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老公,你看她凶我!

    第164章:老公,你看她凶我!

    而众人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都巡音而来。

    只见那满脸红酒的女人,妆容都花了,滴落下的酒红色液体落在她美丽的礼裙之间,尽显狼狈。

    “你……”

    吕晴是怎么也没想到,陌安西会在这样的场合,此刻的身份,对她做出这么侮辱的事情来。

    “继续说啊。”

    将手中的酒杯放回桌上,陌安西冷着眼,神色透着几许凛然。

    靳淮南过来时,吕晴就立刻委屈的哭起来,捂着那脏兮兮的脸——

    “靳太太你别生气……是我无意冒犯了,您大人大量……”

    当久涵反应过来时,手中的酒杯已被身边丝毫不该颜色的陌安西夺了去,又是一杯酒,泼向了那张虚伪到让她恶心的脸。

    这一次,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若说第一杯酒,是在发生后才引来的群观。

    那第二杯酒,就是在群观下上演的。

    “小西子……”

    出声的是久涵,今晚的她,似乎太过冲动了。

    平日里这种事她来做还差不多,可小西子亲自动手,却是在这种场合,而她如今的身份……恐怕不妥。

    就连久涵就知道的不利,陌安西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她就想看看,她这个总裁夫人这么做了后,会引起怎么样的后果。

    而靳淮南,又会怎么帮她解决呢?

    反正她习惯了闯祸,他也习惯了替她善后不是么。

    “靳总……”

    见男人过来,吕晴忍着那心中被羞辱的愤怒,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却被这样对待的可怜样子,只是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多看她一眼。

    可似乎,不是这样的。

    那个高贵无暇的男人,与她擦肩而过,却挽住了心爱的妻子的身子,明明是陌安西泼了她酒,却倒像是对方受了委屈一般,听到他那般温柔却透着沉暗的声音传来——

    “不开心么?”

    陌安西却下眸子,不过片刻,莞尔扬起明媚的笑意,白皙的双手环上男人的颈,用鼻子去蹭着他完美的下颌。

    这举动,她经常是撒娇的时候会这么蹭着他。

    “嗯,不开心。”

    便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多双眼睛的面前,这么多镜头闪光之下,她无视了所有,轻声呢喃——

    “老公,她好讨厌,开除她。”

    “嗯,好。”

    靳淮南菲薄的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几乎只要是她说的,他就会答应。

    而吕晴自然是错愕了,立刻解释道:

    “靳总,我没有得罪总裁夫人,是她误会了。我只是……只是和她叙叙旧。”

    “她人身攻击,说你的儿子以后肯定会长得好丑!”

    陌安西却哼了哼,刻意咬重你的儿子四个字,也就是她现在怀着的小猫崽。

    只见男人重瞳一眯,他的儿子,会丑?

    “我没有!你在胡说!”

    “老公,你看她凶我!”怀里的小女人更是撒娇,甚至染上了娇气般的不悦。

    久涵愣了愣,原来小西子撒娇起来还真是有一套啊。哇塞,真是平日里小看了这货。

    吕晴瞬间不敢再有言语,似乎只要那个男人护着陌安西,她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可是,仅仅因为这样要辞退她,吕晴怎么可能会甘心!

    “靳总,我在公司本本分分的工作,没有做错任何事……”吕晴想说的其实是,她没有被辞退的理由。

    若是冒犯了总裁夫人算是理由的话,那整个AK是不是陌安西看谁不爽就都被辞退呢?

    吕晴相信靳淮南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可明显,答案与她想的完全相反。

    “她说你错了,你就错了。”

    对妻子温柔宠溺的男人,在对吕晴说出的话,却冷漠的只剩下凛然。

    “明天不用来公司上班了。”

    “靳……”

    不等吕晴再说什么,被护在怀里的小女人娇嗔笑道——

    “老公,这个宴会好无聊哦。这些人真烦,我们回家吧。”

    可见,她说的这些人,自然不止吕晴一人。

    其他看戏的人都是面面怔然,有些尴尬,更多则是在心里对这总裁夫人有些不服。

    甚至不理解,靳总怎么会娶了一个,这么不识大体的女人为太太。

    是啊,靳总这样的成功男士,怎么说家里的那位贤妻,也得像沈家小姐那般,高贵优雅,温柔含蓄才对。

    而不是活像个泼妇,随意泼酒撒娇这样的小脾气。

    可陌安西,就是喜欢这样。

    她就是这么做总裁夫人的,看不惯,瞧不起的,那好……努力让你们的靳大总裁签字离婚呗,给你们找一个理想的总裁夫人多好啊。

    靳淮南又怎么看不出小女人的那点心思,不过于他而言,都无关紧要。

    他就喜欢,爱胡闹的她。

    “好,我们回家。”

    挽着她离开的时候,他注意到女人的神色,从人前的笑靥如花,到人后的淡漠无言。

    原来,小笨狗也学会了演戏。

    ……

    随着靳氏夫妇的立场,这样宴会也就没有了意义。

    尤其是当靳太太那句,这些人真烦,几位有名声的董事也都冷了脸,离开了。

    这却是沈心言参加过最让她有失颜面的宴会,失的是整个靳家,整个AK的脸面。

    “看来小猫也会发飙。”

    沈牧衍啖了口红酒,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落入了沈心言耳中。

    她冷笑一声,透着几许冷寒——

    “丢人!”

    “是么,我倒喜欢这女人的真性情。”

    沈牧衍想,若非陌安西什么都敢说敢做,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对她有印象,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相处吧。

    沈心言冷着眸子,弟弟的心思,她还能不懂。目光落在那狼藉的女人身上,淡淡出声——

    “那个女人是谁?”

    沈牧衍眯了眯眼,有点印象。

    若是没记错,上次在G市,好像一直有个女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没记错,应该是这位被泼了红酒的女士。

    “无趣的人。”

    沈牧衍说完这句话后就放下了酒杯,主角都已经走了,他似乎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直到会场上的人都散了不少,沈心言才缓缓朝那站在原地不动声色的女人走去。

    “这位小姐,”她递给她一张纸巾,算是发生泼酒事以来,第一位给她递纸巾的人。

    “擦一擦吧。”

    吕晴看着女人,神色不解。

    所有的人,即便对陌安西不满,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她,怕受牵连。

    可这个女人,似乎不一样。她是沈氏的千金,嫁入了靳家,是靳家大少的妻子。这是吕晴的了解,可更多,就不知道了。

    “谢谢。”

    吕晴接过纸巾,就听到沈心言淡笑的声音幽幽传来——

    “若是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会不甘心的。”

    “……我不明白……”

    这女人什么意思,这么算起来,这个沈心言应该算是陌安西的大嫂,也就是妯娌的关系。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

    沈心言想,陌安西讨厌的女人,自然她不会讨厌。

    陌安西的敌人,自然也就是她的朋友,不是么?

    多一个人帮她,总不会是坏事。

    ***分割线***

    坐着车上的女人突然开了口——

    “停车!”

    “太太这是在高速上。”

    “我说停车!”陌安西捂着唇,好像有些反胃的难受。

    靳淮南眸色一深,那司机就立刻在高速上停了车。

    “很难受?”

    “……”她不回答,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拍着胸口,好像这样能够缓和一下那突然的恶心感。

    她这次的孕吐有些厉害,即便她很多次都忍着。

    过了几分钟,她缓过来,才舒了口气,缓缓闭上眼,似乎有些累了。

    勾出一抹笑意,淡淡开口——

    “你说,明天的头条会是我么?”

    突然很好奇,那种高大上的新闻头条,她是不是也能上一次,从此就人人皆知。

    呵这么一想,好像倒是比网红还来得快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