来过,我们上去验验货。”

    佟霏仰头看了看并不算高的楼层后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酒店。

    两人一起来到顶楼的餐厅。

    严格说起来,这餐厅并不算华丽,但是因为环境装潢的很清雅,完全就是现在的佟霏喜欢的类型。

    往里面走的时候,战天爵对佟霏道:“一般是吧。”

    “我倒是觉得还不错。”两人来到露萨提前帮忙预定的座位。

    虽然没有包场,可是因为这里是被藤蔓独立隔断的,所以相对都很隐蔽,容易保护隐私。

    服务生将菜上齐后,佟霏这才问他:“你要跟我谈判的到底是什么?”

    “小蜜马上就要出院了,她出院后,跟我一起带两个孩子回国吧。”

    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佟霏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警铃大作。

    她有些不敢置信的望向他。

    他怎么会想到要跟她谈判这个呢?

    “佟霏,你别否认了,你把小蜜留在瑞士,自己带着小达回中国,心里一定也很不是滋味吧。

    不管飞机有多方便,一旦小蜜有个头疼脑热的,你永远都无法及时出现。

    你真的想一直这样吗。

    你觉得,带走小达,留下小蜜,小蜜心里真的不会有阴影吗?

    小蜜跟我说过,她不喜欢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

    不管是在哪儿,她想跟妈妈和哥哥在一起。”

    佟霏舔了舔唇。

    小蜜会说这种话她是相信的。

    “你不觉得小蜜真的很可怜吗。

    她的愿望多简单呢,只是想要跟你们在一起。

    我今天也问过小达。

    我说,中国还有瑞士,你想留在哪里。

    他说他喜欢中国,可是不喜欢小蜜自己被留在这里。

    佟霏,你真的就这么狠心吗?

    还是你能狠心下舍弃你爸妈辛苦打造了一辈子的佟氏王国?

    如果你真的放弃了佟氏,爸妈地下有知,不会责怪你吗?

    明明有能力的时候却放弃了。

    其实现在问题真的很好解决,只要你带着这兄妹俩一起回去就可以了。”

    佟霏一直在沉默着,如果真像他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这里的医生都已经很熟悉小蜜的病情了,如果回去了,万一出了什么差池…”

    “我已经雇佣了国内一流的心内科专家来专门为小蜜保驾护航。

    这一点你完全可以不必担心。

    我既然会让你回去,就自然是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们不坐飞机,我们坐专机回去。

    路上,我还会请那位贝特朗医生护送我们去中国。

    虽然飞行时长不短,但不会有事的。”

    心机满腹的老狐狸。

    “还有什么问题?”

    “有,当然有,你就是最大的问题。”

    “我?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这两个孩子。

    只要你允许我跟他们在一起,偶尔陪他们玩儿,我绝对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

    已经破坏了好吗?

    “佟霏,中国才是这两个孩子的根,我的建议绝对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法了。

    这样你既可以安心工作,又能随时见到这两个孩子,照顾她们。”

    不能否认,战天爵说的的确很美好。

    前提是,小蜜也能适应得了中国的环境。

    “还是,你需要时间考虑?”

    佟霏今晚话少的可怜。

    犹豫了片刻后,佟霏摇了摇头:“不需要了,今晚你的谈判成功。”

    战天爵端起酒杯举向他:“为我的谈判成功干一杯吧。”

    佟霏端起身前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浅抿了一口。

    “露萨说这酒店后面有个公园环境不错,一会儿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走走散散步。”

    “不要,你自己去吧。”

    “散步这种事情,还是有伴才有情致,好的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佟霏白了他一眼,这哪里是在跟她商量吗,分明就是他做好安排通知她啊。

    下楼后,佟霏本来打算要上车的,战天爵却挡在了她身前。

    “是我牵着你的手跟我一起散步呢。

    还是你自己主动跟我来散步?”

    见佟霏犹豫,战天爵继续道:“你刚刚吃了不少,正好消消食儿。”

    “好不容易吃了那么多东西,为什么还要散步再消化掉呢?那不是浪费吗?”

    战天爵看着他噗笑一声,这才是佟霏星语。

    “走吧。”他也不再劝她,就拉着她的手要走。

    佟霏将自己的手拽出来:“好了好了,我自己走,自己走总行了吧。”

    她虽然不喜欢被他摆布听他的话。

    不过她了解他,如果她再不跟他走的话。

    他真的会拉着她的手去散步的。

    还是现在这样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的感觉舒服。

    瑞士这个国家也是少数的主张和平的国度。

    她喜欢和平,也喜欢这种安然清逸的生活氛围。

    “露萨没说错,这里环境的确不错。

    你看,有好多夜跑的呢,想不想跟我赛跑?”

    “现在让我走路,我都觉得我的灵魂在震颤。

    跑步就更算了吧,我怕我的灵魂会飞出体外,我抓不住。”

    战天爵笑了起来:“你怎么变懒了。

    你不是善良的,聪明的,勤劳的小蜜蜂吗?

    以前你可是一看到跑道就想要跟我比赛的。”

    佟霏唇角浅浅的勾了勾,是啊,曾经,曾经…

    战天爵喜欢晨跑,她非常想追随他一起跑步。

    这样每天就可以多陪他一会儿了。

    可是她也喜欢赖床,所以每天早上都各种起不来。

    即便定了闹钟,她也还是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来回避早起这件事。

    所以自打给自己立下要晨跑的规矩后整整一年的时间,她陪他晨跑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因为单纯的跑步实在是无聊,所以每次只要她出现,一准儿要跟他赛跑。

    输的人要为赢的人做一件事情,当然,事情不可以太过分。

    比如,他不可以赶她走就是禁忌。

    而每次比赛,她都会输的非常惨。

    而且,每次跑完后,她的腿都会颤好几天。

    因为她是个懒人,平常连学校的运动会都不会参加的。

    能够下定决心陪他跑步,她不知道劝死了自己多少脑细胞。

    她最后一次陪他跑步的时候不比赛,改成陪跑。

    原因无他,战天爵每次赢了都指使她跑腿。

    今天要吃城东于记的小笼包和城西的酱牛肉。

    明天要吃城北的珍珠丸子和城南的鲍鱼粥。

    愿赌服输,可每次在上班高峰期的拥堵中买回早餐的时候,他都只能当午餐。

    所以最后一次她用了点儿策略。

    跑步的时候,只要战天爵稍微快一点儿,她就撒娇打诨的让他背自己。

    都说一物降一物,战天爵是闹不过她的,所以只能妥协的慢慢跑。

    而她就边跑边在他耳边碎碎念。

    “真的,我不骗你,晨跑真的不如夜跑好,我说的都是有理可寻的,因为我查过资料。

    你看,植物吧,晚上没有光线,不进行光合作用,所以它就吸收氧气,呼出二氧化碳。

    所以清晨醒来的时候,是空气中二氧化碳含量最多的时候。

    这个时间段,连开窗都是不好的。

    而白天呢,因为有光线要进行光合作用,植物就要吸收二氧化碳,呼出氧气,到了太阳下山后的这段时间,就是空气中氧气浓度最好的时候。

    所以呀,你这个时间段出去跑步最好了。”

    战天爵边跑着边笑:“为了让我改变跑步时间,好迁就你的睡懒觉习惯,你这功课做的不错呀。”

    他跑着跑着就停下了脚步看向她。

    而这时佟霏已经跑的腿快要抛弃她而去了。

    “什么呀,我可不是那种人,我是善良的,聪明的,勤劳的小蜜蜂。

    我也是有原则的,我这么说,完全是出于为你的身体健康着想。”

    “你的确够聪明,不过别的吗…”战天爵邪魅一笑继续开跑。

    佟霏跳脚追上前:“我不善良吗?我不勤劳吗?

    你这个人,不能抹杀别人的既定事实呀。”

    战天爵笑的别提有多高兴了,不过打那之后,他还真的就改变了跑步时间。

    至于是为了迁就她,还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就不得而知了。

    回忆完过去,佟霏眉心微微皱了几分:“以前是以前,只可惜呀,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我已经走的太远了,回不去了。”

    战天爵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佟霏身子一闪被旋了回来。

    她吓了一跳望向他:“怎么了?”

    “真的回不去了?”

    佟霏蹙眉:“难道你以为我们还回的去吗?”

    她话音刚落,战天爵已经倾身覆上她的唇,温柔的,缱绻的吻着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