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你说,她会醒来么?

    第195章:你说,她会醒来么?

    而陌安西转过身,还未看清那要撞她的人是谁。

    脚步踉跄一跌,摔倒在一侧。

    而耳边,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那笔直开来的车子,直接撞向了沈心言。

    她就这么看着,那人被撞到几米以外的地方,刹那止住的全部神色。

    而那车子,没能来得及刹车。

    笔直冲入了那商场的玻璃之中,碎裂的声音,还有人群的尖叫。

    一片混乱,被撞得满头鲜血,昏迷不醒的女人。

    ……

    医院抢救室外。

    被记者围堵的走廊,已然沸沸扬扬一片。

    保安和护士都很难驱散这些人群。

    久涵和陆少铭赶来时,靳淮南和沈牧衍已经在了。

    还有,身子不断发抖,靠在男人怀里,唇色发白的陌安西。

    久涵见状,忙在女人面前蹲下,看着她——

    “小西子,你没事吧?”

    她去握陌安西的手,都发现是一片冰凉。

    陌安西眸色没有多少焦距点,只是从靳淮南怀里退出来,看着眼前的久涵。

    眼中,顷刻溢出泪水。

    “久涵,吕晴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发生的。

    可吕晴死了,那是真真切切的事情。

    陌安西亲眼看到的,那扎入玻璃窗里的女人,当然立刻就死亡了。

    可就连死,吕晴都像是不甘心一般。

    眼睛睁得好大,像是在凝视着陌安西,死不瞑目。

    “别说了,不要去想了!”

    久涵抚过女人凌乱的发,她在来的路上就听到了新闻第一时间报道。

    说肇事司机,当场死亡。

    那一刻,她也空白了很久。

    吕晴死了,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下场。

    她本来不该有一点怜悯的,毕竟吕晴是为了撞死小西子才遭的报应。

    可……

    当一个你认识了四五年的人,就这么以死亡告终退出你的世界时。

    难免,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的。

    好在,小西子没事。

    可是——

    眸光看向那正在亮着红灯的抢救室。

    沈心言在里面,生死未卜。

    “那个女人,”

    这一次,发出声音的,是一直沉默站着的男人,沈牧衍。

    他眸色多了几分冷暗,看着陌安西——

    “本来是要撞你的,是不是?”

    “我……”

    刹那,陌安西失了言语。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当时她和沈心言在一起,很近。

    可吕晴的车子……

    如果不是她无意跌倒了,那车子撞向的,一定就不止沈心言了。

    可吕晴为什么要撞死沈心言呢?

    没有任何原因。

    所以不仅是沈牧衍和外面那些记者,就连陌安西自己都觉得。

    沈心言是无辜的,是替她送死的。

    吕晴恨她,想杀她,那是有原因的。

    众人都能明白。

    可沈心言,却成了无意中的牺牲品。

    “事情发生了,怪不了任何人。”

    靳淮南深黑色的瞳孔透着几分凛然,陌安西咬着唇瓣,选择了沉默。

    “在里面抢救的不是你的妻子,你当然可以这么说。”

    沈牧衍冷笑出声,可陌安西已经明显感觉到了。

    沈牧衍对于她,还有对于靳淮南的愤意。

    是啊,沈心言是他的亲姐姐。

    应该,都会愤怒的吧。

    “记者在外面,总归需要一个说法。”

    “可小西子现在不能接受采访。”

    久涵想也不想就回了陆少铭一句,狠狠瞪他一眼。

    陆少铭这厮,到底哪边的啊!

    看不出小西子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么。

    那些记者,一定比这个沈牧衍问的问题更加过分。

    “总归是要面对的。”

    陌安西呢喃开口。

    对上靳淮南的深眸,她会面对的。

    只要他一直在她身边,她就不怕。

    ……

    医院长廊尽头,已然成了记者纷扰的地方。

    即便护士说了一次又一次医院不允许喧哗。

    可是他们是记者,抓住头条才是他们的本职。

    其他的,似乎无关紧要。

    “靳太太来了!”

    见到陌安西时,那些记者立刻涌上来。

    还好保安拦着,才没触碰到此刻看上去有些虚弱的女人。

    靳淮南一直把女人护在怀里,身子挡去那些记者的问话筒。

    “靳太太,你能解释一下今天发生的车祸事件么?”

    “肇事者是吕晴,她当场死亡,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正在抢救的沈心言,是否是因为救你才被撞?”

    陌安西咬着唇,深深吐口气——

    “我……”

    听到她的声音,那些记者顷刻就安静下来,等着她的回答。

    “我不知道吕晴会这么做……是意外。”

    有位记者听到了意外两个字后,立刻发问:

    “是意外,可沈心言却因为救你不明生死,难道靳太太就没有什么想说的么?”

    沈心言,就救她?

    陌安西抿唇,是这样么?

    沈心言既没有那她推开,也没有护住她。

    仅仅只是因为,吕晴没有刹住车,误撞了沈心言么?

    陌安西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不想在这儿。”

    末了,她捏紧男人的西装扣子,偎在他怀里小声低喃。

    她在示弱,是真的有些怕了。

    因为记者,总问一些,她永远都答不出来的问题。

    靳淮南眸色深了深,菲薄的唇微微掀起,低沉的磁性嗓音透着冷然——

    “她累了,需要休息。”

    “靳先生……”

    那些记者想要唤住这个男人,却是那太过阴鸷凛然的脸色,让记者都止了止音。

    似乎再多问,就不是采访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分割线***

    沈心言从抢救室里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

    她的命是保住了,就是伤在了脑袋,不知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说,若是这半个月没有醒来。

    那可能就是……

    成了植物人。

    可若是这半月醒来,也许也会有后遗症。

    总之,情况并不乐观。

    沈牧衍和母亲一直守在监护室外,那哭泣的妇人,让陌安西想到了自己的妈妈。

    如果今天出事的是她,如果现在躺病床上,痛苦煎熬的人是她。

    那远在天国的妈妈,会不会也这么心痛呢?

    可怎么办,她好累,好难受。

    沈心言这个样子,让她觉得是无法逃避的罪恶。

    吕晴死了,也是因为恨她才弄成这样的结局。

    陌安西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的。

    不过才一天,那些电视上的新闻,报纸上的报道完全是各有说法。

    但所有的指向,都是——

    沈心言为救陌安西,而生命垂危。

    无疑,所有的人,都觉得。

    陌安西欠那个救命恩人,欠一辈子了。

    就连陌安西本人,也这么觉得了。

    沈心言还能醒过来么?

    要是醒不过来,那她一辈子,都会活在痛苦里。

    若是醒过来了,她也无法面对沈心言。

    能补偿沈心言什么?

    她似乎,什么都给不了。

    因为陌安西唯一真正独自拥有的,只有靳淮南。

    靳淮南,却是沈心言的爱。

    ……

    深夜,回到别墅时,她被抱回了温暖的大床上。

    她脸色并不太好,男人轻柔的吻,落在她眉目之间——

    “别想了,好好休息。”

    陌安西却紧紧握住他的大掌,声音中染上几许沙哑,眼眸中也多了几分红晕——

    “你说,她会醒来么?”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不会有确定答案的。

    可她就是想,就是想听他说一说。

    让她,有一丝安全。

    “会的。”

    “真的么?”

    “嗯,真的。”

    她知道,这些不过是靳淮南安慰的话。

    医生都说了,醒来的几率,不到百分之三十。

    一半的生存都不到,何其困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