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是个男孩

    第209章:是个男孩

    “靳远寒,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被杀死!”

    可怕,简直是太可怕了。

    就算是自己歹毒心肠,但要是看到了自己的生母。

    被那样的残害,也会忍受不住的。

    他,却云淡风轻的说,没那个必要。

    对于女人的质疑,他只是冷笑,笑意中的寒凛,让沈心言颤栗。

    “杀她的是你,你一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说这些。”

    “你……”

    沈心言再无言语,她杀了人,在这件事上。

    她狡辩不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靳远寒这么处心积虑,目的一定不简单。

    估计对付的人,也不是她。

    不然单凭她杀了何沁秋这件事。

    他就足够弄死她了。

    难道……

    “你是想对付淮南?”

    “淮南,叫的可真亲热。你是我的妻子,还真是恬不知耻。”

    “靳远寒,你别挖苦我。你有没有把我当妻子看,你心里清楚!你到底想做什么!”

    沈心言自认为是了解靳远寒的。

    除去他竟能装病这么久外。

    “很简单,我要那个女人。”

    “谁?”

    女人,除了她之外,靳远寒还能见到谁呢?

    “靳淮南的妻子,刚才闯进来的那个女人。”

    “陌安西?”

    靳远寒眸色一深,原来她叫陌安西。

    “你要她做什么?”

    沈心言想不通,竟然不是对付靳淮南,而是要那个陌安西。

    难道是——

    “你要拿陌安西威胁淮南,是不是!”

    这是沈心言唯一可以想到的。

    陌安西的存在与作用,就是靳淮南的致命点。

    靳远寒看出来了,所以,才想这么做的。

    “猜对一半。”

    男人勾唇笑道,的确,靳淮南有的,珍惜的在乎的,他都会握在手里。

    只不过,对付……

    刚才那个女人和沈心言不一样。

    她很美好。

    对,美好。

    正是靳远寒生命里最缺的东西。

    “我带走陌安西,对于你,难道不是好事么?”

    他到不认为,沈心言猜不到。

    沈心言要的,是靳淮南。

    他要的,是陌安西。

    彼此成全彼此,不正好么。

    沈心言却沉默了。

    她可不相信,靳远寒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喜欢上陌安西了。

    可偏偏,又没得选。

    只要能让淮南重新回到她身边,她做什么都愿意。

    “你想我怎么做?”

    “你这么聪明,不会猜不到。”

    沈心言的确是没有想到什么。

    唯一的法子,就是先让陌安西住到靳家来。

    也许,会在不注意的时候,让这个男人带走她。

    可她也没有想到,会有后来吕晴的意外。

    她在医院醒来,得知了陌安西和靳淮南已经回到靳家。

    陌安西细心照顾靳远寒的事。

    就想到了更好的办法。

    赖住靳淮南。

    给靳远寒充足的时间,带走陌安西。

    可不想,这个男人却迟迟没有动作。

    甚至又一次,她急了。

    给他打了电话,他却只告诉她——

    “一个月后,陌安西生了孩子,会在医院带走她。”

    为什么要等一个月后。

    想必是不想要那个孩子吧!

    可靳远寒想要那个孩子活,她可不想!

    孩子活着,她就一辈子都无法坐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孩子,她以后也会生。

    她和靳淮南的。

    何必要一个低贱女人生的孩子做阻拦呢!

    所以,在它未出生前,她就要除掉它。

    这次来靳家,本来就是想不顾一切害陌安西流产的。

    可偏偏,她和靳淮南不在。

    那她就闹,闹到那夫妻两肯回来为止。

    至于杀了那只畜生,的确是意外。

    当然,死了更好。

    反正,陌安西养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护主是么。

    她倒是要看看,死了怎么护它那窝囊的主人!

    正好,陌安西因此受到了刺激,早产了!

    那样子,那血。

    可不想顺产的模样。

    都不用她动手,陌安西就会自己疼死自己。

    此刻,她讥笑着。

    原来,靳远寒也是会紧张一个人的。

    真是看不出来啊。

    听到那女人早产了,也着急了?

    “靳远寒,我还真是没法想象,你会爱上一个女人。”

    “不需要想象。”

    “所以,你可以行动了。让你的人,立刻带走陌安西。”

    沈心言就没打算离开靳家了。

    等着靳淮南一回来,她会想办法拖住他。

    可沈心言最后没有算到的。

    就是靳淮南的心。

    她最后输,也输在了自以为。

    她以为他心里还会有她的一席之地。

    她以为,他会愤怒,但不会伤害她。

    她以为,还会有以后。

    这些,靳远寒比她清楚。

    靳远寒用动手杀沈心言,因为——

    靳淮南会这么做的。

    到头来,赢的人,只会是靳远寒一人。

    ***分割线***

    医院,手术室里。

    产道开了,可是因为受了刺激,在送来的路上。

    孕妇就有宫缩的情况。

    很严重,如果孩子再生不出来,就会憋死在里面。

    可陌安西在送来时,就没了多少力气。

    此刻感觉到下身更是疼得无力。

    就连眼泪,都没力气流出来了。

    整张小脸上都是汗水。

    妈妈离世了,小萌新死了,她失去了好多好多。

    甚至希望此刻心脏也不要跳动了。

    因为每跳动一次,就会坠的疼一次。

    避免不了的难产。

    护士拿着签署单出来时,靳淮南就料到了。

    “孕妇情况危急,保……”

    那大人孩子的话都还没说出口,靳淮南已经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他是医生,他清楚,这一刻。

    不能有丝毫犹豫。

    他只要她,孩子以后会再有。

    她却是唯一的。

    陌安西像是感应到了,咬着唇,摇头——

    “我要孩子!”

    “家属已经签了字。”

    她听到护士对医生说的那句话后,脑海中只剩下一个意识——

    孩子,她要孩子!

    慌乱中,她抓紧了医生的手——

    “求求你,保住我的孩子。”

    “我会尽力的。”

    而后,医生给她打了麻醉。

    是准备剖腹了。

    但因为来之前已经大出血,剖腹产会存在很大的危险。

    陌安西知道,她没有办法了。

    只能求,求妈妈保佑。

    让这个孩子平安出生。

    她以前甚至幻想过很多次,孩子的笑脸,孩子的哭声。

    她那么期待。

    是因为有过失去。

    所以才更珍惜舍不得。

    陌安西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

    若那次是因为天意如此,那这次。

    她相信,人定胜天!

    她和靳淮南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的。

    好好的……

    再后来,她沉沉睡去了。

    那疼痛,似乎再也感受不到。

    ……

    孩子生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因为孕妇大出血,所以护士来来回回取了很多次血袋。

    靳淮南只是看着,却无能为力。

    第一次觉得,他竟这么无力。

    从产房抱出来的孩子,他看了一眼。

    是个男孩,虽然现在看不出什么模样,但他知道。

    他一定很像她。

    男孩子,像妈妈更好一些。

    因为是早产儿,孩子也有些危险。

    要在保温箱里观察一段时间。

    这些,作为的医生的他很清楚。

    却是此刻这样的清楚,更让他觉得痛。

    沈牧衍只是看着那孩子被护士抱走,本想上前看一眼。

    却止了脚步。

    他有什么资格看那个孩子。

    甚至是看她呢?

    害她变成这样的,是他的亲人。

    他没资格,没资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