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董事会上的惊喜OR惊吓

    第82章董事会上的惊喜OR惊吓

    佟霏头也不回,决定不理他。

    战天爵却是走到她身侧。

    前台的工作人员紧张到了先忙鞠躬:“战总好。”

    “这位是佟氏集团的大小姐没错,我可以帮她做保。”

    佟霏看也不看他一眼:“不必了,你们立刻给佟辰的秘书室打电话吧。

    我不需要别人为我做保。”

    她这人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从前对于她来说,战天爵不是别人。

    可现在不同了,他是就是她的别人。

    “不许打,放行就可以了。”战天爵的手指轻轻的在前台敲了敲。

    前台工作人员为难极了,她们略带紧张的一会儿望望战天爵,一会儿又转头看看佟霏。

    佟霏犹豫了片刻后转身就往公司走去。

    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赌气而难为别人。

    战天爵在她身后跟上。

    “我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接。”

    佟霏没有理会,按下电梯,电梯门打开,佟霏走了进去。

    战天爵随后跟上,秘书们这会儿倒没有一个敢跟着一起的。

    电梯门合上,里面只有两个人。

    战天爵身子一转晃到佟霏面前:“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佟霏从包里掏出手机将耳机塞入耳中。

    战天爵一把将她的耳机拽下:“我问你,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战二爷,我们很熟吗。

    我好像没有必要非得回答你的问题吧。

    你不觉得你以这样近的距离和一个跟你没有什么关系的女人说话实在是很不礼貌吗。”

    佟霏一把将自己的耳机扥出来。

    她抬眼看了一眼电梯,正在18楼上升中。

    她顺手按下19楼。

    到了19楼,电梯门打开,她迈步就往外走。

    战天爵伸手拉住她的手腕:“佟霏,你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因为我眼前现在的确没有人。”她说完用力将自己的手拽出转身步入楼梯间爬楼。

    战天爵眉心中带着很显然的怒气,眼看着电梯门徐徐的关上他却并没有追出去。

    他抬手用力的捶了电梯一下,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痛意。

    满脑子里想的都是佟霏刚刚的样子。

    佟霏从19层爬到31层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好了。

    天气很热,她又很不喜欢运动。

    该死的,她今天遭的这份罪全都是被战天爵害的。

    她在31层楼梯间平稳了自己的呼吸,调整了自己的状态才走了出来。

    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大部分的股东已经到齐了。

    战天爵的位置就在她的位置对面。

    佟霏优雅的走了过去坐下。

    战天爵身子向后一靠,翘着二郎腿抱怀直勾勾的望着她。

    这么明显的注视,她当然能够感觉的到,不过她选择忽视。

    其余的股东也陆陆续续的到场。

    最后是涂卿阳带着秘书走了进来。

    见佟霏已经来了,涂卿阳看着她嘴角扬起了笑意。

    佟霏对他回以微笑。

    两人的眼神交流没有被在场的股东错过。

    当然,也不会被战天爵错过。

    战天爵原本就冰冷的脸色此刻更加难看了。

    涂卿阳走到总裁位置上并没有坐下。

    他双手支在桌子上:“既然大家都到齐了。

    那今天的股东大会就正式开始了。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就一个议题。

    我提议,由佟氏集团大小姐佟霏担任佟氏集团总裁之职。

    替换之前总裁佟辰的位置。

    想必大家应该也知道,这些年,佟辰在其位并未谋其政。

    他的位置只是一个摆设。

    佟氏所有业务都是由我一个人在解决。

    鉴于这些年宁海集团扩建,业务量增加,我担心会影响我对佟氏集团的关注度。

    所以我决定将执政权交还给佟家后人。”

    涂卿阳的话音一落,整个会议室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

    佟霏也是有些吃惊。

    她望向涂卿阳,他这是…要把她拉回中国吗?

    可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这件事他该先跟她商量一下的。

    她并不想回来。

    战天爵看到佟霏的表情后邪魅一笑,抱怀打算继续看好戏。

    佟霏身侧的老股东有些担心的道:“这件事情太突然了。

    佟总这些年的确没有什么作为。

    如果不是涂总的话,我们可能分不到这么多宏利。

    可是…”老股东转头看向佟霏:“这佟霏毕竟是佟家的女儿。

    让她来掌管佟氏,不好吧。

    而且,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佟霏能够比现在的佟总强呢。

    万一她像六年前的佟辰一样,把佟氏带向死胡同呢。

    这些年,我们可是冲着你跟战二爷的面子,才会在佟氏投入大量资金来帮佟氏周转的。

    已经经历过一次破产风波的我们,可不想再跟着冒险了。”

    涂卿阳抱怀狡黠一笑:“李董,这一点你完全是没有必要担心的。

    现在你们眼前的佟霏早就不是六年前的佟霏了。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成天集团在两年前最盈利的新项目是什么。”

    周围的股东们都沉默着,有些人是不知道,而有些人是想不明白涂总为什么要问这个。

    涂卿阳勾唇:“是旅游业。

    我调查了一下,从前安城的整个旅游业中,瑞士游仅占了百分之12的份额。

    而那之前成天集团是不做旅游业的。

    两年前,成天集团忽然踏足旅游业,而且,他们的业务很单一,仅限瑞士游。

    而那一年到了年底,安城的瑞士游占了旅游业总比的百分之27。

    其中百分之九十的游客走的都是成天集团旗下的子公司的非凡旅行公司。

    而非凡旅行的创世人正是成天集团大少爷果游恺和咱们佟氏集团的千金佟霏女士。”

    佟霏望向涂卿阳,原来他调查过她。

    李董犹豫了一下道:“旅行公司的业务量能跟一个集团公司比吗。

    如果让她承担一个企业的话,恐怕会出现差错。”

    “这世上任何人做事都不可能保证不出错。

    能够在错误中成长就是进步。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对佟氏进行改革的机会。

    大家可以慎重考虑。

    当然,我可以答应在座的各位,在佟霏能够独立经营之前,我都会在她旁边协助她。”

    几位股东之间互相交流一番后纷纷点了点头。

    涂卿阳环视周围一圈后问道:“那好,那咱们现在就开始进行投票。

    佟霏手中占股31不在投票范围。

    剩余的股份,过半算同意。

    接下来我们举手进行表决,同意佟霏取代佟辰总裁的股东,请举手。”

    佟霏有些担心的环视周围一圈。

    涂卿阳第一个举手,接着股东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举手。

    十几位股东,只有一半的人举了手。

    剩下的人并不支持佟霏取代佟辰。

    佟霏看这些人几乎都是佟氏集团的元老。

    她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男尊女卑的想法在这些人眼里本来就很重。

    他们肯定觉得佟家有儿子,公司不该交到她的手上。

    涂卿阳占股25,这就意味着,她需要得到9.5股的支持。

    可是支持她的新股东们手中占股并不多。

    有占股一二的,也有占股零点几的。

    他们加起来只占股8.6。

    这就意味着,佟霏还差0.9股的支持。

    看着数据统计,涂卿阳眉心微蹙。

    他目光从几个没有举手的老股东身上。

    这些个老东西,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在打的什么算盘。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涂卿阳刚想要继续说些什么。

    坐在佟霏对面一直没有举手的战天爵忽然开口问道:“佟大小姐,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现在我并不支持你,但你的回答可能会改变我的决定。”

    佟霏不屑的望向他:“不必了,我并不稀罕你的支持。”

    涂卿阳勾唇一笑望向战天爵:“战二爷有什么问题只管问便是了。”

    战天爵看也没有看涂卿阳一眼,只是目光锁在佟霏的身上。

    “这个总裁,你想做吗?”

    佟霏冷笑一声:“如果你没有占佟氏的股份的话我当然很想做。

    但现在,我完全不想。”

    听了她的回答,战天爵慢悠悠的举起了自己的手,嘴角挂着一抹邪肆的笑意。

    战天爵占股百分之十八,完全可以压倒性的控制结局。

    佟霏握拳,他是故意的。

    他明明知道她不想回来,可却还是举起了自己的手。

    对,没错,这个混蛋就是她的克星。

    天地第一号大克星。

    涂卿阳不管中间过程,他只看结局。

    见佟霏稳稳的坐上了佟氏总裁之职,涂卿阳优雅的拍手。

    “那就恭喜佟霏荣升佟氏集团的总裁之职了。”

    整个会议室顿时响起了一阵掌声。

    有人面带笑容,有人心生算计。

    佟霏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开始过自己并不熟悉的生活了。

    可不管这生活多么艰难,她都没的选择。

    这是六年前她出国的目的。

    离开中国之前,她一直都认为这份计划是最完美的。

    她出国留学,用这个时间去忘记战天爵,让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佟霏的样子。

    等到自己一步步蜕变之后,她就回来接管佟氏。

    可真到了这一刻的时候,她却有些害怕了。

    在苏黎世生活的六年,她已经习惯了那里的一切。

    她喜欢那种简单干净没有算计的生活。

    真的要回来,除了被她藏在心底深处那份这辈子都无法愈合的伤口之外。

    她还要面对来自于佟氏集团的压力。

    董事会结束,各大股东们一个个的离席。

    有的离开前,还不忘来恭喜她。

    面对这些笑里藏刀的恭喜,她只能微笑着说一声谢谢。

    人走的差不多了,战天爵站起身望向她:“佟霏,跟我谈谈。”

    佟霏没有理会他,只是望向涂卿阳:“卿阳,我有话要跟你说。”

    涂卿阳得意一笑:“那走吧,去我办公室。”

    她走到他身边,两人一起往门口走去。

    战天爵脸色已经降到了冰点。

    他现在有种很强烈的要上前将她带走的冲动。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可那两人刚走到门边,佟辰就从门口冲了进来。

    看到佟霏,他直接将门关上将三人一起堵在会议室。

    接着他伸手指向佟霏,厉声吼道:“佟霏,你什么意思。

    你可真行呀,出去混了六年来抢我的饭碗是吧。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来抢佟氏。

    我才是佟家的男丁,这总裁之位轮也轮不到你头上,不知道吗。”

    佟霏看着她这位亲哥哥,真的是六年不见。

    他没有因为想念而给他一个拥抱,倒是恨的牙根痒痒的来指责她。

    看到他的态度,涂卿阳上前挡在佟霏面前不悦道:“佟辰这个决定是我做的。

    董事会也是我牵头开的。

    为什么要拿下你,你心里很清楚。”

    “我不清楚,你们都是一路货色一丘之貉。

    涂卿阳,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想要佟氏,可是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抢,所以你就只能通过佟霏来抢。

    你以为让佟霏当上了这个总裁,你娶了她就万事大吉了吗?

    告诉你,别做梦了。

    佟霏压根儿就看不上你。

    她就是在利用你。

    她喜欢的人是战天爵。”

    佟霏从涂卿阳身后绕出上前抬手就扇了佟辰一巴掌。

    一时间,整个会议厅都安静了下来。

    她打完佟辰,自己也愣住。

    刚刚那一瞬,她的行动压根儿就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

    只是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她本能的就出来扇了他一巴掌。

    她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

    因为她不喜欢战天爵,一点儿也不。

    而两位旁观者兴许也没有想过佟霏会这样做。

    战天爵抱怀依然坐在座位中看着这一幕发生。

    而涂卿阳则是盯着佟霏的背影。

    “行呀,你真是长能耐了,连你哥都敢打了。”

    佟霏眼神一阵闪躲,她有些后悔了。

    因为眼前的佟辰实在是有些可怜。

    “谁让你乱说话的。

    难道说话不用负法律责任就可以随便想说什么说什么了吗。”

    “我说错了吗。

    你敢说你喜欢涂卿阳吗。

    你敢说你不爱战天爵吗。

    你在这两个男人之间转来转去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今天把我赶出公司吗。

    我告诉你佟霏,你今天的行为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今天爸妈在天有灵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佟霏咬唇:“我是要接管佟氏,但我没有说过要让你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

    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能力,难道你想要再次带着佟氏破产吗。

    如果让你做佟氏的总裁人,让你管理佟氏,爸妈在天有灵就会高兴了吗。

    哥,你不能一听说我要接管佟氏就这么冲动。

    有些事情,我们就不能自己好好商量吗。”

    “商量?你给过我这个机会吗?

    你又有什么能力带领佟氏走向辉煌?

    哦,对了,我都忘了,爸妈给了你一张好脸蛋。

    让你可以靠勾引男人来发展事业。

    这么一想,我还真的是输了呢。

    安城的两大商业大腕都被你牢牢的抓在手里了,这种感觉很爽吧。”

    佟霏握拳生气喝道:“够了,你干嘛要东扯西扯的。

    用这种方式羞辱我你很高兴吗。

    我现在不与你争论这些。

    你先去你办公室等我,我一会儿去找你。”

    “找我?不必了,以后你都不必再找我了。

    你不就是想毁我,让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吗。

    行,佟霏,你赢了,佟氏给你了,我滚。

    从今天开始,我就算是死了也跟你没关系了。”

    佟辰说完气鼓鼓的转身离开了。

    佟霏快步要追,战天爵却不冷不热道:“佟辰就是让你们惯的。

    你以为你现在追回他有些话就能说清楚了吗?

    他现在恨你抢了他的一切,你说什么都没用。”

    佟霏回头望向他:“那也是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说完她就追了出去,涂卿阳也跟着一起离开。

    战天爵回身望着佟霏消失的背影蹙眉。

    她的脾气真是…非但没有收敛,反倒还更嚣张了。

    真是不识好歹。

    佟霏跑到电梯边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关上。

    她上前拍门:“哥,哥。”

    涂卿阳拉住了她:“好了佟霏别叫了。

    如果他真想继续跟你谈的话就不会跑了。

    你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有些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他终归要一个人想明白才行。”

    佟霏的手从电梯门边收回望向他。

    “这件事你该提前跟我商量一下的。

    今天别说佟辰了,就是我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可这不是惊喜,是惊吓。”佟霏很想要发脾气。

    可涂卿阳这样做的目的很显然是在为她和佟氏着想。

    即便她现在满肚子火气也无从发泄。

    “你是不是觉得我做错了。”涂卿阳看着她纠结的样子很是担心。

    佟霏郁闷:“我不想指责谁对谁错。

    可如果你能提前跟我说一下,我可以去做佟辰的思想工作。

    我可以把我的想法告诉他。

    或者是你一早跟他商量好,那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算了卿阳,这件事你别再管了。

    我去找佟辰,他毕竟是我亲哥哥,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才行。”

    她说着烦躁的用力按下电梯。

    她下楼后,涂卿阳蹙眉站在电梯口心情有几分烦躁。

    战天爵这时候才慢悠悠的走出来。

    两个心情不好的男人四目相望那一瞬,敌意横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