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忘恩负义这种词用在我身上,似乎不对吧

    第151章:忘恩负义这种词用在我身上,似乎不对吧

    夜晚,靳家老宅。

    沈心言见今晚何沁秋没有回来,估计又是去了哪个阔太太家参加什么晚宴了。

    那个女人,总有应酬不完的宴会。

    有时候在想,没了丈夫,儿子又是那副样子的人,竟会活得这般,真是难以置信。仿佛死的不是她的丈夫,躺在床上不能动的也不是她的儿子一样。

    “太太……”

    “陆少今晚回来了么?”

    “回来了。”

    既然人在,她倒是想去和他聊聊,关于靳淮南的事。

    可是去到那人的书房,却是门没有关,礼貌性的敲了敲门,没有人应,推门而入,没有人在里面。

    她走进去了,看了眼陆少铭的书房,说实话,要不是佣人每天都在打扫,这怕早就落了灰。

    整个靳家,早就冷寂到没有人息。

    书桌上放着一份白色的文件,沈心言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不是普通的文件。

    走近,拿起那文件翻开来看。

    不过才第一页,她就对那些贴上去的照片万分震惊,在看着下面的那些具体时间和地点,不敢置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接着,一页又一页,她目瞪口呆。

    怎么会……

    这竟然是……何沁秋和孙林的……

    原来,这两人真的有那层不正当的关系。这应该死一个侦探给陆少铭的详细资料,标注着时间地点,这两人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甚至以照片为证。

    绝对不会假!

    何沁秋和孙林有苟且,而且时间很长了!

    果然,难怪平时她看着孙林对何沁秋的态度,就不一样。但碍于没有证据,所以无法怀疑到两人有染的份上。

    可现在,证据就在她手里,千真万确,这次错不了!

    原来,何沁秋你才是最低贱的女人。名义上是靳家的夫人,受人尊敬。却是背地里,和司机下人有染。

    沈心言发现了这个,心里自然是畅快了。

    还以为捏不住这女人什么把柄,这次有了这个,看她怎么翻身!

    沈心言,要何沁秋一次就全部输光。

    “随意翻看他人文件似乎很不礼貌。”

    身后,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陆少铭半靠在门边,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已经不能自已的女人。

    怎么,很满意自己看到的东西么?

    沈心言现在才不顾陆少铭说的什么,只是拿着文件走到他面前,严声质问——

    “上面写的都是真的?你找了人查何沁秋与孙林?”

    看来,不是她一个人觉得那两人之间有问题。

    陆少铭也是看出了一些才会去查的,查到了这些,他准备怎么做呢?

    男人挑眉,沈心言还真是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那眉目之间,瞳孔之中,都布满冷笑。

    仿佛对于这份文件,她很满意,甚至……想要做大事。

    菲薄的唇勾起邪魅的笑意,声音透着几许阴柔——

    “是真的。”

    在确定之后,沈心言扬眉一笑。

    “太好了,这真的是太好了!我们可以把这个东西给媒体,让何沁秋身败名裂!是的,这样一来……这样一来,淮南就可以……”

    沈心言只要一想到,她能够帮那个男人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就很激动。

    这样的愉悦,却被陆少铭冷冷的语调打断了——

    “我可没想把这些公之于众。”

    话落,从女人手中抽回那份资料,当着沈心言的面,放入书中的抽屉之间。

    沈心言一听,脸色顿变,目光疑惑,夹杂着一些猜测。

    “为什么?既然你查了,就说明你并非是站在何沁秋那边的!”

    “可我也从不想帮靳淮南。”陆少铭笑,笑得冷凛。

    “靳淮南和我有关系么?这东西,不过是给我必要时所用。”

    必要时?沈心言冷笑出声,什么时候叫做必要时?

    恐怕是,扳倒何沁秋自己独权吧。

    陆少铭的野心,果然是不能小看的。

    “陆少铭,你不能这样。你只是靳家收养的一个孩子,要是没有靳家,没有淮南,你早就……”

    “早就横死街头?呵,可怎么办,我并不觉得靳家给了我什么。”

    并且,让他和欢儿分开这么多年,也是拜当年的靳家收养所赐。

    “你……可淮南之前待你不错,你不能忘恩负义!”

    忘恩负义?

    陆少铭冷笑出声——

    “忘恩负义这种词用在我身上,似乎不对吧。”

    末了,不忘讽刺眼前眉目冷然的女人:

    “说到忘恩负义,陆某哪里比得上你。这四个字,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

    再合适不过!

    沈心言蓦地瞠目,咬紧唇瓣,瞪着这个男人。

    是,她的确是忘恩负义,也不值得当年那个男人对她的好。

    可现在,她想帮他,真的想。

    “我看得清自己的身份,可靳少奶奶也该清楚自己的身份。”

    陆少铭的身份,嗯,靳家收养的人,外人。

    沈心言的身份,呵,何沁秋的儿媳妇,表面上都该是何沁秋那边的人。

    没有哪个做媳妇的,会指责自己的婆婆,甚至恨不得,让自己的婆婆身败名裂的。

    这,不符合规矩不是?

    一听到少奶奶,何沁秋的儿媳这样的字眼,只会让沈心言更加不能遏制住心中的怒火。

    “我恨不得她死,失去一切!”

    “哦,是么?可我以为,你很听她的话,嗯……比我这只狗,不相上下。”

    无疑,陆少铭是在刺激沈心言。

    这个女人的心魔,就是何沁秋。

    “不!我和你不一样!我不会甘心受她摆布!”

    沈心言手捏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之中,她有多狠何沁秋,力道就用了多大。

    男人眉目轻扬,深黑色的瞳孔深不见底,唇畔笑意凛凛——

    “可你还是她的一条狗,除非……她死了。”

    最后那三个字,他贴在女人耳鬓,轻声呢喃,却是轻如空气,在沈心言听来,重如一切。

    除非,何沁秋死了,不然,什么都不会改变。

    “但,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沈心言脱口而出,可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出了什么。

    她在说什么,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她仿佛听到内心深处,有一道很可怕的声音在教唆她……

    不,那一定不是她。

    “陆少铭,你把那份资料给我。你不愿意做的事,我来做。”

    她只要有那把柄在手,有的是机会去做。

    “不,那可不行。”

    “你到底想怎样!”

    要查何沁秋的是他,查到了却什么都不做的也是他。

    “嫂子,很晚了,你该回房间了。”

    “你……”

    他声音漠漠,透着几许冷暗——

    “我可不想被人查到,与自己嫂子有染。”

    沈心言咬牙,眼中都是愤懑。

    她就不信,陆少铭能弄到的东西,她弄不到!

    ……

    书房终于安静下来,陆少铭打开抽屉,随意翻了翻那份让沈心言大变脸色的东西。

    轻笑出声,拿起手机,给某人打过去。

    不过某人,好像正在吃着自家心爱的小妻子准备的晚餐,接起来的时候说话态度像是被打扰了一般很不爽。

    “有事就说。”

    “一切在计划中,没了,吃你的饭去。”

    挂断,将那文件扔回抽屉里。

    一份,莫须有的资料。几张,用电脑技术拼凑出来的假照片,就足以让沈心言,心以为真。

    看来,沈心言心里对何沁秋的不满,超乎他的认知啊。

    沈心言,这最后一局,就要看你能不能狠到底了。

    不是说想帮你爱的男人么,也是,帮了他,做了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

    ……

    “老公,谁啊?”

    正在吃饭的陌安西看着挂了电话的丈夫,脸色有些深谙。

    “打错了。”

    “哦……”

    这年头,都这样。

    “对了老公,我有事要说……”

    陌安西想到了今天母亲说过的话,也许她是怀孕了。

    可话到嘴边又停下了,嗯,现在说,万一明天去检查要不是呢?

    白给他高兴一场也不好,还是等明天化验后,确定是了再告诉他。不是,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说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小萌新啊,你今晚能帮我们,录一个视频么?”

    撅嘴,尽力卖个萌,讨好一下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