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多洒脱的人啊,都沦落到买醉了

    77多洒脱的人啊,都沦落到买醉了

    紫鸳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当时完全就是什么都不管的一概听他的,却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真的会有人是存了目的来谈恋爱的。

    那张照片是她拍了然后传给他的,现在她那台电脑的某个角落还存有这张照片。

    本来她想删了的,后来想想,他不就是不想有两人曾在一起的痕迹吗?这下就非他所愿。

    “怎么了?”魏烟见紫鸳在车上发呆,知道她在想什么,“想他了?”

    “对,”紫鸳对着车窗里面自己的倒影温柔的笑笑,“想他怎么还好好的活着,想他一辈子不顺心,想他孤独终老。”

    说这些话的时候,紫鸳一直微笑这面对自己,车窗里面反射的那个人还是自己吗?曾经的她也是无忧无虑的,也是和简沐一样单纯的,可是呢?后来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自己。现在也只剩了哥哥,可是这个哥哥从那件事之后就玩世不恭,就像是成了一只花公鸡似的到处飞来飞去。

    他本来可以更好,但是生生的断了自己的后路。

    就是因为他。

    如果她的世界里不曾有他的话,她苏紫鸳现在应该已经找了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在一起了。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谁都看不上,而最初之所以对魏烟有想法还不是因为他唱出了他的感觉。

    魏烟唱那首爱如潮水的时候,深情的模样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她承认,她忘不了他。

    “你想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吗?”魏烟想了想,他在找一个比较好的方式来说出想说的话。

    “我想知道他过得不好。”苏紫鸳心里一直有一根刺刺痛着她,那根刺就是他。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心里恨着当初的他,但是此时她却也想知道他到底过得好不好,她想知道,没了她,他的世界还会不会照常运作。

    “那你可以遂心愿了,他过得不好。公司不管了,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了,就连叔叔都因为他心脏.病都曾经发作。”

    魏烟的话在苏紫鸳的心里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她不知道他说的不好究竟是怎么样的不好。

    “据我所知,他现在应该是只身生活在一个小岛上,与世隔绝,让秘书往里面添置物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他的决定,他的行为肯定是因为你。”

    “为什么把他的事情归咎在我身上,我也是受害者好吗?我想,最初的时候他之所以那样藏着我就是不想你们知道我的存在,这样就可以把我利用完之后甩了。然后如果我歇斯底里的到处找他,他就可以说是我有病,非要自己主动贴上来。可惜他肯定没有想过,最后受伤的人不只有我,而且有他,他更没有想到,你虽然不知道我的名字,但是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我。”

    紫鸳转过身子对着魏烟:“我很好奇,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曾经照片里面的那个人?”

    “第一次遇见,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后来当天的时候,他正巧和我联系,我就想起了你,想起那张照片。”魏烟从一旁拿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头转向车窗外。

    “他这几年很颓废,去年又跑去小岛里面生活,我想能够让他出来的人应该只有你吧。”

    苏紫鸳冷笑一声。

    “他曾经伤我那么深,我又有什么必要来让他走出曾经的低谷?杀人犯,他是杀人犯!”

    苏紫鸳被飘过来的烟熏到了眼睛,她推开门下了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的泪就那么洒了下来,止都止不住,对啊,他杀了人,杀了她最重要的人。

    一个人手上没有沾上鲜血,但是那样的话岂不是更加残忍。

    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所以他才一直走不出来吧,索性隐居,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就算他出家时间也不会倒退,人也不会复活。

    明明刚刚从酒吧里面出来,她却迫切的想要再进去,因为她急需酒精麻痹自己。

    已经忘却的事情,这一次又搬上台面,她以为自己的心不再会有感觉,可是为什么眼泪就是停不下来,为什么心这么疼呢?

    苏紫鸳,你该醒醒了。

    “最烈的酒!”紫鸳把手包往吧台上面一扔,坐在椅子上面,开始惆怅自己的遭遇和经历。

    “您的酒。”调酒师将一杯蓝色.诱.惑放在苏紫鸳面前。

    酒吧里不是没有比这个酒还烈的,但是调酒师故意调了蓝色.诱.惑给她。

    因为这是大多数人心里面最烈的酒,他不能把原液拿给苏紫鸳喝,那样太容易酒精中毒的。因为一看紫鸳的脸色就是想要借酒浇愁的。

    “先说好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我叫苏紫鸳,你把我喝的所有的酒钱全部都记在魏烟的账上。魏烟,你认识吗?”

    苏紫鸳只是还没有开始喝就有了一些醉意的感觉,用手指不停的点点点着调酒师。

    调酒师一个眼色,吧台的小服务员就跑去找值班经理,这种情况必须有人担着责任,他们只是被聘用的,并做不了主。

    “怎么了?”值班经理和善的走过来,礼貌的询问苏紫鸳。

    “啊?你是谁啊。”此时的苏紫鸳早就已经一杯酒下肚,正在催着调酒师继续调酒,兀的被打断还颇有些不开心。

    “我是这里的经理,听说小姐要把帐记在魏烟先生的名下?”

    “不行吗?”苏紫鸳见有人质疑自己,就又有一些不开心的意味。

    “没说不行,只是我想问一下,有谁能证明您和魏烟先生认识吗?”

    “说了,我叫苏紫鸳!”紫鸳被问来问去微微有些愠怒,摆着手想让经理别打扰她的雅兴。还不耐烦的拍了拍吧台,大声的吼道,“我的酒呢?怎么还没调出来?怎么这么慢!”

    调酒师询问的目光看向经理,经理点头示意,他这才把酒水递给她。

    “喝酒都不让人喝得痛快!”说毕,苏紫鸳又是一口闷,还有酒渍顺着嘴角流了下来。粗.鲁的用手背一抹,酒杯被紫鸳嘭的一声摔在吧台上面。

    值班经理面露难色,这时,一个服务员模样的女生跑了过来,在值班经理耳旁轻轻低估了两句,她的眉眼这才舒展开。

    “通知前台,这位姑娘的帐记在魏烟的账目上面,然后她要多少就给她多少好了。”

    交代完之后,值班经理一身轻松的大摇大摆的走了。

    苏紫鸳还是坐在原地喝着酒,还有一杯把自己呛着了,用手背掩着唇,不断的咳嗽,苏紫鸳的泪水和着刚刚呛出来的酒水一起弄得满手满脸都是。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怎么就这么倒霉……咳咳……”说着说着,她便哭了起来。

    调酒师也是一愣,知道她来买醉,看来是感情受创了吧,要不然也不会哭的这么厉害。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再加上工作在身,他也不能去安慰她受伤的心灵。干脆就任由她在那里哭。

    “帅哥,我真的不好吗?”苏紫鸳哭够了,抬起头,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对着调酒师卖萌,说实话,那个场面说起来还挺惊悚的。

    虽说她原本就是一个美女吧,但是这幅形象,他简直不敢恭维,脸上的眼影眼线睫毛膏糊成一团,说她是小花猫也无疑。

    “你很好,只是他不懂得珍惜你。”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也不了解她的生活,只不过是安慰一下而已。

    “对!”苏紫鸳突然大吼一句,调酒师手里的酒杯都差点掉到地上,只听见她自己一个人嘟嘟囔囔的说,“他肯定是因为我后悔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变成山顶洞人。我跟你说,他肯定是因为对不起我怕我报复他才躲起来的,一定是这样!”

    说完后就蔫蔫的趴在吧台上,挥舞着右手对着调酒师来了一句;“我们high起来,再来一杯蓝色.诱.惑!”

    话闭,她的手就砸到台子上,听着声音就疼。

    调酒师趴到紫鸳跟前,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可算是松了口气,但是转而一想这位姑奶奶怎么把她弄回去啊?就这样睡在这儿了。

    所以,剩下的时间,大家都看见这个调酒师一脸的不开心在那儿调着酒,还时不时的瞥向一旁趴着的女人,看过之后更是一脸愁容。

    “我把她带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让调酒师的心里升起了太阳,魏烟哎,真的是魏烟。看来这个女人没有撒谎啊。

    但是这个魏烟不是都说比较好色吗?所以她来这里买醉的行径就有得解释了,看来应该是吃醋了。

    调酒师因为自己智商如此之高而沾沾自喜。

    “可以可以。”忙不迭的点着头,调酒师的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样怎么说自己也不用因为把一醉鬼扔在酒吧里面而受到自己内心的谴责了。

    魏烟扶着苏紫鸳走在大街上,看起来这么瘦的姑娘怎么就这么重呢?

    “我说,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魏烟试图把紫鸳叫醒,但是却无功而返,一个醉鬼在那里唧唧歪歪的说着火星话。

    “我就不该管你!我回来干嘛啊,真是。”魏烟掏出手机,想给简沐打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