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再抱紧一点

    第170章:再抱紧一点

    接下的这一个月,算得上是安安静静的过去了。

    只是陌安西更容易出神了,总是端着热水,想着别的事,直到杯子里的水都凉了,她才恍惚过来。

    其实不外乎想的,就是那晚靳淮南说的那些话。

    他说,怕。

    他那样的男人,也会有怕的事么?

    如果一开始知道他的身份,又能如何呢?

    其实现在想想,好像也说不准。当时的她,只想着过平淡安稳的生活,一夜.情后怀孕的害怕,江昊盛和吕晴的背叛,似乎很多事,她都在逃避。

    如果当时她要是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身份那么复杂的人,她估计会毫不犹豫的跑掉吧。

    那晚上他抱着她,说了很多。

    关于他的身份,那些过去,算得上隐瞒么?

    如果是她,有这么复杂的背景,应该也不想自己的丈夫知道吧。

    可,她究竟在气什么?

    接到小姨电话的时候,陌安西正准备给小萌新喂零食——

    “小西,你快来医院,你妈她……她犯病了!”

    ……

    “怎么回事?”

    陌安西赶到的时候,急救室的灯还未灭。就看到琪芳和小姨在一旁神色沉重,不说话。

    “你们说话啊!”

    “我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是去,出去买了一些东西,回来你妈妈她就昏过去了,像是一口气没喘上来……叫救护车的时候,像是已经没了心跳……”

    小姨说话都在打颤,可无疑最后几个字,让陌安西眸子一怔,脚步踉跄,身子抵在墙上,没了反应。

    什么叫做,没了心跳?

    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病。不是说,靳淮南给妈妈找了很好的医生,只要治疗几年,还是有痊愈的希望的么?

    直到那红灯熄灭,陌安西都没能缓过神,医生从里面出来,神色沉重——

    “抱歉。”

    抱歉,抱歉是什么意思?

    陌安西有些听不懂了,一只手捏紧拳,另一只手狠狠拽住医生的手臂——

    “医生,我妈妈她……”

    “我姐她是不是……”小姨捂着嘴,意识到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后,刹那痛哭起来。

    还有琪芳哀痛的声音——

    “姑妈!”

    这一切太突然,陌安西的大脑像是瞬间空白了。耳边,是那母女的哭腔,可她全然怔木。

    她们在哭什么?为什么要哭,她的妈妈明明昨晚还跟她打电话告诉她,今天会来看她的。

    不会的,怎么会呢,说好的,会熬她最喜欢的汤来的。

    妈妈她还没有看到,没有看到心爱的小外孙出世,怎么会……

    眼前一片漆黑,这里是哪里,她又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她也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了呢?

    那合上眼倒下的时候,又是谁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

    “表姐!”

    “小西!”

    她好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她做了一场梦,醒来后,什么都没有改变。

    ***分割线***

    “怎么会这样,不是好端端的,什么就……”

    医院里,病房外。

    久涵神色凝重,这人,说没了就没了。

    癌症,真的那么可怕么?在你以为会有希望的时候,却彻底陷入绝望与痛苦中。

    “其实这段时间姐她犯病的频率越来越多,可她不让我告诉小西。小西这段时间的情况,她是不想再让小西挂心了。”

    “姑妈一向自己忍着疼……”琪芳和母亲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久涵也长长叹口气。

    看了眼病房里病床上刚醒来的人儿,靳淮南守着她,自己也不好进去打扰。

    只是惋惜,小西子本来就从小没了父亲,现在母亲也去世了。

    那以后,她如果真的离开靳淮南,就是没了任何的亲人了。

    ……

    醒来后的她,似乎安静的过于异常。

    而他,一直守在她床边,她不言不语,他也选择沉默。

    很久很久,久到夜已经深了。

    “我妈她……”

    喉间像是很干涸,说不出半个字,鼻尖的酸涩,还是让她问出了那句她一直不愿接受的事实——

    “她真的走了么?”

    即便医生这么说,小姨这么哭,琪芳这么难过,她还是无法接受。

    仿佛,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说,她才愿意相信。

    可她又怕,怕他说。

    陌安西支起身子,手按住男人的手臂,眸中已染满泪光,哽咽着,努力让那眼泪不流下,却红了眼。

    “我只是做了噩梦是不是?”

    靳淮南睨着眼前泪眼迷蒙的人儿,此刻的缄默,无疑是最沉重的回应。

    “你说话,你告诉我,她没有事!”

    似乎他的沉默,已然将她内心最后的自欺欺人给牵扯出来。那泪水,止不住,也无法止住的往下流。

    那温热的指腹,轻柔的拭过她的泪痕。男人好看的眉宇之间,透着凉薄,更多是心疼。

    她无助的比一个孩子还要孤立,失去亲人的痛苦,是难以接受的。

    也是最痛苦的,他明白。

    可他,不想她承受这样的痛苦。却是,很多事,连他也无能为力。

    她一直在哭,在他怀里,哭了很久。

    甚至说了很多话,可靳淮南忘了,只记得她的哭声,她的悲痛。

    其实陌安西想过很多次,如果有一天,母亲突然离开了,她会怎么样。

    可每一次,都没有结局。

    当真的发生时,她还是会像正常人那般,好痛苦,哭的停不下来。

    失去是痛苦的,小时候的她也许不太懂,父亲离开的痛苦,母亲是怎么承受的。

    但如今,她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靳淮南还是医生的时候曾经告诉过她,人的一生其实并不长的,生与死本来就是注定的。

    只是死的人解脱了,生的人还要继续痛苦。

    ……

    李珍葬礼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她被安葬在当初陌安西父亲的墓里,是合葬。

    迟了那么多年,还是在一起了。

    在葬礼前一个晚上,她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想让妈妈安静的走。

    以靳淮南现在的身份,丈母娘离世,势必会引起很多媒体的关注。

    可她不要,母亲不喜欢那些,她也不喜欢。

    既然过不回以前那种平淡的生活,那至少,也请让母亲走的安安静静。

    的确,葬礼上,除了自家人,没有任何人打扰。

    整个葬礼上,她没有哭。

    也许眼泪已经流完了,而且……母亲也不想看到她这么伤害自己的身子,毕竟她还怀着母亲一直期待的小外孙。

    如今陌安西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生下这个孩子。

    她希望是女孩,她信投胎这一说法,也许母亲会成为她的孩子,那该多好。

    久涵一直在跟她说话,可她什么也没听进去。

    回到了别墅,她似乎都还在恍惚中。

    不过琪芳和小姨的对话,陌安西却下意识的听了进去——

    “妈,这别墅好精致啊!”

    “是啊……真是有钱人。”

    “要是我们能住在这里就好了,可比我们那房子好多了……”

    “别胡说,别让你表姐听到。”

    可惜,她已经听到了。

    这就是,所谓的亲人啊。虽然之前已经明白这种凉薄的人情世故,可现在母亲去世的痛苦之下,她们还能继续谈论着这些,陌安西是真的,真的很想骂她们到底是不是人。

    可话到嘴边,却没了力气。

    似乎,全部的精力都在这场葬礼上花费没了。

    晚上,她靠在靳淮南的怀里,不说话,似乎已经习惯了沉默。

    他一直看着她,而小萌新也在一边安静的躺着。

    “困了么?”

    “不困。”她摇头,又挨近了他的胸膛几分。好像这样安静的偎在他怀里,会觉得温暖一些。

    这几天,他放下了所有的事情,一直陪着她守着她。

    夜里她睡不稳,醒来几次,他都没睡,凝着她的容颜。

    好几次,她想开口说什么,可又咽了回去。

    其实,靳淮南是对她真的很好很好。

    他懂,她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一味的安慰,也不是给她止住泪水,而是一直陪着她,让她觉得,不是一个人。

    看着她哭,看着她难过,看着她出神。

    不打断,不打扰,却也不离开。

    “再抱紧一点。”

    末了,那微微泛白的唇间,说出几个字。

    嗯,再抱紧一些,她还是觉得冷。那环住她腰身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温度也多了几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