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小西子,我等你……

    第221章:小西子,我等你……

    她没有等到他。

    追着那车子跑了一段路,她摔倒了。

    看着他坐着的车子消失无影。

    她哭的很难过。

    泰迪熊,你一定要回来接我。

    可是,后来她病了。

    发烧,很严重。

    而且关键是,她烧的糊涂。

    竟然自己跑出了孤儿院。

    路上都是不认识的人,她头晕晕的。

    最后遇到了一个女人,她问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帮她找家人。

    可是她病的糊涂。

    院长大人找到她时,那女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子是孤儿。

    女人之前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儿子又不听她的话。

    她很想,有一个女儿。

    无奈,丈夫离世了。

    这个孩子,也许与她有缘。

    女人决定领养了她,出了钱给欢儿看病。

    烧退了,可欢儿醒来后。

    像是忘了很多事情。

    女人这么想,那正好,别让孩子觉得自己有负担。

    就说了,她是亲生妈妈。

    并给她取了名字——

    久涵。

    于是,久涵对八岁前的记忆,都是空荡荡的。

    有时候问起妈妈,妈妈还说——

    小孩都这样,一般也是七八岁才记事的。

    若非后来听到久杨和妈妈的对话,她也许一辈子都以为。

    自己是妈妈的亲生女儿。

    ***

    时间回到此刻,除去蹉跎,久涵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

    如果她和陆少铭真的有缘。

    那么就不会有分离。

    那一场分离,注定了如今的悲剧。

    就让他以为欢儿死了,不也好么?

    至少,永远别让他知道。

    他的欢儿,那单纯可爱的女孩子。

    是她这样让他恶心的女骗子。

    至少,保存那最后一分美好吧。

    “小九,小九!”

    隔壁大婶过来时神色慌张。

    “大婶,我还没画好今天的……”

    “快别画了!大成今早卖鱼,和买鱼的发生了口角。你家的摊子都被人砸了!”

    “那大成呢?”

    “说是被小镇的李主任拉去了乡政府呢!”

    这里真的很落后。连个正经的警局都没有。

    久涵了解了情况,原来是来乡下游玩的游客,想买大成的鱼。

    买了后还没杀就死了,说这鱼有问题,让大成赔钱。

    那些有点钱的人都这样,越是有钱,越斤斤计较。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动手砸摊子

    大成也是无意,不小心推了那人。

    结果地上滑,对方摔了,就说要报警。

    “大婶,那大成他……”

    “你去给李主任送点钱!把大成接出来。”

    后来久涵才知道,那个乡政府的李主任,就是个喜欢把事情闹大的人。

    平日里就是拿这些送来的钱大吃大喝。

    家里本来也没有多少钱,那李主任狮子大开口,说要五千。

    家里只有六千的底,本来是留着生孩子用的。

    可如今,还是要用钱。

    反正还有三个月,孩子才出生。

    钱,再赚吧。

    把大成赎回来后,摊子被砸了,大成又要重新摆摊。

    想着重新快点赚钱。

    不然妻子生孩子时,会是大问题。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总是捞不到很多鱼。

    转眼就要九个月大的肚子,才两千多。

    更没想到的,是久涵早产了。

    有了一些邻居的帮助,好不容易凑到了三千可以入院。

    不想,不仅早产而且难产。

    医生建议剖腹,不然孕妇身体太弱,会支持不住的。

    久涵疼得脸上没了任何的血色。

    她知道自己撑不住了,大口喘着气。

    医生建议剖腹,她却死死咬牙——

    “不要剖腹,我可以的!”

    “可是这样,你会……”

    “我没有钱!”

    剖腹的钱,起码是这样的两倍。

    她没有钱,只能疼死自己,也要生下孩子。

    没有人知道。

    这整整三个小时,久涵是怎么熬过来的。

    宫口大开,失血很多。

    可她就要孩子,听到孩子的哭声那一刻。

    她已经没了意识。

    “孕妇大出血!”

    大成在产房外听着这声音,心拧在一起。

    他从不知道,原来生孩子,会这么可怕。

    ***分割线***

    陆少铭拥着女人,在与朋友玩牌局。

    不知道为什么,向来不会输的他。

    今晚心神不宁,一直在输。

    “陆少,心不在焉,是不是又在想哪个美女?”

    那些大企业的公子哥都羡慕陆少。

    因为没有婚姻的束缚,多好啊。

    他们就不同了,就算在外面玩,也玩得得小心点。

    不然被哪个记者报道了,那些家里的妻子,都不是好惹的。

    “继续,少废话。”

    大笔的钱扔向那些人,怀里的女人娇嗔一声。

    陆少铭冷笑,将那几张百元大钞,塞在女人的胸间。

    女人笑得满心欢喜。

    看,这就是女人。

    肤浅的让人恶心。

    ……

    陌安西哄睡了孩子,才回到房间。

    “小猫崽越来越闹腾了!”

    毕竟快一岁了,睡得越来越不安稳了。

    她晚上都不放心,小猫崽一个人睡。

    总是半夜起来好几次,看看他有没有哭。

    当然,每次她一有动静。

    靳淮南就会醒来。

    “睡觉吧。”

    躺在丈夫怀里,陌安西闭上眼,很累了。

    可是就要入睡的那一刻,心口蓦地猝疼,差点让她没喘过气。

    离开开了床边的夜灯,她坐起身子,缓了几秒。

    “怎么了?”

    “老公……”

    陌安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

    突然觉得,心里好慌。

    为什么而慌,她也不清楚。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心脏的位置,好疼。”

    偎在男人怀里,陌安西一直不敢再睡。

    总觉得,今晚也许,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后来,她才知道。

    很多事情,是有征兆的。

    比如第二天。

    她在家的时候,哄着小猫崽玩小玩具。

    接到了一个,外地的电话。

    “你好……”

    “请问是……陌安西女士么?”

    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陌安西很确定,自己没听过。

    因为这口音,像是外地的。

    “是,请问你是谁?”

    “我是……久涵的丈夫!”

    久涵!!!

    那一个消失了快一年的名字,让陌安西久久没有回过神!

    久涵!是她么?

    等等。丈夫?!

    “久涵在哪里?!”

    “你能立刻赶过来一趟么,她想见你。”

    陌安西有些过于着急,可是这个男人突然这么说,让人很怀疑。

    因为她之前在新闻和报纸上登过找久涵的消息。

    她怕,是有人因此而骗她。

    “我怎么相信你?”

    对方像是极了,说道——

    “她快要不行了,只想见你一个人。求你,快点来!”

    什么叫做,不行了?!

    陌安西不管了,是骗局也好,是有意也好。

    她真的,怕是久涵。

    可对方的地址,太远了。

    A市的一个镇上。

    久涵怎么会去这么远的地方。

    不相信,却还是定了去A市的飞机。

    直到上飞机前,准备给靳淮南打个电话。

    但那之前的号码又打来了。

    她接起来,还没说什么,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西子。”

    那是……胖子的声音!

    即便很虚弱,陌安西还是能一下子就听出来。

    是她,真的是她!

    “胖子,胖子!真的是你!我现在马上就飞过来找你!你等我!”

    “我等你……但不要……”

    “不要告诉任何人。”

    任何人,包括靳淮南。

    更包括,陆少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