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你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老死在国外

    第89章你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老死在国外

    涂卿阳却也并不生气,他的手自然的搭在了佟霏的肩上:“战二爷这话说的。

    你的事儿我是做不了主没错。

    不过我未婚妻这里,我还是能说了算的。

    佟霏,从现在开始不许喝了。

    喝多了会不舒服,我会担心。”

    佟霏松开握着杯子的手:“好。”

    因佟霏的反应,周围空气一阵凝滞。

    战天爵脸上的表情像是随时会打人一般。

    叶蓁转头看向严丹,眼神似乎在传递着什么。

    严丹站起身拍了拍手:“咱们同学好不容易聚到了一起。

    光看佟霏和战二爷喝酒多没意思呀。

    这样吧,咱们来玩儿个游戏好不好。”

    周围的人开始一起起哄:“玩儿就玩儿个刺激点儿的。”

    “行,那咱们就玩儿…爱的抱抱吧。”

    听严丹一说完,同学们全都高声附和了起来:“就玩儿这个。”

    看大家这么激情满满的,涂卿阳侧头轻声问佟霏:“什么游戏,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们同学自己发明的游戏,其实就是击鼓传花和真心话大冒险的合体。

    不过呢,这个传花的规则我们给改了一下。

    第一遍花传到了谁的手中,谁就作为下一轮的时长控制者。

    他什么时候喊停,选出来的那位持花人要跟她拥抱。

    如果被选出来的人选择不拥抱的话,那她就要回答对方一个问题。

    而且不能作假。

    在我们学校,当年因为这个爱的抱抱成全了很多对小情侣呢。”

    “是吗。”涂卿阳眉心一扬:“那如果传到我手中的话,我就把花传给你。

    你会选择跟我拥抱还是…”

    “等到你拿到花再说。”

    佟霏说话的时候,口中吐出的都是酒气。

    她的脸颊染着红晕,眨着大眼望着他的样子,让他心动。

    涂卿阳宠溺的冲着她笑了。

    第一轮击鼓传花的时间控制人由聚会组织者严丹担任。

    她将布球隔空一扔,几个男同学哄抢之后终于被班长抢走。

    严丹笑道:“好啦,那我们就开始了啊,我转身了。

    传花…开始…走走走….”

    布球有条不紊的传递着,忽然,严丹高声:“停。”

    回头一看,球刚好被叶蓁放进了身侧的战天爵手中。

    这样,就算是战天爵当选。

    他一脸不悦的低头望着手中的球一言不发。

    好半响后,叶蓁提醒道:“天爵,这球…”

    战天爵抬眸,目光落到了身侧的佟霏身上。

    佟霏视线往前看去,明明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可却并不转头。

    而就在这时,战天爵自言自语道:“击鼓传花开始。”

    他将球直接放进了佟霏的手中,接着就喊道:“停。”

    佟霏才刚将球举起要往涂卿阳的手中放却被喊了停。

    一时间,大家都傻了眼。

    第一次看到这样玩儿游戏的。

    叶蓁更是一脸的尴尬和不堪。

    她转头望向战天爵,眼神在极力隐忍着雾气。

    战天爵问道:“是拥抱,还是回答问题。”

    佟霏郁闷的呼口气,端起身前刚刚被涂卿阳劝下的酒杯直接一饮而尽。

    早知道该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的。

    那样喝一杯酒就能了事了。

    她犹豫了片刻:“二爷有什么问题要问。”

    “那个孩子…”

    佟霏忽的站起身弯腰轻轻抱住了战天爵:“我改变主意了,我选择爱的抱抱。”

    这突如其来的怀抱让战天爵愣了一下。

    多久了,这专属于佟霏拥抱的温度他已经多少年不曾拥有过了呢。

    似乎已经过了好多个世纪一般。

    他慢慢的抬手抱住了她。

    那一瞬,佟霏忽然特别的想哭。

    多好笑呢,现在的画面看起来多讽刺呢。

    她和她的前夫,现实生活中没能抱紧的两人,却在游戏中拥抱。

    佟霏慢慢的松开手,可战天爵却忽然紧紧抱住了她不肯松手。

    涂卿阳在一旁面带不悦。

    叶蓁轻声道:“天爵,大家还等着继续游戏呢。”

    佟霏用力一推,战天爵不肯松手。

    她喝道:“战天爵,松手。”

    “你们的游戏并没有规定抱多长时间。

    所以,我现在不会松手。

    除非你回答一下我的问题,你知道我要问什么的。”

    “你神经病。”她用力推掖,“这是游戏。”

    战天爵慢慢的松开手:“如果只能在游戏中听到你的真话,我不介意多玩儿几次。”

    佟霏握拳,她站直身子侧头气的手都有些颤抖。

    同学们开始四下里议论纷纷,这声音让佟霏觉得很是刺耳。

    不过也对,这样的画面,大家一定都好奇的不得了吧。

    看到佟霏现在的样子,涂卿阳站起身拉起她的手腕。

    “行了霏霏,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佟霏没有动,只是拿起红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

    她端起酒杯将酒咕嘟咕嘟灌下。

    剩下最后几口的时候,涂卿阳将她的酒杯夺下:“佟霏,可以了,你醉了。”

    佟霏呼口气,她伸手按住涂卿阳的肩膀让他坐下。

    接着她从座位上离开几步,脚下微晃。

    “你们…都别议论了。”她站到了战天爵的身后。

    “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战天爵,战二爷,是我佟霏的前夫。”

    叶蓁站起身:“霏霏。”

    佟霏冷冷的看了叶蓁一眼:“我暗恋他七年,好不容易才跟他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可是最后呢,却被这位我最好的朋友,闺蜜,姐妹,叶蓁女士给撬了后门。”

    一时间,满室哗然。

    佟霏笑了起来:“讽刺吧,你们是不是也觉得很荒唐。”

    她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涂卿阳将酒抢下:“好了霏霏,别喝了。”

    佟霏抬手将涂卿阳的手扫开:“卿阳你别管我。

    大家这么多年不见了,我得喝个痛快啊。

    刚刚看到、听到我跟战天爵这段对话的同学们。

    只怕如果我不解释清楚,他们又要不知道在背后怎么议论我了。

    她们说我红颜祸水,活该倒霉,破.鞋,我都可以忍了。

    可我担心,她们会说我是小三儿。

    我她妈的最痛恨小三儿。”

    “佟霏,”叶蓁终于忍不住喊住了她。

    “够了,别一口一个小三的叫我。

    你管不住一个男人的心,干嘛要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我的身上。

    在你们的婚姻里,你是失败者。

    失败者就该承认这个结果。

    我知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让严丹办同学聚会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这就是你给我下的圈套。

    还有,上次你陪我去买衣服,也是给我设下的圈套。

    你就算准了,天爵一定会骂我,所以故意整我的。”

    “对,没错,你说对了。”佟霏上前推了叶蓁一把:“你这样的人,不整你我不解恨。”

    叶蓁咬唇,偏偏在天爵面前,她不能反抗。

    不然天爵会以为她是泼妇的。

    好,佟霏要发疯不是吗,那就让她疯好了。

    战天爵站起身,他回身拉住佟霏的手就往外走去。

    可叶蓁却侧身拉住了他:“天爵。”

    战天爵一把甩开了她,拉着佟霏的手就往外走。

    而此时,涂卿阳顺势抓住了佟霏的另一只手腕。

    “战二爷,你现在这样抓着我未婚妻的手腕,不合适吧。”

    “未婚妻?告诉你,我和她的离婚协议书上还没有签字呢,她还是我老婆。”

    战天爵的口气就是在宣示佟霏的所属权。

    佟霏甩开涂卿阳的手。

    就在涂卿阳发愣的时候,她抬手就甩了战天爵一耳光。

    整个大厅里的气温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叶蓁尖叫一声吼道:“佟霏你疯了吗。”

    佟霏抬手指向他:“战天爵,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战天爵握拳:“我是小人,所以战夫人,你给我听好,以后离别的男人远点儿,跟我走。”

    涂卿阳上前拉住佟霏,他抬手就给了战天爵一拳。

    而战天爵也好不吝啬自己的拳头,反击了回去。

    两个在安城神一样的人物就这样打了起来。

    众人哗然。

    佟霏后退两步,叶蓁趁众人不备上前推了佟霏一把:“佟霏,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手了吗,你别做梦了。

    看着他们为你大动干戈,你很开心是吧。”

    佟霏看着被众人拉开的两人,压根就没有搭理叶蓁,她默默的转身,晃悠着身子离开了大厅。

    离开了酒店,微热的风拂面而来。

    佟霏走到马路边伸手拦车。

    出租车刚停下,涂卿阳就快步追了上来:“霏霏。”

    “卿阳,别跟来,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

    “不行,我不放心。”

    佟霏转头看向他,看着他满脸的伤,佟霏垂眸:“对不起,让你因为我而受伤。”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走,我送你回去。”

    她看着他笑,笑的讽刺:“卿阳,我好像总是这样,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战天爵是我约来的。

    我本来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报复他们两个的。

    六年前,没能狠狠的报复他们,让他们痛,一直是我心里的一大遗憾。

    可是我没想到,战天爵竟然会在最后反将我一军。

    你说,我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像个笑话。

    所以战天爵才会永远都那样指着我讽刺的大笑。”

    “佟霏你别这么说。”

    “六年了,他竟然可以为了拖我,六年都不跟叶蓁结婚。

    他是不是疯了,你说是不是。”

    佟霏说着呵呵笑了起来:“大家都是疯子,只是他更胜一筹。”

    涂卿阳上前握住她双肩:“别这样。”

    佟霏握拳:“卿阳,你放心吧,我有孩子要照顾,不能醉。

    我刚刚是装的。

    我只是想要找个机会耍酒疯,羞辱他们而已。

    我清醒的很,现在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真的。”

    佟霏说完坐进了出租车离开。

    看着出租车渐行渐远,涂卿阳本来打算要进去找战天爵算账的。

    可是他回身的时候才发现,战天爵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他上前,眼神阴狠:“战天爵,你到底什么意思。”

    战天爵看着他冷笑一声侧身离开。

    涂卿阳拉住他:“你这样有意思吗。”

    “涂卿阳你听好,离婚的事情,我是反悔了。

    佟霏是我的妻子。

    这辈子,我都不会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你喜欢她是你的事,我不放手是我的事。

    你想要跟她结婚?做梦。”

    战天爵说完转身离开,涂卿阳对着他的背影怒喝:“你以为你不离婚就能留住她的心吗。

    告诉你,她不爱你了,她现在爱的人是我。

    战天爵,即便你们不离婚,我也照样能陪她一生一世,不信咱们走着瞧。”

    战天爵头也不回的上车离开,涂卿阳烦躁的抬脚踹想路边石,真是该死。

    佟霏坐在车上不怒反笑。

    笑自己的自作聪明,笑自己的蠢。

    原以为自己是个精明的女人,可是一旦跟战天爵沾上边的事情,她似乎总是会脑袋不清楚。

    跟战天爵的战争,她从来就没有赢过。

    在他面前,她还真是输的一败涂地。

    战天爵现在肯定觉得很得意吧。

    是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在她这里赢得了上风,用一句话泼息了她所有的算计。

    多厉害呢。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真的不可以了。

    明明在国外的六年都很好,不可以功亏一篑。

    回了酒店,小达已经睡下了。

    陈叔发现她脸色并不好很是担心:“大小姐,你没事吧。”

    “今天晚上同学聚会,我有些开心,所以就喝了点酒,现在有些头疼。”

    “我给你熬点儿醒酒汤去。”

    “不用了陈叔。”佟霏拉住陈叔:“我睡一觉就好了,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从明天开始,我打算去别墅那边住。

    到时候你早早过来帮我带小达过去吧。”

    “这么快吗?”

    “恩。”佟霏点了点头:“住够酒店了。”

    “好,那大小姐你早点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陈叔离开后,佟霏走进洗手间。

    看着镜子中狼狈的自己,佟霏颓废一笑:“傻子,佟霏,你就是个傻子。”

    她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杀了战天爵全家,所以这辈子才会被困的死死的。

    门口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正在洗脸的佟霏连忙出来。

    她担心小达被吵醒。

    从洗手间出来,她侧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小达,他睡的很好,很安心。

    将门打开后,出现在门口的人正是叶蓁。

    见到她,佟霏并不意外。

    今天严丹问过她现在住哪儿,叶蓁大概是听到了。

    “佟霏,跟我谈谈。”

    佟霏顺势从屋里出来将门关上。

    叶蓁转头就走,佟霏倚靠在墙边不冷不热:“我没时间陪你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

    叶蓁回身抱怀盯着她:“现在你满意了吗?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是小三儿你开心了吧。

    佟霏,看不住你自己的男人,那是你没有本事。

    你凭什么迁怒于人。

    我已经跟你说过对不起了,你怎么这么不懂得宽容别人。

    要我给你跪下道歉吗?佟霏你别做梦了。

    你已经拥有了一切,金钱家世背景、样貌身材你样样得意。

    而我呢,我只有战天爵,你在国外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为什么不干脆直接老死在国外。

    就你那该死的婚姻,即便没有我,也会有别人出现的,不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