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番外:一次次的希望,最终成为绝望

    第226章番外:一次次的希望,最终成为绝望

    这半年的时间里,陆少铭去过了很多地方。

    打听过很多的城市。

    他派去找的人,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而他,也没有找到那女人的任何踪迹。

    当真,躲得那么深。

    不让他找到么?

    ……

    “老公,帮我吹头发。”

    洗浴出来的小女人脑袋靠在男人腿上,靳淮南拿出吹风机。

    熟练的动作像是已经习惯了如此。

    “今天涵涵哭着跟我说,哥哥亲她了。”

    陌安西听着耳边的风声,笑着说道:

    “怎么办,我们好像不能把涵涵当做女儿了。我想让她当我儿媳妇!”

    “孩子才多大。”

    靳淮南淡笑,那掌心之中,女人的长发像是那最温柔的弦。

    “娃娃亲不行么!反正我不管,我们这一家子这样过一辈子不好么?”

    她不希望以后儿子娶了别的女人,也不想涵涵嫁给别的男人。

    涵涵和小猫崽在一起,是最对的决定!

    而且,明显小猫崽是喜欢涵涵的。

    “你开心就好。”

    “哦……言下之意,是不想理我咯!”

    不想,下一刻,男人将手中的吹风机关了,放在一边。

    扣住女人的腰,倒入那大床深处。

    那细细碎碎的吻,就覆上了她的锁骨之间。

    陌安西无奈笑道:

    “喂!昨晚不是才有过么……今晚睡觉好么!”

    拜托,靳淮南都一把年纪了,还总是把她每晚折腾的难受。

    其实也不算一把年纪。

    不过是陌安西觉得,她三十岁了。

    哎,女人三十,可是容易被抛弃的。

    “不好。”

    男人回答的干脆,要知道,家里可是有两个难缠的孩子。

    一周几乎有三四天的时间,她都在陪着孩子。

    剩下的几天,他自然是忍了很久,一天怎么够补偿呢。

    “靳淮南……你这么勤奋,会很容易再怀上小猫崽的弟弟或妹妹的!”

    虽然说,两人都有注意。

    因为有了念涵后,陌安西不想再生孩子了。

    所以在措施方面,一直很安全。

    可百密一疏!

    她不想三十岁了还做大龄产妇嘛!

    “怀上了好。”

    “你想要么?”

    他不是,觉得孩子很吵么。

    “想。”

    陌安西蹙眉,怎么听就觉得很假。

    肯定是借想要孩子为理由,跟她做。

    “可我不想。”

    话音才落,就听到门外女娃娃的哭声——

    “妈妈,妈妈!”

    靳淮南瞬间脸一黑,而陌安西止不住的笑。

    孩子啊,就是靳淮南的小克星!

    却是她的小救星呐!

    整理好衣服,打开门,就看到哭红了眼的小念涵。

    “涵涵怎么哭了?”

    “我做噩梦了……怕怕。”

    “好,不哭,妈妈陪你睡。”

    于是乎,某男再次与冷水浴为伴,一个人入睡。

    ***

    陆少铭才从外地回来,换了衣服就来了靳家。

    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少有回来的时间,他都想见见那两个小家伙。

    尤其是,小念涵。

    很奇怪的感觉。

    “陆叔叔,涵涵好想你哦。”

    “叔叔也想涵涵。”

    他这次走了半年,去了四个城市,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心里的人。

    “叔叔有胡子了!”

    “来之前,忘记刮了。”

    小念涵摸着那扎人的胡子,笑嘻嘻舔舔唇——

    “再过半个月就是涵涵的生日,叔叔会来么?”

    半个月,那他停留半个月,再走。

    “嗯。”

    陌安西做好晚餐,看着女孩很黏人的样子,笑道:

    “她就这样,爱撒娇。”

    靳淮南回来的时候,一家人准备开饭。

    她今晚做了一些丰盛的菜,陆少铭这几个月在外面,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没再喝酒了吧。

    陌安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要死要活,跟她无关。

    陆少铭接到了一个电话,神色变得紧张起来。

    挂了电话,他起身就要走。

    “怎么了?”

    陌安西不解,只见陆少铭难得勾出一抹笑——

    “有她的消息了!”

    她……

    陌安西垂眸,久涵么。

    什么消息啊。

    靳淮南也冷了眸子,看着男人立刻要离开的样子。

    淡淡出声——

    “也许不是。”

    也许,不是。

    是绝对,不是。

    “不管是不是,我都要去找她。”

    “陆少铭……”

    靳淮南再次开口,却是对上妻子淡漠的目光,沉默了。

    陆少铭却拍了拍兄弟的肩膀——

    “等着我带老婆回家吧!兄弟,马上我也可以跟你一样了!”

    陆少铭离开时,靳淮南那深邃的眸子都是沉暗。

    而陌安西,不再如之前那般淡笑。

    而是垂眸,微微咬唇。

    那一抹苦涩的笑,若有似无。

    久涵,胖子。

    你是故意的么。

    一次次让他抱有希望,最后——

    却是一次次的绝望。

    靳淮南是在保护陆少铭,也许让他这么找下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可她现在,却可怜那个男人。

    可悲,何其可悲!

    ***

    陌安西知道,陆少铭这一次。

    还是会失望而归。

    免不了,又是一场宿醉。

    晚上,靠在丈夫怀里。

    她第一次,说了这样的话——

    “老公,我做错了么?”

    她知道。

    靳淮南什么都清楚的。

    久涵的事,念涵的身世。

    他都知道的。

    “什么。”

    “你知道的。”

    小女人撇嘴,明知道还问,她不想说。

    “也许吧。”

    什么叫做也许啊。

    她要是错,就是错。

    没错,就是没错。

    还是说错和对之间,也是没有界限的。

    小念涵生日那天,陆少铭没有赶回来。

    看得出,小念涵有些失望。

    “陆叔叔之前答应涵涵会来的。”

    “涵涵乖,吹蜡烛吧,叔叔在忙。”

    小念涵其实明白的。

    陆叔叔一直在找一个人。

    到底是什么人呢,好像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所以——

    小念涵今年的愿望,就是希望陆叔叔能够找到,那个想找的人。

    老天爷爷。

    陆叔叔好可怜的。

    虽然他平时总是笑,可涵涵知道。

    他并不开心。

    涵涵想看到陆叔叔笑,拜托你,让他找到那个想找的人吧。

    可愿望,也只是一种期盼的形式。

    一年又一年。

    反反复复,寻寻回回。

    陆少铭找不到,用尽一切办法,都找不到。

    她消失了。

    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年年岁岁,他都已经忘了。

    自己找了多久。

    直到那一年。

    小念涵长大了,九岁的她和靳泽恒走在一起,很般配。

    而她的眸子,越来越像一个人。

    却是那鼻梁和嘴唇,陌安西看得出来,是像陆少铭。

    很像,很像。

    都说女儿长得像爸爸,原来是真的。

    除了眼睛遗传到久涵的有神外。

    那一天,陆少铭来靳家时。

    陌安西去给故去的母亲扫墓了。

    家里就佣人和两个孩子在。

    靳泽恒从八岁后这两年来,性格就像靳淮南一般。

    不是很爱讲话了,小时候那可爱的样子,也变成耍酷一般的冷漠。

    念涵在门外敲了很久,他都不给她开门,说要学习。

    念涵撅嘴,看到了陆叔叔,就和陆叔叔坐在沙发上玩。

    那一旁的佣人看着,无意说了一句话。

    却是那句话,陆少铭听了进去,瞬间的失神——

    “真别说,这念涵小姐越来越像陆先生了。”

    像他?

    “是啊,以前小没看出来,怎么越长大,你们两在一起,越觉得像!”

    不止一个人这么认为么。

    陆少铭沉眸,看着正在吃冰淇淋的女孩。

    心中,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