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别!不要,不要用鞭子!

    第180章:别!不要,不要用鞭子!

    久涵去看了母亲,从她离开家到陆少铭那里生活已经快两个月了。

    久涵妈当然知道现在女儿过得生活不错,也宽心了一些。

    虽然不是亲生的,但至少过得好,她也开心。

    “对了,你哥……”

    久涵在听到这两个字时,动作止了止。

    “他怎么了?”

    “他在里面好像过得不怎么好,人都瘦了很多。”

    久涵母亲说着,也是一脸担忧——

    “久涵,你现在的男朋友不是很有钱有势么,你看能不能让他……”

    “不能!”

    久涵想也没想就回了两个字。

    不能!

    久杨在监狱里,对他自己,对她才是安全的。

    如果陆少铭知道久杨的事,也就意味着……

    久杨是怎么被人从那些黑势力手中救出来,又是怎么进了监狱不得出来的事。

    那么,就会知道了一切。

    何沁秋和久涵之间的关系。

    何沁秋已经死了。

    而久涵,也似乎好像有点爱上了那个陆禽.兽。

    虽然那个陆禽.兽之前对她态度恶劣,还品性不好,甚至可能还是个同.性恋!

    但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才发现。

    也许那个男人真要是爱上一个女人。

    那那个女人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

    他哄女人的方式向来很多,这段时间用在她身上的也不少。

    久涵也不知道陆少铭是哪里来的魅力,明知他是浪子,却还是动了情。

    “为什么?你既然现在有能力让你哥不再里面受苦,为什么……”

    “妈,这不是钱可以解决的。”

    末了,想了想,像是一副很懂的样子说道:

    “哥哥毕竟害死了人,能留住他一条命很不错了。这是法治社会,不是电视上演的那种,随便出点钱就能捞出来的。”

    眼睛转了转,继续忽悠着:

    “而且哥哥这是无期徒刑,要是他在牢里表现的好,还是有机会转成有期的。”

    “真的么?”

    “大概吧。”

    不管真的假的,只有久涵清楚。

    久杨不会再出来就是了,除非……

    没有那个除非,陆少铭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久杨这个人。

    “妈,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你呀现在一个人,别舍不得花钱,店里赚的就都给自己买点好的。”

    以前,攒着也是给儿子抢了去。

    现在,自己留着吧。

    “我挺好的,你和那个陆总监……想过结婚么?”

    久涵妈知道那些有钱人的规则,她都不清楚自己女儿跟着那个陆少铭,算是女朋友还是情.人了。

    不行不行,还是要确立关系好。

    “我们同居挺好的啊。”

    “那可不行!你把他当男朋友,他不一定这么想。还有其他人,肯定以为你是……”

    久涵淡笑,是情人。

    这些,她在AK,听过很多职员都这么说。

    她已经听腻了,觉得也没什么关系啊。

    现在的社会啊,只要不结婚,同居就是情人。

    什么男女朋友,上了床就意味都变了。

    “如果他真的喜欢你,那你提出结婚,也不过分啊。”

    “妈……陆少铭。”

    久涵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了。

    嗯,用电视剧或者传统的观念来说。

    有钱的男人,一般娶的女人,大多数是某某千金吧。

    可陆少铭的身份又有点特殊,一来这无父无母,他没那些规矩。

    二来,他在AK现在也不是什么领导者,没有什么婚姻利益可言。

    换句话说,她和他结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你是不是担心,他娶有钱人的女儿啊!可你那朋友小西,不也是嫁了大总裁么!”

    “那不一样啊。”

    靳淮南他……要是陌安西一来知道靳淮南的身份,跑都来不及,还敢嫁么!

    “总之我不管,你都不小了,结婚就在这一两年。要是他不想结婚,那我立刻给你安排相亲……上次那个教练……”

    “别!别提那事了。”

    久涵扶额,她是有多老啊,老妈至于么。

    还不是因为看着陌安西都怀孕了,就也想早点把她嫁出去。

    可当陆太太,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

    回别墅的路上,久涵一直在想母亲的话。

    结婚。

    陆少铭那样的男人适合结婚么?

    而且,如果有一天,陆少铭知道她不是他的欢儿。

    久涵还能潇洒离开么?

    好像,不能了。

    “久小姐没和陆少一起回来?”

    佣人发现,最近几天,久小姐好像没和陆少一起去公司啊。

    久涵轻笑出声——

    “你们陆少放我的假呢!”

    因为,打赌输了。

    愿赌服输。

    想起那天打的赌,久涵都佩服了自己的侥幸。

    与陆少铭之前赌过很多,不过这一次,她赌的很简单。

    还是多亏了他的佣人帮忙呢。

    陆少铭不是说,没有他的允许,佣人是不敢进他的房间的么。

    好,那她就赌。

    只要她叫唤,佣人一定会闯进来的。

    男人眉宇轻扬,似乎有一种,她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管她的得意。

    他只给她五分钟的时间。

    起先,她发出啊啊呀呀的声音。

    没人理她。

    陆少铭坐在软皮沙发上看着女人表演,唇角扬起。

    “喂,快来人啊!救命啊!”

    久涵明明是感觉到门外有人的,可那些佣人就是不敢进来。

    看着时间就要过去了,她强迫让自己发出几声娇.吟——

    “嗯,陆少……求你放过我……”

    “一整晚了,人家好痛苦的……”

    陆少铭眸色深了深,似乎对于女人那几许娇嗔的声音很满意。

    “别!不要,不要用鞭子!”

    鞭子?

    “我不敢了,求你……”

    那可怜的声音,听得他心都痒痒了。

    外面的佣人本来是不敢进去打扰的,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啊。

    陆少什么时候,重口味到开始玩S.M了?!

    一想到久小姐那瘦弱的身子,哪里熬得住啊。

    久小姐对她们也很好,听着那好像很痛苦的声音。

    如她所料,没有五分钟,佣人就冒冒失失闯进来。

    低着头说着——

    “陆少手下留情啊!”

    可是一抬头,看着屋内。

    沙发上满脸黑线的男人,和笑得放肆的女人。

    这……两个佣人面面相觑,都是不解。

    “陆少铭,你输了!”

    只见陆少铭那俊颜更是深沉,那两佣人虽不明情况,但看了先生的脸色不好,就立刻退出去了。

    “愿赌服输,放我假放我假!”

    女人还在满心欢喜着,没有注意到那靠近的男人身上带着的危险。

    嗯,刚才那几声叫唤,的确不错。

    叫的,他真的想这么做了。

    恨不得狠狠把她扑倒,重口味又如何,反正他都亏了,不如这一次全部吃光!

    “哎陆少铭,别想耍赖……嗯!”

    她的话音还没落下,那身子已被人按倒在大床之上。

    危险的气息勾着暧.昧的色彩,有力的大掌控制住她扭动的身子——

    “嗯,手下留情是么……你很想试试?”

    久涵一傻,试什么?

    鞭子么!

    不不不,她就是随口这么一喊,她才不是受虐狂呢!

    “那……是你要跟我赌的啊。我都是,胡说八道的!”

    陆少铭挑眉,她还知道那是胡说八道啊。

    在他看来,估计她心里,他陆禽.兽就是这样一号变态的人物。

    后来,他那一整天都黑着脸,晚上回来,也不跟她说话。

    生气了?

    怎么这么玩不起啊。

    可久涵哪里知道那男人的心思,输的陆少铭,就要一个月不能碰她。

    陆少铭才尝到她的美好,就要禁欲一个月,

    能不生气才怪。

    结果当晚,久涵就负罪满满的爬上他的床,不想却被恶狠狠的压榨了一整晚。

    总算明白了陆禽.兽的圈套,可她还是给跳进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蠢。

    晚餐的时候,她嚼着饭,想到了母亲今天说结婚的话。

    看了眼男人,支支吾吾开口——

    “陆禽.兽,如果……”

    “我只是说如果,如果我想结婚的话。”

    久涵眼睛都不敢去看他了,怎么说句话这么忐忑啊。

    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却是陆少铭在听到结婚两个字时,手上的动作止住,抬眸,深邃的眸子对上女人不敢正视的瞳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