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沈心言,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第210章:沈心言,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陌安西还在昏迷中。

    虽然麻醉的药效是过去了。

    可她还是没有醒来。

    他一直守着,听着她呢喃的梦语——

    “小萌新……妈妈……”

    “好恨……好恨。”

    不经意间,她竟说了,恨。

    这个小笨狗,不管之前谁怎么对她。

    她都不会轻易把这个字说出口。

    可这次,他知道,她是真的恨了。

    恨沈心言,恨她,那么残忍的。

    杀害了小萌新。

    “老公,救它……”

    救救她的小萌新,它才一岁。

    它还没看到它的小主人出世呢。

    它还没……陪她走过很多好玩的地方。

    还没成为网红狗呢。

    她说过的,会一直陪着它的。

    可这次,她失约了。

    让它可怜的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它会害怕么?

    ……

    病房外,陆少铭来的时候,沈牧衍还没有走。

    但他没进去。

    “沈心言呢?”

    “靳家。”

    “这次,你带不走她了。”

    依陆少铭对靳淮南这厮的了解。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能带走沈心言了。

    沈心言她,彻底完了。

    沈牧衍垂眸,轻笑中带着苦意——

    “我知道,我没想带走。”

    一切,有因有果。

    是沈心言犯下的罪,本来就该惩罚。

    “沈心言回不去了,不过沈家,不会受牵连。”

    靳淮南还不至于到,让人一家子给陪葬

    况且,他的孩子和老婆现在还活着。

    虽然都有各自的危险期。

    “有的时候,我很羡慕你。”

    “羡慕?”

    陆少铭勾唇,羡慕他做什么?

    而沈牧衍,只是淡笑着说道:

    “你和我本来是一样的人。追求的是自由,是人生。”

    陆少铭不爱权钱,要的不过是玩乐自由的人生。

    这也是,沈牧衍一直想的。

    “你比我幸运。”

    “幸运,那是因为我只是个养子。”

    陆少铭却眸中染寒。

    是的,他是喜欢自由,喜欢玩乐,喜欢游戏。

    可谁又曾真的了解。

    他也想过,那些权钱之事呢。

    不过,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靳淮南,就是最好的证明。

    若他是靳淮南,他也没得选。

    还有一点,以前是阻挡陆少铭变成那样的男人的最大利器。

    就是欢儿。

    如果他真的想做人上人,成为这个城市最高贵的男人。

    那就意味着,很多事情,身不由已。

    就像婚姻,就像爱情。

    他可不想,欢儿成为第二个陌安西。

    这样的痛苦。

    可到头来呢?

    他的不想,却成就了一个女人的欺骗。

    这个时候,流产应该已经结束了。

    孩子,一个欺骗下的产物。

    他陆少铭怎么能允许它的存在呢。

    ……

    陌安西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

    靳淮南一直守着她。

    夜里,也去看过孩子。

    孩子还没睁眼。

    紧闭的样子,那皱起的一团子。

    这是她和他的孩子。

    能生下来,的确是幸运。

    送来时她的情况,他知道有多危险。

    甚至已经做好了,失去孩子的准备。

    他签字的时候,的确是没有丝毫的犹豫。

    可那内心的煎熬,是从未有过的。

    “……”

    陌安西觉得全身好累,没有一点力气。

    可还是睁开了眼,因为,她怕。

    “孩子……”

    她抬起酸疼到不堪的手想去抚她的腹部,却被他握住了。

    “没事,他很好。”

    是靳淮南的声音。

    定眼,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是他,是他。

    她不是在做梦,因为疼痛是真的。

    也不是死了,因为他活生生的在眼前。

    所以——

    她把孩子生下来,并且,孩子也没事么?

    “我想……想看他。”

    “休息一段时间,有力气了再去看他。他很好。”

    听到最后那三个字,陌安西才平复了情绪。

    她知道,他不会在这件事上骗她。

    既然孩子很好,那她也就放心了。

    手术台上那一刻,真的以为。

    她会就此失去孩子了。

    腹部上深深的刀口很疼,即便打了止疼针,还是疼得她无力。

    剖腹产不比顺产。

    刀子开得深,后期修复很累的。

    可她没心思去想那些了。

    仿佛自己再疼,也比不过,失去!

    “小萌新它……”

    她知道,不该提起的。

    可是,要是不提,她会更痛苦。

    更无法原谅自己。

    “老公,我好恨沈心言!”

    真的从未如此恨过一个人。

    “我知道。”

    靳淮南眸色深谙,他知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一整晚的梦语,都在说着那个字。

    仿佛那种恨,已经刻入了她的骨血之中。

    “她在哪儿?”

    她想,见到沈心言。

    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不会允许。

    她身子太弱,而且情绪不能再受刺激。

    “养好身子。”

    “我……”

    “有老公在。”

    陌安西还想说什么,可发现似乎很累了。

    真的是,生一次孩子。

    去了半条命。

    只好点点头,安静听他的话。

    沉沉睡去。

    ***分割线***

    沈心言再次敲了房门,不过这次却很淡然——

    “我饿了。”

    卿姨和小兰都觉得纳闷。

    却又不敢轻易开门,怕这个女人再生事端。

    “我说我饿了!难道你们想饿死我么?”

    沈心言冷声呵斥,真是佣人也开始有架子了!

    还真当自己做了靳家的佣人,就比别人高高在上。

    说到底,不也是个差人使唤的!

    “我要是饿死了,你们谁来负责?”

    “这……”

    小兰看着卿姨,有些无措。

    “卿姨,我们要给她饭么?”

    “给吧,先生回来前,她不能出什么事。”

    不然这责任,她们可担不起。

    可就在卿姨转身要去弄吃的时,那回来的男人。

    周身都散着冷意。

    ……

    沈心言听到门的响动,勾唇轻笑。

    的确是饿了。

    折腾了一天多了,不给她吃饭也不是什么招。

    可唇角的笑意在看到进来的男人时,淡下。

    瞬间,一改情绪。

    “淮南!你终于回来了!”

    下一刻,就想抱紧男人说自己一整晚的畏惧和委屈。

    可就在她要靠近半分之时,他冷凛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幽幽传来——

    “母子平安。”

    沈心言动作猛的一止。

    什么母子平安?

    是说陌安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么!

    怎么可能母子平安!

    可即便心里思绪万千,脸上的表情还是要装作无辜。

    “淮南你在说什么?是说那个被你送去医院的孕妇么?”

    她佯作生气,开始无理取闹——

    “她怀的是不是你的孩子!她勾.引你的是不是!我……我要撕碎她!”

    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时机。

    靳远寒估计已经开始动手了。

    所以,她沈心言现在要做的,就是千方百计。

    缠住靳淮南。

    拖延时间。

    “你是我的!你答应过,你会和我在一起的!你忘了么,小时候,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的!”

    “我才是那个一直陪伴你的人。难道,你真的不要我了么?!”

    沈心言的确擅长演戏,不管是演疯女人。

    还是演一个,可悲的委屈女人。

    那泪光,在眼眶之中。

    好生可怜。

    可对方的眼里,没有丝毫的怜悯。

    甚至,只有冷暗,只有阴鸷。

    沈心言感受到了,靳淮南的冷意。

    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却又止了身子。

    奇怪,她怕什么。

    反正她现在所做的那些,都是一个失忆为爱疯狂的女人所做的!

    他就是要怪,也该怪吕晴把她撞成这样!

    “沈心言,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