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可我还没嫁给淮南呢,你还不能叫我太太

    第197章:可我还没嫁给淮南呢,你还不能叫我太太

    “沈心言醒来后,一直在闹,非要见他。他去了之后,才消停下来。”

    久涵听了,摇头,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

    “小西子,我怎么觉得,她是来跟你抢老公的呢?”

    失忆了,那记忆回到了以前。

    呵,不就是传闻中的青梅竹马的时候么。

    “不会的,那只是短暂性失忆。”

    “短暂个屁!万一她一直不好呢?难道要让你老公把人家照顾到床上你才有意识啊!”

    “我……”

    陌安西无言,这什么呀。

    沈心言,也是因为她才这样的。

    她也不想靳淮南去守着沈心言啊。

    可是她又能做什么呢?

    沈母说了,沈心言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很好。

    很依赖靳淮南,就像当初的那个还是千金小姐的沈心言一样。

    已经恳请她这段时间不要出现在沈心言面前。

    一个妇人都这么恳求她了,陌安西怎么回绝呢。

    沈心言现在,还不知道靳淮南和她的关系。

    甚至不知道,靳淮南如今已是AK总裁,而她是他的太太。

    陌安西觉得自己,瞬间好无能。

    “你就是……哎呀,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久涵要被气死了,小西子真是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么!

    “你又不欠她,没必要把自己的老公赔进去吧。”

    陌安西却摇头——

    “不,我欠她!她是因为……”

    “她没有生命危险,已经醒过来了。小西子,你是觉得,她是因为你才遭到这次意外的。我能明白。”

    久涵当然能明白陌安西的性格了。

    “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也许就算没有你,她也会有这样的意外!”

    “胖子,怎么可能。吕晴与沈心言无冤无仇,何必犯得着搭上自己的命去害沈心言?”

    “我说如果呢!”

    久涵就觉得,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没有那个如果,吕晴现在已经死了。”

    “所以说死无对证啊!”

    久涵嘟囔一句——谁知道吕晴和沈心言发生过什么。

    陌安西微微叹口气,淡笑说道:

    “胖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

    “现在是特殊情况嘛。我相信我老公的,他就是照顾一下他的嫂子。嗯……就像我照顾大哥一样!”

    看着陌安西勉强挤出笑得样子,久涵就知道,这小笨蛋,肯定心里可难受着呢!

    看了眼时间,都已经快傍晚了。

    “靳淮南还不回来么?”

    “这几天他才医院回来都晚上了。”

    “你……”

    女人无言,已经找不到词来说眼前的笨蛋了。

    “我就是想让你提防一下,别到时候丢了老公来找我哭!”

    “……”

    陌安西摸了摸隆起的肚子,笑道:

    “不会的,孩子还有两个月就要出生了。到时候,我肯定让靳淮南天天陪着我。”

    ……

    晚上,给靳远寒擦了身后。

    陌安西又感受到了胎动,抬眸想叫靳淮南时,却反应过来。

    他还没回来。

    可惜了,没听到这一次胎动。

    却是看到了床上的男人,笑得无邪——

    “大哥,你来感受一下。”

    虽然靳淮南不在,不过能与别人分享这样的喜悦,也是不错的。

    按着靳远寒的手微微放在她隆起的腹部,陌安西也不知道,靳远寒能不能感受到那微微的跳动。

    “孩子在动,你要是感受到,就眨一下眼睛。”

    果然,靳远寒眨眼了。

    陌安西笑得无比欣然。

    “这是一个新的生命,大哥你期待他么?我很期待。”

    女人嘴角的笑靥,永远那般无邪。

    印在男人眸中,将那深谙染为了轻柔。

    二月,很快就到来了。

    新春,将至。

    万物复苏,是个新的开始。

    听说,沈心言出院了,回到了沈家。

    沈母在照顾她。

    “老公,你去美国要几天啊?”

    “怎么,会想我?”

    “是啊。”

    陌安西点头,想啊,当然想。

    好不容易,沈心言有了好转。

    陌安西以为能与他多腻歪两天,可他却要去国外谈一笔生意。

    交给其他人做不好么?

    什么生意啊,非要大总裁亲自去?

    不满,那是肯定的。

    努嘴,微微叹气。

    靳淮南眉宇含笑,骨节分明的食指挑起女人的下颌。

    嘴角扬着若有若无的笑,吻上那绯红的唇瓣。

    唇上的美好,永远只有靳淮南一个人知道。

    他的女人,永远这般快乐,便好。

    陌安西浅浅回应着,一双小手挽上男人的颈。

    那灵活的小舌,与他交缠。

    很久,她红了脸,呼吸有些不稳。

    他才舍得松开那美好。

    “乖乖的,少出门。”

    吕晴那样的意外,他不允许再出现第二遍。

    女人笑得温顺——

    “知道啦,老公大人!”

    ***分割线***

    无聊的第二天,小萌新正在玩着自己的尾巴。

    陌安西靠在沙发上看着书,不时笑出声。

    “自己咬自己,不疼么?傻瓜,那是你的尾巴呀!”

    真佩服狗狗的世界,永远这么中二。

    以为在咬什么奇怪的东西,其实那就是自己身上的尾巴。

    不过这样,才活得无忧无虑啊

    这大概,就是人与动物的区别了。

    听到佣人的动静,陌安西就知道有人来了。

    是久涵么?

    咦,胖子没说今天过来啊。

    横冲直闯进来的女人,让陌安西失神了片刻。

    而小萌新,一下子就叫起来。

    沈心言!

    她怎么……怎么来了?

    她不是应该,在沈家被好好照看着么?

    “淮南呢?我要见他!淮南……”

    “太太……太太!”

    那佣人一见不顾一切进来的沈心言,就叫着她。

    可沈心言完全不理不睬,谁是太太,反正她不是。

    她只是来这里,找淮南的。

    可是当看到那个挺着肚子的陌生女人时,沈心言蹙眉了。

    “你……你是谁啊?怎么在靳家啊?”

    沈心言一脸不解,这不是靳家么?

    她以前几乎天天都会来,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啊。

    “我……我是……”

    陌安西欲言又止,是靳淮南的妻子。

    到嘴边的话又忍了回去。

    “我不管你是谁!我要见淮南!”

    沈心言像是个生气的孩子,坐在沙发上不打算走了。

    淮南……

    陌安西眸色一暗,就听到那佣人说——

    “太太,先生去国外办事了。”

    “先生是谁?你为什么叫我太太啊?难道……”

    沈心言突然笑起来——

    “你是叫淮南先生吧,可我还没嫁给淮南呢,你还不能叫我太太。嗯……不过我很快就会嫁给他了,他答应我的!”

    不过我很快就会嫁给他了,他答应我的!

    谁的声音,谁无意的话语,止了谁的心跳。

    陌安西感觉到自己好像有瞬间的失控,没有站稳。

    沈心言的话,是什么……

    很快,嫁给靳淮南?!

    还是靳淮南答应的!

    什么时候答应的?

    是十年前么。

    如果是,那陌安西不该郁闷。

    可若是……在他照顾沈心言这段时间答应的呢?

    陌安西甚至不敢去想。

    毕竟,每个男人的前任总是无法忘记的。

    只见那佣人脸色一阵难看,开口解释道:

    “太太你忘了,你是嫁给了靳大少爷,而不是……”

    沈心言在听到靳大少爷这四个字后,立刻愤怒站起身子——

    “怎么可能!你这个佣人再胡说,我让淮南辞了你!我怎么可能嫁给靳远寒那个讨厌的人呢!”

    从沈心言无意的言语中,陌安西可以感觉到。

    她很讨厌靳远寒。

    那么,当初又为什么,要嫁给靳远寒呢?

    “总之我不管,今天见不到淮南,我是不会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