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他是谁,凭什么碰她!

    第158章:他是谁,凭什么碰她!

    “嗯,我要回去,我的狗还饿着呢。”

    不想,这货的回答差点没让久涵骂街了。敢情,她刚走这么快,是为了赶回家喂狗?!

    这特么是在逗她么!

    “小西子,你别吓我。”

    这肯定不正常啊,正常人,都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却是陌安西笑得温和——

    “没吓你,小萌新一直在家里,饿得很惨了。”

    久涵:“……”

    行,喂狗是吧,她陪着一起去。

    久涵一直挽着陌安西的手臂,生怕她走着走着就摔了,当走到那公寓住宅区楼下时,就双双停住了脚步。

    小区里很多退休的老人都在一旁小声议论,那张黑色的莱克劳斯,价值不菲。

    而他们也注意到了,那家居住在十二楼的年轻夫妇,男的是企业大总裁,最近新闻闹得可火了。

    当看到陌安西出现时,都纷纷像道喜般笑盈盈的样子。

    久涵尴尬的回了笑,怎么有点像迎接首长夫人一样,好奇怪。

    而陌安西,恐怕只有她,觉得这简直……糟糕透了!

    那车边站着的黑色西装的男人很陌生,他见到陌安西时,毕恭毕敬上前,声音淡淡——

    “太太,靳总在等你。”

    等她……目光扬起,看着那十二楼的地方,而久涵也意识到了,靳淮南是来接小西子的。

    “要我陪你上去么?”

    这个时候,久涵肯定是不想做灯泡,不对这种情况,万一出个什么事,她……

    “回去吧,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好吧,你注意身体。”

    久涵坐上出租车,第一件事就是去陆少铭的别墅找人,刻不容缓,她看到小西子那个样子,简直都心疼死了!

    该死的陆少铭,都是一群骗子!

    ……

    熟悉的家门,熟悉的声音,陌安西站在门外,看到里面的人,一身黑色西装格外耀眼,可在他腿上趴着的小萌新,正在吃着狗粮,好像饿坏了。

    而男人,难得第一次不会嫌弃的,让它趴在他的腿上。

    陌安西沉眸,低低出声——

    “小萌新,下来。”

    那么贵的西装,弄脏了我们赔不起。

    小萌新当然是和陌安西更亲一些,听到声音,立刻从男人身上跳下来,小短腿跑过去,蹭着女主人的脚。

    这样的安静的气氛,她没有神色,目光散落在其他地方。他沉默,深邃的眸子只是凝视着她。

    良久,靳淮南依旧好听的嗓音幽幽传来——

    “老婆,我回来了。”

    嗯,这几天,她也许找不到他,所以……生气了。

    老婆,我回来了。

    何其好笑的一句话啊,为什么以前听那么美好,现在听来,却这么讽刺呢?

    “靳总,你走错地方了。”

    她没记错,刚才楼下那个助理,就是这么告诉她的,靳总在等她。

    可是,陌安西不认识什么大总裁,也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甚至……那个叫做靳淮南的,她的丈夫,她都开始陌生了。

    她上前,像往常一般把包扔在沙发上,去厨房倒了杯热水,几乎是完全忽略了这个男人的存在。

    靳淮南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女人现在的心思,要她接受,的确需要一段时间。

    可是,就算是一段时间,她也得随时在他身边,不能离开半步。

    “收拾一下,我们搬家。”

    喝水的动作猛的止住,陌安西睫毛颤了颤,他说什么?搬家,我们?

    呵……勾唇自嘲,对上他的眼睛,字字坚定——

    “抱歉,这是我的家,请你离开。”

    “不用收拾了,那边下人都准备好了。”

    “我说,我们认识么?”

    “嗯,走吧。”

    整整一个对话,她在她的频道,他在他的世界,明明彼此平行没有交集,可陌安西还是怒了。

    “靳淮南,你听不懂我说话么!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不会跟你走,你一直在欺骗我!”

    最终,还是在他面前,无法继续装作冷漠无恙。

    是的,她很生气,很难过,很痛心。

    想发泄,却无处发泄。

    深爱的丈夫,有一天你把真心全给了他,他却成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陌生的身份,陌生的言语,陌生的一切。

    她会害怕,会逃避,甚至会……恨他的欺骗。

    “这不是欺骗。”

    “那你告诉我,从结婚到现在,整整半年时间,我们做了半年的夫妻,我却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也从不想告诉我不是么?你和陆少铭之间,和AK之间,甚至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你都从来没想过告诉我。哪怕一个字,都没有说。”

    这不是欺骗么?

    “其实我真的很蠢,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为什么我在AK会一路直升,为什么我每次遇到难事,都能有人帮我轻而易举解决。那个陆少铭,根本不是什么好好先生,就是替你做事的人,是不是!”

    她的言语也许有些过于激动,胸口有些闷,差点忘了,她现在身子弱,有孩子在。

    孩子,他的孩子。

    原本,她满心欢喜,等着他回来,想亲口告诉他这个喜讯,可如今——

    不需要了。

    靳淮南眸色深了深,看出了女人神色中的苦涩,上前两步,伸手想去触碰她的眉目,可却被她推开了——

    “别碰我!”

    他是谁,凭什么碰她!

    现在的陌安西就像是一只没有了利爪的猫,无力却挣扎的痛苦。

    “靳淮南,我真的好难过……所有人都在说,我变成了有钱人,拥有了这个城市最多金有钱有势的男人。可我一点也不这么认为……靳淮南,我不要那些。”

    她看着他沉暗的眸子,苦涩的笑挂在略带几分苍白的嘴角,一直摇头——

    “我不要那些,那不是我要的。我只要我的丈夫,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他在医院救死扶伤,可以为了他人牺牲自我……我只要我的丈夫,每个月上交自己的工资,有车有房有宠物,疼爱我一辈子……我只要我的丈夫,到了老都能和我不离不弃。”

    这些,现在的他还能做到么?

    不能了,早就不能了。

    那些钱权的圈子里,没有这么普通的人生,没有她所期待的未来。

    “这些都不会改变。”男人沉沉出声,却是那话语中的温度,凉的透彻。

    看吧,就连他自己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却还能依旧平淡如水的告诉她——嗯,这一切都不会变的。

    这样美丽的谎言,陌安西不会再信了。

    “不会改变?那你……能放弃你现在所有的一切,过回我们之前的生活么?不做什么AK的首席,只是一个普通外科医生,可以么?”

    如果他现在告诉她,可以。

    那陌安西真的会,会毫不犹豫的继续爱他,爱着这个愿意为她放弃一切的男人。

    可明显……他沉默了,沉默代表什么,陌安西不想懂了。

    人性,本来就是这样的。

    在钱和权面前,甚至是家族,都是不容抗拒的。

    所以陌安西明白了,这次真的懂了。嘴角的笑意越发凉薄——

    她的婚姻,她的爱情没有了。

    “靳淮南,我只想过平凡的生活,请你……”

    谁的眼中,染了点点泪光,却强忍不许脆弱,不许流下。

    “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他是大总裁,她只是个普普通通没有工作整天赖在家里的小人物,永远也不会相交的两条线。

    本该,如此。

    可靳淮南,却笑了。笑得肆意,笑得凛然,笑得让陌安西根本无法看穿那瞳孔深处的冷邃代表什么。

    “抱歉,这次不能由着你。”

    除了离开他,其他的,他什么都可以满足她。除了这一条,他不可能放开。

    男人的力道,真的很大,她被抱在怀中,根本无法动弹与挣扎,一路被他抱下了楼。

    “放我下来,靳淮南!”

    那助理打开了车门,陌安西甚至都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密闭的车已被反锁,后来她看到小萌新也被助理抱上了车。

    “靳淮南你……”

    也许是刚才挣扎的有些过度,头晕眩的厉害,话说了一半,就难受的厉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