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不是我想,是我亲眼看到的

    第193章:不是我想,是我亲眼看到的

    车子还没到别墅就被停在了路边,司机下了车,在车外等着。

    似乎,不敢往车子里多看一眼。

    要知道,此刻车里的气氛,可是冷到极点。

    “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女人整个身子已经被男人压制在座位上不得动弹,怕压到她的腹部,他的大掌上的温度贴着那位置。

    可眼神,却透着凛然。

    他在生气?

    陌安西冷笑,奇怪,抱了美人后还生气。

    生什么气,不该开心么?

    刚才的话,说她说他恶心的话么?

    还能有什么意思,不就是听到的那个意思么。

    她唇瓣动了动,声音中都是淡漠——

    “我能有什么意思,不敢有。”

    靳淮南重瞳一眯,她说了那句话后,却又告诉他,不敢?

    呵,若是真不敢,又何必说?

    “看着我。”

    “我累了。”

    她想闭上眼睛,可靳淮南的强制似乎不允许她这么做。

    看着他,看着他又能怎么样?

    她刚才不就是看着他,抱着沈心言不肯放么?

    “为什么突然生气?”

    “我没有。”

    女人矢口否认。

    她没有生气,她好的很,什么情绪都没有!

    “说谎。”

    男人却似乎执着于这件事上,陌安西眸子暗了暗。

    是啊是啊,她就是说谎了又怎样?

    难道他没有说谎么?

    从一开始,甚至到现在,他才是骗子。

    这一次,她没再逃避,而是凝上男人深谙的眸子,一字字说道——

    “靳淮南,你爱着你的亲嫂子,你们的关系真让我恶心!”

    仿佛整个晚上,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她不想再做哑巴,不想再在这段婚姻里继续做不公平的那一方。

    她就是讨厌他,恶心沈心言,鄙他们的这段感情。

    “你既然喜欢她,就别让她继续当你名义上的嫂子。你还是不是男人,凭什么心里喜欢着别的女人却还不肯放我走呢?!”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失望,每天床上的女人是我不是沈心言?”

    陌安西把这些话都说出了口,虽然,有些是气话。

    可她,收不回了。

    而靳淮南,眸底掠过狭长而转瞬即逝的阴暗。

    “你就是这么想的,觉得我是那种男人,嗯?”

    “不是我想,是我亲眼看到的。”

    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想自己的丈夫的,若非是今晚她亲眼看到的。

    陌安西也不想这么看待他。

    他对她很好很好,她一直都以为,那可能就是喜欢了。

    可现在看来,男人的好,是可以分成两种的。

    一种是出自责任的好,一种是爱的好。

    靳淮南,你是出自哪种呢?

    “亲眼看到?”

    男人眸子深了深,随即闪过一丝凛然。

    小女人说的,应该是今晚的事情。

    她看到了。

    难怪,去休息室没有找到她。

    “小笨狗,怎么这么笨。”

    语气明显不再是之前的阴柔,而是染上些许无可奈何的宠溺。

    陌安西眉目一扬,什么意思?

    无缘无故说她笨?

    “是,我是笨。笨到看不清自己的丈夫的心。”

    “的确是。”

    “你……”

    他承认了,是不是?!

    却是靳淮南眸色中披上一层淡淡的霜华,勾起她的下颌,薄唇轻扬——

    “那是她自己贴上来的,我不扶住她,她就摔了。”

    “哼,这么巧的事啊!”

    她肯定是不会信的。

    哦,人家要摔了,正巧就被她的丈夫给扶住了不说。

    还得抱起来不肯放手了!

    “巧么,只是被你正好看到而已。”

    “可我看到的,不是扶,是抱。嗯……她好像还准备吻你。”

    陌安西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现在此刻的表情,很像……

    那种电视剧里吃醋无理取闹的女人。

    言语也是带着浓浓的酸意。

    他勾笑,却眉目染悦。

    “我避开了。”

    “鬼信!”

    “你不是看到了么?”

    “我……”

    陌安西语塞,她没有继续当观众看完那两人的你情我浓。

    所以,沈心言到底有没有吻上,她是没看到。

    可那种时候了,没吻上才有鬼!

    “嗯,我可以证明。”

    靳淮南眸子中都是邪肆,仿佛无意之中布了一个陷阱。

    陌安西眼珠子一转,这种事情,还能证明么?

    “怎么证明?”

    难道让时间倒回不成?

    却是那猝不及防的吻,倾上了她因不满而微微努起的唇。

    “让你检查,有没有别的女人的气息。”

    陌安西:“……”

    这种检查方式,会不会太占她便宜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

    男人的吻,霸道之余,不失温柔缱绻。

    她本拧着的眉目渐渐疏开,不知为什么,毫无抵抗力。

    过了零点的时候,他的吻才结束。

    她深深喘着气,仿佛车内的空气已经不够她呼吸。

    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有什么白色的东西飘过。

    陌安西身子猛的一怔。

    扬首,看清了那黑夜的空中飘零的白色一片。

    “下雪了!”

    没想到,今夜,真的会有雪。

    仿佛之前所有的愤懑情绪在看到雪这一刻化为乌有。

    女人伸出手,那凉凉的感觉,在手心中落下。

    她瞳孔中都是新奇,看着掌心之中的雪花。

    微微出神。

    原来,雪花很美。

    可是,转瞬即逝。

    化为了水一般的液体,流淌在掌心。

    这个城市,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场大雪纷飞。

    “外面冷。”

    给她开着车门,身子却被男人桎梏在怀里,坐在车里,静静看着那即将白茫茫的一片。

    “你说,这场雪会下到什么时候?”

    “我希望它,不会停。”

    拥着她与孩子,静静看着雪落下的时刻。

    竟是他这个冬日里,最幸福的时刻。

    整整过去一个小时,陌安西才回过神,看着站在车外,已经被雪落一身的司机。

    外面多冷啊,都忘了还有个大活人在呢。

    可怜的司机啊!

    让司机回到车里的时候,她才不舍的关上车门。

    “不看了?”

    “回家看。”

    靳淮南淡笑,嗯,回家看,回家。

    ***分割线***

    久涵看着窗外,没想到,今晚真的下雪了。

    大雪纷飞,这般的美。

    她想去花园里,想亲手去触摸那雪。

    可是才出了房间,就被陆少铭给拦下了。

    “去哪儿?”

    “外面看雪。”

    “会冷。”

    “我穿的多。”

    似乎没有什么能阻挡女人想看雪的冲动。

    其实久涵不知道,这一场雪,陆少铭也等了很久。

    欢儿喜欢下雪,大雪纷飞,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他曾承诺,会带她会冰雪的地方看一看。

    这一场雪的到来,刚刚好。

    久涵没想到,陆少铭会陪她来花园里看雪。

    的确是很冷。

    可是当那雪花落在她长发上,手心之间时。

    她感觉不到那冷意。

    “这里竟然真的下雪了。”

    “嗯,注定的。”

    “嗯?”

    她不解,什么注定的?

    为什么觉得,今晚的陆少铭,说话有点怪怪的。

    只见男人绕到她身后,久涵感觉到颈间有不同于雪的凉意。

    垂眸,他已为她戴上那条链子。

    那是,她曾经拒绝的。

    以雪花为形,刻有着欢儿字样的链子。

    她早忘了这件事,他一直带着么?

    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她不会再拒绝的时候,给她亲手戴上?

    “欢儿,下雪了。”

    欢儿,下雪了。

    这样的话语,似乎很熟悉。

    脑海中,竟然会浮现迷糊的一幕。

    小女孩坐在秋千上睡着了,男孩在一旁的石阶上,看着夜空。

    ——欢儿,下雪了。

    “陆……”

    这样太过真实的一幕,似乎吓到了久涵。

    她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画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