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苏紫鸳把自己给坑了

    76苏紫鸳把自己给坑了

    兄妹这种比较重口味的还是不能瞎玩,毕竟不论是游戏还是什么,被人知道了免不了说三道四。再说了,如果兄妹关系超级好亲一下就亲一下,但是这是激烈的热吻诶。

    所以赵筱默就开始撒泼了,开始闹起来。当然,紫鸳也知道这不太对,但是不是为了结束这个游戏吗?本来就是她先挑起的,本来也没什么可玩的,她还不愿意结束,她就帮个忙喽。

    “不玩了,就这么结束了,以后筱默你别再叫我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了,多大了还玩这个,不幼稚吗?”

    佘翊坤起身走到沙发边上,想了想又走去点歌屏那里,点了一首歌,然后回身将话筒递给了简沐。

    他唱歌难听,每次只要是他唱过一首歌总会被嘲笑好久,所以后来干脆就不唱了,只在只有自己一人的地方唱。

    贝加尔湖畔的旋律轻轻的萦绕在每个人的头顶,简沐一开始接到话筒的时候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当思绪融入到音乐之中的那一刻,她突然就想唱歌了。

    只能说,简沐虽然音感不太好,但是一首贝加尔湖畔这首音乐她还是完全可以应付的。

    一曲终了,赵筱默跑过来把简沐手里的话筒拿了过来。

    然后才去点歌,赵筱默在听到她歌声的那一刻就想:这个女人唱歌也不怎么样嘛,自己随随便便一首歌就能把她比下去。

    所以她才跑过来抢话筒,明明知道,话筒不只这一个,但是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营造出简沐的东西她想要就会拿到手的感觉。

    简沐被抢走话筒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这也不是她的东西,让给她又何妨?不过,刚刚赵筱默看向她的那个挑衅的目光还是让她心里好像突然缺了一块似的难受。

    挨着佘翊坤坐在那里听着赵筱默唱着那首很是少女的歌,简沐觉得出身不同的人性格就是不一样。她就能以公主的姿态展现在众人眼前,就像芭比一样在那里唱着动听的歌。

    一曲毕,赵筱默从唱台上跳了下来,直奔佘翊坤而去。

    “二哥,我唱的好不好听?”亲.亲密密的模样就像是兄妹,对,就是兄妹的感觉。

    意识到这一点的简沐突然就松了一口气,本来两人就是一起长大的,哥哥和妹妹的关系,自己也没必要多想。

    “唱的很好听,不当歌手都可惜了。”简沐真的是由衷的赞叹,但是听在赵筱默的耳里就是另一番意思。

    “你怎么不去当,谁稀罕当歌手。”还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

    “赵筱默你给我安分点。”佘翊坤将赵筱默推离自己身边,“我跟你说,简沐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不管你接不接受,你都给我放尊重点。你哥哥管不了你,我只是不想管你,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下去别等我生气。”

    “二哥,我跟你认识了多久了?你居然会向着一个外人,你们才认识几个月?我们已经在一起十几年了,你就这样对我!以前你不是最疼我的吗,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不疼我了!”

    赵筱默小时候的确是佘翊坤最疼她,但是当他知道这个所谓的妹妹有一天开始变得不把他当哥哥看的时候他就渐渐的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之所以会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再这样宠下去,这个女孩子可能就会因为误解耽误一生的幸福。

    不过他从来没想过,赵筱默会是如此的固执,就算他把话都说尽,她还是一厢情愿的认为早晚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他会意识到对他的爱。

    “二哥,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个姑娘是你心心念念好几年的吧,怎么突然之间你就变心了呢?我很好奇,简沐到底哪里吸引你了?让你能够把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抛弃!”

    “你给我住嘴!”赵勋阳拽过自家妹妹,他怕佘翊坤一个忍不住会揍她。

    佘翊坤并不是一个君子,打人的事情他做的出来,尤其是在触及到他的底线的时候。

    眼看着佘翊坤因为自家妹妹脸色越来越沉,有了风雨欲来的前奏,他怎么还敢让她再说下去。

    坐在佘翊坤边上的简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的,赵筱默的话不像是空穴来风,就赵勋阳的反应就完全可以体现出来,但是那个人是谁?

    同样,坐在角落里发呆的苏紫鸳都知道了,佘翊坤并不是没有感情史,而是有过喜欢的人,尽管没有在一起。她偷偷的给苏青鸯发信息,问佘翊坤到底有没有过一位关系密切的女性朋友,当然得除了赵筱默之外的。

    佘翊坤就还是刚才那副模样坐在那里,不同的是眼中的犀利一直对着赵筱默。也让她有些后怕自己刚刚的行为,路嫣然她认识,但是她更知道这个人就像佘翊坤梗在喉间的一根刺。拔不得,碰不得,只是因为刺入太深。

    “我错了好吗?你就不要以这种眼神看我了好吗?”被佘翊坤灼人的视线刺得不耐烦,赵筱默终于跳脚了。

    “哪里错了?”鼻子里一声轻哼更是让赵筱默压力增大。

    “我不该乱说话,不该自己胡编乱造的说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更不该对着这位嫂子不礼貌。以后我会注意的,你别拿那种眼神看我了行吗?我慎得慌。”曾经,他在收拾人之前都会浮现这种眼神,但是筱默知道,佘翊坤不会怎么她,但是只会更加疏远。

    这个妹妹怎么说呢?如果你不认真,她是一点都不会往心里去。所以只有真的让她怕了她才会收敛自己,反思自己。

    “别再让我见到下一次。”

    佘翊坤放下这句话就不想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虽说都是好友,但是他明显感受到简沐的紧张和别扭,尤其是听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之后更是僵直了身体。

    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和她单独出去,聊一聊,或许她的心里面还会好受一点。

    心不在焉的跟了出去,简沐全程一直在低着头,但是她想的不是佘翊坤的那件事,而是怎么将佘翊坤介绍给简迪,简迪怎么才能接受他。

    她也是突然之间才意识到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才会一直发呆的,并不是佘翊坤认为的那样因为他的过去。

    “你怎么了?是不是把筱默的话听进去了?我可以解释,你把你想问的事情都说出来可能会好受一点。”佘翊坤带着她走到远一点的走廊才轻轻的问道。

    “我没事啊。”简沐这才抬起头,暂时从简迪的身边迁回思绪,突然意识到佘翊坤的话,“筱默的事情我并没有在意,毕竟她和你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肯定会不愿意你的身边多出一个人的,我能够理解,就想我也不太能接受简迪突然告诉我他谈恋爱了一样。”

    简沐的神情一点都不像说谎,佘翊坤也放下心来。

    “那个女孩子是我从大学时期就开始有好感的,但是她不喜欢我,所以去了别人的身边。我希望你不要听筱默的话,也不要胡思乱想,有什么问题一定要第一时间来问我,好吗?”

    “好,我会的。”简沐知道佘翊坤对她很好,也很顺着她,她也很喜欢他,就像如果有污蔑他的事情,她就算不去追究事实都会毫无条件的相信他。

    佘翊坤宠溺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很满意她的反应。

    反观包厢内的场景,苏紫鸳今天真的是被魏烟一刺激就心烦意乱了,脑海里就总是浮现出那个人的音容笑貌。还有当初他对她的温存,还有当初他对她的狠心,这个时候都像是刺绣一样,那样一针一针的刺进她的心里,留下痕迹,再也抹不掉的痕迹。

    而赵筱默还因为佘翊坤对她脾气不好而不开心。魏烟在一旁偷偷观察苏紫鸳的行为,赵勋阳也不是爱说话的人。

    一时间,里面的气氛直到冰点。

    “二哥他们两个去干嘛了啊!”赵筱默百无聊赖,揪起沙发上的抱枕,伸着脖子往门口处张望。

    “那还用说?肯定是去解决生理需求了呗。”苏紫鸳算不上喜欢赵筱默,但是对她也算不上讨厌。而她喜欢和她作对,究其原因还是简沐,因为她不喜欢简沐,想着破坏她和佘翊坤,所以她更喜欢是不是冒出来几句不受赵筱默喜欢的话。

    “我跟你说,你这个女人,别给我乱讲话。”赵筱默肯定不会喜欢听见如此有深意的话。

    “我说错了吗?还是你更希望他们在这里亲.亲我我的让你看着更不舒服?”

    “不可能,他们没机会在我面前亲密,我肯定会想办法捣乱!”

    “所以啊,他们就出去解决了。”紫鸳对她挑衅一笑,用牙签扎起一块苹果送进嘴里。

    紫鸳淡定了,可是赵筱默却坐不住了,沙发上就像有刺一样让她难耐的动来动去。紫鸳看在眼里,心情更好了,又扎起一粒葡萄,示意赵筱默。

    “你吃葡萄吗?”

    “哼!”赵筱默视线对向紫鸳,重重一哼,继续注视着包房门口。

    紫鸳从牙签上面将葡萄咬下来,又甜有多.汁,回去的时候得考虑一下要不要带点。

    视线触及到赵筱默的时候,心里暗暗感叹:原以为这会是一尊大神,也不过是一个单纯的小女生。这种级别的根本就用不上她操心,简沐那样简单的大脑就完全可以应付。

    “不行!我要去看看。”说着赵筱默就从沙发上跳起身,迫不及待的冲出包间,让赵勋阳卡在喉咙里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讪讪转过脸,赵勋阳一副并没有想要叫住赵筱默的样子,坐在那里。

    一时间包厢中只能听见苏紫鸳咀嚼东西的声音,其实每次她有压力或者不开心了总是喜欢吃东西。不过这件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已,现在室内再度安静下来了,紫鸳却有了食不知味的感觉,只是木然的朝着嘴里塞水果,然后机械的动着嘴巴。

    赵筱默根本就不知道两人会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在酒吧里面穿梭。

    经过一间房间的时候她隐约听到奇怪的声音,她并不是小孩子了,知道那是什么情况。再加上苏紫鸳刚刚说的话,她的脚就像是生了根,怎么都卖不动步子。

    她怕,她怕如果里面的那个人真的是她的二哥,以后自己到底该怎么没心没肺的继续喜欢她,但是她更迫切的想确认里面的那个人并不是她的翊坤哥。

    她的翊坤哥不会这么随便。

    可是谈恋爱的话发生关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再说两人已经出来这么久了,他们到底去干什么了?

    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何如此莽撞冲动的跑出来,为什么没在包厢里面等。还有这个声音,像猫爪似的一下一下挠在她的心上,有点难受。

    门开了一条缝,如果偷偷看的话对方应该不会发现,她的手颤抖着摸着那个银色的门把,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确认,可是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她就会想到……

    闭了眼,最终赵筱默松开了手,她宁愿相信,那个人不是,她说了不是就不是!

    狠了心跑离了这里,她暗暗安慰自己,那个苏紫鸳和简沐是一伙的,她就是为了让自己瞎想才会说出来那样的话,二哥才看不上她,二哥才不会和她发生什么!

    “都是你多想了,都是你多想了。”赵筱默边跑边轻轻拍打自己的脸,跑过转角就撞进一个人的怀抱。

    “翊坤哥!我就知道不是你,我就知道!”

    看清楚对方的脸的时候,赵筱默突然之间整个紧绷的心都放松下来,紧紧的抱住佘翊坤的腰,怎么都不放手。

    “筱默你怎么了?”赵筱默莫名其妙的反应也是让佘翊坤有些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不是你就好,不是你就好。”筱默反反复复就重复这一句话。

    简沐在一旁就那样的注视着这个突然之间钻入佘翊坤怀里的女孩子,也只能算得上是女孩子,她应该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的异常吧,还是说受到了什么刺激?

    回到包房内,佘翊坤问其余的人是不是欺负筱默了,都得到一致的回答;没有。

    赵筱默也承认的确没有人欺负她,否则,刚刚自己的失态就会让人找到把柄了。

    她不说,佘翊坤并没有多问。只是,对这个妹妹的感觉有多了一点点的不同。

    “我送你回去。”简沐和紫鸳站在一起,佘翊坤把自己的外套递给简沐后走向副驾驶帮简沐打开了车门。

    “哎,佘总。那我呢?你不顺便把我一起送回去吗?”紫鸳就是想逗逗他,毕竟她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当电灯泡。

    “让勋阳送你或者魏烟送你都可以,你自己选,我不奉陪。”

    简沐已经上了车,说罢佘翊坤关上车门,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驾驶位,发动了车准备离开。

    “剩下两位就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佘翊坤没等其余人回应一脚油门就开了出去。

    紫鸳站在原地,用拇指搓.着自己的下巴,赞赏的连连点头。

    “不错不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聊***。”说着还扭头故意的瞟了一眼赵筱默,意思很明显。

    “哎,我说,你那是什么眼神!”赵筱默本来目光一直追随者佘翊坤的车,但是它却在自己的眼前慢慢变小,最后索性消失了,然后一回头就瞧见苏紫鸳那略带鄙夷略带不屑的目光。

    本来就心高气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忍受别人对自己如此的目光,当即就不愿意了。

    “魏烟,你送我吧,我还有话和你说。”苏紫鸳很明显压根就没把赵筱默当回事,也并不想和她计较一些并没有必要的事情。

    “好。”两人这就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只有赵筱默还停在原地,因为自己被忽略有些莫名其妙。

    坐在车里,苏紫鸳问出来自己一个晚上都在想的那件事。

    “他,在哪儿?”苏紫鸳没有看魏烟的眼睛,觉得有些没有办法坦然的和他对视,所以她透过车窗眼睛盯着过往的车辆。

    “我也不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也并不会告诉你。你不是咋就已经想到了吗?”魏烟很难得的面色平静且严肃。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对我,你了解多少?”当初在一起的时候那个人不是非常宝贝她吗?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在交往,不想别人知道她的存在,那么,魏烟到底是怎么得知的呢?

    “我看了他的手机,里面有你的照片。”当时,他们两个的照片就静静的躺在他的手机里,然后在被魏烟发现后,他几乎是立刻就删了那张照片。

    苏紫鸳还记得当时那张照片的由来。

    那天他们两个都很开心,她也经历了人生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所以拿起他的手机,拉着他非要来一张合影共同记录这一重要的时刻。

    本来他是不愿意的,奈何受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最后同意只拍一张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