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不作不死

    第175章: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不作不死

    陌安西没想到,第二天醒来,最先看到的不是小萌新,而是——

    醒来靳淮南就已经不在了,做那种事。

    通常第二天他都会很神清气爽,她就不一样了,半生不死的样子。

    小兰还问了她是不是没休息好。

    拜托,有她的先生在,她想休息都是做梦的。

    小萌新也出奇的还在睡,无聊打开电视只想随意看看,不想每个台都被同一个新闻给占据了。

    嗯,同一个新闻。

    AK首席总裁的夫人,如何用手段爬上靳总床的视频被曝.光!

    咦,AK首席总裁,也就是靳淮南。

    靳淮南的夫人,也就是她咯。

    蓦地,陌安西脸色一变。

    再看那新闻,那视频上的东西,手上本端着的牛奶掉落在地毯上。

    那乳白色的液体,播撒而出。

    这个视频,她见过。

    同样,还有一个人见过。

    是吕晴!

    她竟然敢……

    那电视上,正在开记者会的,竟然就是吕晴本人。

    那委屈却可怜的声音夹杂着愤懑——

    “我和靳太太是大学同学,因为一些误会,让她对我不满。”

    误会?吕晴是说江昊盛的那件事吗?

    所以,那种事情可以被称作是误会?!

    这特么搞笑!

    “我本来是不想把这种视频公之于众的。”

    电视上的女人说着,已开始哽咽起来——

    “可是她实在是公报私仇,将我开除,不过是为了维护她的形象!”

    陌安西看不下去了,这样恶心的面孔,让怀孕的她很反感。

    关掉电视,就对上了小兰和卿姨那几分别样的目光。

    怎么,她们也觉得,她是那种人么?

    ……

    久涵知道事情后就赶来了,可陌安西却出奇的淡定,。

    坐在沙发上,喂着狗。

    “小西子,你还不知道消息么?”

    不对啊,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不知道。

    “知道了。”

    “那你还……”

    “我不淡定还能怎样?”

    陌安西勾唇一笑,

    吕晴在电视里,她总不能把电视给砸了,把吕晴从里面拉出来打一顿吧。

    虽然她真的想这么做。

    可是还得现实不是么!

    又不是演恐怖片贞子。

    “吕晴这个贱人,真的太过分了!”

    “是贱啊,不过现在,估计我在所有人眼里,才是最不堪的。”

    那视频上,喝醉的女人那般的妖娆。

    倒在男人怀里,说出那样不要脸面的话。

    呵,要是老妈还活着,估计会被气死一次。

    就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

    “难道就让她这么败坏你的名声么?”

    久涵太了解陌安西了,这样子一定又是准备什么都不说不管的。

    可这次这事,和以前不一样。

    “靳淮南呢?”

    “公司啊,和你的陆少铭在一起。”

    久涵瞪眼,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打趣。

    “我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吕晴被逐出AK已经快两个月了,她这时候才来弄这么大的风雨,肯定不简单。”

    “也许吧,你不觉得,她似乎什么都不怕么?”

    “什么?”

    久涵有些听不懂,什么都不怕是什么意思?

    陌安西冷笑出声,重新打开了电视。

    那记者会还没结束,里面的女人依旧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只是不想让大家再被她的伪装给骗了,就连靳总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这个视频里的一切,都是陌安西早有预谋!”

    “她知道靳总的身份,故意让我们录下这个视频,去要挟靳总娶了她。”

    “陌安西之前是江氏企业董事孙子的女朋友,也是因为男方出了事,她立刻抛弃投奔了有钱人的怀抱,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

    “我不怕任何人斥责我,或者威胁我!我只是说出了实话!”

    那一句句,真是说的好啊!

    伪装,真面目。

    故意,要挟。

    抛弃,投奔,拜金女。

    这说的,不就是吕晴本尊么?

    怎么有一种,贼喊捉贼的感觉啊!

    “真是太不要脸了,怎么可以颠倒一切!”

    早知道,就应该让陆少铭收拾了这个女人。

    久涵真的是,恶心自己曾经和吕晴做过几年的室友。

    “她敢说出这些话,明显是不怕我,不怕靳淮南。你觉得,以她姑父的那点能力,她敢这么做么?”

    听陌安西这么一说,久涵才恍惚过来。

    是啊,这些颠倒是非黑白的话,明摆着是诬陷。

    吕晴敢这么做,背后一定有人在帮她。

    是谁呢,连靳淮南都不怕?

    或者说,还有谁有那个能耐呢?

    “你怀疑谁?”

    从陌安西的目光中,久涵看出了。

    小西子一定知道,吕晴背后的人是谁。

    “沈心言。”

    “沈心言?是她!”

    陌安西点头,勾唇轻笑。

    “只会是她,别忘了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额……”

    久涵怔了怔,小西子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

    不过说的也对。

    况且那晚上沈心言也在宴会现场,聪明的女人是不会放过任何有一个盟友的机会的。

    陌安西其实早该猜到了,以沈心言那种性格的女人,那般好强。

    怎么可能在她这里吃了亏后不找机会报复呢?

    不过,沈心言和吕晴不一样。

    她比吕晴聪明多了。

    幕后的那个人,就算出了事,也可以摆脱的一干二净。

    而吕晴……

    这么蠢,活该做了炮灰!

    “那还等什么,告诉靳淮南他们啊!”

    久涵不明白,已经知道了……

    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靳淮南呢?

    可是陌安西却沉默了,沉默的样子像是在说——

    告诉靳淮南,有什么用?

    “胖子,我现在看不懂他。”

    在靳淮南心里,有没有沈心言。

    如果有,那么她说什么,做什么。

    都没用,不是么?

    如果没有,那不用她说,不用她做。

    他都该清楚这一切,替她解决不是么?

    可是,似乎被吕晴指控的她,没有任何人出来为她澄清任何事。

    是靳淮南认同了吕晴的话,还是别的。

    陌安西真的想不通,也看不懂了。

    “你是觉得,靳淮南不会……”

    “于理,沈心言是他的嫂子,也是我的嫂子,说穿了就是家丑。”

    女人笑中带着苦涩——

    “于情,沈心言可能是他的前任,他要是有情念,就不会伤害她。”

    “可你是他老婆啊!”

    久涵的一句话,虽是无意,却说出了真理。

    “不管什么前任前情未了,你是靳淮南的妻子,你还为他怀了孩子。靳淮南怎么可能不要老婆孩子而去在乎沈心言呢?”

    久涵无言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一个外人都看得懂。

    小西子却看不懂么?

    陌安西抿唇,不说话了。

    是啊,她是靳淮南的妻子,他孩子的妈妈。

    他和她之间,是举办过婚礼,领过结婚证的人啊。

    “我不管了,你沉得住气,我可沉不住!”

    久涵说着,就要起身。

    陌安西见状,忙叫住她——

    “胖子,你要干嘛?”

    只见久涵挑了挑眉,模样坚定——

    “吕晴说的是话,难道我说的,就不是话么?”

    “你要……”

    “吕晴的那些肮脏事,老娘这里也备了很多,正好拿出来耍耍!”

    吕晴的那些肮脏事。

    陌安西想到了G市的那一晚,久涵是说那一晚么?

    “不要!别说……”

    她一直不想让人说的,就是那件事。

    “小西子,她都那么对你了,你还留什么情念!”

    “可是……”

    “没有可是!那都是她自作自受!”

    不是有这样一句话么,不作不死。

    吕晴就是这样的人。

    陌安西沉下眸子,是啊,那与她何干?

    “况且,吕晴又不止那一件事可以说。”

    拜托,一抓一大把。

    勾.引朋友男友在先背叛在后,又各种施压抢风头,甚至还几次想陷害小西子。

    这种事情,都不用久涵添油加醋的,立刻分分钟上头条啊!

    “小西子,估计这次你的网红,要让我做了!”

    陌安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