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

    111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

    强制自己压下心中的浴火,佘翊坤转过身将简沐揽进怀里,简沐的发丝在佘翊坤的脸上浮动,痒痒的,心也开始痒起来。简沐头发的香气混着酒精的味道,钻进佘翊坤鼻子里面,简直就是催|情的毒药,佘翊坤的身上开始起鸡皮疙瘩,也开始燥热起来。

    简沐似是找到了舒服的姿势,嘤咛一声还在佘翊坤的怀里轻轻的蹭了蹭,这一蹭不要紧,佘翊坤这下不敢动了,他怕万一简沐再有所反应,他会将她就地正法。

    调低了空调的温度,佘翊坤才渐渐平息下来,同时还怕简沐受凉感冒,被子把她裹得严严的。

    夜,很漫长。漫长到佘翊坤不知道黎明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但是夜很短,短的简沐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醒来。

    宿醉并没有困扰到简沐,好在来这里之前张嘉莉就给她喝了自己调制的汤,避免喝酒后身体的不适。

    感觉到房间里另外一个人的气息,简沐毫不迟疑的转头。

    入目的是佘翊坤安详的睡脸,她居然松了一口气。

    简沐心理承受能力随着这三年也越来越强悍,才会在第一时间没有惊呼出声。

    细细描绘着佘翊坤的眉眼,硬|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刀削般的轮廓。太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他了,好像三年前的场景还在眼前一样,简沐微微弯了嘴角。

    她的手就停在佘翊坤脸上一寸的地方,她怕万一她碰了,他就醒了。

    佘翊坤脸上的毛孔很明显没有三年前那么细腻,虽说他也注意自己的健康,但是时间还是又给他添了印记,浓密的黑发间已经夹杂了几根白发,简沐突的心里有些心疼。

    满眼满心的动容此时全部聚焦在她的脸上,乃至佘翊坤突然睁眼都没有收回自己的情感。

    简沐有一丝慌乱,她不知道佘翊坤会突然醒来才会这么深情的望着他。

    佘翊坤可以说睁眼时看到简沐那一刻是没有意识的,只知道有那么一个人看着自己,饱含情感,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是狂喜的,他以为他很难再看到简沐对他这么在乎的表情。

    里面有心疼,有悲伤,有不舍,有欣慰,最重要的是——有爱。

    一声惊呼,简沐被佘翊坤压在身下,四目相对,简沐眼中的佘翊坤是兽性的,根本就不像他之前表现的那么绅士、那么风度翩翩,眼里不再是深邃,而是***。

    还未来得及作任何反应,佘翊坤的吻就像狂风暴雨般的落下来,堵住她的唇,擒住灵动的舌。

    简沐能感受到佘翊坤的雄姿英发,几乎下一刻就要席卷而来。

    双臂护在胸前,简沐硬是将佘翊坤抵开。

    她自己几乎都能闻到自己嘴里的酒臭味,可是佘翊坤却像是不在乎一样,把她当成了珍宝一般,想要死命的揉到身体里去。

    “你别太过分。”喘着粗气,简沐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胸膛里面的心也因为佘翊坤而加速跳动。

    “我爱你,很爱很爱,就算这辈子我至死,也会非你不娶。”佘翊坤将头埋在简沐的颈窝,呼出的气体打在简沐耳旁,她止不住的战栗,她听见佘翊坤说,“你也爱我,我刚刚都看到了。”

    “爱又怎样?恨又怎样?你已经错过了那么就错过吧。”

    简沐心里想的是,如果他真的爱她,那么早在三年前、两年前、甚至是一年前,他就应该去英国找她,认错,挽回,而不是现在,等她自己回来了再跑出来请求原谅,要求复合。

    太晚了。

    “你知道吗?昨晚你叫别人老公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多难受。”佘翊坤忽略简沐的话,只是说着自己的话,简沐听见佘翊坤这么说也楞了一下,她昨晚叫谁老公?为什么她自己没印象?

    佘翊坤继续补充:“尽管你喝醉了,说的是醉话,我还是不能忍受你叫别人老公。如果你以后嫁给别人,叫别人老公成了事实,我一定会让这个事实在发生之前结束。宁愿得不到我也不许你是别人的,我会以任何手段拆散你们,哪怕是犯法我也在所不惜。我喜欢你叫我老公的时候那个可爱的模样,直到现在我也记得。”

    “我什么时候叫你老公了?”佘翊坤的话让简沐感动是正常的,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佘翊坤的存在,这三年来她不是没有试着接受别人,可是连对方牵手额行为都接受不来,最终放弃。

    但是叫他老公这件事她自己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对劲。

    “你喝醉的那天。”佘翊坤说这话的时候眼里还有些落寞,“估计也只有你喝醉的时候才会愿意叫我一声老公……”

    “……”简沐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一个决定,以后再也不随随便便喝酒了,太让人难以接受不要脸的撒酒疯行为了。

    “你知道你现在看着我额眼神是什么样吗?里面清晰的写着你爱我。”佘翊坤对准简沐的眼眸,一个吻就落了下来,简沐下意识的闭了眼,任由他的吻落在上面。

    顺着眼鼻唇,佘翊坤的吻一步步开始变得灼热,但却温柔。

    简沐此时居然无力反驳他,因为她知道,他说的全是对的,她爱他,仍然爱他。她想要他的吻落在自己的唇上,甚至想要更多的吻。

    眼角的泪水不可抑制的留了下来,自己历经了三年,最终还是在他的温柔里面沦陷。简沐想啊,要不就这么任性一次吧,今天过后继续生活。

    当佘翊坤的手触碰到她的领口的时候,她睁开眼,对着他专注的眸,眼里带着笑,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好像在问他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佘翊坤直接用行动告诉了他的心,简沐从来没经历过这些,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战栗起来,佘翊坤知道简沐紧张,他也是,但是他却强装镇定,一颗一颗的解开简沐衣服上的扣子。

    身上一凉,简沐的意识也更加清明,紧张却一点一点的消散。

    后来回忆的时候她却怎么都搞不懂为什么当时会那么乖乖的被佘翊坤占便宜,一点一点的被他吃干抹净。

    穿戴好衣物,简沐看着床|上那位睡得香甜的男人,心里微微默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放在三年前,简沐是绝对不会让佘翊坤占到一点半点的便宜。三年的时间太久了,身边的人和事耳濡目染的让她不再排斥。但是却也未曾越距。

    简沐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嘴角勾起的是绵绵的笑意。

    佘翊坤一觉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伸手去够简沐。摸了个空,这才缓缓睁开眼,转向床的另一边,果真不见了。

    仔细的聆听屋内的声音,经过一段时间后他才确定简沐不在这里,也许早已离开了。

    回想起刚刚的场景,佘翊坤顿时觉得什么都满足了。最起码,简沐这个样子是接受他的意思。

    很明显简沐那一刻皱眉的模样什么都懂了,她的心是他的,身子——也是,不曾是别人的。

    佘翊坤从床头柜摸出烟来,突然想起简沐似是最不喜的就是这些烟的味道,又扔了回去。

    嘴上带着的笑简直可以照亮整一片天空,就连上班的时候,佘翊坤都是带着笑的。

    试想一个常年不爱笑的老总,突然有一天见谁都笑眯眯的任谁看了都觉得惊悚,生怕自己犯了什么错要被革职了。

    午饭的时候,佘翊坤给简沐打了一个电话,邀她出来一起吃饭。

    “我为什么要陪你吃饭?”简沐在那边用公式化的声音回复。

    “可是我们已经……”

    “男|欢|女|爱的事情本就是你情我愿,你不会是以为我原谅你了吧?”简沐噗嗤一声笑出来,“还是说你以为你已经是我的男朋友了?”

    电话那头的佘翊坤已经愣住了,怎么会是这个结果,难道不应该是简小姐欢天喜地的跑来和他开开心心的吃个饭约个会什么的吗?

    “沐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难听出来吗?我们都是成|人,都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想你也不会扒着这件事不放吧。”

    “怎么会,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佘翊坤皮笑肉不笑的哼唧两声,面上已经开始绷着了。韩秘书在一旁看着自家总裁从一开始的笑眼迷蒙变成生无可恋,心里暗忖要出大事了。

    “我想问你,不能考虑我吗?”佘翊坤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能打动我就可以。”简沐轻笑出声,她倒要看看,佘翊坤会怎么做。

    “好。”挂断电话的这一刻,佘翊坤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要说之前简沐可是都不愿正眼看他的,现在居然松口了。

    马上收拾收拾去准备怎么告白,整个人都是雀跃的。韩秘书在一旁就像在看电影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佘翊坤在那儿不断变换表情。

    佘翊坤手机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是赵勋阳的号码。

    自从三年前,赵勋阳和他们三个兄弟之间的关系便变得微妙起来。

    这次的电话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佘翊坤还是接了起来。

    “勋阳。”这个三弟可是明目张胆的想挖他的墙角,怎么说都该防着他的,可是又是多年的兄弟,怎么能将关系断的那么干净。

    “我想跟你谈谈,关于简沐的事情。”

    “好。”

    到了Trouble,佘翊坤一眼就看到了独饮的赵勋阳。

    “蓝色|诱|惑。”佘翊坤将车钥匙扔在吧台上,坐在赵勋阳的身边。

    “她高中的时候我就见过她。”佘翊坤意识到赵勋阳说的是简沐的事情,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浅啄着酒,“那个时候她一脸认真的模样坐在凉亭里面,一个人默默的看着书,当时应该是有哪个调皮捣蛋的男学生喜欢她,突然跳出来吓她,但是她却毫不在意,继续看着书。”

    男孩子自讨没趣,最后悻悻离开,简沐还是不骄不躁,自己看着书,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一样。

    那个时候正好是春天,凉亭边有一株樱花树开的正好,风轻轻拂过,有那么几片花瓣落在简沐书上。

    青葱的指尖捏起花瓣,凑到鼻子前,轻轻嗅了嗅,笑得甜美,那个时候的模样撞进赵勋阳的眼里,就成了他心里最美好的一幅画。

    再后来,他找到B市她的大学,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简沐的家境,也适时地伸出援手,成为了那个迷一般的MR.Y。

    “我知道,现在简沐心里的那个人还是你,哪怕我已经陪了伴了她三年,也比不过你们重逢的三天,本来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继续陪着她,可是我突然之间想要放弃了。”

    赵勋阳一口将杯中的威士忌喝完,难受的皱了皱眉,但是却突然笑了起来。

    “我们终究是有缘无分,那么她只要开心幸福就好。这三年我自觉对她的习惯了解了很多,所以我找你出来的原因不是说我输给了你,而是输给我自己,怪就怪我虽然先出现,但是却错过。”

    “如果你再这么继续下去,简沐肯定是不会和你复合的。有些事情我知道,这次找你出来的目的就是讲我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交给你,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问,只要我知道肯定毫无保留。”

    所以当佘翊坤手捧一束蓝色妖姬出现在简沐面前的时候,她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佘翊坤为了简沐,哪里会在乎那么一点人民币,这束蓝色妖姬还是从法国直接空运过来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简沐表情看不出喜悲,但是她身旁的同事开始羡慕的尖叫连带着起哄。

    “求婚。”话闭佘翊坤就单膝跪下,手里托着戒指,带着最真诚的目光直视着简沐的脸,“嫁给我好吗?”

    旁边的人都激动的起哄,简沐还是当初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不出情绪。

    “我很忙。”说完转身离开。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会拿蓝色妖姬求婚,答应他才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