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大结局)我就是不嫁给你,能把我咋滴?

    112(大结局)我就是不嫁给你,能把我咋滴?

    没有人看见,简沐脸上的哀愁与雀跃混杂在一起的情绪,背对着简沐的佘翊坤更是不知晓。

    原以为,佘翊坤会继续坚持下去,可是他却突然像放弃了似的跑得无影无踪,简沐有些气馁的感觉,同时也庆幸没有答应他,本来也不该应下来。

    日子还得一天天的过,简沐每天都会因为秀场和设计图问题去各处奔波,佘翊坤也不能每次都制造办法偶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佘翊坤每天开始往简沐身边送花,各种各样的,但是无论送什么,里面都会放上一只蓝色妖姬,哪怕不搭调也如一日的送着。

    今天这束花是向日葵,简沐拨拉两下就让助理找地方插了起来,嘴里还嘟囔了两句:“也不挑着成熟的送来,最起码不喜欢还可以吃瓜子。”

    随着惊呼声出现的是西装革履的佘翊坤,手里还是一束蓝色妖姬,正中间摆着一只红色缎带缠着的小盒子,简沐想也不想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任由佘翊坤把所有可以催人泪下的台词念完,感叹了句好像和之前的又不一样了,便迷离着一双眼睛,悠悠开口:“我没空结婚。”

    佘翊坤再历经一次被拒的场景之后完全可以处变不惊的应对了,没说话,只是站起来拍了拍右膝盖沾上的灰,立在一旁盯着简沐给各个模特改衣服。

    如芒在背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简沐最后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出去和他吃顿饭,好将他打发走。

    简沐最近不知怎么,突然间开始喜欢吃一些重口的东西,找了家川菜馆吃的尽兴,完全忘了佘叔叔不喜辣食,佘翊坤在一边吃的最多的就是那盘凉拌黄瓜。

    简沐还不停的催促佘翊坤吃菜,结果他只是轻轻哼一声,继续吃着黄瓜,还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一盘。简沐后来也不管他了,只是自己吃的开心。

    果真,在简沐和他吃了顿饭之后也没用说什么自己就走了,毕竟还有那么大一个公司要管,他没那么多的时间来她身边陪她,现在VAE已经不是有周末的公司了,就算是周末加班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佘翊坤更忙了。

    晚上张嘉莉叫简沐回去吃,简沐应下来,顺道给简迪打了个电话。

    张嘉莉炖了一锅土鸡汤,她的手艺本来就好,简沐二话不说跑到砂锅前,揭开了盖子,伸出头轻轻嗅了一口。

    只觉得一股血液的腥味直扑而来,简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直逼喉咙。

    快步跑出厨房,冲着卫生间而去,趴在马桶上方一阵反胃,张嘉莉因为担心赶紧追着简沐来看,连忙问着怎么了。

    “妈,没事,就是觉得有些恶心,鸡汤的血腥味太浓了。”

    本来这锅鸡汤也快出锅了,听闻简沐这么说,张嘉莉也没忙着盛出来,准备多炖半个小时。

    “好些了吗?”张嘉莉给简沐调了一杯柠檬水,简沐喝过之后舒爽了不少。

    “嗯。”

    饭桌上,简沐吃了也不算太少的东西,等鸡汤出锅的时候,张嘉莉先给简沐盛了一碗,简沐刚接过来,鸡汤的味道直接钻进口鼻之中,刚刚那种感觉又来了,急忙放下碗筷,跑向洗手间。

    张嘉莉端起鸡汤凑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顿时一抹忧心的表情浮上她的脸。

    “简沐喝了几口水来漱口,嘴里有些酸涩的味道,很难受。”

    “你不会是有孕了吧?”张嘉莉突然出现在门口,脸色不太好,没想到这个当成女儿养的女孩子突然之间……

    听闻张嘉莉的话,简沐表情一凝。

    最近有些嗜睡,比以往还爱吃东西,简沐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再说了,她和佘翊坤……

    简沐缓缓吐出口气,对着镜子里面的那个张嘉莉说:“我明天去检查一下。”

    “我陪你。”张嘉莉有些无奈,可是那又能怎样?

    拿着化验单出医院的时候,简沐脑海里回响的全是一声那句恭喜你,你要当妈妈了。这个孩子也在告诉她该原谅佘翊坤了吗?简沐无奈的摇摇头。

    “孩子的爸爸……”张嘉莉最关心的还是孩子是谁的。

    “佘翊坤的。”简沐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道出真|相。

    “那你准备?”

    “我不会和他结婚的,太便宜他了,但是这个孩子我要生下来,毕竟是我的血肉,怎么说都是不舍的。”简沐的手心不自觉的搭上自己的肚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长大了许多。

    “你自己决定就好。”

    张嘉莉心里想的其实是想简沐能有个名分,毕竟她自己当过单亲妈妈,知道其中的苦和难,不想简沐走她走过的路,但是又一想,为了孩子结合的婚姻又是什么呢?她不想逼着她去给自己的孩子找个爸爸。

    最近的情形看来,简沐还是被追着跑的那位,现在又多了一个筹码,想必佘翊坤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但是,想想简沐和沈南再无可能,张嘉莉就觉得自己前世是造了什么孽才弄出这样一个结果的。

    佘翊坤很快就知道了简沐怀|孕这件事,兴冲冲的拿着一束红玫瑰跑来求婚。

    之所以会换成红玫瑰的原因是:杨诗琪知道了这件事,将他骂了一顿。她说佘翊坤不懂情调,求婚拿个那么淡雅的蓝玫瑰太没热情了,让他用红色的,佘翊坤也是听话的照做。

    尤其是她知道简沐的肚子里面有一个自己的小孙子之后更是兴奋的不得了,非得赶着佘翊坤赶紧把简沐给娶回家。还给简沐打来电话问候她的身体,寄来好多补品,刚开始还说要将铺盖卷一卷来和简沐一起住,但是被老佘同志给拦下了,他可不想守着一个空房间自己睡。

    简沐知道杨诗琪本就热情,可是没想到这次居然热情成这种程度,也着实吓了一跳。后来想想,人家的宝贝金孙在自己的肚子里,这样很正常也就放心了。

    佘翊坤一脸的意气风发,简沐突然觉得就这样一辈子也未尝不可,从今以后两人携手共度余生,即使心软了,也因为孩子更想不计较了,但是简沐还是拒绝了佘翊坤,还承诺他说孩子可以两人一齐抚养。

    佘翊坤气呼呼的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他是这么说的:“谁稀罕这个孩子,我想要的是你,平白多出来这么个孩子捣鬼觉得我好像是因为孩子才对你好一样。孩子我会抚养,但是你是我女人这个事实永远不会变,早晚有一天你会同意嫁给我的!”

    “宝宝,听见爸爸的话了吗?”简沐的脸因为怀|孕突然就变得柔和了许多,眉眼也总是笑眯眯的。

    也不知道佘翊坤究竟追了多久,求了多少次婚,简沐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可是却还是没有嫁个他。紫鸳的孩子比简沐的大了三四个月,两个人也喜欢一起约着产检。

    直到有一天,紫鸳生了,那天几乎是所有的朋友都到齐了,紫鸳生的是个女孩子,大眼睛水灵灵的,以后肯定也会像紫鸳一样的会勾人。

    简沐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以后一定要和紫鸳阿姨的宝宝和平相处哦!”

    时间就像是缝隙里面的空气一样,转眼之间就消散不见了。

    这下轮到简沐在产房撕心裂肺的吼叫,佘翊坤站在旁边抓着她的手陪着。

    “佘翊坤,你个王八蛋!”简沐疼得几乎要昏过去,最后还是强忍着一口气将孩子生了出来,刚来得及看一眼就昏睡过去了。

    是个男孩子,正好和紫鸳加的小豆芽成一对。

    张嘉莉和杨诗琪在见到孩子的那一瞬间开心的都要合不拢嘴,杨诗琪更是喜极而泣。

    “我还以为,我家的小佘同志好久才能给我添一个小小佘同志呢!”

    就连老佘同志站在那里脸上的褶皱也像是被开心抹平了一样,盯着小小佘的脸上全是柔情。

    护士推着简沐出来的时候,众人一股脑的拥了上去,发现简沐昏睡了过去,所有的人心里满满的都是心疼,施晨裳从外面赶过来的时候将将见了小小佘一面。

    简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只有佘翊坤一个人守着她。

    “醒了?”

    “嗯。”简沐头往侧边瞧了瞧,没见到小小佘。

    “护士抱去产房了。”

    简沐又是一阵鼻音回复的他,微微阖了眼。

    “恢复之后跟我结婚好吗?”佘翊坤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不结。”简沐回复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佘翊坤有些好气又好笑,多少次了,简沐没有一次同意的。

    “不想结。”而后简沐又睁开眼,对视着佘翊坤的眼睛,“阳呢?他说过要给我的宝宝当干爹。”

    “……”

    佘翊坤有些想要暴走的冲动,他这位亲爹还比不上一个干爹能吸引简沐的注意。

    “再生一个是不是就可以嫁给我了?”佘翊坤突然俯身向前,和简沐耳鬓厮|磨,多久没有触碰过异性的两个人,此时居然都有些微妙的感觉。

    “休想。”简沐娇笑着偏过头,任由佘翊坤在她脸颊印上一个温柔的吻。

    不只佘翊坤,所有身边的人都在劝简沐嫁给佘翊坤,这一年的时间,佘翊坤真的是无微不至的呵护着简沐这个孕妇,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将她碰着了。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问问简沐有没有难受,而不是关心宝宝有没有胎动。

    一开始张嘉莉还担心佘翊坤会对简沐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后来也随他去了。

    听说路嫣然因为吸毒的原因,被人举报,之后被当场抓|住,进了戒毒所。又被检查出精神方面的问题,已经被医院收纳进行治疗。但是无论是什么结果,路嫣然整个人生可以算是毁了。

    沈南最近找了一个乖乖巧巧的女孩子,好多人都说那个女孩跟简沐很像,简沐不以为意,反倒是佘翊坤生气了。

    吼着:简沐是我的女人,世界上只有一个,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替代品,哪里有的很像!

    因着小小佘的缘由,佘翊坤和简沐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多,有些时候小小佘在佘家养,有些时候在张嘉莉那边,简迪喜欢得不行,每天都在他面前叨叨着叫舅舅。

    转眼间,小小佘都已经学会说话了,佘翊坤也每天乐此不疲的在他面前念叨着叫爸爸。

    两个人不温不火的一直这样过着,简沐也没说要嫁给他,他还是一直找着机会来跟简沐求婚,简沐就当过家家一样不理他。

    转眼间已经三年过去了,小小佘已经懂事了,有一天,他指着佘翊坤的鼻子说:“你还总说你是我爸爸,每天过来跟我抢妈妈,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佘翊坤一脸无辜相盯着小小佘,反倒是一旁的紫鸳来了兴致,“爸爸怎么跟你抢妈妈?”

    “每当他过来额时候,他都不让妈妈陪我睡,非要妈妈陪他睡!”小小佘鼓着腮帮子,一脸的兴师问罪模样。

    紫鸳开怀大笑,结果一旁玩积木的小豆芽搭话了:“我爸爸妈妈经常把我扔回我的房间,有一次我醒了,偷偷跑去他们房间门口,爸爸好像把妈妈打哭了,哭了好久,吓得我赶紧跑回去了……”

    紫鸳在一旁风中凌|乱,这个孩崽子,总是这么爱接话茬,回去非得好好教育一番了。

    这下子,换成魏烟在一旁坏笑,还问了一句:“你知道爸爸怎么打妈妈吗?”

    只见笑豆芽摇了摇头,一脸小大人的模样,“我跟爷爷说了,也跟舅舅说了,但是舅舅告诉我,大人的事情不要我插手。”

    “豆芽你给我闭嘴。”紫鸳被简沐拉着才没冲上去捂住小豆芽的嘴,小豆芽反而还在原地淡定的玩着积木。

    “还好我们还没有孩子,这真是熊孩子啊哈哈哈!”魏烟也就敢趁着李诗涵不在的时候说一两句坏话,否则他哪里敢这么放肆呢?

    怀里拥着赵筱默,手里把|玩着西贝尔的钥匙,美人追到手了,说好的车也到手了。

    有一天,简沐惊奇的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拿着验孕棒一脸的愁容,真是便宜了佘翊坤。

    当这个男人再一次捧花出现她面前的时候,她温柔的笑着,手轻轻搭在肚子上,“你求过多少次婚了?”

    “记不清了。”

    “一百次。我曾想过,一个男人跟我求一百次婚我一定要嫁给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