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你说,这算不算是孽债

    第84章你说,这算不算是孽债

    “应该是他的。”战天爵抱怀,头轻轻的靠到了墙壁上。

    “宪冬,你说,这算不算是孽债。”

    胡宪冬沉默了片刻后摇了摇头:“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从那天见到那个孩子开始,我就一天好日子也没过。

    我以为有些事儿能放下,可是说真的,就算我是个大老爷们,有些事情也是做不到的。

    佟霏这小妮子…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好大的难题。”

    “所以,你现在也没有想到到底要怎么做?”

    战天爵沉沉的叹口气未做声。

    胡宪冬起身走到战天爵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些事慢慢来吧。

    既然佟霏回来了,只要她不嫁人,那你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战天爵淡淡的扬了扬唇,面上满是苦涩。

    佟霏从放射科出来,战天爵倚靠在墙边望着她。

    她看了两人一眼:“现在可以走了吗。”

    胡宪冬坏笑:“不能哟患者,你还要等着看结果呢。”

    佟霏撇嘴:“事儿真多。”

    她转身往医生值班室走去。

    战天爵和胡宪冬在一旁跟上。

    没过多会儿,X光片被送进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看过之后将目光落到了胡宪冬身上:“胡医生,佟小姐没事儿。”

    胡宪冬将片子接过看了一眼:“恩,的确没什么事儿。”

    佟霏站起身目光不悦的落到了战天爵的身上。

    “好了,既然医生已经说我没事儿了,那我就先走了。”

    她往外走去,这一次,战天爵没有阻拦她。

    他看向胡宪冬道:“行了,我也先走了。”

    “喂,你们两个不请我吃饭啊。”

    回答他的,只有空气中传来的护士推动治疗车的轱辘声。

    胡宪冬撇嘴一笑,真是两个过河拆桥的家伙。

    佟霏快步下楼,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战天爵追上了她。

    他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跟我谈谈。”

    佟霏回头,脸色并不是很好:“我并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战天爵将她抵到墙上,双臂禁锢住了她,脸色阴沉。

    “是吗?真的没有什么好聊的吗。

    关于那个孩子,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佟霏,别那么自私。

    你总说你爱我爱了八年,那你现在告诉我。

    你为什么要骗我。

    兴许八年前你还能够瞒的了我,但我已经见过那个孩子了。

    他根本就不可能是涂卿阳的孩子。

    都说你这孩子早产两个月,可早产,根本就只是幌子吧。

    佟霏你告诉我,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真的很好吗?

    你不是说,你从来没有背叛过我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背叛吗?

    我一直以为,你纵然娇惯可却单纯诚实。

    可我千算万算就是没能想到,原来你就是个骗子。”

    佟霏咬牙,眼中含泪的望向他。

    战天爵目光中带着深深的痛意:“为什么不解释。”

    佟霏闭目,再睁开眼的时候,她眼神中多了几分坚定。

    “就算我骗了你又如何。

    你不也骗了我吗。

    你跟叶蓁背着我走到一起的时候,我并没有质问过你什么不是吗?

    既然如此,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你她妈聪明的脑袋连这点儿屁事儿都想不明白吗?

    为什么会是叶蓁?你不懂吗。”

    “对,我不懂,”佟霏扬着头:“也不想懂。

    我现在就一个心愿,希望你们能赶紧结婚,然后百年好合。

    我倒要看看,你战天爵是不是离了我佟霏就能过的更幸福。

    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就从来都不会错。”

    “你…”战天爵看着她骄傲的目光,真的是恨不得掐死她。

    可他却连抬手掐住她的脖子这种事儿都做不到。

    “战天爵,听好,以后不要再因为我儿子的事情来找我。

    我的孩子只是我一个人的,跟任何男人都没有关系。

    我从来就不是男人的附属品。

    谁规定,我的孩子一定要有爸爸的。

    我一个人也可以把孩子养活的很好。

    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闪开吧。”

    战天爵望向她,心中的愤怒已经被点燃。

    佟霏身子一低,从他手臂下钻了出去。

    他转身抓住了她要离开的手腕。

    “佟霏你记住了,如果你敢嫁给涂卿阳,那我一定会毁了你。”

    佟霏咬牙闭目,用力一拽将自己的手扯出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佟霏此刻倔强的模样,战天爵心里痛缩了一下。

    现在的她就像是刺猬一样,把自己紧紧的蜷缩了起来,他根本无法靠近。

    即便他想原谅她,可她却从未给过自己机会。

    佟霏再次回到佟家别墅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

    站在别墅门口,她头有大。

    她一个人在门边的墙上倚靠了很久才按了门铃。

    佣人今天已经见过她也认识她了。

    他们打开大门让佟霏进去。

    陈叔亲自出来接她:“大小姐,你回来啦。”

    “陈叔,我哥呢。”

    陈叔回头指了指楼上:“一早回来上楼了。”

    大小姐叹口气:“我上去跟他谈谈。”

    “大小姐,你吃饭了吗。”

    佟霏摇了摇头。

    “那你上楼去吧,我让人给你准备晚餐,你一会儿下来吃饭。”

    佟霏抿唇:“谢谢你,陈叔。”

    “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了,大小姐你快上去吧。”

    佟霏进入大厅环视一圈才发现,里面的大风格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她上楼去走到佟辰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阵暴戾的喝声:“都给我滚,不要来烦我。”

    “哥,是我,我们谈谈。”

    房间里沉默了一下,可就在佟霏以为是佟辰不想搭理自己的时候。

    门从里面被打开。

    看着近在咫尺的佟霏,佟辰眉心紧蹙打量着她。

    那眼神中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

    “我没事。”佟霏说完后迈步走进了他的房间。

    佟辰冷哼一声:“我没想管你有没有事。”

    “我知道,我就是告诉你一声而已。”

    她走到他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佟辰懒洋洋的往床上一躺:“你要谈什么就赶紧说,说完赶紧滚吧。

    我现在看到你真的是烦透了。”

    “六年前,当我决定让涂卿阳来帮忙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这一天了。

    如果你这六年改变了,进步了,那我就好好的做我的佟家大小姐。

    绝不会影响你的决断。

    可如果你这六年依然是这副德行的话。

    那我就将你取而代之。

    六年了,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还是这么烂泥扶不上墙。

    你是不是觉得有涂卿阳帮你顶着就一切都可以万事大吉了?

    所以你每天沉迷于声色犬马的常瑟。

    你压根儿就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涂卿阳甩手不帮我们了,佟氏该怎么办对吧。”

    佟辰蹭的坐起身,怒目瞪向她。

    佟霏扬眉:“我说错了吗?

    其实我也特别希望我说错了。

    但是事实呢。

    你告诉我,这些年,你有没有为佟氏做过哪怕半件有利于公司发展的事情。

    你有没有为佟氏创造哪怕一分钱的利润。

    你除了会大把大把的花钱外,你还会干吗?

    你自己数数,六年间你到底换了多少女朋友。

    你还有点儿自己是佟氏集团掌舵人的自觉吗?”

    “掌舵人?呵,真是天大的笑话。

    六年前,你们的合同不是已经把我放空了吗。

    不管我说什么,你们不照样会把我的意见否决掉吗。”

    “你的意见?”佟霏沉沉的叹口气。

    “我只知道,四年前,你看上了一个当红女明星。

    为了追上她,你在公司提议要成立影视公司。

    结果这个意见被涂卿阳否决了。

    三年前,你去澳门豪赌,一夜输了一千七百万。

    你不服气,跟人家的地盘上闹事儿,结果被揍的不轻。

    回来后,你说要去澳门开发地皮建赌场,被涂卿阳骂了一顿。

    两年前,你说要发展副业开一家酒吧。

    因为是小本生意,涂卿阳给你拨了三百万让你去尝试。

    结果不到四个月,别人的酒吧都有盈利,只有你的酒吧是亏损的状态。

    你赔着本将酒吧到手转让,一分钱不剩还成了别人的笑柄。

    今年年初,你…”

    “够了,我在你眼里就没有一丁点儿的优点了是吧。

    你就只盯着我这些没有成功的事儿,一点也不看不到我的好是吗。

    那酒吧赔本是时机不合适,能怪我吗。

    我手里没有客源,能怎么办。

    你以为我想吗。”

    “你每天请你的狐朋狗友们请客。

    即便是你狐朋狗友的朋友的朋友也可以免单。

    这样的生意能够盈利才怪。”

    “我手里没有客源,不请这些人吃饭,怎么让他们帮我拉客人进店喝酒。

    难不成我自己出去吆喝吗。”

    佟霏无语一笑:“所以才说你不行,营销的手段千千万。

    可你就是能对这些手段选择视而不见而去选择一条必将失败的路。

    你或许不愿意承认,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

    涂卿阳再厉害,可他终究不是佟家人。

    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帮我们。

    佟氏是爸一辈子辛苦留下来的产业。

    你虽然生性好玩乐,但我相信,你也一定不希望爸的产业败在咱们两个人的手里吧。

    这六年,我在瑞士尽心尽力的学习,不是为了回来以后看着别人帮我们打理佟氏的。

    我们才是佟氏的主人,佟氏本来就该靠我们撑起来。

    我知道,这次的董事会有些突然。

    有些事情,我没来得及跟你商量。

    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是今天进了会场才知道这件事的。

    你是佟家的儿子,这产业在世人眼里该是交给你的。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可是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佟家好。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进了公司就会把你赶走的那种话。

    我只是想要让佟氏好。

    当初让你跟涂卿阳签订协议的时候没有人逼你。

    你明知道自己手里不持股,可你却为了贪图眼前的利益还是义无反顾的签字了。

    现在在董事会,你毫无决策权,你以为你留下还有什么用吗。

    也不过就是被那些老股东当枪使罢了。”

    “佟霏,”佟辰抬手指向佟霏,手都有些颤抖了:“当年不是你说让我不用管,这些事儿交给你来处理的吗。”

    “我让你把事情交给我处理,什么时候说过让你不为自己争取股份了。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别人的身上。

    你见凡有点儿脑子,都该想到自己是佟氏的继承人。

    继承人怎么可以不占股。

    那天晚上我参加完酒会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我问你为什么要在那份合同上签字。

    你是怎么说的,你说有钱花不就好了,干嘛计较那么多。

    总比倒闭了强吧。

    当时你在做什么你不会忘记吧。

    你的房间里有女人的声音。

    你的心思压根儿就没放在公司里。

    你自己都不求上进,我要怎么管你。

    我管了你你会听吗?”

    佟霏说着也激动的吼了起来。

    佟辰心虚了几分:“你吼什么,难道你今天就是为了来跟我吵架的吗。”

    佟霏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和怒气。

    “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

    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我没打算不管你。

    即便我再嫌弃你再讨厌你都无改变你是我哥的事实。

    虽然这六年来你对我不闻不问。

    可这不代表我也会对你不管不顾。

    我可以答应你,我做了佟氏的总裁后也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我会给你在公司里安排一个很重要的职位。

    你可以像从前一样,每个月都从公司里领取丰厚的酬劳。

    涂卿阳说,从前他每个月许你支取一百万。

    这一点,我不会更改。

    你放心,只要佟氏还在,我都不会亏待了你。

    年底分红的时候,我拿多少你就拿多少。

    如果你结婚了,有了孩子,我可以将我分红中的百分之二十给你,用于养活我未来的侄子侄女。

    这个条件你觉得怎么样。”

    佟辰盯着她:“你会这么好心。”

    “我是你的亲妹妹。”

    佟辰眉心微扬:“那你打算给我个什么职位。”

    “副总裁。”

    “切,还不是要被你压着。”

    “如果你不想被我压着,那你就不必再去公司上班了。”

    佟辰冷嗤一声,半响后才坐在床沿翘着二郎腿。

    “行吧,看在你是我亲妹妹的份儿上,我就饶了你这一次。

    不过你记住了,我才是佟家的长子。

    我随时会把佟氏抢回来的。”

    佟霏站起身盯着他脸上一阵冷漠:“随时欢迎。

    我倒巴不得能够安安静静的躲在家里做我的佟大小姐呢。

    只要你有那份能力,我立刻让位。”

    她说完站起身往外走去。

    佟辰抱怀不爽道:“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呢,坐那儿。”

    佟霏回头打量他片刻后转身退回去坐下:“说吧。”

    “你老实告诉我,关于涂卿阳和战天爵,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你这手段也太好了吧。

    我都服了你了。”

    佟霏脸色一冷,瞧瞧她家亲哥哥的德性,真让人觉得恶心。

    “你最后一次去看爸妈是什么时候。”

    佟辰愣了一下:“我问你话呢,你反问我这个干什么。”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你没事儿的时候常去看看爸妈。

    别的事情你可以让别人为你代劳。

    探望爸妈这件事儿只能你自己去做。”

    “你什么意思呀,你是在说我不孝顺呗。”

    佟霏脸色不太好:“你知不知道有人在爸妈坟前种了两株玫瑰。”

    “我知道战天爵做的。

    去年爸妈忌日那天,他告诉我要去做这件事儿。”

    “这难道不该是你这个儿子做的事情吗。

    以后我们自己爸妈的事情,我们自己去做。

    别让他一个外人来做。”

    “外人?你是说…你跟战天爵就彻底没戏了?

    那我今天打他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佟辰说着紧张了起来:“他不会像对付别人一样派人废了我吧。”

    佟霏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怎么会有这么个丢人的哥哥呢。

    “你打的是我,他干嘛要对付你。”

    她说完不爽的站起身往外走去。

    佟辰喊道:“喂,霏霏,你确定吗,你去哪儿呀,还没说完呢。”

    “确定确定确定,别再烦我了,我要下去吃饭。”

    佟霏下楼后,家里的佣人已经将饭菜摆好桌了。

    陈叔就站在楼梯口等她。

    见她下来,陈叔眉眼间带着笑意:“大小姐,你来的正好。”

    佟霏浅笑着过去坐下:“好多年没有吃正儿八经的家乡菜了,今儿闻到香味,感觉好像想起了我妈的味道。”

    “咱家这位厨子,可是我特地从乡下老家里请来的。

    厨艺好的嘞,跟夫人的厨艺还真是有一拼呢。”

    佟霏笑着坐下:“可我还是觉得,全世界最美好的味道,就是我妈做菜的味道了。”

    陈叔笑着点了点头:“我就知道大小姐是个孝顺的人。”

    他说着就开始帮佟霏夹菜。

    佟霏指了指身侧的座位:“陈叔,你坐,我们聊会儿天。”

    陈叔在佟霏身侧坐下:“正好,有些事儿,我也觉得得跟大小姐聊一聊。

    只是我毕竟只是佟家的下人,也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

    “陈叔,你说什么呢,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什么下人对待。

    我还清楚的记得六年前佟家落难你说的话呢。

    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家人,所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可我要说的…是姑爷战二爷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