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赵筱默的接风小聚会

    75赵筱默的接风小聚会

    墓前,简沐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外婆的照片前面。

    “外婆,小沐来看你了。你想我吗?我可是很想你,很想很想你。不知不觉中你都离开我两年的时间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总是觉得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呢?总以为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你会推开门和我说:‘小沐啊,你怎么才回来呢。饭菜都快凉了。’多想在吃一口您做的饭菜啊。”

    简沐用袖子轻轻抹了抹眼泪,声音都带了哽咽。

    “外婆,你知道吗?就简迪那小子,他越来越厉害了呢!前段时间他还跟我说得了学校的奖学金,以后我可能就不用再给他寄生活费了。还有我,我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呢。以前你总说,要我赶紧结婚,生个曾孙给你抱,结果你那么早就离开我了,就连我男朋友的模样都没有见过。今天他来看你了。我们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呢。”

    简沐回头看向佘翊坤,他接收到她的视线也顺势蹲了下来,把花放在墓前,给外婆烧了几张纸钱。

    “外婆,我叫佘翊坤,现在简沐有我照顾,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吃亏的。”

    佘翊坤轻轻牵起简沐的手,继续说道。

    “简沐是个好女孩,很单纯也很吸引人。从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孩,所以我可能做了一些伤害她的事情,但是我以后肯定会好好对她,不会让她失望的。”

    简沐听着他和外婆的对话,有些她可以听明白,但是有些话她不是太懂。从始至终,佘翊坤都没有伤害过她不是吗?

    陪了外婆说了会儿话之后两人就肩并肩的往外走。

    “你做了什么伤害我的事?”简沐这个好奇的想法一直萦绕在心头,索性就直接问了出来。

    “你会原谅我吗?如果是比较严重的问题。”

    简沐笑笑,转头对着佘翊坤说道:“那你有吗?”

    “没有。”佘翊坤看到简沐的笑脸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差点冲动的想把一切都告诉她,毫无保留的。

    可是在最后一秒的时候,他止住了。

    “我就知道。”跑到佘翊坤的身边,简沐勾起他的胳膊,向着停在外面的世爵走去。

    “魏烟说要一起聚一聚,你要不要一起?筱默的接风宴,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帮你推了。”

    “去,为什么不去?她本来就不喜欢我,如果我不去的话她会认为我一点都没把她放在心里,会更讨厌我的,我必须得去啊!”

    “那好,你放心有我在,她不会太难为你的。”

    “恩。”

    ————

    “什么?你要去参加他们那个聚餐?我也要去!我不放心你,你不是说那个赵筱默很嚣张吗?我倒是要看看她到底是哪路神仙。”

    “我都是被邀请去的,带上你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放心好了,我要去找我家魏烟,早晚有一天我会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的!”紫鸳攥着拳头,一脸的坚定。

    “你早就拜倒在他的石榴裙~下了。”再说到石榴裙的时候,简沐还故意提高了音调。

    “……他拜倒,是他拜倒,好了吗?”

    “好好好。”简沐真的是笑岔气了快。

    “你个小白豆腐,到时候她出什么幺蛾子的话我去解决,你就美美哒在你家佘总边上默默的看着,偶尔解个围就可以了听到了吗?”

    “收到!”简沐对着紫鸳敬了一个礼,逗得她直笑。

    有紫鸳在,不论赵筱默做什么她都能化解吧。

    ————

    “你来了。”简沐到了trouble的时候,佘翊坤就站在门外等着她。

    “嗯,那我先进去了啊!”苏紫鸳一个闪身就钻进里面,直接循着魏烟而去。

    佘翊坤没告诉她,魏烟还没到。

    到里面的时候,简沐看见紫鸳满世界的找魏烟。

    “魏烟还没来,你先去唱首歌吧。唱完估计他就回来了。”简沐不太好意思一直看她傻找下去,善意的提醒道。

    这下子,苏紫鸳突然就想起来第一次见魏烟的时候他唱的歌,所以她也没有扭捏,没有推辞。站上去就点了一首爱如潮水。

    在那一次听过魏烟唱过这首歌之后,她专门回去搜了一下,也学会了整首歌。韦德就是有一天在听到他唱的时候,她可以跟上他的歌声。

    所以魏烟进来的时候,她恰好唱到高.潮,带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情感在尽情的演绎这首歌,魏烟楞了一下,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拿出手机偷偷的录下来她后面的歌,存了下来。

    一曲完毕,紫鸳一溜烟蹿到魏烟面前,献宝似的问:“怎么样,唱的好听不?是不是听起来超级有感觉。”

    “一般吧。”魏烟移开视线,假装不在意的说道。

    “你快别骗我了,我都看到你录下来了。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好看你才录视频的,等着回家慢慢看。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魏烟用双臂隔开一直想往他身上扑的简沐。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这是都到齐了啊,正好,我准备的东西也全都好了。快来吧,都别在外面站着了。”赵筱默直接就来到佘翊坤的身边,挽起他的胳膊。

    简沐看在眼里但是却不好说什么,便也顺势搭上了佘翊坤的胳膊。

    佘翊坤扭头看向简沐,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从赵筱默怀里抽回手插在裤兜里。

    魏烟眼明手快的跑过来搂住赵筱默的肩膀,笑着调侃:“这么久没见哥哥,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我吗?”

    佘翊坤顺势带着简沐先走一步。

    “你起开。”赵筱默嫌弃的拍开魏烟的手,想要追随佘翊坤而去。

    而一旁默默站在一边的苏紫鸳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女人真的是。还有就是,魏烟这个人是真随便,无论是对赵筱默还是对简沐,唯一让她不爽的是为什么对他苏紫鸳他就那么君子呢?

    看看自己的身段,也不错啊,前.凸.后.翘的。而且她对自己的长相不难看啊。确实,苏紫鸳是三个女孩子之中最漂亮的一个了。

    “魏烟啊,来来来,想搭人肩膀的话搭我的,我是肯定不会嫌弃你的。”笑眯眯的走过去,把魏烟搭在赵筱默肩上的手拿了下来。

    “紫鸳,我跟你商量一件事行不?”

    “你说。”

    “我知道,我很是玩世不恭,但是你是女孩子,再怎么说也不该是我这样。我知道你是好女孩,但是呢,我喜欢的类型不是你这样的,求你放过我。”

    “我知道,我很是玩世不恭,但是你是女孩子,再怎么说也不该是我这样。我知道你是好女孩,但是呢,我喜欢的类型不是你这样的,求你放过我。”

    眼睁睁的看着赵筱默消失在眼前但是佘翊坤却没办法去追,这里还有个姑奶奶要解决魏烟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

    “不行,你看不上我但是我看上你就好了。”苏紫鸳本着厚脸皮有男朋友的原则,就是想纠缠到底。

    “你到底看上我哪儿了?”

    “你的那首爱如潮水撩到我了。”

    “那我保证以后不乱唱歌了,你放过我好吗?”魏烟就差跪下以示诚心了。

    “不行,就算你以后不再唱歌,你的那一幕也总是在我的脑海里刺激着我的神经。”一脸享受的模样,每每回忆到曾经魏烟的歌声,紫鸳总是会醉。

    “啊!”魏烟已经尝到抓狂的感觉了,“实话跟你说,我之所以不敢招惹你就是害怕你身后的那个人。我知道你知道我说的那个人是谁。也就是说,你不记得我,但是我记得你的脸。因为我从他那里见过你的照片。求你了……”

    紫鸳愣在原地,她差点忘了,自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有些人她不愿招惹,而有些人不敢招惹他。想当初那个人把自己保护的那样好,魏烟居然记得她,也是奇迹。

    收敛了笑容,苏紫鸳突然就失了兴致,木然的走到上次那个包房,找到角落的沙发,一屁.股坐在那。

    魏烟在她进来的时候偷偷瞥了她一眼,见到她的情绪还算正常,虽然过于安分还是淡淡的舒了一口气。

    简沐注意到自己这个闺蜜从一开始进来就是一身的低气压,她想过去安慰她,但是想到刚刚发生在包厢里面的事情自己心里也觉得有些怪异。

    赵筱默那个时候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说:“你还真敢来啊?你要知道,翊坤哥,我跟你抢定了。”

    赵筱默还是不待见她,一副主人的姿态。本来在她的眼里,简沐就算一个外来人。本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早晚有一天佘翊坤会接受她赵筱默作为女朋友,怎么就可以被人半路打劫了呢?

    “简小姐,你是客人,你选择是唱歌还是玩游戏吧!”看看,又来了,苏紫鸳也算客人,为什么不让她选择呢?就是想告诉简沐一个信息。

    就算简沐现在是佘翊坤的女朋友,早晚有一天他会腻,那个时候她还是外人。

    “筱默。”待在一旁的赵勋阳看不过筱默的行为,警告了一声。

    “我怎么了?不就是让她挑吗?二哥还没有出声呢,你干嘛呀这是,还来护着她!她究竟是谁的女朋友啊!”赵筱默的语气里都是醋意,也带着讽刺,她这个哥哥,每次胳膊肘都会往外拐。

    “赵小姐,此言差矣啊!”坐在角落的紫鸳站起身,悠悠道,“哥哥管教妹妹是天经地义的,关我家简沐什么事情,怎么就叫护着她了?”

    “管你什么事?”赵筱默眯了眼,盯着紫鸳,似是在怪她多嘴。

    “说起来,这是你的接风宴,没有你的允许我不该过来,”听着紫鸳的话,筱默得意一哼,似是赞同的意味,紫鸳继续道,“简沐呢,是我的好朋友。我觉得你的话里都是火药味,避免你在这儿没有形象的炸了,我才善意的提醒的。”

    “你!”

    “我还没说啥呢。”苏紫鸳举起两只手做出投降的动作,“我不想吵架,当然也不想跟你闹矛盾。怎么说呢,简沐已经和佘翊坤在一起了,这是既定的事实,不论是谁反对还是怎么的,既然是接风宴我们就好好玩好好吃饭,别不愉快。”

    说着脸转向简沐那边,公式化的笑了笑继续说道;“简沐知道是你的接风宴就特别上心,所以才叫了我一起,就是怕自己处理不好事情惹你不开心。”

    “好了,不用说这么多,筱默,既然来都来了就好好的玩。别老想着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弄得大家不愉快。”

    既然佘翊坤都开口了,苏紫鸳自然就不再说什么,赵筱默也是淡淡一哼不再说什么。

    “那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说着赵筱默像是变魔术一样弄出来一套装备,“我都准备好了,既然都来了就一个都别落下。”

    佘翊坤是最不稀罕玩这种游戏的,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赵筱默必须得想办法把佘翊坤给拉进来,这样,大冒险他就不能说什么拒绝的话了。

    “先说好了啊!这个冒险没有喝酒来拒绝的情况,因为牌里面喝酒这件事也是大冒险的一部分。”所有的铺垫都是赵筱默提前算计好的。

    苏紫鸳一眼就看穿赵筱默的如意算盘,偷笑了一声。

    “那个我也得算一个是呗?”苏紫鸳这一开口赵筱默才反应过来,好像做手脚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多一个人该怎么办。

    “如果你喜欢就一起吧,但是估计得出去一位男士了。”赵筱默一下子就想到一个好办法,“毕竟啊,这个要女孩子多一点才有意思是吧!”

    说着还若有所思的看了苏紫鸳一眼。

    “那可不是,你让一个人在旁边干嘛啊?数蚂蚁吗?哦不对,这里是高级场所,连蚂蚁都没得数,那可无聊死了啊!反正大家一起玩算了,多一个也不多是吧。再说了,刚刚好三位男士三位女士,成双成对那多好。”

    说着还向旁边的几位男士投去目光,但是却故意跳过了魏烟。

    “还是说有什么另一个人不能玩的理由?见不得人的?”

    “算了算了,怕了你了。那就一起,省的说我。”赵筱默拿起一旁的牌,打乱了顺序。

    这个苏紫鸳什么来头,真的是够了,昨天才学好怎么做手脚,还花了几个小时将这副牌做好顺序,这一下就全部都成了做的无用功了,她怎么就这么苦逼呢?早知道就把六人的那个也一起学了。

    他们也是,没一个人通知她多了一个人。

    “来来来,我来弄。”苏紫鸳笑眯眯的伸手要赵筱默手里的牌,沮丧期的赵筱默二话不说就扔给了她。

    紫鸳神秘的笑了一下,要知道,她可是手脚界的达人,曾经混迹在酒吧里面,赌钱赌什么的可是无往不利。还有,那个人也是因为和她旗鼓相当才入了她的眼。

    结果自己渐渐变成了乖乖女,而那个人却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恐怕他出来的那一天也会是他的忌日吧。

    “说好了啊,这个瓶子最后转向谁谁就是鬼。”紫鸳从一旁拿来一个空酒瓶,笑意盎然。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早就变得圆滑了。情绪不表露出来在她那里早就成了基本功,除了她自己几乎没人能够察觉出她的异样。

    “赵小姐,选吧,随便抽一个。”把牌弄乱放在赵筱默的面前,她随意抽了一张。

    “吻墙,真是的。”游戏玩多了,这些个算是再简单再容易不过的大冒险了。

    赵筱默回来的时候脸色都没变。直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下一个是简沐,她抽到的是,和二号进行一个激烈的热吻。

    所以这个二号最终就要抽签抽.出来了,每人发了一张牌,此时紫鸳的手段就体现出来了,当然二号就必须是佘翊坤当选。

    她明显见到赵筱默眼里的火光,废话,如果自己心爱的人,尤其是心心念念十几年的小哥哥公然的在自己眼前和其他女孩子亲密,心里早就想撕了那个人。

    紫鸳邪魅的勾起嘴角,她知道赵筱默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所以酒瓶的时候控制了力度,故意将瓶口对准她。

    果不其然,她迫不及待的抢了一张纸牌,就是简沐放进去不久的那张,紫鸳知道她一直盯着那张牌,索性准备直接成全她了。

    “和二号接吻!二哥!”急哄哄的冲上去,佘翊坤被简沐护在身后,就像护着自己的珍宝一样。

    “干什么呀,愿赌服输!”说着就去拽简沐护着佘翊坤的手。

    “闹什么。”佘翊坤就知道会出状况,所以从来他就不爱玩这些既幼稚有无聊的游戏。

    “赵小姐这是急什么?我们还没抽签呢,还不知道二号是谁呢,你就这么着急的扑上去不太好吧,再说了,咱家沐沐还在这儿看着呢。猴急也不能这种急法吧。来来来,咱抽只签。”

    简沐怎么就觉得,紫鸳这个笑法这么像青楼里的那些鸨母呢。不过是真的解了燃眉之急了。

    “这是什么鬼!为什么偏偏是我哥,不玩了不玩了。”在知道了赵勋阳拿到那张二号牌的时候,筱默开始不认账了,“我们俩算怎么回事啊。”

    说完还嫌弃的瞥了一眼一旁面色沉静的赵勋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