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番外:回忆的尽头,只有他和她

    第228章番外:回忆的尽头,只有他和她

    “陆叔叔,你能听到我讲话么?”

    夜里,已经是十一点了。

    爸爸妈妈在病房外与医生说着什么,而她和靳泽恒,一直在病房里守着。

    那带着氧气罩的男人,他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

    看清了眼前的女孩。

    他最美的女孩,和她的妈妈长得很像。

    尤其是眼睛,一模一样。

    靳念涵握着陆叔叔的手,感觉到他手里好像拿着什么。

    一看,竟是一条项链。

    那是——

    雪花一样的坠子,很精致独特。

    上面好像还刻了字。

    欢……是陆叔叔,一直在找的那人的名字么?

    所以,这是属于她的链子?

    陆少铭动了动手,示意女孩接过这链子。

    靳念涵有些犹豫的抬头看了眼未婚夫,再有两个月。

    他和她就是夫妻了

    虽然,好像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也搞不懂自己对靳泽恒到底是爱还是依赖。

    见男人点了点头,她才接过那链子。

    “陆叔叔……”

    “戴着……戴着它。”

    陆少铭的声音中都是沙哑,仿佛这一刻,他说话都很费力。

    可靳念涵却听得清清楚楚——

    戴着它,结婚那天戴着它。

    他……等不到念涵嫁给靳泽恒的那一天了。

    可是欢儿,能看到。

    陆少铭还记得,那一晚的雪夜。

    他亲手给欢儿戴上去的时候,她眉目染悦的模样。

    那会是他一个人的回忆。

    回忆的尽头,只有他和她。

    没有别人打扰,多好啊。

    靳念涵看着手心的项链,这对陆叔叔而言,很重要吧?

    却给了她。

    可是,这种时候不能拒绝的。

    也许,这会是陆叔叔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了。

    “念涵……”

    “我在。”

    她在,她一直都在。

    眼睛里都是酸涩,一想到,这个男人今晚就会离开。

    念涵就很难过,很难过。

    陆少铭看着女孩,不知多久,一直这么看着。

    对不起,对不起。

    很多次,想告诉你。

    你并不是孤儿,你并没有失去亲人。

    可每次,都害怕了。

    在你的心里,陆叔叔永远是那么疼爱你的长辈,甚至是朋友。

    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会恨我吧。

    不想看到你难过,看到你的讨厌。

    所以——

    我情愿做你一辈子的叔叔。

    只是我的一辈子,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

    以前只希望自己能早一点死去,这样,距离欢儿的位置就近了一分。

    可现在,他舍不得了。

    念涵,他的念涵。

    马上就要成为美丽的新娘子了。

    嫁给靳泽恒这厮,他知道,她会很幸福的。

    她和靳泽恒之间,没有那么复杂的情感。

    多好啊。

    靳念涵看着男人气息越来越弱,知道他要离开了。

    即便再不舍,也要面对生离死别。

    这就是人生吧。

    虽然她才二十岁,可是因为从小没有亲生父母,所以总是容易思考人生。

    而陆叔叔,是她觉得最亲近的人。

    虽然,她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爸爸,可她知道。

    陆叔叔和爸爸一定很像。

    一定。

    因为……

    直到那氧气罩被医生取下,那个男人永远沉睡的时候。

    靳泽恒挽着妻子的身子要离开病房时。

    靳念涵缓缓回首,看着被遮上白布的人。

    爸爸,再见了。

    虽然我早就知道,你是我的爸爸,可我……

    还是不能,叫出口。

    就这样吧,我以后会过得很好很好。

    带着你和妈妈的祝福。

    那一年,靳念涵很清楚的记得。

    那天陆叔叔来找妈妈的时候,妈妈让当时还是哥哥的靳泽恒带她去房间做作业。

    可是她还没进房间,就被靳泽恒把门给关上了——

    “哥!开门啊!”

    “别吵我,自己玩去。”

    靳泽恒只回了这样的一句话,就安静下来了。

    靳念涵就知道,当着妈妈的面,这坏蛋还会装装样子,现在好了,翻脸就不认人。

    自己玩就自己玩。

    可刚才陆叔叔的样子好像很急,她虽然还是个孩子,但还是忍不住,去偷听了。

    想知道,陆叔叔为什么这么急着找妈妈。

    她也不知道那天,听到了什么。

    只是那一句——

    如果这是她的意思,那么……永远别让念涵知道,我是她的亲生爸爸。

    女孩猛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陆叔叔说,他是她的亲生爸爸!

    刹那的震惊之余,她也听出了,那男人话语中的悲恸。

    如果这是她的意思?

    是谁的意思,难道是……

    那个从未见过的,却用生命爱她的妈妈么?

    从那之后,靳念涵心里多了一个秘密。

    那是,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那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如今,都会过去了。

    只希望,在另一个世界。

    他和她,会重新遇到。

    陌上花已开,似是故人来。

    ***分割线***

    两个月后,就是靳念涵和靳泽恒的婚礼了。

    等到了这一天,女孩很紧张。

    一直以为,结婚就是一个形式。

    因为和哥哥,啊不对……是靳泽恒从小到大住一起,不过就是……

    以后两个人的房间,成了一个房间而已。

    可妈妈却说,很多事情也会不一样。

    比如,念涵也会成为一个妈妈。

    穿上婚纱,那绚丽的白色,很美很纯洁。

    陌安西看着最美的小公主就要嫁人了,虽然是嫁给自己儿子,但还是有些酸涩。

    胖子,你看看……

    咱们的念涵多美啊!

    笑得多开心。

    女儿大了,自己也会老了。

    戴上那条项链,靳念涵抿唇,看着镜中的自己。

    那颈间的链子,透着雪花一般的洁白。

    妈妈,我好看么。

    ……

    婚礼开始前两个小时,新娘在休息厅里。

    “妈,你说哥他真的想娶我么?”

    “还叫哥!以后是老公了。”

    陌安西淡笑,怎么都改不了叫哥哥的习惯。

    靳念涵撇撇嘴,老公……多奇怪啊!

    靳泽恒那个冰山脸,就是今天婚礼,也没见他笑。

    “可我觉得……我和他好像……”

    好像,没有那些爱情剧里的感觉啊。

    比如接吻,没有过。

    比如说喜欢,也没有过。

    再比如,连求婚都没有。

    她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嫁,而他也就习以为常的娶。

    婚姻真的是这样么?

    “傻丫头,要知道,你遇到的,可是一只腹黑猫。”

    腹黑猫,嗯……

    就是和靳淮南一样的男人。

    表面上你当然是看不穿他的心思的。

    可实际上,早就掉入他的套路里,出不来了。

    靳念涵不解,腹黑猫?

    仔细回忆一下。好像和靳泽恒之间。

    真的没什么,难忘的记忆啊。

    除了——

    高中那年。

    那时候,她15岁,他就比她大一岁而已。

    一个高中,理所应当啊。

    可是,她学习不好。

    大家都说,她有个学霸男神哥哥,很羡慕她。

    可靳念涵总是苦逼的说:

    “那是折磨!”

    那一年,可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呢!

    “这是什么?”

    看着同班女生递给自己的信件,靳念涵笑了笑。

    给她的?

    可不想——

    “念涵,你把这个交给你哥哥。”

    “给我哥?”

    啊,原来不是给她的。

    给她白高兴一场。

    可,里面是什么?

    难道是——

    情书!

    高中时期,最流行的,就是那东西。

    不过,这还是靳念涵第一次拿到手里。

    “你告诉他,如果他接受,我明天放学后会在学校门口等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