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靳淮南,你真让我恶心!

    第192章:靳淮南,你真让我恶心!

    陌安西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怕说的多。

    事情只怕超乎自己所能接受的范围了。

    可是,就这么离开,又觉得。

    不应该这样。

    他真的,好可怜。

    且不管这么残忍对待他的人是不是沈心言。

    就是这么不生不死的躺着,也是无助的吧。

    “我叫陌安西。”

    她想了想,还是介绍了自己。

    也不知道靳远寒能否都听得进去,他应该有很多年没有见到过陌生人了吧。

    “是……是靳淮南的妻子。”

    可就在她提到靳淮南三个字时,陌安西明显感觉到了。

    这个男人蓦然眼中燃起的震意和……

    奇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啊。

    说恨,谈不上。

    说暖,丝毫无关。

    他和靳淮南,不是兄弟么?

    为什么,听到靳淮南的名字,他似乎……

    并不开心。

    “我得离开了。”

    却是她话音刚落,就看到男人的眼睛里的瞳孔一直看着她。

    莫名的,她竟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不想我走?”

    额……

    陌安西一怔,她在问什么啊。

    她虽然是这个靳远寒的弟妹,可还不至于,熟到这个地步吧。

    可他却,再次闭眼睁眼。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心下一凉,这么可怜的人。

    “那我再陪你一会儿。”

    陌安西向来对于病人,没有抗拒力。

    比起靳远寒,她要健康幸福多了。

    坐在那床边,她沉默了片刻,淡淡笑道:

    “今天是我生日。”

    是啊,今天本来是该开心的。

    可……

    不过现在有个人,愿意听她说话,似乎也不赖。

    “我以前过生日呢,都是妈妈准备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还有蛋糕。”

    女人说着,嘴角已经扬起好看的弧度。

    似乎像在回忆,那些只属于她和妈妈的过去。

    “妈妈过生日从来不买蛋糕,因为她说,这样就老了一岁。但我不一样,会长大一岁。直到后来到了大学,和室友们一起过生日庆祝。”

    那时候,她的生日不在周末。

    回不了家,就是自己与朋友一起过的。

    她还记得胖子给她十八岁的成年礼,竟然是一个杜蕾斯!

    那些青春时光,仿佛一旦回忆起来,就止不住。

    那时候,她的生命里。

    还没有一个叫做靳淮南的男人。

    同样,那时候的他。

    也不认识她。

    陌安西散了笑意,眸色中染上凉薄——

    “可我今天一点儿也不开心。”

    她不开心。

    真的,很难过。

    “虽然你不能回应我,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她看着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眸,自嘲笑道:

    “这是我过得最糟糕的一个生日。”

    没有真诚的祝福,没有妈妈的温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目光看向那窗子,已经是十二月天了。

    越发冷了,再过几天,就要跨年了。

    陌安西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子一亮,展开笑颜——

    “天气预报说过了凌晨会下大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还是第一次,会在这个城市里,看到大雪。

    今年出奇的冷,可她和胖子却十分期待。

    “我喜欢雪花,那种白白的,很美的。捧在手心,就会化成甜甜的味道。”

    好吧,其实她也不知道现实中的雪花会不会像小说电视剧上说的这样。

    不过,偶尔幻想一下还是很好的不是么?

    女人恬静的笑意,落入那不能动弹的男人眼中。

    本无光的眸子划过一抹温意。

    “你喜欢雪么?”

    她笑着问他,好像很想知道他的答案。

    “喜欢就眨一下眼睛好么?”

    半响,他动了动,睫毛扇了扇。

    女人的笑靥更甚,仿佛这一刻,很满足。

    原来这个生日,并不是那么不快。

    “那我们一起等着看雪好么?”

    不出所料,他回应了她。

    就这样,时间仿佛安静下来。

    陌安西静静看着窗外,似乎等着那一抹白色飘过。

    专注的认真,那么安心。

    而她不知道,在靳远寒力所能及的视线里,只看得到她那期盼的容颜。

    很美,第一次觉得,女孩的笑,是这样的。

    这份宁静,终究被打断了。

    门被打开时,她回过神。

    看清了进来的人,是沈心言。

    还有,靳淮南。

    陌安西本染有憧憬的眸子一下子暗淡下来。

    而男人眉目间微微蹙起的不悦与冷凛,她清楚的感觉到了。

    “淮南,她在这里呢。”

    沈心言淡笑着,走近陌安西。

    “我们找了你很久,以为你先走了。”

    她却不回应,垂眸冷漠。

    找她,找她这个无关要紧的人做什么?

    “很晚了,我们该回家了。”

    靳淮南没有动,只是站在门外的位置,仿佛这个房间,他不会跨进一步。

    而是等着她,走向他。

    陌安西心中冷笑。

    是很晚了,所以,不是应该理所应当为借口住下来么。

    然后,就永远住下来了。

    她不动不说话的样子,就这么看着窗外。

    良久,淡漠出声——

    “我在等雪。”

    沈心言随着那目光看去,是窗子。

    “你要是想看雪,那今晚就……”

    沈心言想什么,自然,大家都清楚。

    陌安西知道,沈心言是在找恰当的理由留下她和靳淮南了。

    不对,应该只是靳淮南。

    嗯,所以,自己给她提供了一个好借口,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不等沈心言把话说完。

    那个男人已然冷了眸子,修长的身子,不过三步,已经走到她面前。

    靳淮南重瞳一蹙,那床上躺着的男人,亦用不可知的情绪看着他。

    俯身,便把陌安西打横抱起。

    “你……”

    他干什么,她说不走,还不是为了成全他!

    黑着脸这么凶干嘛!

    “淮南!”

    陌安西只听到沈心言的声音,但身子已被抱出了那间房。

    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她已被这谈不上温柔的男人抱上了车。

    “我说了,我要看雪!”

    她盈眸中染上愤意,谁允许他抱她的?

    抱过别的女人,她不喜欢,她嫌弃!

    “回家陪你看。”

    靳淮南却不温不恼,声音听不出好坏。

    车子开动时,她将头看向窗外,不想看他。

    冷嗤道:

    “我不想跟你一起看。”

    可似乎这句话,莫名触动了,靳淮南的某个底线。

    那阴柔的嗓音中,是陌安西不理解的冷意——

    “不跟我看,也不能跟那人看。”

    那人……

    谁?

    哪人?

    沈心言,呵呵,恐怕不是。

    可刚才那屋子里。还有第四个人么?

    刹那,陌安西想到了,靳远寒。

    那个,是人却做不了人能做的事的人。

    靳淮南是说他么?

    他恨靳远寒?

    末了,她试探性的回了一句,看这次眸子却注意着这个男人的神色——

    “那人,好像挺可怜的。”

    她没说靳远寒,也没说他大哥。

    而是顺着靳淮南的话说了那人来借代。

    却是男人深邃的眸子暗了几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他没有回应了,是什么意思?

    那是觉得可怜还是不可怜?

    不对,靳淮南,沈心言,靳远寒……

    肯定有问题。

    但想法很快被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冲散了。

    嗯,她应该不想和他说话才对。

    可别过头看着窗外,车内的安静,过去了十分钟。

    陌安西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她不想再这么软弱下去了。

    冷不丁的一句话,从她口中溢出,带着从未有过的讨厌意味——

    “靳淮南,你真让我恶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