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好,佟霏,我们离婚,我放你走

    第76章好,佟霏,我们离婚,我放你走

    佟霏下定决心要找胡宪冬好好谈谈。

    她下床走到病房门口,刚拉开一个门缝准备开门出去的时候,就看到战天爵从她病房门口快步往里走去。

    她心一紧,连忙侧身靠在墙壁上躲避开。

    战天爵还是来了。

    一定是胡宪冬将他找来的。

    不行,这里是呆不得了。

    佟霏转身回去拿出自己的手机和证件就往外走去。

    不能拿太多东西,否则会引起护士的注意。

    她打开门的时候特地往外看了看。

    见走廊那边没有动静,她这才佯装出来活动活动的在护士站走了两个来回。

    接着她装作若无其事的往电梯口走去,见没人注意自己,她连忙进了电梯,快速离开。

    战天爵进了医生办公室,胡宪冬一脸严肃的望着他。

    “佟霏怎么回事。”战天爵在他对面坐下。

    “她上次的车祸是不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我就告诉过你让你好好给她检查检查。

    可你呢,你觉得没事儿就行了吗?”

    “不是上次车祸的事情。”胡宪冬望着他:“天爵,你老实跟我说。

    之前…你到底有没有跟佟霏行房。”

    “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件事情很重要,你知道的,我这人很喜欢开玩笑。

    但我今天跟你谈话的内容很严肃。”

    战天爵沉声忘了他片刻后摇了摇头:“没有。”

    “一次都没有?”

    战天爵眉心一挑有些不悦:“没有,你到底要说什么。”

    “天爵,佟霏怀孕了。”

    战天爵脸色一黑:“你说什么。”

    “佟霏先兆流产,昨天下午被紧急送到了我们医院的VVIP妇产科。”

    战天爵蹭的站起身,他一脚将椅子踢开。

    “天爵。”

    “别说了。”战天爵脸色非常的差。

    他现在的模样绝对是胡宪冬认识战天爵以来最难看的一次。

    胡宪冬真的很替战天爵惋惜。

    失去了佟霏,他还去哪儿找这么爱他的女人。

    别人兴许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战天爵心里是有佟霏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发现佟霏的秘密后用离婚和宣布再婚的那种方式报复佟霏。

    他也不会在佟霏出车祸后像是急疯了一般的来找他去查看佟霏的病情。

    更不会在听到她怀孕的消息时,脸色像是冰块一样难看。

    战天爵后退一步声音有几分无力:“以后有这样的事情不必再告诉我,我很忙,没有时间管这些闲事。”

    他说完转身就拉开门离开。

    胡宪冬有些担心,他放下手中的病例起身追了出去。

    可是刚打开门,就看到战天爵站在门边发呆。

    胡宪冬上前手按住他肩膀:“你怎么样。”

    “几个月了。”

    胡宪冬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摇了摇头:“因为我们医院有规定,不能随便泄露病人的病例。

    所以我并不知道她孕多少周了,我只打听到她是孕早期先兆流产。

    孕早期范围很大,三个月也是孕早期,所以…”

    “这个孩子,有没有可能是那个男人的。”

    胡宪冬沉默了,他也不知道。

    “她在哪个病房?”

    胡宪冬抬手指了指前面第二间。

    战天爵迈起沉重的步伐走过去,他将门慢慢推开往里看去。

    里面并没有人。

    胡宪冬跟了过去。

    见里面竟没有人,他出来问护士:“6床人呢?”

    “没在吗?刚刚我还看到她在这里溜达了呢。”

    护士从护士站出来走进病房看了一眼。

    “奇怪,怎么不见了呢?”

    战天爵眼神一转,他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胡宪冬喊道:“你去哪儿。”

    “你别管了,上班吧。”

    胡宪冬叹口气,这是什么虐恋情深的戏码。

    真是虐死他了。

    好好相爱多好,干嘛非得这样儿呢。

    战天爵下楼围着医院找了一圈。

    可他却并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他给她打电话,可她已经关机了。

    战天爵思索了片刻后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他车子开的很慢,目光四下里到处乱窜。

    可是车子毫无目的的开了半个小时,他都没能找到她。

    他将车停在路边,脑海里有些乱。

    她会去哪儿呢。

    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有那么一个地方他可以去碰碰运气。

    他发动车子直接开奔目的地。

    安城墓园。

    战天爵手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走了上来。

    在入口,他看到了她穿着病号服孱弱的坐在父母墓碑前凄凉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他的心是揪痛的。

    忽然觉得,她好像真的从他的世界里彻底走失了。

    战天爵迈步走了过去。

    墓碑前,同样放着一束火红的玫瑰。

    不用想,那是佟霏刚刚带来的。

    听到脚步声,佟霏转头看去。

    见是战天爵,她的瞳孔不自觉的大了几分。

    战天爵望着她,就这么一步步的走近立在了她的面前。

    佟霏双唇有些发白,慢慢的站起身。

    两人四目相对,竟是让人觉得那样揪心和疼痛。

    过了很久,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战天爵转头将手中的红玫瑰放到了坟前。

    与佟霏带来的红玫瑰紧紧靠在一起。

    “爸,妈,我来看看你们。”

    佟霏握拳,极力克制自己想哭的心情。

    “以后…你可以不用叫爸妈了。

    今天,我们两个都到齐了。

    我们就在我爸妈面前把话说清楚吧。

    爸,妈,我跟天爵离婚了。

    以后…以后他不会再来看你们了。

    他不再是佟家的女婿了。

    我们离婚了。”

    战天爵侧头望向她,许久后,他的目光移向她的小腹。

    佟霏很是紧张,他知道了。

    她的手不自觉的抚摸到小腹上,目光不敢再看他。

    “爸,妈,我跟霏霏有话要谈。

    我先带她离开,以后再来看你们。”

    他说完深深的三鞠躬转身离开。

    佟霏犹豫了片刻后也给父母三鞠躬转身跟着战天爵离开。

    战天爵走的很慢。

    他知道她身体不好,即便只是快走对身体也并不好。

    两人慢悠悠的下了山来到墓园外。

    今天并不是扫墓的大日子,所以整个墓园都很寂寥。

    山下除了他的车外,还停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是佟霏雇的。

    “上车吧,我们在车上谈。”

    战天爵打开车门。

    可佟霏却摇了摇头:“就在这里谈吧。”

    “怎么,连我的车也不稀罕坐。”

    佟霏双唇轻闭没有说话。

    战天爵一把将门推上。

    他走到她面前:“几个月了。”

    佟霏咬唇:“胡宪冬没有告诉你吗?”

    “你的病例被保密了,他不知道。”

    佟霏没有看他的眼:“不到…两周。”

    “你…”战天爵一把握住她的双肩。

    “我还在想,这孩子会不会是那个男人的。

    却原来竟然是涂卿阳的。

    佟霏呀佟霏,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背叛过我吗?”

    战天爵的表情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佟霏苦笑:“你又何必这样来质问我呢。

    战天爵,别演了。

    我还是那句老话。

    别说在我们离婚前我没有背叛过你。

    即便我真的背叛了你又如何。

    反正你又不爱我。

    何必管我跟谁睡在了一起。

    全天下的男人都有资格怪我,只有你没有。

    我给过你机会的。

    我爱了你八年,做了你一年的妻子。

    我为了你放弃了所有对我的未来有利的机会。

    我为了你改变了我自己的一切习惯。

    我以为,只要我变成你喜欢的样子,你就会爱上我。

    我从来就不想做什么乖乖女,我也有我自己的个性。

    可是为了你,我改了。

    我收敛了自己所有的小个性只为了迎合你。

    可是你是用什么回报我的。

    如果你对我哪怕用一丝丝的心。

    我们的孩子现在早就已经出生了。

    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逼的。

    你不是不在意我吗,你不是对我冷漠吗,你不是讨厌我吗。

    那你还来质问我做什么?

    失去了你爱的人,你把所有的过错都怪到了我的头上。

    这对我公平吗?

    从头到尾,哪怕只有一次也好,如果你是站在我这边的,我都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战天爵,真的别演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战天爵冷笑,他松开握着她肩膀的手,看着她泪流满面却倔强的擦眼泪的样子。

    “改变吗?佟霏你错了。

    你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从头到尾,你一直都是这幅德行。

    你总说你爱的人是我,可是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

    不然这孩子是怎么来的?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一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女人会跟别的男人上.床。”

    佟霏茫然的望向他,原来…她付出的爱在他眼里是自动隐身的。

    整个安城的人都能看到为了爱他她有多疯狂,只有他选择视而不见。

    或许在他的眼里和心里,只有他爱的人才有资格对他付出所谓的爱情吧。

    其余人的爱,都是可以不屑一顾的垃圾。

    佟霏狠狠的擦掉了脸上所有的泪珠。

    她本来就白,因为生病,现在就更加虚弱脸色更是惨白了。

    “我不需要你相信,从我签下离婚协议的那天开始就不再需要了。”

    看到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他蹙眉拉着她的手腕:“上车,上车谈。”

    佟霏想甩开他的手,可她却并没有力气了。

    她直接选择蹲在地上。

    战天爵拉着她的手腕低头看向她无奈道:“佟霏。”

    “战天爵,你选择吧,是要我死,还是放我走。”

    她眼神决然的望向他。

    “你说什么?”战天爵讶然的望向她。

    “如果活着就是要跟你这样纠缠一辈子的话,那我宁可选择去死。

    这样的日子够了,真的够了,我再也不想要了。

    爱过你的三千个日日夜夜,我多想把它抹去。

    我再也不以爱你为傲了。

    我只想远离你,只想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

    战天爵松开拉着她手腕的手。

    “你竟然…用死来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是真心的。

    这样的生活,我真的是够了,不要了,我再也不想要了。

    你也好,过去的回忆也好,全都滚蛋吧。”

    战天爵望向她:“佟霏,这是你说的。”

    “对,这是我说的。

    高高在上的战二爷,我高攀不上你。

    也不想再与你有过多的纠缠。

    我现在浑身的细胞甚至是呼吸都在期盼能够跟你离婚。

    你恐怕还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能从我的世界里彻底消失吧。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渣男。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一天,不,哪怕是一秒都不想要。”

    战天爵闭目,许久许久之后,他再睁开眼时,眼中恢复往日的冷漠。

    “好,佟霏,我们离婚,我放你走。

    如你所说,这辈子,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我不会再见你,以后你的死活…跟我再也没有关系。

    你和你的孩子…都保重吧。”

    战天爵说完转身上车扬长而去。

    佟霏蹲坐在地上看着渐行渐远的汽车。

    她的眼眶瞬间就像是开了闸门般眼泪倾斜而出。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嘴,从哽咽变成了呜咽最后嚎啕声遍布整个荒野。

    多好,再也不用这样纠缠了。

    多好,再也不必见战天爵那张令人讨厌的脸了。

    多好,再也不必纠结心痛了。

    这个安城,她真的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她颤抖着双手掏出手机拨通了果游恺的电话。

    电话那头原本还带着睡音的果游恺在听到佟霏的哭声后立刻就清醒了。

    他坐起身急道:“宝贝,你怎么了。”

    “果果,我熬不住了。

    我一分钟也熬不住了。

    我要离开这里,现在立刻马上。

    你来接我,立刻回来接我好不好。”

    佟霏哭的好像世界末日一般。

    果游恺从床上跳下,边穿衣服边哄道:“我现在就拿护照去机场。

    宝贝你乖乖的等我,别怕,我很快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挂了电话,佟霏鬼哭狼嚎的嚎叫了大半天。

    直到出租车司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下车将她带上车送她回了医院。

    佟霏出现在26层的时候才知道整个护士站都乱套了。

    见她回来,护士连忙给出去找她的涂卿阳打电话。

    佟霏被几个护士簇拥着带回了病房。

    她茫然的躺在了病床上,由着医生帮她做检查却是一句话也不想说。

    医生离开后,已经脱了白大褂的胡宪冬走了进来。

    见佟霏正在闭目休息,胡宪冬直接坐在了病床边上。

    “霏霏。”

    佟霏睁开眼睛望向他。

    胡宪冬望着她:“你现在脸色真够差的,去演女鬼的话都不用化妆了。”

    他想要用玩笑的放肆让她的心情轻松一些。

    可惜,效果看起来并不理想。

    因为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如果真能做鬼的话倒好了。

    死了,应该比活着快活吧。”

    听她这么说,胡宪冬身子往前靠了几分有些担心:“佟霏,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你可别胡思乱想。

    古人不都说了吗,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世上没有鬼的,活着才有希望。”

    佟霏冷笑一声望着他。

    胡宪冬担忧道:“佟霏,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你很不对劲,你不会…做什么傻事儿吧。”

    “我有孩子,我不会去死的。

    只是你…这下你高兴了吧。”

    “我?我高兴什么。”佟霏的话让他摸不着头绪。

    “把我的秘密告诉了战天爵,你心里是不是觉得特别得意。”

    佟霏望着他,眼神中满是责怪。

    胡宪冬脸上的表情凝重了几分:“对不起,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还要谢谢你呢。”

    佟霏说着闭上了眼睛。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没有办法跟他彻底结束呢。

    现在这样多好,我再也…不必去挂念那个不属于我的男人了。”

    胡宪冬凝眉:“天爵跟你说了些什么吗?”

    佟霏抿唇,没有回答。

    “佟霏,今天知道你怀孕的消息后我也有些乱了。

    在我看来,你跟天爵真都很合适。

    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

    我以为,凭你的执着,你终究会拿下他的。

    可没想到,中间还是出了乱子。

    你怀孕的消息我犹豫过的,后来还是没忍住…

    你也知道,天爵是我最好的哥们。

    我没有办法骗他。

    即便骗了今天,也骗不了明天后天。

    如果我给你们两个人的感情制造了什么大麻烦。

    我可以帮你给你天爵解释的。

    佟霏,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你那么爱天爵,绝不可能跟别的男人做那种事儿的。

    你是不是被强迫的。

    你不是说这辈子非战天爵不可吗。

    为什么现在却这样轻易的就放弃了呢。

    佟霏,如果你有什么苦衷就说出来,我可以帮你的。”

    “轻易放弃?”佟霏苦笑睁开眼望着他:“你根本就不懂。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份爱情是可以轻易放弃的。

    哪个人从爱情中分离出来不会被撕扯的鲜血淋漓的呢。”

    佟霏说着唇角轻扬:“我没有苦衷,单纯的只是累了。

    我厌倦了每天追在战天爵身后的日子。

    余生那么漫长,我想活出我自己该有的样子,就这么简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