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AK首席总裁,靳淮南

    第157章:AK首席总裁,靳淮南

    到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口,可就第二天,各大新闻,报纸,头条都是——

    AK首席回归,身份是去世的靳老爷子的遗嘱继承人,也就是靳家和AK的继承人,一个叫做靳淮南的男人。

    不过两天的时间,他的身份成为了记者追溯的迷,但靳老爷子的遗嘱不假,这个现在出现的男人,和靳家是血缘关系,所以是私生子或是别的,众人猜测纷纷。

    但最终都已明白,不管这个男人如何神秘,是何关系,都改变不了,他成了这个城市最有权贵的男人。

    那些新闻报道,太多太多,电视上报纸上的那个男人,眉目之间尽是冷然,那样陌生,即便是那张脸,李珍都不敢相信那会是她的女婿。

    而久涵,看着沉默不言的陌安西,从知道这个消息以来,她就一直没有说过话。

    最终,还是猜到了。

    靳淮南应该就是去世的靳老爷子的孙子,也就是……那个靳家之前传言的那个私生子,虽然知道那消息的人不多,但久涵是查到一些眉目。

    何沁秋的丈夫,死于意外,可那场意外,是人为。

    有的人说,那是他养在外面的情人做的。也有人说,那是他深爱的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不过几年前都失踪了。

    “安西啊,这……”

    李珍有些晕眩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婿怎么就变成了……

    什么企业的大总裁,他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外科医生么,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了与她家悬殊那么大的地位。

    “阿姨,你别激动,也许……”

    久涵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她自己都没料到的事,让当事人怎么接受啊。

    尤其是小西子,这样不说话,一直看着那些翻来覆去都一样的消息,眼睛都不动,怪吓人的。

    “小西子,你……你回个神!”

    半响,久涵才碰了碰女人的手臂。陌安西却突然笑了——

    “呵……这些新闻上说的那个人,肯定不是我老公。”

    肯定不是,怎么可能呢。

    可是,一模一样的长相和声音,就连名字都不曾改变,再加上他和陆少铭的关系,还会有假么?

    所以,他是他。

    “其实吧,小西子,我倒觉得……没什么不好啊。”

    好吧,久涵在给自己找路了。

    之前虽然说过很多次的比喻,万一靳医生要是个大土豪咋滴咋滴,可没料到还真是。

    她还记得,那时候小西子还开玩笑说,要真是,她会笑傻。

    可当真的发生时,久涵就知道,那不过是玩笑话。

    “你看,你突然间成了有钱人的老婆哎,那不是挺……挺好的么。”

    好吧这话说的久涵自己都听不下去了,遮着半边脸不敢去看这母女两的目光。

    “可我就是怕,怕这……这人要是成了有钱人,会不会就……”李珍的话虽然没说完,但很明显了。

    她是担心,男人换了身份,有了钱,有了地位,就不会要她女儿了。

    如今陌安西再次怀了孩子,这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的。

    可陌安西知道,靳淮南会回来,可这次也许,与之前不一样了。

    ***分割线***

    陆少铭拦下了沈心言的去路,整个靳家现在也没什么人,他勾唇轻笑——

    “大嫂。”

    “淮南的房间我让下人准备好了……”

    “他暂时,没打算搬回来。”

    沈心言一听,脸色顿变,什么意思。

    “他……”

    “他去接老婆了。”

    老婆,沈心言身子怔了怔,差点忘了,靳淮南结婚了。

    即便他现在拿回了一切,也改变不了,他已经结了婚的事实。

    陆少铭唇角的笑意带着几分讥诮——

    “如果他老婆不愿意……”

    “你的意思是,他老婆要是不愿意住这儿,那他也不会回来是么?”

    男人眸子渐渐冷下,每一个字,落入沈心言耳中,刹那震惊——

    “这房子,不干净。要我,也不愿回来。”

    不干净,他有意咬重的三个字,沈心言瞳孔颤了颤,联想到了何沁秋的死相。

    是的,也许……也许在这个房子的某个角落,有那女人魂魄在,或是……不,沈心言,不要自己吓自己。

    何沁秋已经被火化了,家里也让人做了法超了度,没有什么鬼神之说,别自己吓自己。

    “陆少铭你什么意思,你说谁不干净!”

    “别急,没人会调查何沁秋的真正死因。”

    何沁秋火化了,之前没人去验过尸,要是有验过,就会知道,并非死于意外而是窒息而亡。

    “你……”

    “我只是想告诉大嫂,你是我们的大嫂,靳远寒要是出了一点事,那你也可以离开靳家了。”

    靳远寒活着,那她一辈子都是靳淮南的大嫂,别想有别的想法。

    靳远寒死了,那她就是寡妇,没资格留在靳家,和靳淮南也再无半分关系。

    沈心言意识到这一点时,唇瓣都在发颤。

    所以,她做了这一切,最后落了什么?

    一场空么!

    “是他让你告诉我的?”

    她不相信,不相信淮南会这么对她。

    “是,这次是靳淮南的意思。”

    陆少铭神色不改,从女人面前擦肩走过,嘴角勾起冷凛的笑意。

    一切,的一切。

    一直以来的刺激,伪造的证据,有意让沈心言发现的假秘密,提供给她杀人的时间,完美的配合。

    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何沁秋死在沈心言手里,沈心言一辈子改变不了自己的身份,还背负上一生的魔咒。

    一举两得,不对,一箭双雕。

    曾经伤过他,害过他的,靳淮南还真是用了特殊的手段来还给她们。

    狠,谈不上。

    倒是阴,的确阴。

    陆少铭挑眉,不都说医生是救人的天使么,怎么到靳淮南身上,就成魔鬼了。

    不过,那都与他没关系。

    他只是,靳家收养的一个人而已。

    局内人,不,此后只是局外人。

    ……

    “小西,你有这么有钱的丈夫怎么不早说呢!”小姨和琪芳知道了消息肯定第一时间就来了,与李珍完全不同的两张脸,写满了惊喜。

    “是啊,表姐!表姐夫竟然是AK首席总裁,你知道那代表什么吗?我的天,我们是有钱人了!”

    “是啊!”

    这聒噪的母女两久涵都看不下去了,好吧她觉得自己以前挺喜欢钱的。

    可跟这两位比起里,还真是……

    “少说几句,你们都不懂!”李珍低声斥责了,可那母女不见消停,继续说道——

    “小西,你快让你老公来,他是大总裁,快让他把我们琪芳弄去他那个大公司里,做大经理!给好多好多工资的那种!”

    陌安西其实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楚,不过这句话,偏偏让她往心里去了——

    “大经理?”她冷笑出声,看着小姨的目光里带着几许黯然。

    “我不认识那个人,要做大经理,自己去找。”

    话落,她起身拿包要走,这里的噪音,让她很难受。

    可那一阵阵的晕眩,让她差点没跌倒,还好久涵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小西子……你小心孩子。”

    孩子。陌安西站稳,勾了勾唇,却是在久涵看来,这笑好苦,苦的像比喝中药还苦一般。

    是啊,她一直想要的孩子,期盼的生活……

    可为什么,陌安西觉得,一切都变了样,一切都不再期待了呢?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是啊,久涵你陪着她。”李珍也担心女儿,她的性子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最讨厌的,最厌恶的也就是欺骗。

    久涵几乎是一路追着陌安西出来的,这厮要不要走那么快。

    “你走慢点!”跑了两步才抓住女人的手,拜托孕妇哎真的是……

    “胖子,你别跟着我了,我想一……”

    “我偏不让你一个人静静!”

    一个人静静这种电视剧里的话,都是骗人的,只会胡思乱想。

    “你要去哪儿,回家么?”

    久涵说的家,当然是指,陌安西和靳淮南的公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