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老娘可没命救你第二次哦!

    第152章:老娘可没命救你第二次哦!

    第二天上午,陌安西给小萌新喂好食物后就谨记老妈的话,准备去医院检查一下。出门前却接到了久涵的电话——

    “姐妹儿,我来看看你,今天休息。”

    “胖子,你怎么每天都休息,好悠闲。”

    陌安西简直就是怀疑,久涵根本就是翘班,可对方的理由一本正经——

    “我不是担心你嘛,你一个人我来陪陪你不好么?”

    “好是好,可我现在要去一趟医院,要不你晚一点过来吧。”

    “你生病了?”

    陌安西撇撇嘴,这要怎么说呢,支支吾吾回道——

    “不是……我可能怀孕了。”

    “啊?!”对方传来久涵惊讶不已的声音,

    “真的啊?哇塞,你们速度也太快了吧,这造娃还真是刻不容缓。”

    陌安西无奈,哼了哼——

    “哪里快了,还没确定是不是呢。这不准备去医院看看嘛。”

    “那正好,我已经快要走到你家楼下了,你下来,我和你一起去。哇塞,要真的是,那我可是一定要做干妈的!”

    ……

    陌安西在小区外的街道上等久涵,看了眼时间,应该还要等几分钟。

    “喵……”

    这个时候,大家都去上班了,没什么人,却听到了些微细小的猫叫声。

    听上去好像有点不太对劲,怪嘶哑的。

    看了眼四周,没有猫啊。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前面那条狭隘的小巷里,被卡在水管里的小猫。

    它好像很难过,卡在那里全身都湿透了。

    陌安西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那只卡着的小奶猫解救出来,那猫才得到自由就立刻蹿没了。

    女人刚站起身子,只觉身后有一道力按住她的肩膀,还不等她来得及回头,男人手中的毛巾已经捂上她的鼻口。

    “唔……”

    那毛巾上有药性,她立刻就感觉到了一阵酥麻,可还是极力挣扎着,发出声音。

    这个时候,久涵刚好到了,看了眼没什么人的街道,刚想给陌安西打电话问她下来没,就听到了什么碰撞的声音。

    “喂,你干什么!”

    发现了那狭隘的小巷里的一幕,她忙大叫,用手上的包去砸那带着口罩的男人的后脑勺。

    那人感觉到后脑的疼痛,眼神凌厉,推开已经没多少意识的女人。

    陌安西扶着墙摔在地上,头一阵阵晕眩,努力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

    只听到耳边有什么声音传来,模糊不清。

    “妈的,多管闲事!”

    那男人力道很大,直接夺过久涵手中的包扔在一边,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直接往那墙壁上撞去。

    保安似乎听到了大的动静,巡视时朝这边走过来,从远处看到,怒喝一声——

    “什么人!”

    男人闻声,看了眼倒在墙边的两个女人,心想这次是带不走那个女人了,只好转身往那巷子深处跑去,很快就没了影儿。

    保安跑过来时,那人的影子都没了。

    他晃着眼神迷离的女人,陌安西恢复了一些意识,听到他声音——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接着那保安就看向一边倒着的女人,陌安西看到久涵额上的血迹时,心猛的一颤。

    “久涵,久涵!”

    保安见这受伤的女人已经昏过去了,立刻叫了急救车。

    ……

    医院里,急救室。

    陌安西站在外面等,心急如焚。

    她没想到,久涵正好出现,救了她,可是却因此,受了伤。

    那墙壁上的血迹,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骇人。

    因为是在医院,所以理所当然第一个想到的是靳淮南。

    穿着一袭白衣大褂的靳医生走来时,就看到了坐在长椅上,低着头的女人。

    陌安西听到身旁男人的声音幽幽传来——

    “怎么回事。”

    她匆匆的一个电话,并没有把事情说清楚。

    “我也不知道……”

    她,其实是真的还没缓过神。突然出现在她家附近的男人,是想迷晕她,然后带走她么?

    若非久涵救了她,那她现在会在哪里呢?

    还有,是吕晴让人做的么?还是,仅仅只是遇到了坏人而已?

    这些,她都不知道,也无法告诉这个男人。

    直到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出来,说这伤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怕还是有后遗症建议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久涵母亲来的时候,久涵已经转到病房里了,不过还没醒。

    “怎么好端端的发生这种事?”

    “抱歉阿姨,都是因为我,久涵才……”

    正说着,病床上的人儿就已经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的久涵只觉得头疼得厉害,脑子晕乎乎的。

    “好倒霉啊,两次进医院都撞了头。”

    久涵想到上次堵车的事,两次撞了头都没傻,算她命大吧。

    “你啊,平时让你小心一点,遇上这种歹徒做什么英雄啊,叫人就行了啊!”

    面对母亲的指责,久涵纯属当做是左耳进右耳出。

    那种时候,叫人哪来得及啊!再说了,不能让小西子有事,尤其她现在可能还怀了孩子。这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能再没了。

    “好了妈,你别念叨了。我这不醒来了么,你一念叨我又疼了。”

    久涵还在输止疼液,母亲只好止了音,见女儿是醒来了,有陌安西照顾着,就回去看店了。

    “老公,这里我照顾着,你先回去工作吧。”

    陌安西这么说着,可靳医生不为所动,看着有话要说,却又止了音的久涵。沉沉开口——

    “想说什么?”

    久涵觉得这调调冷冷的,但自己现在好歹是救了他老婆的恩人吧,声音听上去还是带着几许虚弱——

    “这并不是意外,是有预谋的。小西子,你报警了没?”

    “啊……没,还没有。”

    报警,从久涵受伤到现在,陌安西都还没想到报警那一层。

    “你傻啊,都发生这种事了还不报警,老娘可没命救你第二次哦!”

    额,陌安西无语,眼珠子幽幽瞥了眼身旁未有言语的男人。他的神色看不出好坏,偏偏这样的淡若,更让陌安西觉得有些可怕。

    ***分割线***

    陆少铭恨不得摔了手机,该死的女人,竟然不接他的电话。

    华丽丽的翘班,不跟他这个上司请假,现在还找不到人。

    “小爷现在没空理你。”

    说着,就要把电话挂了,不想对方冷凛的声音透着些许慵懒——

    “你要找的人,在医院里,现在刚醒。”

    虽然靳淮南说话的声音让陆少铭很不爽,但在听到医院两个字时,他蓦地眉目紧蹙。

    “怎么回事?”

    “陆少铭,如果今天出事的是我老婆,那我一定毙了你。”

    ……

    “报警了已经,不过估计找到那人的概率不大。胖子,你真的觉得,这次的事是吕晴派人做的么?”

    病房里只有两人,陌安西才敢说出那个名字。

    “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不是她你还真以为大白天平白无故会有人绑架你啊!”久涵话一说多,伤口就扯着疼。

    陌安西见状,忙让她淡定,别激动。

    “不过,你丫的没告诉你老公吧。”

    久涵眯着眼睛,从刚才靳医生的反应就可以看出,小西子在靳淮南面前对于吕晴的事一个字都没说。

    “没有……我以为……”

    “你以为吕晴不会做这种事,拜托,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啊!”指着自己被纱布裹着的额头,看到没,今天要她没正好赶到,恐怖陌安西的下场不止这么简单。

    见陌安西很失落的低着头,眼中带着满满的愧疚,久涵叹了口气——

    “小西子,我没有怪你,只是想让你多个心眼。吕晴那样的人,以后也许你会遇到更多,甚至比她跟可怕三观更不正的人。你要学会警惕,还有……如果我要是有丈夫,我一定什么都告诉他。”

    就在久涵说完这句话时,病房的门被人很不礼貌的从外面打开了,进来的男人,眉目染着深深的凛然,重瞳一眯,狭长的眸光落在久涵那还裹着纱布重伤的位置。

    “陆总监?”

    陌安西失声唤出这三个字,怎么也没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陆少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