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昨天叶蓁见你说了些什么?

    第96章昨天叶蓁见你说了些什么?

    警车声在门外响起的时候,正准备上床的小达迅速跳下床来到窗边。

    佟霏坐在床上冷着脸叫道:“小达,回来,别多管闲事。”

    “霏霏,门口是不是死人了,为什么医院的车来了。”

    医院的车?

    佟霏无语:“那是警车。”

    “你怎么知道的。”

    佟霏愣了:“我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难道还连警车声和救护车的声音都分不清吗。”

    “那警车来我们家门口做什么?”

    “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做什么,你过来看你的故事吧。”

    她话音才落,门口又响起了门铃声。

    小达道:“陈爷爷出去了。”

    佟霏也不理会。

    过了一会儿,小达又喊道:“陈爷爷又回来了,还有一个警察叔叔跟着一起进来了。”

    佟霏心想,警察怎么还进来了呢。

    她下床拉着小达:“你在屋里呆着,我去楼下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霏霏我跟你一起去,我可以保护你。”

    佟霏无语一笑:“我的小超人,你在这里等着,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喊你的。”

    小达点了点头。

    佟霏出去将门带上后下楼。

    警察已经被陈叔带到了玄关。

    见房间里收拾的这么干净,警察没有进屋。

    见佟霏下来,陈叔忙道:“大小姐,这位警察说要见一见报警人。”

    佟霏抿唇:“怎么了警察先生。”

    “门口的先生说您是他爱人,因为吵架,您不让他进门,让我进来给你们调和一下。”

    陈叔转头有些担心的望向佟霏,不想佟霏却是侧头一笑:“哦,原来门口那位是我爱人呀。

    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呢。

    自打结了婚,我爱人就没跟我一起住过,所以真的很抱歉,我还真不知道我爱人长什么样。

    更不知道他现在见我要做什么。

    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劳烦警察先生出去告诉一下门口那位先生。

    想要见我,先找我的律师吧。

    不然就赶紧离开,我不会见他的。”

    警察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也不知道警察跟战天爵说了些什么,反正之后战天爵没有再按门铃。

    她上了楼哄着小达睡觉。

    小达睡着后,她回自己房间洗澡。

    刚收拾干净躺在床上,陈叔在门口敲门。

    “大小姐。”

    佟霏看向门边:“怎么了陈叔。”

    “那个…二爷还在门口呢,这…雨也没有要停的意思,要不要让二爷进来呀,万一淋出个好歹…”

    佟霏咬唇:“跟我们没有关系,你下去休息吧,别再上来请示了,这里不欢迎战天爵。”

    听佟霏这么说,陈叔也没有办法,只能下楼去。

    这一晚上,佟霏听到楼下玄关的门响了好几遍。

    许是陈叔不放心,所以来来回回了很多遍。

    她也没有睡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面向窗外的时候,看着漆黑的床上扑腾上的雨花,她心里有些烦躁。

    这雨怎么还不停,这是打算淹了安城吗。

    她身上的空调被裹在身上,心里愤愤,都怪那个该死的胡宪冬,他干嘛要把房子卖给她的事儿告诉战天爵。

    多事。

    这样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雨停了,佟霏才渐渐的入睡。

    天蒙蒙亮她就起来了。

    她下楼来的时候,李嫂正在准备早餐,刘嫂在打扫卫生。

    陈叔刚从院落里进来,不知道刚刚是去哪儿了。

    见佟霏这么早下来,陈叔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陈叔,李嫂,刘嫂,早。”

    “大小姐早。”李嫂和刘嫂异口同声。

    陈叔上前道:“大小姐,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今天要早点儿去公司,有点儿事儿要处理。”

    “那我这就帮李嫂去弄早餐。”

    她其实想问问那战天爵还在不在门口了。

    可陈叔没提,她也张不开嘴。

    按照她平日里的个性,昨晚是肯定熬不过去,肯定会出去问问他到底要做什么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熬过去了。

    就好像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过程就会容易多了。

    这么想想,要对一个人绝情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吃了几片面包,喝了杯牛奶,佟霏就上楼拿着包下来出门了。

    昨晚她的车被代驾停到了门外的停车位上。

    她从包里掏出车钥匙,走到门边深吸口气后打开门。

    战天爵并没有在门口。

    她扬了扬眉松了口气转身上车。

    可她刚关上驾驶室的门。

    副驾驶座被迅速的拉开,佟霏吓了一跳,转头的时候,战天爵已经坐了进来。

    佟霏看着他惊讶极了。

    看着此刻自己眼前的战天爵,她仿若不认识一般。

    认识他十四年,她还从未见过他这样狼狈的样子呢。

    狼狈,真的是狼狈。

    “想要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对吧佟霏。”

    佟霏看了他好半响,这才吃惊道:“你疯了吧。”

    “谁知道呢,兴许就是疯了也不一定。

    昨天叶蓁见你说了些什么?”

    佟霏蹙眉:“你说有问题要问我,怎么,就为了问这个?”

    战天爵目光深邃的望着她,眼都不眨一下。

    佟霏侧头失语一笑。

    “你笑什么,我的问题有什么可笑的。”

    佟霏清了清嗓子点头看向他:“你们两个还真是有意思。

    一个让我帮忙保密,一个急着来问。

    这么关心她,你怎么不去问她呢。”

    “佟霏,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

    她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现在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战天爵脸色已经冷了几分。

    “不用跟我解释你跟她的关系,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告诉你。

    恭喜你,要做父亲了。

    叶蓁她怀了你的孩子。”

    战天爵脸上瞬间像是变脸一样,冰冷变成了愤怒。

    “你也就别指望听到我说什么祝贺你之类的话了。

    因为我根本就不会那么做。

    叶蓁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恨我,为了恨我惩罚我拖着我就是不肯跟我离婚。

    她不知道该不该生下孩子,因为不结婚,她的孩子就没有完整的家庭。

    我觉得我还挺冤枉的,无缘无故的就成了影响你子嗣出生的罪魁祸首。

    为了不继续背负这个恶名,现在你只要让人把离婚证书送到我手上就可以了。

    还有,你婚礼的时候不必给我发请帖。

    因为我结婚的时候也同样不会给你发请帖。”

    “离婚离婚离婚,现在你脑子里除了跟我离婚就没有别的事儿了是吧。

    当年你追我追那么凶,就是为了现在跟我离婚的吗?

    你做人有没有基本的道德底线,始乱终弃这种事儿如果可以被判刑的话。

    你已经第二次进去了。

    佟霏,我战天爵被你掐在手里了是吧。”

    这个疯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谁始乱终弃了,明明是他。

    简直就是恶人先告状。

    “你这么瞪着我干什么?

    我说错了吗?

    我跟那叶蓁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花钱雇她跟我演了一段时间的戏。

    我连她的手都没有抓一下,她怎么怀上我的孩子?”

    佟霏冷笑:“战二爷你没有发现你的酒品不好吗?

    喝了酒,一切皆有可能。

    如果你真的怀疑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

    那你就等孩子出生以后做DNA检查就是了。”

    “酒品不好又如何,我已经六年没有喝酒喝到会让自己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了。

    最近三个月,酒喝的最多的一次就是前几天在你的同学聚会上。

    即便那天,我也是清醒着回的家,所以别跟我扯什么酒的事儿。

    如果真的那么有可能,当年跟你一起的时候我倒时常喝多,我怎么没把你睡了。”

    自从六年前他忽然在叶蓁家醒来,他就已经处于半戒酒的状态了。

    听到这话,佟霏脸色一僵,心里噗通噗通一阵乱跳。

    她咽了咽口水,谁说他没有。

    她极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转头看向战天爵,幸好他正在生气的往前方看。

    “战天爵,我不管你的这些闲事儿。

    你跟叶蓁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别再来烦我了。

    你们要结婚也好,隐婚也好,不要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你赶紧给我滚下车,我还有事要忙。”

    战天爵转头看着她:“所以,你昨天跟我说那些难听的话,是因为叶蓁说怀孕的事儿。

    这么说来,你是嫉妒了?”

    佟霏不屑一笑:“你以为我还是六年前的佟霏吗。

    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孩子,现在幸福的不得了。

    她不过怀个孕,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我早就决定要对你彻底放手了,谁怀上你的孩子都跟我没有任何干系。”

    战天爵听她这么说却也并不生气,只是勾唇一笑拉开车门下车。

    他刚弯身要跟她说什么,佟霏已经冷冷的白了他一眼,发动车子将车门锁上扬长而去。

    战天爵的动作落了个空,双手抄进口袋里转头看向驶远的车尾,嘴角邪魅的扬起一丝弧度。

    他迈步往自己的别墅走去,边走边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尚义,今天你不用来公司了。

    去找叶蓁,收回她现在正在住的公寓,让她今天就搬出去。

    还有封了她的账户。”

    尚义愣了一下。

    “不用问为什么,照做就时候了。”

    “是。”

    战天爵回了房间躺到床上,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佟霏来到公司,大厅里现在很安静,来上班的人简直就是寥寥无几。

    她来到办公室,李楠和陈恭河也都还没到。

    一进屋,她就进入战斗状态,打开一份合同资料看了起来。

    七点半,李楠推门进入她办公室想要来收拾一下的时候被坐在办公桌上的她吓了一跳。

    “佟总。”

    佟霏抬眸望向她:“李秘书,早上好。”

    李楠连忙上前:“佟总,对不起,今天是我落下了什么重要行程吗?”

    “没有,是我忽然想起昨天有点事儿没做完,所以早来了。”

    李楠松了口气:“那佟总,我帮您清理一下办公室吧。”

    “没关系,你出去忙你的吧。”

    “是。”李楠离开,不多会儿,她给她泡了一杯咖啡走了进来。

    佟霏抬眸对她一笑:“谢谢,对了,通知一下,今天上午八点半二十楼以上的高管来会议室开一下会。”

    李楠恭敬了几分:“是。”

    八点半,佟霏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并没有几个人来。

    佟霏揉了揉眉心,佟辰包括几个长老级的人物都没来呢。

    几位年轻一些的高管起身:“佟总。”

    佟霏抿唇一笑走到郑重的位置抿唇一笑:“陈秘书,记下今天没有到场的各位高管的名字,通知下去,按旷工处理,扣除三天的工资。

    再有下次被抓到,扣除十天的工资。

    累计被查超过三次,就开除。”

    “是。”

    佟霏对几位到场的高管扬唇一笑:“大家请坐吧,咱们开始会议。”

    会议过程中,佟霏的态度还算是和蔼。

    面对几个高管工作中问题,她也都很和善的一一指出。

    会议快开完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被踢开。

    佟辰双手抄在口袋中吊儿郎当的进来。

    “听说今天开会?”

    佟霏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大家精神集中,继续开会。孙经理,你继续说你的。”

    正在幻灯片前做工作汇报的孙经理紧张了一下,转身继续道:“就今年上半年的数据统计,我们分布在全国的十二个专卖店均有盈利。

    只不过,南城,梅城,潞城三所城市的业绩比去年下半年同比有所降低…”

    佟辰走到孙经理身边伸手轻轻将孙经理推到一旁:“怎么,大家都没有看到我是吧,我这个副总是个摆设,你们就不把我当回事儿了?

    告诉你们,这佟氏迟早还是要回到我手上的。

    你们几个都给我小心点儿。”

    佟霏望向众人:“今天的会议内容还有人要补充吗?”

    众人均是摇了摇头。

    佟霏扬眉一笑:“好,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

    孙经理,你下午去我办公室把今天没有汇报完的工作汇报完就可以了。

    在座的各位请放心,我身后的这位佟副总再怎么成为佟氏的总裁,他也绝对开除不了你们。

    我用我手中的股份向你们保证。

    在佟氏,只要你们认真负责的工作,我就保你们。”

    几个人听佟霏这么说才放心的鞠躬离开。

    佟辰倒也不生气,将一把椅子往身边一扯在她身侧坐下。

    “好妹子,不错呀,很有咱爸的风范吗?”

    “别跟我提咱爸,你不配拥有那么好的爸爸。”

    佟霏将资料往一起一合站了起来:“佟副总,没什么事儿的话让一下,我还要回去忙。

    哦对了,陈秘书,记下来,佟副总身为公司的副总上班迟到罪加一等,扣掉他这个月的全部奖金,只给他发工资就可以了。”

    “佟霏,你是故意的吧。”

    佟霏耸肩扬唇一笑:“我就是故意的。”

    她说完侧身就要走。

    “站住。”佟辰喝住她。

    他得意的走到她身前:“这奖金呀,我让你扣,不过我跟你做笔交易。”

    佟霏扬眉:“说。”

    “我给你提供个对你非常有用的信息。

    你给我这些数。”他说着伸出一个手掌。

    “五万?一个有效的信息换我五万太多。”

    “五百万。”佟辰有些气愤。

    “那就算了,这有用的信息你留着吧。”

    “不要的话你会后悔的哦。”佟辰说完吹了一声口哨。

    他笑的有几分邪:“这可是你一直在等的好消息。”

    佟霏扬眉:“说来听听,值不值这个价儿。”

    “关于…黎.乐.瑶。”佟辰得意的一字一顿。

    佟霏眉心一蹙,佟辰笑:“怎么样,够格跟你换五百万吧。”

    “一口价,一百万。”

    佟辰得意的摇了摇头:“不行,五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可以派人去调查你这几天都去过哪里,见过什么人。

    虽然这样消息来源会晚一些,可我一分钱都不需要给你。”

    佟霏抱怀。

    佟辰嘴角一抽,这臭丫头,真是跟他家老爸一样抠门。

    “三百万,不能再少了。”

    “一百五十万,不能再多了。”

    “两百万。”

    “就一百五十万。”

    “那你还扣了我这个月的奖金呢,我这不是白白给了你个好消息吗。”

    “前者是公司给你发工资,后者是我自掏腰包给的。

    再说了,这叫将功补过。

    成不成交一句话,不成交的话,我要赶紧去找人调查了。”

    “行,一百五十万。”

    佟辰勾了勾手指,佟霏附耳,听完他蹙眉:“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骗你我是小狗,我在那人手机里见过她的照片。

    我见过黎乐瑶,那么漂亮,我不可能会忘记的。

    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来吧,我的钱。”佟辰说完得意的对她伸出了手。

    佟霏看向陈恭河:“恭河,以我的名义开一张一百五十万的支票给我哥。”

    陈恭河有几分气愤的看向佟辰,嘴里不开心的道:“知道了佟总。”

    别人的哥哥都是帮自己亲妹妹的。

    真没见过这种拖亲妹妹后腿的哥哥。

    佟霏说完已经转身小跑着离开了会议室。

    一回到办公室,她立刻就将资料扔到一旁给徐暮年打电话。

    电话接通,佟霏立刻道:“暮年哥哥,是我。”

    “霏霏?你怎么换中国的号码了,你现在在中国?

    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我好请假去看你。”

    “暮年哥哥,我回安城了,总之一言难尽。

    你先听我说,我是有重要的事情才给你的按电话的。

    我有乐瑶姐的消息了。

    她要结婚了,嫁给一位叫殷尘丞的富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