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我哪还击得起,需要这个,money!

    第148章:我哪还击得起,需要这个,money!

    “那都是我妈小时候骗我才说的话,老公你真老套。”

    听着小女人略带抱怨的话,靳淮南蹙眉一笑,点了点她的鼻尖——

    “你小时候总被骗?”

    “是啊……我妈总喜欢骗人。”陌安西说着,有些笑得无奈。

    “我听过最大的谎言,就是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一段时间后就会回来。”声音越发轻柔,甚至可以听出有了几分倦意。

    “所以我一直等啊等,等了很久的,最后还是没有等到爸爸的出现。后来长大后才明白,那个很远的地方,就是脱离了这个世界,真的好远,遥不可及。”

    陌安西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是有多蠢,每天搬着一个小凳子,坐在以前的庭院里,看着那秋千后的大门,等着哪天推开门的人,是她的爸爸。

    直到母亲带着她来到城里生活,她都恋恋不舍那道门,那个小凳子。

    “所以,我倒宁愿还活在谎言之中。”

    靳淮南听着怀里的女人呢喃的声音带着几许柔光,薄唇勾出一抹凉薄的笑意,嗓音暗哑——

    “有时候,谎言是为了不伤害。”

    谎言,并非只有欺骗。

    也有害怕,也有不舍,所以才会选择隐瞒甚至是谎言。

    “虽然是这样……”陌安西转了转眼睛,眼神中是狡黠。

    “不过老公你以后可不许骗我哦!”

    她前两天才看到的一个博主发的长文,里面可是说了,丈夫对妻子说谎的十大规律。

    里面,没有一个是好的!

    “你这么笨,骗你没什么好处。”

    “你……”

    三句话不离一个笨字,她哪有他说的那么笨。

    哼,这人就这样,说不过他,反正她自己觉得自己挺聪明来着。

    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无故叹了口气——

    “唉,老公你知道么,我今天本来可以get到一件美美的衣服的。”

    而且,还是免费的,久涵出钱啊!

    可惜,现在没了。

    “然而,衣服泡汤了,算我倒霉。”

    “你好像每天都很倒霉。”男人轻笑,似乎这小女人身上很少发生不倒霉的事。

    “你是不知道我今天遇上了什么人,真的好讨厌,可又不能骂她,毕竟……”

    “毕竟什么?”

    陌安西撇嘴,毕竟那女人的身份可是高高在上的,自己要是敢做出侮辱她的事来,估计现在已经在派出所里蹲着等老公来赎她了。

    “一言难尽啊……你知道那女人说我是什么吗!哼,她竟然说我这种女人没资格穿那家店的衣服。还说……反正就是各种不爽啦,但人家有钱有势,我和胖子只能忍了。”

    其实还有更难听的话,不过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了。

    靳淮南在听到这种女人四个字时,眸色一深,略带几分危险,冷不丁的两个字透着些许凛然——

    “是谁?”

    “老公你不认识啦……嗯,就是那个沈总的姐姐。说了你也不知道,就是一个典型的豪门阔太太。”

    女人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男人菲薄的唇抿起,深黑色的瞳孔越发沉了几分。

    “不过……”陌安西又撇了撇嘴,这该怎么说呢——

    “后来胖子跟我说了,那个沈小姐啊,她的丈夫是个……嗯,废人。就冲这一点,我倒觉得她挺可怜的。”

    虽然说沈心言见过她两次,每一次都是很不好甚至恶劣的态度,陌安西当然也不喜欢她了。可在得知沈心言的丈夫是植物人后,以一个结了婚的女人的心态而言,对方是挺可怜的。有名无实的婚姻,看着心爱的丈夫躺在床上醒不过来,每天过着没有爱情的生活,多可怜啊。

    可陌安西绝对不会知道,沈心言爱的男人,就是此刻被她靠着肩膀的人。

    等知道的那一天,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可怜,那都是她的选择。”

    “嗯?”

    仿佛靳淮南这样的一句话让陌安西有点莫名其妙,什么选择?

    “老公你在说什么?”

    他沉默一秒,才缓缓开口——

    “说你笨,不懂得还击。”

    “切,我这才是聪明懂不!还击,对方是谁啊,我哪击得起,需要这个,money!”说着,指头搓了搓,一副需要很多钱的样子。

    “不过真巧,她的丈夫也姓靳。你知道我今天听到店员叫靳太太时,我还以为是在叫我呢。”女人笑得无害,想想也是不错的,被别人尊称为靳太太,冠夫之名。

    靳太太……

    靳淮南扬唇,食指挑起女人的下颌,气息贴近,声音透着让陌安西蛊惑的邪魅——

    “喜欢别人叫你靳太太,嗯?”

    其实陌安西已经好困了,双手挽上他的颈,亲了亲他的唇角,笑得谄媚。

    “喜欢,不过我更喜欢睡觉。”

    话落,就靠着他的胸膛,一副要乖乖入睡的模样。

    但靳淮南没想到,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小女人还真的睡着了。

    这货最近,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电视里还在播放着那你请我爱的韩剧,可沙发上的陌安西已经进入梦乡。把她抱回房间大床上,动作轻柔,女人一沾染到大床的柔软就翻了个身,沉沉睡去,嘴里好像还呢喃了一句梦语——

    “小萌新……老公……”

    还真是睡着了都不忘惦记着。

    去了小萌新的窝,发现那小家伙醒了正在撕咬着玩具。

    见男主人来了,嘴里咬着玩具不放,眼珠子盯着他的脚步,眨也不眨。

    “笨狗。”

    比起陌安西取的名字,他还是喜欢叫笨狗来得亲切。

    然而小萌新一听到靳淮南的声音,就放下嘴里的玩具,朝他迎去。

    靳淮南微微蹙眉,嗯,样子看上去真的很傻。舔着他的手指,即便是嫌弃,也抵不过那绒绵绵的小爪子的温度。

    就好像,那床上的小笨狗身上软绵绵的温度一般。

    “欢迎你的到来。”

    她喜欢的,想要的,期待的。

    他同样,眷恋其中。

    ***分割线***

    久涵没想到,休完病假回来上班的第一天,就和吕晴见面了。

    别说,她好像休养的还不错,就是……眼神变了。

    以前的她,高傲带着几许轻蔑她人的模样。

    现在的她,说不出来,总觉得有些看不清了。

    “吕晴,你还好吧。”

    “没事。”

    干脆的两个字,没有丝毫温度。这时,久涵才看到,她把东西放进了一间独立办公室,上面写着——分管总监!

    果然,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同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公司里的人只知道吕总监在G市的工作完成的很好,回来就升了高职位。

    可久涵清楚,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不过,看着吕晴指指点点她人的模样,似乎没什么变化。

    勾唇轻笑,这样一来,她和陆少铭之间的交集,只怕会越来越多。

    吕晴想要做陆太太,和自己之前的想法时一样的。

    如今,久涵是不再想了,可不代表吕晴不想。即便出了这样的事,也不会阻挡她的前进之路。

    久涵还能说什么呢,路都是自己选的,就像她一样,选错了路,也得走下去。

    “看什么?”

    陆少铭淡淡瞥了眼那分管总监办公室,久涵回神,摇摇头——

    “没什么。”

    “来我办公室。”

    他说这么一句,久涵当然是不会照做了。上次进他办公室,就尴尬的要死。

    “公事私事?”

    先问清楚,再考虑要不要去。

    陆少铭脚步微微一止,勾唇轻笑,看来这家伙是学聪明了。

    “有区别?”

    在他这里,公事就是私事,私事就是公事,没什么区别可言,尤其是对她。

    “当然有区别了,如果是公事,那请陆总监现在就吩咐了。如果是私事,现在是上班时间。”

    嗯……男人重瞳一眯,就是不管公事私事,她都不进他办公室就对了。

    他的办公室是龙潭虎穴么,她至于像一只小绵羊一般忐忑不安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