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这一刻,他只想吻她

    第102章这一刻,他只想吻她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四目相对那一瞬,佟霏淡淡的对他点了点头。

    就像是普通的邻居之间点头打招呼过后她转身往家里走去。

    战天爵望着她,心里有一个角落被她紧紧的揪扯着。

    他不喜欢被她生疏冷落的感觉,就好像他是可有可无的陌生人一般。

    眼看着她要走到门边,他忽的开口叫住了她:“佟霏。”

    佟霏平静的停下望向他。

    他迈步走了过来:“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吗?”

    “重要吗?”佟霏看着他:“安城这么大,房子那样多,我不可能一一过问每一个人为什么会住在自己的家里。”

    战天爵望着她,都说女人绝情起来才是最可怕的,果然,一点儿也不错。

    “二爷叫住我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回去了,我的孩子在等着我回去吃饭。”

    战天爵蹙眉:“下周三是奶奶的忌日,你要不要来帮我。”

    佟霏凝眸望向他,奶奶的忌日吗?

    奶奶去世的第一年和第二年,忌日都是她一手操办的。

    后来她去了国外,似乎就将这件事完全放下了。

    如果不是他提醒,她恐怕根本就想不起来。

    奶奶是个好人,她还在世的时候,给了她很多的温暖。

    “那我得看一下我的行程,我不确定我有没有时间。”

    战天爵沉声:“奶奶生前可待你不薄,我们还没有按离婚手续,你现在还是她的孙媳妇,你可以对我绝情,可你不能这样对奶奶,她可是把你当成亲孙女来疼爱的。”

    佟霏看着他,犹豫了片刻后点了点头:“好,还有别的事吗?”

    她之所以答应,不是为了他,只是因为当年奶奶真的很疼她,于情于理,这个要求她都不该拒绝。

    战天爵口气有些伤感:“我跟你之间,已经到了没有别的事就不能在一起聊聊天的地步了吗?即便是朋友,你也不必这么绝情。”

    “我们做不了朋友,有些人对于我来说,要么爱,要么恨,如果这两者我都做不到,那我只会选择成为陌路人,而你,就是我爱不得也恨不得的人。”

    所以,他是她的陌路人。

    战天爵痴痴的望着她,她对他抿唇笑了笑转身推开门进了院落。

    他望着大门被咚的关上,心里的警铃大作,佟霏对他的冷淡已经让他感到不安了。

    这种感觉不像是装出来的,佟霏…是真的下定决心不要他了吗。

    战天爵沉沉的叹口气转身往家里走去。

    佟霏回了屋里,陈叔上前问道:“大小姐,你刚刚让我抱小达进来的时候说什么?是我听错了吗?有人跟踪你?是谁?对你不利的人吗?”

    佟霏摇了摇头,“陈叔你先别着急,这事儿我也还没弄清楚。不过我把那个车牌号记了下来,我这就给恭河打电话让他调查这辆车。”

    “大小姐,别再是你得罪了什么人,这几天你还是小心点儿为好。

    还有,我想明天去招个人回来保护小达,我担心有些人会把对你的气撒到小达的身上。”

    陈叔这样一说,佟霏连连点了点头:“陈叔你说的有道理,那你明天去找一个可靠一点的保镖。”

    “放心吧大小姐,我不会拿小达的安危开玩笑的。”

    “小初回来了吗?”佟霏点了点头边说着边上楼。

    陈叔摇头:“还没呢,大小姐,一会儿你们就开饭?还是等等小初小姐?”

    “我给她打个电话吧。”

    “好的大小姐。”

    佟霏上楼换了衣服后给小初打电话,小初正在公司加班没有办法回来吃晚饭了。

    她下楼来让陈叔开饭,吃过饭后,趁着小达在画画,佟霏对陈叔道:“陈叔,下周是二爷他奶奶的忌日,他让我帮他一起操持一下忌日的事情,你能不能帮帮我。”

    陈叔欣喜一笑:“二爷找你了?”

    佟霏点头。

    “大小姐,这样才对吗,当年佟家老夫人带你不薄,你帮她操办忌辰,这才是有情有义的好孙媳。”

    佟霏叹口气:“我也知道奶奶她老人家待我不错,可是我现在跟二爷的关系闹的这么僵,总觉得由我来帮忙操持这些事情名不正言不顺。”

    “大小姐,你这是想太多了。你又不是为了二爷做这些事情的,你是为了佟家老夫人。”

    佟霏点了点头,她就是觉得这种时候躲躲闪闪的反倒显得心虚,所以才会答应的。

    而且,她也的确想为奶奶做些什么,虽然名不正言不顺,可一年只有这么一天,应该也没什么的。

    小初在她家住的第四天,涂卿阳终于找上了门。

    那会儿她们正在吃饭,小达看到涂卿阳来了,很是高兴的就扑了上去。

    “涂爸,你来啦。”

    涂卿阳抱起小达:“宝贝儿子,爸爸好多天没来看你了,你有没有生爸爸的气?”

    “不会,菲菲说你很忙,让我不要烦你。”

    涂卿阳揉了揉他的头:“真是乖儿子。”

    小初看到他后将目光移开,脸色有些不好。

    佟霏看了小初一眼这才站起身看向涂卿阳:“卿阳,吃过了吗?”

    “还没,陈叔帮我添副碗筷吧。”

    “好的涂总。”陈叔转身给涂卿阳添了碗筷,涂卿阳就坐在了小初的对面。

    他声音有些不悦的道:“怎么,现在看见我连叫人都不会了是吧。”

    小初看向他:“你怎么来了,不是很忙吗。”

    “你放着好好的家不住,跑来烦佟霏做什么。”

    “我一个人闷的慌,来佟霏家散散心不行吗?”

    “闷的慌就努力工作,我看你闷就是闲的。”他说完看向佟霏:“她没给你添乱吧。”

    “当然没有。”佟霏看向小初:“家里就我们几个人,有的时候也没个人跟我说说话。

    小初来了,我们两个又是同龄人,所以共同语言比较多一些。”

    涂卿阳看了小初一眼,想起当初她刚知道佟霏的存在时还要闹自杀的样子。

    当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也有成为朋友的一天。

    佟霏见涂卿阳似乎有话要跟小初说,她放下碗筷:“正好,我吃饱了要出去散散步。陈叔,你带着小达跟我一起去吧。”

    “好呀大小姐。”

    佟霏转头看向小初:“小初,你慢慢陪着卿阳吃,我们三个出去溜达溜达。”

    “我陪你们吧。”小初也放下筷子要一起。

    佟霏抿唇:“不用,总得有个人陪陪卿阳,一个人吃饭很没意思的。”

    她说着把小达抱起跟陈叔一起往外走去。

    两个佣人很识相的回了厨房。

    大家都离开后,小初用筷子在米饭中捅了几下,看也不看他。

    涂卿阳看到她别扭的样子放下筷子望向她:“我知道你心里委屈,可你都这么大的人了,离家出走有意思吗?”

    小初咬唇:“你不顾我的感受对那个女人那么好,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了吗。

    虽然…我对我妈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我也知道,她是杀了我妈的坏女人。

    即便你爱过她,即便你想维护她,可都无法改变她是我仇人的事情。”

    涂卿阳叹口气:“你妈走了,我也很难受,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舒雅她也付出了该有的代价。

    都说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总得给她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为了你妈的死承受了二十年的牢狱之灾,这算不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小初冷哼一声:“什么叫应有的惩罚,杀人偿命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小初,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你连最起码的宽恕心都没有了吗?”

    小初站起身一脸的失望:“宽恕?因为她,我失去了妈妈,我没有杀她难道不是对她最大的宽恕了吗?

    你想要管她,我不阻拦你,可是卿阳舅舅,你不能对我这样不公平,你不能为了你自己的想法就要我宽恕我的仇人。

    我是人,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你不能因为我爱你就这样作践我啊。”

    涂卿阳放下筷子脸色也不悦了几分:“所以你现在想干什么?就这么一辈子赖在佟霏这里?佟霏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管公司的事情已经够累了,你能不能别烦她了。”

    小初咬唇望向他:“卿阳舅舅,你可真是个多情的好男人,你对全世界的女人都那么宽容和体谅,为什么对我偏偏就这么绝情。

    你想要我怎么样?要回去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看着你跟那个女人子在一起恩恩爱爱吗?我做不到。”

    “什么恩恩爱爱,我现在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老朋友。

    当年,如果那天她没有去我家,兴许也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她的人生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

    我对她于心有愧,所以想要弥补一下就帮了她一些,这对你来说就这么过不去吗?”

    “那你知道她派人跟踪我的事情吗?”

    “这件事她跟我说过,她只是好奇你现在过的怎么样了,经过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后悔,让你年纪小小的就变成了孤儿,她觉得对不起你。

    这世上的人没有不犯错的,犯了错的人在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往往才是最痛苦的,我不指望你能够拿出你的善意对待她,可你起码不要像现在这样离家出走。

    这些日子我本来就忙,实在是没时间管你的闲事儿了,今天你就跟我回去,以后不许再这么任性了。”

    她任性?小初咬唇:“是,我任性,涂总,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今天才知道吗?

    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知道你很忙,你要忙公司的事情,还要忙你那位老情人的事。

    你今天能够抽出这么多时间来见我,我真的是得感恩戴德。

    可是很抱歉,我不会跟你回去的,那个家本来就不是我的。

    如果不是因为我在的话,你本来可以把她带回家的不是吗?

    以后我不会再回去烦你的,我会尽快找到房子搬出来的。

    抱歉,我有些累了,就先不陪你吃饭了,你自便吧。”

    小初说完就转身要上楼,涂卿阳将筷子往桌上一摔:“小初。”

    小初没有理会他,径直上了楼。

    涂卿阳凝眉,这个臭丫头,真是被他惯坏了。

    他站起身往外走去,她不想回去就算了,他不阻拦,反正他已经把她养大了,以后她的人生她自己做主吧。

    佟霏带着小达和陈叔溜达到对面的公园里散步,晚上,公园里的人不少,有跳广场舞的,也有打太极和跑步的,大家的夜生活都很是丰富。

    “陈叔,我记得你也很喜欢打太极来着,以后你晚上吃完饭也出来练练吧。”

    小时候她还跟陈叔学过太极拳呢,不过这么多年不练,她早就忘了。

    陈叔笑着点了点头:“老了,常出来活动活动倒也是好的。”

    小达抱怀瞅着问道:“这就是中国的太极拳呀,我看过电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佟霏揉了揉他的头:“想学吗,陈爷爷会,你以后可以跟陈爷爷学一下。”

    小达拉着陈叔的手仰头道:“爷爷,你能教教我吗?如果我学会了,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陈叔笑道:“小达,这太极拳可不是用来打架的,用来修养身心还是不错的,你要真想学,我现在就可以开始教你。”

    “好呀。”

    这一老一小说着就已经在边上比量了起来。

    佟霏走到一旁拢了拢自己的外套在草地边坐下看着两人。

    没过多会儿,她的手机滴滴答答的响了起来,她从家居服口袋里将手机掏出,是涂卿阳打来的。

    “喂,卿阳。”

    “霏霏,你在哪里。”

    “我在对面公园里呢,怎么了?”

    “我想跟你谈谈,有时间吗?”

    佟霏站起身:“好啊,你等我一下吧,我这就回来。”

    挂了电话,她跟陈叔说了一声就先回去了。

    公园离家门口不远,佟霏没多会儿就走了回来,见涂卿阳就站在门边抽烟,她走上前道:“你怎么出来了,吃饱了吗?”

    涂卿阳将烟掐熄:“哪用吃饱,被那丫头气都气饱了。”

    佟霏抿唇一笑:“夸张,你们吵架了啊。”

    “一言难尽。”

    “不是要跟我谈谈吗,走吧,进去吧。”

    “佟霏,我们两个散散步去吧。”

    佟霏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想回避小初,她点了点头,跟他一起沿着路边溜达了起来。

    涂卿阳倒也直白:“关于费舒雅的事情,你应该已经听说过了吧。”

    “小初跟我说了一些。”

    “我猜应该不止一些,以小初的个性,她应该是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过了。

    佟霏,我的确是帮了舒雅一些,但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我对她的感情早就已经放下了,对她的帮助,只是出于对当年那些事情的亏欠而已。”

    佟霏点了点头:“恩,放心吧,我不会误会的,这是你的事情,你有权利这么做。

    只是…我看小初最近情绪的确不是很好,这件事情毕竟牵扯到了她的母亲。

    我觉得,你还是稍微顾忌一下她的心情比较好。

    不然…你把你自己的想法跟她解释清楚,让她能够体谅你也好。

    你们一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总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而闹僵,你说呢。”

    看着佟霏平静的样子,涂卿阳心里有些郁闷,她就一点儿都不会在意吗?

    他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小初生不生气,而是她的想法。

    “小初那里由着她吧,反正有些事情我跟她解释也解释不清楚。

    那丫头有的时候还是挺固执的,让她自己慢慢想通吧。

    我今天来,一是为了叫她回家,二来也是想要跟你解释清楚。

    我不希望你误会我,我的初衷没有改变,我依然想要娶你,依然想要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我对舒雅的帮助,绝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佟霏心里慌乱了一下点了点头。

    “恩,我知道,我没有误会什么。”

    他倒真希望她能误会,能误会就证明她在意。

    “佟霏,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你的情绪起波澜。

    看着你总是对什么事儿都无关痛痒的样子,我其实真的挺受伤的。

    我涂卿阳虽不敢说多优秀,可在这安城有多少女人对我趋之若鹜。

    为什么独独就只有你对我总是这么不在意。

    你是真的就这么不喜欢我,还是…我没有读懂你的心?”

    佟霏看向他淡淡的笑了笑:“卿阳,你其实真的可以不用这么在乎我的想法的。

    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压力很大。

    对于你,我心里的亏欠很多,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幸福。

    我之所以说让你不用在意我,是因为你的决定我都支持。”

    “那么,我决定要娶你的决定你支持吗?”

    佟霏愣了一下看向他。

    看着她忽然沉默的样子,涂卿阳心情不知为何就烦躁了起来。

    这几天,真是一件顺心的事情都没有。

    费舒雅让他费心,小初让他焦心,佟霏让他伤心。

    他还真是栽在女人手里了。

    “佟霏,有些事情你回避了一时却回避了不了一世。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就真的一次也没有考虑过我吗?

    在你眼里,我就真的那么配不上你吗?

    我就真的那么比不上那个战天爵吗?”

    佟霏为难了些:“卿阳,别这么说,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明显能够感觉到涂卿阳今晚的情绪有些激动。

    “我知道自己对不住你,所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

    你不是比不上战天爵,是我不好,是我自己不够明智。”

    涂卿阳一把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紧紧的抱住了她:“佟霏,抱歉,我今晚的情绪有些不太好,把怒气都撒到了你的身上。”

    佟霏抿唇一笑伸手轻轻抱住了他的腰:“没关系的,有血有肉有情绪的才叫做人。

    我挺喜欢你现在这副有情有义的样子的,还有,你心情不好时候,我愿意做你的出气筒。”

    涂卿阳松开她定定的望着她,这个傻女人…

    她抿唇,唇角勾着柔和的笑意。

    看着她的笑容,涂卿阳心中的弦被轻轻拨响,心暖暖的痒痒的,他握住她双肩的手紧了紧,双眼迷离了几分,身子慢慢的前移,唇靠近她的。

    这一刻,他只想吻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