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大家一起死,谁都别想好好的

    第194章:大家一起死,谁都别想好好的

    这样太过真实的一幕,似乎吓到了久涵。

    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画面?

    伦理说,那个小女孩,好像是自己哎。

    可是,那个男孩是谁?

    那个场景,又是在什么地方?

    欢儿……

    那不是陆少铭的欢儿么?

    “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把久涵拉回现实,她顿了顿,看着那深黑色的眸子。

    “没,没什么。”

    她摇头,可是神色已不再是开始时的兴奋。

    “陆少铭,你喜欢我么?”

    莫名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只是,为什么而问。

    并且是说喜欢,并非爱。

    或多或少,是有些怕他的回答,不是她想要的吧。

    “你感受不出来?”

    “可我怕,会错意。”

    感受,那废话。

    她又不是冷血的动物,当然能感受到他的好了。

    只是,他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么好呢?

    “会错什么意?”

    他是明知故问,要听她亲口说。

    久涵撇撇嘴,偏不说

    可心里,却温暖起来。

    手挽上男人的颈,笑意难得的温柔——

    “陆少铭,陆禽.兽,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喜欢到,不知道是不是爱。

    喜欢到,过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让她这么刻骨铭心过。

    喜欢到,她想这样下去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远,就多远的一辈子。

    也许这一晚,是彼此无法忘记的一个晚上。

    他眉宇轻扬吗,唇角染着好看的笑意。

    听着她偎在怀里,告诉他——

    喜欢,很喜欢。

    多年后,他孤身一人,这个城市再次下雪的那一年。

    那一夜,那一刻。

    陆少铭还记得,这一瞬间,这个女人的声音。

    还是,那般好听。

    缱绻入心。

    却是,很久以后。

    ***分割线***

    转眼就到了跨年,元旦了。

    看着整个别墅都还未散去的雪。

    陌安西觉得自己很享受在家的感觉。

    这一场雪,似乎终究要过去了。

    那一晚,他把她误会的事情说了一遍。

    虽然陌安西还是觉得心里有点不爽,可还是相信了。

    但沈心言,会不会太不注重了。

    好歹,在那个靳家,那么多佣人看着呢。

    不过话说回来。

    那个靳远寒。

    身上的伤,搞不好真的和沈心言有关。

    “别想了!”

    陌安西摇摇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

    那是沈心言的丈夫,是别人的家事。

    可总是觉得,那男人的眼神,隐忍的太过让人觉得怜悯。

    “小萌新,你别跳了。”

    今天一直在蹦跶,它以为自己还是才来时的小幼犬么。

    现在已然半岁多了,爪子再过几个月,就要有她的手掌大了。

    小萌新哼了哼,它属于雪橇阿拉,这几天当然会比较兴奋。

    它的体温,可是高于人。

    “太太,找你的。”

    “哦。”

    谁会打来家里呢?

    “你好。”

    “我想和你见一面。”

    是沈心言。

    想见她,直接来就是了。

    陌安西随即淡笑,她怎么忘了呢。

    上次沈心言来了之后,可是受了大委屈。

    自然是不会那么笨再来一次。

    “有事要说么?”

    “也没有,就是想和你多相处一下。毕竟,我们也算是靳家的媳妇。”

    和她多相处?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虚假呢。

    “好,不过我不能去太远的地方。”

    “我知道,商场吧,我们去挑几件孩子出生后穿的衣服。”

    不等她回应,沈心言已经挂断了电话。

    去商场?

    陌安西沉默了。

    给她肚子里的孩子买衣服。

    听上去似乎没问题,毕竟沈心言也算孩子的长辈吧。

    可是,她是真的,想要和自己处好关系么?

    陌安西没有太多防备的心思,对于这个沈心言,却是想了又想。

    也许真的是她多虑了。

    靳淮南和沈心言……

    上次的晚宴,沈心言对她的态度的确是改变了不少。

    也许是从吕晴的事中,罢手了吧。

    ……

    两人在商场里看了很久。

    “这个挺好看的,适合女孩。”

    “会不会太大了?”

    “孩子长大一点就合适了,看到喜欢的就买吧。”

    沈心言一直都是温和的态度,的确是和之前认识的,完全不同。

    也许,这才是大家风范吧。

    “对了,给孩子取名了么?”

    陌安西淡笑摇了摇头——

    “还没有,等孩子生下来再取。”

    “嗯,当妈妈真好。”

    不知为什么,沈心言这么说,即便带着笑意。

    陌安西也感觉到了,那若有若无的失落感。

    当妈妈……

    也是啊,沈心言,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除非……

    要不靳远寒恢复正常,要不她改嫁别人。

    不过顶着靳家媳妇的身份,是一辈子都逃不开的吧。

    陌安西竟然,有些同情这个女人了。

    “对了安西,我是来向你解释一件事的。”

    “什么?”

    “就是那晚在靳家,我……我是扭到了脚,差点摔下去,淮南刚好扶住了我。”

    那晚……

    陌安西眸子一深。

    沈心言怎么知道那晚的事她误会了呢?

    是靳淮南告诉她的?

    还是——

    那晚,也许沈心言看到了自己。

    可若是她看到了自己,为什么还会故意抱着靳淮南说那些话呢?

    做给她看么?

    对上沈心言温柔的笑意,陌安西真的看不懂了。

    这个女人,总是会在你放下戒备时。

    不得不再次警惕起来。

    出了商场,两人在等司机把车子开过来。

    “安西,我是真的希望和你以后好好相处。”

    “为了靳家,也为了以后的生活。”

    沈心言这样的话说出来后,陌安西想不回应都难。

    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

    “嗯,大嫂,我明白的。”

    “你明白就好,你和淮南现在住在外面,我怕照应不过来你。你又怀着孩子……”

    陌安西第一次觉得,沈心言的话,出奇的多。

    好吧,她也就听听,希望司机快点开车来。

    两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停在一侧路边的车子。

    车上的女人,眼中都是恨意。

    狠狠看着那说话的女人们。

    吕晴手捏紧方向盘几分。

    果然,这个沈心言和陌安西,就是一起的!

    原来她们关系好到可以一起来商场买衣服。

    看着两人的笑,吕晴的恨只增不减。

    她真的蠢,才会相信沈心言之前是真心帮她。

    今天看到,才彻底确定。

    这些都是这两个贱人的局!

    吕晴不甘心,这段时间,她名誉扫地。

    没有听沈心言的话,离开。

    反而留下来,就是为了等这一天。

    等……

    要这两个女人,跟她一起死。

    反正她一无所有了,死也要陌安西沈心言陪着!

    “陌安西,你毁了我!”

    “沈心言,你这个小人!”

    这两个人,都得死。

    还有陌安西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吕晴想到了自己,那个孩子,正好给她流产死去的孩子,陪葬!

    一切的不公平。

    在今天,都会公平了。

    大家一起死。

    谁也,别想好好的。

    车子微微开动,绕过商场旁的车辆。

    径直朝两人的方向开来。

    车速先还是缓缓的行驶,直到接近时,猛的加速。

    “安西,你要是觉得靳家不错,那就回……”

    沈心言觉得自己的笑都要僵了。

    若非为了让陌安西回靳家,她今天怎么会——

    刻意讨好她呢。

    陌安西回了靳家,那淮南,不也一样回来了。

    靳淮南不想。

    可他老婆想,那她就觉得,不算白费力气。

    可就在话要说出口时,沈心言看到了那加速朝两人驶来的车子。

    “啊!”

    失声尖叫,想要躲开。

    而陌安西转过身,还未看清那要撞她的人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