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齐聚瑞士

    第108章齐聚瑞士

    佟霏昏昏沉沉的睡着,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

    她做了很多梦,关于过去关于现在。

    关于小蜜,关于小达,关于...战天爵。

    奇怪的是,她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想要醒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梦里,战天爵就站在她面前,他指着她说:“我不要不干净的女人,我们彻底完了,佟霏,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她想要离开的时候,战天爵却忽然抓住了她不肯松手:“我让你走你就走,你是傻子吗?为什么不挽留我?”

    她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好想醒来,她不要连在梦中都跟他纠缠不休。

    为什么连梦都不能是美好的呢?

    可偏偏,她就是醒不来。

    画面一转,她看到了一脸苍老的沈秋,她像是鬼一样飘着冲向自己,紧紧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佟霏,你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的幸福,毁了我的爱情。

    是你把我推进了火坑,我跟你不共戴天,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不要…不要…”佟霏拼命挣扎着猛然坐起身惊醒。

    她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这时,一双手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佟霏转头,就看到涂卿阳坐在自己的床边。

    “做噩梦了?”涂卿阳温暖的语调让她心中微微一喜,不是梦,她醒过来了。

    佟霏呼口气望向他勉强一笑:“卿阳,什么时候来的。”

    涂卿阳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有六个小时了。”

    佟霏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下午三点了:“已经这么晚了吗,我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

    “我去医院的时候,果游恺说你刚回家休息了,我在医院陪了小蜜一会儿就回来了,那会儿保姆说你刚睡下,到现在,也就七八个小时而已,不算久。”

    “这对于我来说已经够久了,”佟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撩开被子准备下床。

    涂卿阳拉着她的手腕:“果游恺说你这几天精神高度紧张,一定很累。

    现在小蜜的手术成功了,你一下子放松了,应该会嗜睡,他让我告诉你,今晚别去医院了,他会把小蜜照顾好的。”

    “我担心小蜜会找我,她刚做了手术,一定很需要我。”佟霏没有听他的话下了床。

    可是双脚沾地站起身的时候她只觉得有些头晕。

    涂卿阳连忙扶住了她:“怎么样,没事儿吧?”

    “可能睡太多了。”

    “行了,你就别犟了,果游恺在照顾小蜜呢,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这里吧。

    小蜜那么懂事,一定不希望你因为她而操劳过度倒下的,”涂卿阳将她按坐在床上。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得好好休息,我去让保姆给你做点儿吃的。”涂卿阳打断了她的话转身出去。

    佟霏的头的确有些晕,她现在即便去了医院也照顾不好小蜜,与其病怏怏的给小蜜传递负能量,还不如索性就养足精神再去呢。

    涂卿阳下楼后,佟霏又重新躺回了床上闭目休息。

    保姆做好饭后,涂卿阳上来将她给叫起带她下楼吃饭。

    餐桌上,他也不动筷子,就看着佟霏吃。

    见他不吃饭,她抬眼望向他问道:“你怎么不吃呢。”

    “我中午刚吃过,现在还不饿,你好好吃,吃饱了上去休息。”

    佟霏笑了笑:“其实我也不怎么饿。”

    “你的不饿跟我的不饿可不一样,我是吃过了,你是心事太多。

    你现在已经这样瘦了,如果再不好好吃饭,只怕以后你要连孩子都抱不动了。”

    佟霏摇头:“不会,你肯定不知道一个母亲有怎样强大的力量。

    你让我抱三十斤的大米我一定抱不动,可如果是要我抱三十斤的孩子,我却可以轻松的抱起,而且还能一手一个。”

    听佟霏这样说,涂卿阳想到往年看到她抱孩子的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佟霏拿起刀叉:“不过你说的对,我还是应该要多吃一点,不然怎么有力气照顾小蜜呢。”

    “你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你不是还有我跟果游恺吗。

    我们都会帮助你的,再说,有护工呢,她们比咱们要护理的转业。”

    “可是护工给不了小爱想要的亲情呀。”佟霏莞尔一笑吃起了牛排。

    “卿阳,你工作也挺忙的,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特地跑这一趟的。”

    “行了,这件事没有必要再讨论了,你不知道小蜜看到我的时候有多开心。

    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佟霏觉得有些愧疚:“我就是觉得这样太麻烦你了。”

    “那是你还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如果你打从心眼里觉得我是你最亲近的人,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佟霏想到那天在战天爵家门口,两人差点接吻的事情,脸上不觉有几分尴尬。

    自打那天开始,涂卿阳再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也没有找过她。

    她以为涂卿阳生气了,决定不再搭理她了呢。

    “佟霏,那天在你家门口的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道个歉。”

    佟霏抬眸望向他:“你为什么要道歉呢,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该道歉的人是我,那天你本来就心情不好,我还刺激你。”

    涂卿阳抱怀一笑:“你的道歉我接受了,那天我的确是被你气到了一点。

    不过当时我是心情不好,不然我也不会生气。

    有的时候人的情绪很容易左右一整天的心情。”

    佟霏淡笑:“这几天你有跟小初联络过吗?”

    “那死丫头,兴许被我带成白眼狼了,已经好多天没有去上班了。

    不过是跟我闹了别扭而已,至于吗。

    你们是同龄人,可在这一点上,我就比较欣赏你。

    吵架归吵架,工作归工作,总要把事情拎的清清楚楚的。”

    “你不觉得我这样有些冷血没有人情味吗?

    有些时候我倒更想像小初那样任性一下。

    只可惜,我爸妈不在了,再也没有人能够容得下我的小任性了。

    其实,不是女人愿意坚强,而是不得已,无法不坚强。”

    “你倒能帮她说话。”

    “我说的都是事实呀,而且…说真的,我觉得在这件事上,你对小初有些不公平。

    离开人世的是小初的亲生母亲,她完全有全力恨费小姐。

    即便有再大的冤仇,害死别人的父母都是不对的。

    小初只是希望你能够对她公正一些,你可以帮着费小姐,但起码…不要逼她跟你一样。

    小初除了是被你养大的‘孩子’之外,她还爱着你。

    看着你对费小姐好,她能接受得了才不对劲吧。”

    “佟霏,有些事情,真的是各人各道理。

    我知道,小初不愿意见到费舒雅,所以这件事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她。

    我为了让她心里能够舒服一点,还特地在酒店里住了好多天。

    我想,她眼不见为净,看不见我应该也就不会生气了。

    可谁知道她竟然还找到酒店来质问我。

    质问我也没有关系,她竟然要求我跟费舒雅断绝往来。

    即便当年我没有跟费舒雅交往过,她也算是我的朋友。

    是,她杀了人,犯了法,可她依然是我认识的朋友呀。

    当年,事情是在我家出的。宝仪姐丢了命,舒雅丢了自由。

    两个人都跟我有剪不断的关系,我没打算跟舒雅怎么样,我只是想要在她失去了二十年的自由之后能够帮她一把,让她重新适应这个社会。

    宝仪姐已经不在了,即便舒雅要给她偿命,宝仪姐也不可能回来了。

    那我们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佟霏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涂卿阳的话是有道理的。

    站在涂卿阳的角度,他是有可能会这样想的。

    也的确,一人一想法,他现在跟小初有着不同的立场。

    可小初生气,大概也就是因为他们这该死的立场吧。

    她肯定是希望她爱的卿阳舅舅能够站在她这边,跟她一起抵制杀了她母亲的人。

    或许,她的确不能让费舒雅偿命,但如果涂卿阳能够跟她一起不要理会费舒雅,她心里应该能够好受的多。

    有的事情,真的是外人无法定论的。

    佟霏听小初说完自己感觉的时候觉得小初的话有道理。

    可听涂卿阳说完之后,她又觉得涂卿阳也有涂卿阳的道理。

    “其实我特别好奇,当年,年纪轻轻还有大好人生的费舒雅为什么要杀小初的妈妈呢?

    她们之间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让她这样抓狂。”

    涂卿阳沉默了片刻后摇了摇头:“过去的事情,还是不提了吧。

    都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该忘的我也都忘了。”

    听涂卿阳这样说,佟霏知道他什么也没有忘记,只是他选择放下。

    既然如此,她何必掏别人的伤疤呢。

    她抿唇:“今晚的牛排味道不错,刚刚我还觉得没什么食欲,这会儿却觉得不吃实在对不起露萨的手艺。

    你也多少吃一点吧,一会儿露萨会去医院,如果你现在不吃的话,晚饭就没的吃了。”

    “没关系,我的确不饿,一会儿我陪露萨一起去医院,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有你们在,感觉心里真是踏实,那我就先谢过啦。”

    “你对果游恺也会说谢吗?”涂卿阳看着她,表情挺严肃的。

    佟霏抿唇,当然不会,她跟果果之间用不着这些没用的东西。

    看她的表情涂卿阳也知道她不会对果游恺说谢。

    “所以,以后我跟你之间也不需要说什么谢,我不喜欢你跟我见外的样子。”

    佟霏耸肩浅笑:“那我改就是了。”

    涂卿阳跟露萨离开后,佟霏就回了房间,她给果游恺打电话问了一下小初的情况。

    知道小初那边状态不多,她也就放心了。

    “涂卿阳没有告诉你吗,让你不要来了。”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儿呢,今天晚上你照顾小蜜吧,我头一直有些昏昏沉沉的,我担心去了也没法好好照顾她。”

    “怎么了,要不要紧?”

    “估计觉睡多了,没事儿,你放心吧。”

    “你呀,简直就是个事儿妈,自己掂量着,要是觉着不舒服就来医院看看。

    别指望我回去管你啊,我宝贝闺女现在可比你重要多了。”

    佟霏扬唇浅浅的笑了起来:“好好好,知道你宝贝闺女重要,只要你把他照顾好,我就高兴了。

    涂卿阳和露萨去给你们送晚饭了,一会儿你让小达跟他一起回来吧。”

    “涂卿阳来干嘛呀。”果游恺声音不禁高了几个分贝。

    “他想要去看看小蜜。”

    “那厮不怎么爱说话,跟小蜜聊完天后就一直那么沉默着。

    跟他站一块儿,我感觉浑身不舒服。

    以后你可别让他来了,我尴尬癌都犯了。”

    “我看你呀…就是毛病多。”佟霏笑着道:“没话说就不说,谁规定没话说还必须要找话聊了吗。

    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不也经常不说话吗。”

    “他跟你能一样吗,我跟你在一起,就一天不吱声我也舒服呀。”

    佟霏点头:“行行行,就你歪理多。”

    “你看你,没法儿一起愉快的聊天了,我不搭理你了。

    你赶紧好好休息吧。

    今天吃饱喝足睡好,明天精神饱满的来照顾小蜜。”

    “好。”

    挂了电话后,佟霏倒是没了什么睡意。

    她开了手机给陈恭河打了过去开始今天的电话会议。

    因为文件积压的有些多,佟霏不得已的只能让陈恭河和李楠带着文件去找佟辰签字。

    不过见凡是佟辰签字的文件,佟霏都是仔细看过的。

    “佟总,今天佟副总也没来上班。

    有份文件还挺急的,是关于跟海派合作的添加事项。”

    “他去哪儿了?”

    陈恭河如实道:“这个…他的秘书说不知道,佟副总早上就没来。”

    佟霏沉沉的喘息一声,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佟总,现在怎么办,涂总也不在。”

    佟霏想了想道:“先挂了吧,我给佟辰打电话。”

    “他手机关机了,今天一早,我一直在联络他。”

    “那你就派人去找,第一目标是酒店,第二目标是通宵营业的酒吧,找打他之后让他给我回电话。”

    “好的佟总。”

    挂了电话后,佟霏心情烦躁了许多,她试着给佟辰打了一通电话,果然是关机的状态。

    接着,她又往老家打了一通,家里的佣人很快就接听了电话,知道是她后,佣人们都很恭敬:“大小姐。”

    “我哥在家吗?”

    “是的大小姐,少爷在卧室里休息呢。”

    佟霏咬牙,“他昨晚几点回去的。”

    电话那头佣人不敢吱声。

    “照实说就可以了。”

    “大少爷是今早六点多才回来的。”

    “帮我把电话接到他房间。”

    “是,大小姐。”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佟辰不耐烦的声音时,佟霏真的觉得火大的想杀人。

    “佟霏,大清早的你干嘛呀,我关了手机你还能找到家里来,你在国外遥控我感觉挺爽的是吧。”

    “见凡有别人让我遥控,我都不找你这废物。”

    一直闭着眼的佟辰忽的睁开眼:“你说什么?你说我是废物?那你是什么,不要脸的贱人?”

    “我再贱也懂的自食其力,你呢,简直就是个寄生虫。

    佟辰,你最好把话给我说清楚,如果你真打算以后就这样过一辈子的话。

    那么抱歉,我作为妹妹,没有义务养着你这样没出息的哥哥。

    我真的不想亲手把你赶出公司,但如果你一直这样,我只能在爸妈面前说一声对不起了。”

    “我靠,你自己能跑到瑞士去逍遥快活,凭什么我就要守在公司。

    你说你不能养着我,可这几天的文件可都是我在签字。

    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在养着谁?”

    佟霏恨的牙根痒痒:“我甚至都没让你检查里面的内容,签个字你就嫌累了?

    还有,我来瑞士不是玩儿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在做。

    你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都会出现。

    可为什么我需要你帮我的时候,你却总是这样。

    佟辰,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我现在真的是分身乏术,你就不能不要再招惹我了吗。”

    听佟霏的声音带着哭腔,佟辰这才正色了几分:“瑞士那边出什么事儿了?”

    佟霏叹口气:“有些话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说,我给你打电话没有别的意思。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妹妹,还想要佟氏好好的,那你现在就起床去公司。

    有一份很急的文件需要你签字。

    如果你不愿意去的话也没关系,那从今往后佟氏我也不管了。

    佟氏是要破产倒闭也好,要被人并购也好,被别人抢走也好,我都不再操心了。

    我现在不见得非要为佟氏卖力。

    即便我自己出来开公司,也一样可以混得风生水起,正好,我也可以就此摆脱你,以后不再管你了。

    你是穷死,饿死,被人嘲笑死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你这是威胁我咯?”

    佟霏口气很是坚定:“对,我是在威胁你,现在决定权在你手里,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说完就将手机挂断,如果佟辰实在不听她的威胁,那她就决定了,立刻把他逐出公司。

    海派那边,她亲自去一趟就是了。

    小达回来后洗了澡,涂卿阳本来要去酒店,可小达不让他走,涂卿阳将目光落到她的身上,似乎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见小达和涂卿阳眼巴巴的期待着,佟霏点了点头:“卿阳,那你今晚就别走了,这里有客房,我让露萨帮你收拾一间。”

    “那好吧,小达,你妈有些不舒服,走,跟涂爸一起去你房间,涂爸给你讲故事。”

    “好诶好诶。”小达拉着涂卿阳的手离开她的房间。

    佟霏抿了抿唇,家里住着个大男人,还真是觉得有些怪怪的呢。

    战天爵抵达瑞士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他入住酒店后就给自己安排的探子打电话。

    查到了佟霏家的住所后,战天爵在酒店里洗了个澡就直接从酒店出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