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可以被时光遗忘的爱情都不是真爱

    第80章可以被时光遗忘的爱情都不是真爱

    “霏霏,这位是谁呀,你朋友吗?”

    严丹将目光落到了谭云初的身上。

    佟霏抿唇一笑挽住了谭云初的手臂:“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位是我朋友,小初。

    小初,这两位是我大学同学,叶蓁、严丹。”

    三人互相问好后,佟霏将目光落到了店里:“你们谁在买衣服啊。”

    严丹指向叶蓁:“是蓁蓁要买诶。”

    佟霏狡黠一笑:“蓁蓁,这店里的衣服款式比较适合三四十岁的人穿。

    你何必把自己打扮的那么老气横秋的呢。

    难不成,你男朋友喜欢这一卦啊。”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我也快三十了啊。”

    “哦,对了,我都忘记了,你比我大一岁,也不年轻了呢。

    只是即便我们人不年轻了,可心还是要活的年轻点儿才行。

    你说呢,丹丹。”

    “对呀,霏霏你说的对。

    蓁蓁,你看人家霏霏的衣服,多年轻时尚啊。

    你就是太不会打扮了。”

    叶蓁在心里一阵郁闷。

    今天倒霉碰上了佟霏也就算了,她怎么会脑抽的让严丹陪自己来买衣服呢。

    佟霏道:“正好我也要去买衣服,你们两个跟我们一起走吧。

    蓁蓁,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帮你挑几身漂亮衣服吧。”

    “好啊。”叶蓁尴尬的笑了笑。

    佟霏挽着谭云初的手往外走,两人走在前,叶蓁和严丹走在后。

    谭云初望着此刻佟霏斗志昂扬的样子忽然就有些纳闷。

    这是什么情况。

    佟霏带三人走近普罗利专卖店。

    这是全球著名服装设计师普罗利先生开的精品女装店。

    总店在巴黎,全球只有八家分店。

    最重要的是,这家衣服的款式是从来都不会重样的。

    每个款式全球都只有一件。

    之所以带叶蓁来这里也是有原因的。

    佟霏围着店面转了一圈,导购员跟在她的身后,她挑了六套衣服让叶蓁进去试。

    叶蓁犹豫:“要试这么多吗。”

    “不试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合不合身呢?”

    佟霏抱怀望着她笑,那样子,就好像两人之间好像从来都没有过隔阂一般。

    严丹和谭云初在,叶蓁没法儿跟佟霏说太多,只能进去试穿。

    本来以为她会羞辱自己,然后让自己一套一套的换穿衣服整自己。

    可没想到,不管自己试穿哪一件,她都会拍手说漂亮。

    叶蓁有一些错觉,就好像很多年前两人一起去逛街她试穿衣服,佟霏夸她身材好一样。

    佟霏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六套衣服试完,佟霏又让导购员将她刚刚挑的几套衣服交给叶蓁,让她继续试。

    叶蓁就知道,佟霏不会那么好心的帮她挑什么衣服。

    她就是故意的。

    见叶蓁站在那里有些气鼓鼓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一摞衣服。

    严丹催促道:“蓁蓁,你快进去试呀。

    我们都等着看你美美的样子呢。”

    叶蓁真想骂严丹是个神经病。

    她明明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干嘛要帮着佟霏整自己呢。

    真是个脑残。

    叶蓁转身进试衣间继续试衣服。

    一共十几套,她真的是穿烦了。

    最后一套穿完出来,叶蓁眉心有些纠结:“霏霏,就从这些衣服里帮我挑一件吧。

    这些都很好,穿那么多,导购还要再收拾,很麻烦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善良,你总是这样。”佟霏眯眼一笑。

    她对导购员道:“刚刚这位小姐试穿的衣服全都打包吧。”

    叶蓁傻眼了:“什么?霏霏,我不用买这么多的。”

    佟霏抿唇一笑:“你男朋友不是很有钱吗。

    难不成他不许你乱花钱啊。”

    “那倒不是,只是…我穿不了这么多啊。”

    “叶蓁,你可真够傻的。

    女人最好的年龄就那么几年。

    你今年都三十了,可你男朋友还没有变成你老公是因为什么呢?

    要么就是他不爱你,要么就是他嫌你不够吸引人。

    如果是因为前者的话,那老天爷也救不了你。

    可如果是因为后者的话,那你就得努力改变自己来吸引你男朋友的注意啊。

    反正你男朋友有的是钱,也不需要你心疼。

    现在可是小三儿横行的时代。

    闺蜜都可以成为小三儿,就别提那些个二十代出头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们了。

    她们想要把你挤兑成渣真是一瞬间的事儿。

    我相信,你一定也不希望你守护了好多年的男朋友被小三儿勾走吧。

    我告诉你,如果你现在不好好对待自己的话,很快你就会成为弃妇的。

    丹丹,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严丹认可的连连点头:“没错没错,蓁蓁,你真的要有点儿危机意识了。

    我记得你跟你男朋友六七年了吧。

    可你好像一次也没有说过他跟你求婚的事情。

    你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你还是听佟霏的吧。”

    见叶蓁不松口,佟霏扬唇抱怀:“叶蓁,总不会…你男朋友真的不让你花钱吧。

    以前我的前夫也很有钱。

    他虽然没有时间陪我,也不怎么爱我,但他的钱我却可以随意的花呢。”

    叶蓁打开包,将卡递给导购,那导购乐的嘴角差点都咧到天上去了。

    很快,导购过来请叶蓁按密码签字。

    “女士,一共一百零八万,请按密码后签字。”

    佟霏在一旁眼神中闪过一抹一抹精光。

    叶蓁苦着脸签完字。

    佟霏让她将地址告知导购,导购会负责将她的衣服送回家里去。

    她抬眼望了佟霏一眼,转身不甘心的将地址告诉了导购。

    一百零八万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些紧张。

    从服装精品店出来,佟霏走到谭云初身侧回身望向叶蓁和严丹。

    “蓁蓁,丹丹,今天时间也不早了。

    我们不能继续陪你们逛了,改天有时间咱们再约吧。”

    “好呀,霏霏,我还没有你号码呢,你留个手机号给我吧。”

    “我以前在中国时用的手机号已经不用了。

    暂时先把我的MSN留给你好了。

    以后有事儿你就用MSN联络我就可以了。”

    佟霏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写了一串MSN号递给严丹。

    “同学聚会的事情你提前几天给我留言。

    万一我在国外的话,也得提前准备一下才方便回来。”

    “好嘞,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放心吧。”

    佟霏对严丹淡淡一笑,挽着谭云初的手先离开了。

    两人没有再逛,佟霏直接拉着她下楼去了。

    电梯上,小初有些不解的问道:“霏霏,刚刚那女人谁呀,出手够阔绰的呀。”

    佟霏转头看着她狡黠的笑了。

    “你笑什么。”佟霏这一会儿让她觉得的很难猜。

    “那个叫叶蓁的,是战天爵现在的女朋友。”佟霏看着她淡然的笑。

    “什么?”小初一听,声音不自觉的扬起了好几个分贝。

    “吃惊吗?”

    “你的意思是说…破坏你跟战天爵感情的第三者是你的同学?”

    “卿阳没告诉你吗?她不光是我同寝室的大学同学,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初下了电梯就转身要重新回去。

    佟霏拉住她:“干嘛去呀。”

    “你刚刚就该告诉我。

    这种人,就该见一次揍一次啊。

    最好的朋友抢你的男人,这你也能忍。”

    “我为什么要打她呢,打她我还手疼呢。”

    “行,你嫌手疼那就我去。”

    佟霏拉着她就往外走去:“你也不许去。

    这世上报复的方法多了去了。

    最傻的就是用自己的拳头去解放那些个心有愧疚的小人。

    她巴不得我揍她一顿,这样她就会觉得不亏欠我了。

    可我偏偏不要。

    我就是要一点一点的磨光她身上的所有伪装,一分一分的折磨她。

    这样才对的起她对我的辜负。”

    听她这么一说,谭云初忽然觉得佟霏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怕。

    不过这份可怕,似乎也因为她才是受害者而变的理所当然了许多。

    “那你干嘛帮她打扮去勾引战天爵。

    你是看他们没有结婚,还不够生气是吗?”

    “呵。”佟霏侧头一笑。

    谭云初无语:“你看你,又笑什么啊。”

    “你怎么就能确定我是在帮她?

    我了解战天爵,所以你放心,我这绝对不是在帮她。”

    谭云初隐约听懂了:“所以…你是在给她下套?”

    佟霏得意的扬眉:“严丹和你在,这圈套,她不得不跳。”

    “可你就不怕她会在我们离开后再把那些衣服退回来吗?”

    “不会,你还记得她试衣服的时候我又去帮她挑衣服了吗?”

    谭云初点头,当然记得,她挑衣服的眼光可是非常好的,她给打满分。

    “我告诉导购,见凡是我定下的衣服,全都撕毁商标。

    普罗利家的衣服没有商标是不可以退换的。

    只要不是他家自愿赞助的,那即便是天皇老子去退也没用。”

    谭云初在她面前竖起了大拇指。

    佟霏脑袋很聪明,这前一步后一步的都考虑的很周全。

    两人出了商场回了酒店,佟霏将她送到车边:“今天有些不尽兴,以后有机会我们再一起逛街吧。”

    “没问题,我随时等你约我。”

    “今晚小达就拜托你们了,回去的路上小心开车。”

    谭云初点头一笑发动车子开车离去。

    佟霏转身进了酒店回到房间。

    小达不在,整个套房显的空落落的。

    她简单的洗漱一番后就休息了。

    房间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已经养成了睡前给孩子讲故事的习惯。

    现在孩子不在身边,忽然觉得好空虚寂寞。

    她打开床头灯坐起身下床走到窗口拉开窗帘往外望去。

    满城的霓虹闪烁,从这个角度看去倒是很漂亮。

    房间里有红酒,她开了一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坐在窗边赏夜景。

    摸索到手上的戒指,她低头看去,眉心微蹙将戒指摘下放在眼前。

    看了片刻,她将戒指放到了身侧桌子上。

    明天要去参加董事会,她不能带着这个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的戒指去。

    想到今天与战天爵机场偶遇的场景。

    她心脏的一角隐隐有几分躁动。

    六年了,他脸上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但眼神却依然还是那样的冷漠。

    好像这个世界都入不了他的法眼一般。

    凭良心而言,看到他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的心还活着。

    虽然不至于像当年小女生时那般冲动。

    可却也是有感觉的。

    有人曾经说过,可以被时光遗忘的爱情都不是真爱。

    现在她信了。

    可仔细想想,自己真的是很贱。

    明明人家不把她当回事,她还要付出这份廉价的真爱,多傻。

    她摇头笑了笑,端起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

    微醺的酒意中,她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中撒入房间,她被刺眼的光线扰醒。

    睁开眼发现酒杯还在手里,她微微抿唇将酒杯放下起身去洗漱。

    穿戴整齐后,她点了早餐,本来打算吃过早餐就去公司的。

    结果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却是响了,是涂卿阳打来的。

    “喂,卿阳,早上好。”

    “佟霏,你在哪儿。”

    “我在吃早餐。”

    “跟你说一个坏消息。”涂卿阳笑道:“今天董事会开不成了。”

    “为什么?”佟霏认真了几分,难道是有什么变故了吗。

    “因为战天爵临时有事离开了安城。

    他是大股东之一,他不到场,这董事会就无法进行。”

    佟霏心态淡然了几分。

    她昨天就在想,明天就要召开董事会了,战天爵今天出去还来得及参加董事会吗?

    结果今天就因为他而耽误了整个会议。

    任性的人果然是不管何时都这样任性。

    “好的我知道了,小达昨晚还好吧。”

    提起小达,涂卿阳倒是笑了起来:“他除了睡觉有些不老实之外,别的都很好。”

    佟霏抿唇一笑:“他昨晚不会又掉地上了吧。”

    “那倒没有,只是我半夜伸手没有摸到孩子吓了一跳,睁开眼一看,他原来睡在我脚边,如果不是我醒的及时,他估计也是要掉地上去的。”

    “他睡觉一向这样,”佟霏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既然今天不开董事会了,那你找人帮我把小达送回来吧。”

    “今天你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吗?

    如果没有的话,正好我带你们四下里转转。

    让孩子也认识一下安城。”

    佟霏想了想:“今天恐怕不行,我要带他出去一趟。”

    “去哪儿,我陪你们一起吧。”

    “不用,我要带他去见见他外公外婆。”

    涂卿阳迟疑了一下:“那我派车送你们。”

    “好。”

    佟霏吃过早饭后就将一身红色的短袖短裤西装套装换成了一袭白裙。

    不到一个小时,小达被涂卿阳派来的车送了回来。

    佟霏帮他换了一身衣服:“小达,今天我带你去见见你外公外婆吧。”

    “好呀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去。

    把衣服理整齐,我们现在就走。”

    她起身去拿包,小达自己把衣服裤子扎好跟着佟霏一起下楼。

    “昨天在涂爸家好吗?”

    “好是好,就是涂爸不会讲故事,晚上不听故事我就睡不着。

    后来,是小初姐姐给我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哄我睡着的。”

    “是吗,你小初姐姐讲的什么?”

    “武松喝了酒打老虎的故事,小初姐姐说,这是中国名著里的故事。”

    佟霏呵呵一笑:“武松打虎?对,这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中的一个小故事。

    你喜欢吗?如果你喜欢的话,这次回去的时候,我给你买一套四大名著。”

    小达想了想正经的问道:“可是我怕有些字我不认识,需要你讲给我听。”

    “没问题,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小达看向她:“你说啊。”

    “我讲给你听的故事你要牢牢的记住,然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负责讲给小蜜听。”

    “没问题,我一定讲的比你好。”

    佟霏揉了揉这个小少年的头,看把他给得意的呢。

    经过花店,她拉着小达的手去买玫瑰。

    花店的老板帮忙包花的时候,佟霏蹲在小达面前道:“小达,你现在就好好的记住了,你姥姥生前最喜欢的花就是玫瑰花。

    将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去看你姥姥,就必须要送上一束玫瑰花,知道吗。”

    “只能是玫瑰吗?”

    “恩,只要玫瑰。”

    “我记住了。”

    拿上花,车子直接开到了安城墓园。

    几年没有回来,走近墓园的时候,佟霏的心里有些酸涩。

    她一手抱着花,一手拉着小达的手。

    老远看到父母的墓碑时,她的鼻头一酸。

    不知何时,父母墓碑的两侧被种上了两株红玫瑰。

    正是夏天,玫瑰开的火红。

    她走上前将手里的玫瑰花放下望着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爸,妈,我回来了。

    好多年没有来看你们了,你们没有怪我吧。”

    她说完将小达拉到自己身侧伸手搂着他肩膀。

    “爸妈,这是小达,我的儿子,你们的外孙…”

    佟霏说着咬唇,眼睛有些发涩,她深吸口气低头对小达道:“小达,叫人,姥姥姥爷。”

    小达看了看佟爸爸的照片,又转头看向了佟妈妈的照片,最后乖巧的鞠躬:“姥姥姥爷,你们好,我是小达。

    我以前就看到过你们的照片哦。

    霏霏把你们的照片摆在家里。

    霏霏说,你们去了天上,因为你们是好人。”

    佟霏看着他能跟自己的姥姥姥爷喋喋不休的样子,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如果爸妈还活着那该有多好,小达一定会跟他们相处的非常好。

    爸妈忙碌了一辈子,甚至都没有什么时间享受过生活。

    如果他们能等到这一天该有多好。

    儿孙满堂不是所有长辈的心愿吗。

    “霏霏,你怎么哭了。”

    佟霏蹲在小达面前:“小达,你去前面的小路口等我一会儿好吗。

    我跟你姥姥姥爷说会儿话我们再走。”

    “好啊。”

    小达看了姥姥姥爷一眼:“姥姥姥爷,我先去前面咯,让我妈跟你们聊吧。”

    他说完走到这一排的入口。

    佟霏转头就能看到他。

    她收回目光的时候看了一眼左手侧的玫瑰。

    “爸妈,这些年我在瑞士挺好的。

    我顺利的拿到了学士学位,也在果果新开的公司里帮忙。

    曾经,你们在世的时候,我没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儿,只顾着迷恋一个不属于我的男人,弄的自己遍体鳞伤。

    我其实一直都特别后悔,为什么要等到你们不在了才醒悟呢。

    如果你们还活着,现在的我,一定会让你们感到很骄傲和自豪的。

    爸妈,你们放心,我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

    懂得生活,也懂得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女人。

    现在的我,不会再迷恋爱情,以后,我会一直做能够让你们即便在天上也可以引以为傲的女儿的。”

    佟霏仰了仰头,不让眼泪掉落。

    她不能在父母面前哭,不能让他们担心。

    离开墓园的时候,佟霏已经平息了自己的情绪。

    回到市里,佟霏直接带小达回了酒店。

    外面的天气实在太热,空气里就像是在着火一样。

    佟霏看的出小达很想出去玩儿,可她实在是怕热,直接忽略了他期待的小眼神。

    中午,涂卿阳赶来了酒店陪两人吃饭。

    因为董事会临时取消,他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

    “佟霏,下午去哪儿,我带你们出去玩儿吧。”

    “这么热的天气,感觉去哪里都没有什么兴趣。”

    小达将筷子放下举手:“涂爸,我有想去的地方。”

    佟霏转头看他:“怎么哪儿都有你,这么热的天,很容易中暑的。”

    “霏霏,你总不能因为怕天气热而错过美丽的风景吧。”

    小达瞪大眼睛:“你得勇敢一点儿。”

    听小达这样说,涂卿阳倒是笑了起来:“小达说出了我的心声。”

    “行,既然你们两个都这么有精力不怕热,那你们去好了。

    反正我今天说什么都要在酒店里装死。”

    “行,小达,那你跟涂爸出去玩儿吧,好吗?”涂卿阳揉了揉小达的头。

    “好诶。”小达乐的嘴角都翘到耳根里去了。

    吃过午饭后两人就走了。

    佟霏一个人回了房间。

    进屋看到外面的大太阳,佟霏有些担心。

    就这么让他们出去真的行吗?

    正犹豫着,果果给她打来了电话,“之前你不是说做丛林探险类的旅游项目吗。

    昨天我找到一个极限生存的能手跟我去实地考察了一片丛林。

    占地大约有0.2公顷,里面没有危险的动植物。

    而且能够被当做荒野求生的资源不少。

    因为面积不是非常的大,也比较容易控制,足以可以保证游客的生命安全。

    我熬夜做了一份合同你看看行不行。”

    “知道了。”

    佟霏挂了电话将MSN打开,从里面找到合同看着。

    MSN消息不停忽闪,佟霏点开,见是严丹加她的好友。

    佟霏加了她之后,严丹接着就给她发来了消息。

    “霏霏,你在呀,跟你说个好消息。

    我昨晚回来联络了九个同学,都说要参加同学聚会。

    应该近期内就能办了哦。”

    佟霏发过一个笑脸:“你办事能力不错。”

    “昨天我忘记问了,你结婚了吗?你会带你男朋友或者老公出席吗?”

    佟霏犹豫了一下:“蓁蓁呢?她带吗?”

    “她被我磨的没有办法,答应会带她男朋友过去了。”

    是吗,佟霏扬唇一笑:“那我也带,人多了才热闹呢。”

    “那我就统计两人咯。”

    “好,丹丹,我这会儿有点忙,以后有时间再陪你聊吧。”

    她将MSN退了出来给果果将电话打了过去。

    “怎么样,还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我看还不错,具体还有几项我想添加的条例我都已经发给了你。

    你大致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早点儿拿下这个项目。

    时下年轻人都喜欢冒险。

    这虽然不是真实的,但却可以满足他们的猎奇心。

    这项目我做过市场调查,一定不会太差。”

    “这几年你给我赚了这么多钱。

    这一点我完全相信你。

    怎么样,今天董事会开的如何?”

    “那位战二爷临时有事出差去了,董事会没能开成。”

    “我去,那大哥生来简直就是为了克你的呀。”

    “我怎么听到了幸灾乐祸的味道呢。”

    “隔着这么远你都闻到了?

    看来我表现的太明显了,哈哈哈哈。”

    佟霏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行了,别贫了,赶紧看完合同睡觉去吧。”

    “得令。”

    挂了电话,佟霏起身将头发扎起,本想着去洗把脸的。

    才走了两步,手机又响了,她无语的回身,这男人可真能啰嗦。

    可拿起手机心却不自然的慌张了一下。

    这个号码她何其熟悉。

    即便想遗忘也忘不掉,曾经的八年,她将这十一位数字刻进了自己的血液中。

    可是多奇怪,他怎么会有她的号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