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很晚了,她在等我

    第190章:很晚了,她在等我

    今晚的生日宴,让人羡慕的女人盛装出席。

    挽着身边的丈夫,笑意浅浅。

    比起上一次的晚宴,陌安西似乎已经可以开始习惯这样的场合了。

    虽然不懂那些生意人的事,只是安静的笑就够了。

    她怀了孩子,他让人给定做好看的水晶鞋,却穿起来很舒适。

    今晚的她,还是第一次穿这样耀眼的大红色礼裙。

    她以为,自己不适合这个颜色。

    就好像,以前的她以为,自己并不适合靳太太这个位置。

    可很多事情,不是以为就一定是的。

    他说,靳太太,你今晚很美,美得动人。

    这样耀眼娇傲的红色,尽显高贵脱俗,长发挽起。

    若非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在提醒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不然一定会认错是一位妙龄少女。

    “累么?”

    “还好。”

    陌安西摇摇头,就看到朝她和靳淮南走来的男女。

    是沈心言和……沈牧衍。

    很久没见到沈牧衍了,也是,毕竟彼此之前的关系似乎,并不那么……

    能不见,还是不见吧。

    “生日快乐。”

    朝她敬酒的是沈心言,那个勾着笑意,尽显温柔的女人。

    陌安西怔了怔,随之笑着应下。

    “是不是累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沈心言淡笑说着,陌安西眸色淡了淡。

    她的脸色不好么?

    虽然是有些累了。

    “这些场合你以后得适应,不过你现在怀着孩子,累是应该的。”

    听着沈心言这样略带温和的话,陌安西满满的不自在。

    这女人,变得也太快了吧。

    “如果累了,先去楼上休息。”

    “不……”

    她想告诉靳淮南不用,可沈心言却打断了她的话——

    “我带你上去休息吧。”

    沈心言到底怎么回事,突然像是开始献殷勤一般。

    “不用了,小西子我看着就行。”

    说话的是上前挽住她手臂的久涵,久涵在沈心言靠近陌安西时就集中了注意力。

    只见靳淮南淡笑颌首,久涵就与陌安西一同上了楼。

    “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直到女人离去,那个沉默的男人才冷然开口。

    沈心言微微一怔,看着沈牧衍,眸色一沉。

    却是靳淮南,深黑色的瞳孔披上一层霜华,掀唇,声音中透着毋庸置疑的阴柔——

    “我在,她就会喜欢。”

    沈心言自然是听得出,沈牧衍和靳淮南之间的若有若无的敌意。

    眸子一亮,是啊,她怎么能忘了。

    那个陌安西可是冒充过她弟弟最爱的女人呢。

    她很了解自己的弟弟,也许沈牧衍,是真的喜欢上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也许她能试着利用这层关系去做更多的事。

    ……

    久涵和陌安西上了楼,但根本就不熟悉这靳家,也是第一次来。

    随意进了一间,看似客房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

    “还好吧?”

    “没事,就是腰有点酸。”

    陌安西淡笑,这都是很正常的反应啦。

    是胖子太注重了。

    “你不觉得,那个沈心言怪怪的么?”

    久涵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今晚那个沈心言,完全和上次别墅里闹事的女人两个样子。

    典型的人前端庄温婉,人后居心叵测。

    “我也觉得奇怪,可能是做给人看吧。”

    陌安西试着去理解,毕竟今晚来参加晚宴的人,都是些大人物。

    她沈心言再怎么讨厌自己,也会注意场合的。

    就是觉得哪里,还是怪怪的。

    “我刚才打量了一下这个老宅子。啧啧,其实是挺不错的,可要是一个人住,得多恐怖啊。”

    久涵说着,就抖抖身子——

    “你说那个沈心言,晚上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宅子,能不人格分裂么。”

    “不是还有佣人和……”

    靳淮南的哥哥,是叫靳远寒吧。

    她只听过几次,很差的记忆力还是记住了这三个字。

    “算了吧,那是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木乃伊。”

    “别说了,我胆小,你又不是不知道。”

    两人留了一会儿,陌安西才开口问道:

    “你今晚没有陪着陆少铭么?”

    刚才好像看到有名媛在勾搭陆少铭哎。

    久涵没注意到么?

    “干嘛陪着,他有手有脚。”

    陌安西要听不出久涵这话里的别意,那她就是真蠢了。

    “吵架了?”

    “拜你所赐。”

    “啊?”

    久涵冷冷瞪女人一眼——

    “还不是上次相亲的事,你可害死我了!”

    “不是吧,过去这么多天了,他还计较?”

    还是男人么,多大点事啊。

    要是靳淮南这么计较,那她就摆脸色,看谁扭得过谁。

    “不是计较。”

    久涵眸色暗淡下来,其实陆少铭从那件事后,似乎对她更好了。

    好到,就像丈夫一般的无微不至。

    可越是这样,久涵就越怕。

    昨晚,他拥着她,吻着她。

    那气息与她交融,可她却推开了他。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她背过身子,闭上眼睛就当做是睡了。

    他也没有说话,没有言语。

    手臂从身后环着她的腰身,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

    她没有睡,也许,他也没有吧。

    就好像无缘无故的冷战,可是没有任何的理由。

    他不说话的样子,倒是有些像靳淮南那厮。

    毕竟好兄弟嘛,好到连对避.孕.套过敏都知道的好兄弟。

    像是应该的。

    “你说,他那样的男人,会有一生一世么?”

    陌安西先是以为听错了一般愣了愣,随后忍不住喷笑出声——

    “噗!胖子,你在问我么?”

    容她先笑一会儿。

    曾经这种玛丽苏,电视小说上才会看到的话语,从来都是陌安西说。

    胖子来嘲笑的。

    这次,互换了,陌安西还真觉得,嘲笑起来的感觉很赞。

    “说话!”

    久涵一记冷眼扫过,陌安西止了笑,点点头——

    “也许吧。虽然我觉得陆少铭不大可能。”

    不过也不一定不是。

    以前她也觉得久涵找不到真心爱的男人。

    现在不也一样出现了一个陆少铭。

    所以,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百分之一百。

    自然,也没有百分之零。

    就在久涵沉默出神期间,陌安西小声嘟囔几句——

    “不过我能确定,你要是不看好他,他可能就会被别的女人拐到床上咯!”

    不想,女人猛的炸起——

    “谁敢拐走他试试!”

    久涵俨然一副大姐大的姿态,陌安西手动点个赞。

    “嗯,有志气!不过今晚的名媛好像很多哦,你不快去看着,小心哦。”

    “你……”

    久涵把这话真的听进去了。

    陆少铭那种男人,又不自觉。

    不行,她得去宣告自己的主权。

    “我要下去了,你怎么办?”

    “安啦,我就在这里坐着休息。等结束了,我老公就会带我回去的。”

    陌安西应着,她才没那么虚弱好伐!

    不过当久涵真的离开屋子后,陌安西又觉得,一个人好无聊。

    唉。

    靠着沙发,迷迷糊糊她好像是睡着了。

    无意间醒来时,看了眼那墙上挂着的时钟。

    咦,已经快要十点了。

    晚宴还没结束么?

    可是好像,没什么动静了啊。

    她得去看看才行。

    起身,出了那客房。

    看了眼楼下,的确,很多人都离开了。

    只有一些佣人还在收拾。

    靳淮南呢?

    楼上似乎就她一人,她准备下楼,却是还未到那楼梯口,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很晚了,她在等我。”

    “淮南,再等等,我只要几分钟的时间。”

    这是女人的声音哎!

    等等,那么熟悉,是沈心言?

    稍微探出个头,眼睛看到了不远处,那相拥的男女。

    心,猛然一震。

    从陌安西那个方向看去,女人偎在男人怀里,手臂紧紧环住不肯放手。

    而男人,似乎也没有推开的意思,大掌扣在沈心言的腰身上。

    怎么说,陌安西有点想笑。

    为什么觉得,那般登对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