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沈秋…这个女人看的从来就比她明白

    第95章沈秋…这个女人看的从来就比她明白

    佟霏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座拉开车门上车。

    她倔强的瞪着小眼儿瞅着她:“有女朋友又怎样,你们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没有结婚我就有资格留在你身边追求你。

    将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谁知道你将来会不会就变成我老公呢,你说对吧。”

    战天爵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倔。

    你这性格随了谁,我看佟叔和阿姨可都没你这倔性子。”

    “随我爸,我爸当年追我妈,也是打扮了许多追求者才把我妈搞定的。

    我天生随我爸,不见兔子不撒鹰。

    战天爵,被我盯上算你倒霉了。”

    战天爵看着她得意的样子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暖很暖…

    “小姐…”

    代驾将不知何时睡着的她叫醒:“小姐,到了。”

    佟霏往车窗外看去,的确到家了,可不知何时竟然下雨了。

    “好,谢谢”。给了代驾钱,代驾离开后,她在车里坐了许久许久才拉开门下车。

    站在雨幕中,她想起了沈秋离开前对她说的话。

    “佟霏,你不会幸福的。

    知道了真相的他绝不会原谅你的。”

    脚步不自觉的停下,佟霏眼神有些迷离,果然,被她一语成谶了。

    沈秋…这个女人看的从来就比她明白。

    九年前,她做的一切根本就是无用功,他不领情,一点儿也不领情。

    雨似乎一瞬间就消失了。

    佟霏仰头才发现,头顶不知何时多出一把伞。

    她回头看去,这才发现战天爵竟不知何时竟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他为她撑伞,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淋在雨中。

    “这么大的雨,你在这里傻站着干嘛。”

    佟霏原本凄凉的眼神忽然变的冰冷了几分。

    是,沈秋的诅咒灵验了。

    他真的没有给她幸福。

    可是又何妨呢,反正,她现在已经不想要他给予的幸福了。

    她的幸福自己争取。

    她转过头从他的伞下离开,毫不犹豫的上前两步去按门铃。

    别墅大门打开,战天爵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到他身前。

    佟霏反应很快,双手抵着他胸口一推,虽然没有推动他,可却自己后退了两步离开了他身侧。

    战天爵没有再动将伞往前举帮她遮雨:“佟霏你发什么疯呢,谁又得罪你了。”

    她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看他有仇。

    佟霏声音很冷:“战二爷,以后离我远点儿,我嫌你恶心。

    还有你给我听好了,趁我还有心情祝福你跟叶蓁百年好合,你们的孩子长命百岁的时候,赶紧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不然…一旦我在佟氏站稳脚跟,我立刻就会联合宁海集团和成天集团对付你。

    我相信,你即便是商场上无坚不摧的神,也一定抵挡不了三方势力的联合吧。

    从今天开始,我佟霏跟你战天爵没有一点关系。”

    佟霏说完决绝的转身进了大门。

    战天爵想要上前,却被佟霏直接关在了外面。

    他站在伞下盯着紧闭的铁门蹙眉。

    什么意思,佟霏的怒气是因他而起的?

    他转身边往别墅走边给胡宪冬打电话。

    胡宪冬那边吵闹不堪,战天爵冷声道:“今天你跟佟霏说了什么?”

    “怎么了吗?”他从迪厅出来,走到大门口总算是安静了许多。

    “她说从今以后跟我战天爵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胡宪冬连忙闭嘴,完了,难道是因为他提起了沈秋的原因吗?

    “装什么哑巴,说话,你跟她说什么了。”

    “我…没说什么呀。

    那个…她今天来找我的时候就心情不好。

    肯定不是因为我,要不你再找别人问问?”

    “你最好确定你没有胡说八道,不然我饶不了你。”

    战天爵挂了电话,胡宪冬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他是疯了吗,今天没事儿跟佟霏聊什么沈秋呀。

    完蛋了。

    他给佟霏打电话,可佟霏却并不接。

    看来佟霏是真生气了,这小丫头,气性还真大。

    都过去那么多年的事儿了,干嘛还要生气呢。

    战天爵回了书房,头发已经淋湿了一大半。

    佣人进来给他送了热茶,可他却一口也没喝。

    她竟然说出要联合沈家和果家对付他的话,这还是佟霏吗。

    她生气就生气,这种时候提叶蓁做什么?

    …

    战天爵拨通了秘书的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恭敬的声音:“二爷,有什么吩咐。”

    “去调查一下,今天夫人有没有见过叶蓁,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是,总裁。”

    回到家,小达已经吃过饭了,正在跟陈叔一起玩儿魔方。

    陈叔一见她回来就禁不住跟她炫耀:“大小姐,小达真的厉害的不得了。

    这魔方不管我给他拆成什么样儿,他都能给拼起来。

    简直就是神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5岁的小孩儿这么厉害的呢。”

    小达倒是不骄傲:“爷爷,那是你见的小孩儿太少了。

    我们培训学校里的小孩儿像我这样的有好几个呢。”

    佟霏站在一旁笑,看着两人的样子,她都不知道是谁在哄着谁了。

    陈叔揉了揉他的头:“在我眼里,小少爷你就是最厉害的。”

    他说完站起身问佟霏:“大小姐,你还没有吃过吧,我让李嫂给你热饭菜。”

    “不用了陈叔,我吃过了。”她摆了摆手:“我上楼去换身衣服下来陪小达玩儿一会儿。”

    佟霏进屋后转身进了衣帽间。

    里面的衣服琳琅满目的,看的人眼花缭乱。

    她忽然想起了沈秋第一次去她家看到她衣帽间时的表情。

    她说,‘霏霏,你家可以开时装店了,这才是女孩儿梦想中的衣柜吧。你这么美好,是老天爷眷顾的宠儿。’

    其实,初见沈秋时并没有觉得多惊艳。

    她甚至想不通战天爵为什么会喜欢上那样一个平凡的女孩儿。

    她长相只能算的上是干净清秀而已,与美几乎画不上等号。

    有一次,她问过他:“你喜欢沈秋什么呀,在我看来,她挺普通的呀。”

    战天爵揉了揉她的头说,“普通有什么不好。

    看惯了那些养尊处优、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我觉得平凡一点儿倒也不错。”

    佟霏当时就很不开心的嘟嘴掐他:“养尊出游刁蛮任性?你是在说我吗?”

    “你呀,任性是有一点儿的,不过我说的不是针对你,别对号入座。

    在看来,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优点。

    她从不花我一分钱,即便只是去路边买一杯冷饮她也会自己抢着付钱。

    最重要的是,她上大学后,所有的费用都是靠自己勤劳努力的双手打工挣来的。

    她的确不漂亮,可她很爱笑,也不会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

    她会给路边的乞丐钱,不管那乞丐是不是真的。

    她会给他们家小区里的流氓猫喂饭。

    她还会关心去养老院做义工。

    她很善良,这样简单善良的女孩儿我以前从未见过。

    有的时候,不见得只有表象能够吸引对方,我喜欢的是她的本质。”

    “霏霏,你衣服换好了没有啊。”

    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佟霏回神,“没呢。”

    小达听到她的声音钻进衣帽间:“换件衣服怎么也这么磨蹭,女人就是麻烦。”

    佟霏笑着点了点他的小脑袋:“你不知道女人都有选择困难症吗。

    我在想,我要穿哪一件呢。”

    “我觉得你穿什么都好看,又不是要去相亲,随便穿吧,我去楼下等你陪我玩儿猜谜游戏。”

    “OK。”佟霏扬眉,好吧,听她宝贝儿子的。

    她随手勾了一件西瓜红色的睡裙换上后将头发高高的束成了丸子后走下楼来。

    这一刻,她身上丝毫没有职场女性的气息,有的只是少女和母性气息之间相互攒动的美。

    战天爵在二十分钟后就接到了尚义的电话。

    “总裁,查到了,今天傍晚的时候,门卫大叔看到叶小姐出了小区。

    之后我从佟氏集团周围的监控里发现了叶小姐的踪迹。

    她直接去了佟氏集团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监控画面中,夫人的确是见过叶小姐。

    而且,两人之间似乎还闹了些不愉快。”

    战天爵冷冷的握拳:“行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他拨通了叶蓁的号码。

    接到战天爵电话的叶蓁声音满是兴奋,“天爵,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你知道我等你这通电话等了多久了吗。

    你知道你多久没有给我主动打过电话了吗。”

    “今天你去见佟霏跟她说了些什么。”

    “我…没有啊。”

    “没有?你没有去见她?这么说来,是佟霏跟我撒了谎?”

    叶蓁握拳:“佟霏跟你说了什么?我的确没有见过她啊。

    天爵,你也知道的,佟霏不喜欢我,她肯定是为了气我,所以在你面前说了我什么吧。

    我是清白的,我一直都很乖,我什么也没有做。

    我之前出车祸,身体一直都不舒服,所以一直在家里养伤呢。

    我…”

    战天爵冷笑:“看来,佟霏还真是个谎话连篇的女人。”

    叶蓁抿唇:“天爵,你也不要这么想,霏霏这样说,也是为了气我。

    你就不要生她的气了,她现在只是恨我把你抢走了。

    等以后她想明白了就不会这样了。”

    “是吗?我现在好奇的是,我什么时候被你抢走了。

    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件事。”

    叶蓁愣了一下:“我们是男女朋友不是吗。”

    “叶小姐,我认为是你入戏太深了。

    既然拿了钱,就得滚出我的人生。

    怎么,尝到了甜头不舍得放手了?

    告诉你,即便你再磨,你也不可能再从我的手里拿到一分钱。

    还有,战天集团从今天开始对你下了禁令,不许你再踏足一步。”

    “天爵,你这是怎么了,六年前,我们明明对外宣布了婚讯的。”

    叶蓁急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天爵忽然说变脸就变脸了呢。

    “你好好回去查查看,六年前,我只是带你在镜头面前晃悠了几圈。

    媒体‘捕风捉影’说我离婚了,我跟你即将成婚,仅此而已。

    我什么时候出来承诺过真的会娶你?

    我战天爵是个言而有信的男人。

    如果我承诺过,那我自然会娶你。

    可都没有得到我口头认可的婚讯算什么婚讯?”

    “你胡说,那新闻稿明明是你让人写的。”叶蓁这时才想起,她的确没被他在媒体面前亲口承认过。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烦乱。

    “那又如何,你只是陪衬我一起演戏,谁写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还有,你太不识趣了。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佟霏好友的份儿上,我根本就不会找上你。

    以后给我离佟霏远点儿,这不是警告,是要求。”

    “天爵,你当真对我这么绝情吗。”叶蓁急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我跟在你身边六年。

    当年佟霏不也就守了你七年你就跟她结婚了吗。

    为什么你可以娶她,却要这样对我。

    这对我不公平。

    难道她的年华重要,我的就不重要了吗”

    战天爵冷笑:“天爵这两个字也不是你叫的?

    首先我订正你一点。

    我没有要求你陪在我身边,我让你走,是你自己赖着不走的。

    所以别把罪名盖在我的头上。

    你的年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你不是佟霏曾经认可的朋友,那我才不会管你是哪儿来的路人甲乙丙丁。

    所以不管你等我十年还是二十年,你的年华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

    说的更难听点儿,想嫁给我战天爵的女人多了去了,你算老几?

    其次,佟霏是谁,你又是谁?

    你也敢拿自己跟她比较。

    她是安城第一名媛,你是谁?

    她是我尊敬的佟乐驰佟先生的女儿,是佟氏集团的大小姐,你是谁?

    她是我最好的哥们喜欢的小妹妹,你是谁?

    她是在我过去的年华中给过我快乐的小丫头,你呢?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下贱。

    如果你不碰她,我本来可以选择将你忽视的,但现在你已经触碰到我的底线了。”

    叶蓁拳头握的紧紧的。

    “说,你今天去找佟霏到底做了什么。

    你最好主动交代,真让我查到,没你好果子吃。”

    叶蓁绝望一笑:“是吗?既然我这么一钱不值,那我就偏偏不告诉你。

    你自己去查好了,我就不信…不信佟霏会告诉你。”

    叶蓁其实是底气不足的,如果是六年前的佟霏,那她一定会为自己保密。

    可是现在的佟霏…她真的不确定了。

    “好,不错,那你就继续嘴硬好了。

    叶蓁,真让我查出来,后果自负吧。”

    战天爵说完后直接挂断电话。

    他起身再次离开别墅来到佟霏家门口按门铃。

    其实,从叶蓁的话中他大致能猜到些什么。

    现在只需要当事人确认。

    陈叔来到玄关处看了一眼不禁吓了一跳。

    他转身对客厅里正在玩耍的母子俩道:“大小姐…”

    倚靠在沙发边的佟霏抬眸望向他:“怎么了?”

    “是二爷。”

    佟霏蹙眉,脸色冷了几分。

    小达疑惑问道:“二爷是谁呀,陈爷爷的朋友吗?”

    佟霏揉了揉他的头:“对,陈爷爷要见朋友去了,你去楼上等着,妈妈跟陈爷爷说几句话就上去陪你。”

    “可是外面下雨了,让陈爷爷把朋友邀请进来不是更好吗。”

    “他们有事儿,行了,你先上楼去吧,别多话了。”

    “知道了。”小达慢悠悠的爬起身往楼上走去。

    佟霏走到陈叔身边往墙上的影像上望去。

    战天爵一下一下的按着门铃,毫不间断。

    “大小姐,二爷找你好像有什么急事,要不…”

    “陈叔,你去告诉他,让他滚出我家门口,不然我就报警。”

    “大小姐,其实二爷…”

    “陈叔你去就是了,别管那么多了。”

    陈叔看着她决然的脸,没有办法,只好打开伞出去。

    她站在门边,看着陈叔打开了铁门。

    战天爵后退了一步,陈叔出去,两人走到一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没过多会儿,陈叔就转身回来关上了铁门。

    可是战天爵没有离开,还是站在那里。

    他走进来合上伞回到她面前:“大小姐,二爷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让你务必出去见他一面。”

    佟霏理都没理转身就要上楼。

    “那就让他等到明天天亮吧,明天我去上班的时候会出去的。”

    “大小姐,”陈叔叫住了佟霏:“外面下雨挺冷的,二爷没穿多少,要不…”

    “陈叔,你别管这事儿,回你房里休息你的吧。”

    看着佟霏上楼,陈叔有些着急。

    他看着影像上的战天爵按下接听键:“二爷,我家小姐现在有些忙。

    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有时间你们再见面。”

    战天爵听完,接着又开始按门铃。

    他就不信,佟霏能忙成这副样子。

    想避开他还不如说实话。

    佟霏刚走进房间,就看到小达小大人儿似的趴在窗边往下看。

    听到佟霏进屋的声音,小达回头道:“陈爷爷怎么出去了又回来了。”

    “是吗?”外面的门铃又响起。

    佟霏蹙眉:“陈爷爷可能是有东西忘记带了,我再下去看看。

    你不要一个人站在窗边,很危险。”

    “知道了。”

    佟霏出了卧室来到楼下。

    陈叔见她脸色不好有些担心道:“大小姐,要不你就出去见见二爷吧。

    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

    佟霏冷哼一声,偏不。

    他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心软了是吧,可她偏不。

    她掏出手机直接拨打了110。

    “警察局吗,我是石安路12号别墅的户主,我们家门口有个人一直在按门铃,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的休息了,麻烦你们过来看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