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明明是她丈夫,此刻却拥着别的女人

    第191章:明明是她丈夫,此刻却拥着别的女人

    明明是她丈夫,此刻却拥着别的女人。

    明明是他的嫂子,此刻却唤着他的名。

    很可笑的关系,不是么?

    可靳淮南,这又算什么?

    不是说,沈心言什么都不是么。

    不是说,她和孩子才是他最重要的么。

    那么,为什么不推开呢?

    还是,说的和心里想的,本来就不一样。

    哄着她,骗着她,一向是他最擅长的事。

    陌安西以为,从他身份那件事后,心就不会再感觉到疼痛了。

    可现在才知道,还是会痛。

    因为,看着这样的一幕,没有哪个女人不心痛。

    除非,那个不会心痛的女人,根本不爱她的丈夫。

    陌安西不得不承认,对靳淮南的爱,是深了。

    所以,才会在这一刻,红了眸子。

    她甚至,以后会嫉妒。

    嫉妒那个叫做沈心言的女人。

    嫉妒她,和靳淮南有过无法割舍的过去。

    他还是,爱着沈心言是么?

    “淮南,你回来住,陪陪我好么?”

    “我一个人,很怕。”

    “以前你在的时候,我就不会怕。你回来住,好不好?”

    听着沈心言那一句句心里话,陌安西兀自苦笑。

    原来,带她回靳家过生日,是有原因的。

    回靳家,是啊,回靳家。

    为了不让沈心言一个人么?

    靳淮南,所以,这就是你要送我的生日么?

    为什么,比当初的江昊盛更狠呢?

    陌安西得离开,她清楚的知道。

    若是再这么看下去,她会忍不住那心中的痛恨,会冲上去,打扰那两人如此甜蜜的时刻。

    她是局外人,不,她才是第三者。

    就在沈心言仰起头,踮脚准备吻上男人那菲薄的唇时。

    那角落的女人,转身视而不见。

    却前面是一间房间,其余就是角落,没有路可走。

    她不想看,也不想听到任何的情话。

    转身进了那间没有上锁的房间,关上门,身子抵在门背后,捂着耳朵。

    不想听到任何的声音。

    而沈心言的吻,终究还是落了空。

    靳淮南稍微的侧首,就让那女人的吻落了空。

    松开挽着她腰身的手,眸色冷暗——

    “上楼梯别再摔了。”

    沈心言咬唇,站直身子。

    刚才,要不是她与他一同上楼来时,刻意让自己要摔下楼梯。。

    只怕,他根本不会扶她。

    触及到那温度时,沈心言便不顾一切的抱住了男人的身子。

    这是她唯一让他回靳家的机会。

    “淮南……”

    “你若是厌倦了这里,回沈家就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沈心言急着解释,可她知道,靳淮南是明白的。

    她想让他回到这里来。

    这样,她才能每天看到他。

    这样,她才不会觉得这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她。

    这样,她才能慢慢让他回忆曾经一起的快乐。

    也许,她的淮南,才会回来。

    回到她的身边。

    “这里不是我的家,她也不会喜欢这个地方。”

    靳淮南眸色越发深谙,看了眼这长长的楼梯。

    这里,不好。

    阴气,会伤害到那小女人和肚子里的孩子的。

    沈心言注意到那视线后,心一怔。

    为什么,他要看着楼梯。

    是,知道了什么吗?

    不,没有人知道的。

    何沁秋,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

    房间里,陌安西抹去眼角的泪光。

    哭什么。

    反正,她也没有从心底里原谅靳淮南一开始的欺骗。

    现在这样,更好啊!

    大不了,生了孩子,各自走人。

    他去跟他的白月光在一起,她也好重新找下家!

    却是这样报复的想法,一点也不让陌安西觉得快乐。

    心就是堵得慌!

    靳淮南,我凭什么让你和那阴险的白月光在一起啊!

    要是胖子,就是不快活,也不准你走!

    对,她才不让步呢。

    站起身子,打定主意,这次她才不会妥协。

    可准备出去时,才似乎注意到。

    这个房间,好像不是刚才的休息室哎。

    转过身子,吓了一跳。

    “天!”

    吓死她了,刚才进来,这么大个活人躺在这里,她都没看到!

    真是瞎了!

    慢慢走近几步,这个男人是……

    陌安西脑回路一闪,她知道了!

    应该是靳淮南的哥哥,沈心言的丈夫,靳远寒。

    虽然这么个大男人正睁着眼睛看着她,身子却不动怪可怕的。

    可陌安西还是平复了慌乱的心跳,走到那床边。

    借着淡淡的灯光,轻声低喃道——

    “……我……”

    她想打招呼,可是面对这样躺着的一个不会回复的人。

    陌安西就纠结了。

    末了,还是勾出一抹笑——

    “对不起,我是无意打扰的。”

    真的是无意,若非……

    可似乎,那男人眼珠子一转一转的,像是要说什么。

    陌安西不懂,蹙了蹙眉。

    才注意到那床边桌子上放着的水杯和棉签。

    他是渴了么?

    “你……你是想喝水么?”

    只见靳远寒闭了闭眼,又睁开。

    陌安西不太明白,就当是吧。

    在床边的位置坐下,拿过那水杯,用棉签沾了一些水。

    动作轻柔,毕竟第一次这么喂病人睡,她怕自己动作粗鲁了,会弄疼他。

    那水滴在有些干涸的唇瓣上,她小心翼翼。

    才注意到,这个男人,好像是一两天没喝水了一般。

    这唇色都是白的。

    喂了一些后,他似乎好过了一些,眼中的急促缓了下来。

    陌安西舒了口气,淡淡说道:

    “你渴了,没人照顾你么?”

    说完,好像觉得自己有些话多了。

    首先,靳远寒不会回答她,问了也是白问。

    其次,怎么会没人照顾呢。

    沈心言是他的妻子啊。

    而且,靳家大少,佣人肯定也是细心照顾的。

    可为什么,看着这男人眼睛,她会觉得……

    很可怜呢?

    是错觉吧。

    如果自己变成了这样,只有眼睛会动。

    也会很可怜的。

    她勾唇笑了笑,想为这男人盖上被子就离开。

    可是低眸却注意到了,那垂在一侧的右手,好像手背上,有什么痕迹……

    仔细一看,好像是——

    淤青!

    怕自己看错了,她小心翼翼掀起那宽松的袖子,神色猛的一惊。

    天呐!

    这……

    若说刚才是被手袖遮挡住没怎么看清,那现在掀开袖子。

    那些一道道的淤青,伤疤。

    简直不敢置信!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只手臂,也是这样。

    陌安西这次慌了。

    伦理说,靳家大少躺了这么多年,是不该有这种伤痕的。

    有的像是很久了,有的却像是刚弄上去的。

    她甚至觉得,可能脱下衣服,整个身子都会是这样的痕迹。

    “你……”

    陌安西看着男人的眼睛,想知道什么。

    可靳远寒的瞳孔中,除了僵硬,就是痛楚。

    他是不是,受到过虐待啊?

    可是,谁会虐待他,谁敢啊!

    靳远寒是靳家的……

    猛的想到了一个人,陌安西都被自己吓到了。

    是她么?

    会是那个女人么。

    沈心言,整个靳家,目前唯一的人了。

    陌安西可以感觉到,沈心言很爱靳淮南。

    那么当初又为什么要嫁给,靳远寒这个不会动的人呢?

    她应该,不爱她的丈夫吧。

    所以,不爱而恨,就虐待?

    陌安西不敢往下想了,怕想的越多,就越不能接受。

    “你很痛苦么?”

    他闭了闭眼又睁开。

    和刚才想喝水的回答一样。

    是,痛苦。

    很痛苦。

    陌安西眸色闪过一抹怜惜,是啊,要是她,这么疼的身子,怎么承受得住。

    “没有其他人知道你的伤么,沈心言……”

    她才提到这三个字,只见靳远寒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恨意。

    她悟到了,真真切切的悟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