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熬一些可以喝了有点肾虚的汤

    第146章:熬一些可以喝了有点肾虚的汤

    久涵跟着陆少铭第二天从G市回来后,就以感冒生病为由,请了几天假,倒也不是偷懒,不过是真的不想这么快就去上班。

    听说小西子的狗狗已经接种完疫苗弄回家里了,约她出来见个面都说没空。

    呵,一个无业游民跟她说没空。

    那她只好不请自来,看到那不到两个月的小阿拉斯加犬,别说,长得有点二哈,却挺机灵的。

    “只好麻烦你来这里了,”陌安西递给久涵一杯水,抚摸着狗的短毛,一脸满足——

    “它才接种完疫苗,没到三个月大不能带出去门,那样会很容易死的。”

    “啧啧,瞧你穷讲究的。以前老家那些小土狗哪只不是一个月就蹦跶蹦跶的溜来溜去。”

    久涵哼哧一声,这些猫猫狗狗她可不喜欢,也没那个耐心做啥铲屎官。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体质不一样啊,再说了,那是中华田园犬,叫土狗多难听啊。”

    对于一个喜爱狗狗超过自己的人来讲,一个小小的名称都是一种象征。久涵无奈——

    “反正不都是狗,麻烦死了。”

    瞅了眼这个公寓,看上去真的还挺干净的,医生家嘛,怎么着也是爱讲究卫生的。养了狗,指不定那靳医生有多嫌弃。

    “没爱心。”陌安西拍了拍阿拉的脑袋,让它自己去一边玩着。

    “不养狗就没爱心了,姐姐我倒觉得养条蛇挺不错。”

    蛇……陌安西听到这样的词就恶心,打量着久涵,这还是女性同胞么,嘶,想想都哆嗦。

    “对了,吕晴怎么样?”

    只说了事情解决了,可陌安西还是不放心。

    久涵也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摆摆手——

    “不知道啊,不过她没再闹倒是事实。也许,陆少铭给了她想要的,她自然就聪明到不会再闹事了。”

    “哦。”陌安西点点头,这样就好。

    说到陆少铭,她微微叹口气,笑道:

    “这次多亏陆总监帮忙……嗯,其实,通过这次的事,我倒觉得那男人也还算有点责任感,至少对于自己的下属出了这样的事,不会不管不问。”

    久涵一听,就无言笑笑,这还真是第一次从小西子口里听到赞美陆少铭那厮的话啊。

    其实啊,陌安西哪里知道,有的人啊,并不是有责任感,而是为了一个女人,可以摆平一切的事情。

    当然了,要是陌安西知道陆少铭那么做纯属是不想久涵烦恼,那她一定收回自己夸奖陆少铭的话。

    久涵这次来,其实是有目的的。

    昨晚,接到了何沁秋的电话,说是让查到那个男人,也就是靳淮南的下落,一旦知道立刻回复她。

    久涵就纳闷了,她明明是被何沁秋派去陆少铭身边的,怎么现在,竟要去查靳淮南的下落。

    难道,靳淮南才是何沁秋要对付的人么?

    那可不行,他是小西子的老公啊,怎么可以!

    她知道了靳淮南的下落,甚至现在就在他的家里,喝着热水。

    但久涵不会傻到直接告诉何沁秋,那个女人,一定有计谋。

    可是,心中的困惑,也想弄清楚。

    靳淮南,陆少铭,何沁秋。这三人,到底有什么?

    靳淮南,靳淮南……姓靳。若非久涵没记错的话,前阵子离世的AK老董事长也姓靳。

    以前没有想到这一点,可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巧合同姓并且又似乎有关系的事么?

    “小西子,问你个事,你老公……嗯,靳大医生,我记得你和他的结婚典礼上,男方并没有任何亲人出席。他,有和你说过他的家里人么?比如,你婆婆……你这个媳妇进了门,婆婆都不关心吗?”

    久涵这么一问,陌安西才恍惚想起,淡淡笑了笑——

    “没有啦,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隐约记得,他说过他父母,在他幼时出意外离世了。”

    嗯,好像是这样吧。某一次床事过后,她困得很,无意问了一句,他好像就是这么回答的。

    “是么……可他没有其他亲人么?”

    “没有听他提起过,应该是没有什么亲人吧。他在英国一个人居住,拿到了医学博士证后就回国了。然后……就遇到我了。”

    久涵会意点点头,目光中带着几许沉暗。

    “怎么了吗?”

    陌安西也同样纳闷,久涵干嘛问这个。

    “没有,就是好奇你怎么没有恶毒婆婆。”

    “哦,死胖子你巴不得我像电视剧里那些一样,有个恶毒计较的婆婆是吧!”

    女人哼了哼,果然是损友啊!

    “对了,你还记得之前给过我一本学熬汤的谱么。我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的?”

    “其他的,这一本还不够你用啊?”久涵当然知道那汤谱是用来给男人补肾的,此刻听到陌安西说这样的话,不免瞳孔睁大,小西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欲求不满了?

    还真是不能低估啊!

    看出了久涵的略带污气的眼神,陌安西就回她一白眼——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想给靳淮南熬一些……嗯,”这要怎么说呢,想到了——

    “熬一些可以喝了有点肾虚的汤!”

    “啊?!”

    喝了之后,肾虚?久涵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的想法。

    扶额,天呐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女人啊,竟然想把自己老公给弄肾虚!

    “拜托,你没事吧,就算是性.生活再不和谐,也没必要把人家靳男神搞成……”

    “什么呀,死胖子你再胡说!是他自己说的,自己肾实,我就想着,或许把它弄虚一点才身体协调嘛!”

    “噗——!”

    久涵还好没喝水,不然直接喷出来。

    肾实,我还肾结石呢!这话也就靳淮南说出来,小西子会当真!

    “你傻啊,男人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当然身强力行,肾虚就是不行,肾实就是太行!”

    太行……好吧,陌安西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不害臊的红了。支支吾吾哼道:

    “我也清楚啊,可是……就是太行,我有点……”

    嗯,这怎么说得出口呢。

    总之,就是她不行了,每次那种事情后,她都觉得自己瘫在床上了。

    久涵做出一副我很了解的模样,勾住陌安西的脖子,悄悄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女人瞳孔一亮。

    “真的么?”

    “恩,你这么对他说,应该有用。”

    “那万一没用呢?”陌安西还是表示,不相信。

    “没用,大不了再被吃一顿咯。反正都被吃干抹尽了,也不差这一次。”

    久涵一脸淡然,而身边的某女满脸黑线。敢情受苦的是她,死胖子当然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了。

    ***分割线***

    陌安西下午就和久涵一起去了商场,想着买一些美美的衣服,反正胖子升职了,送她几件衣服,她还是收的。

    “胖子,这件衣服还挺贵的哎,你真的要送给我么?”

    “是啊,银行卡在这,随便刷。”

    这家店是很多有钱人都会来的地方,衣服设计的也符合大众女性的要求。虽然价钱很贵,不过从做了陆少铭的私人秘书以来,哇哦,工资日结不说,一天都够她用很久哎。

    “靳太太,这是今年的新款……”

    靳太太,陌安西先是一愣,还以为店员叫的是她呢。结果回过头,就看到从试衣间里出来的美丽女人。

    额,是她!

    陌安西见过这女人一面,不过有的人,真的是见一面,就足够铭记一生的了。

    眼前的这位靳太太就是,沈牧衍的姐姐,那个曾经说自己是那种爱钱女人的沈心言!

    沈心言,靳太太?

    对啊,她嫁人了,嫁给了这个城市里,最有权势的靳家大少。

    靳,好巧,和她老公一个姓哎。

    像是注意到有个目光在看着她,沈心言淡淡回过头,就迎上了女人的眼睛。

    微微蹙眉,这女人,有点眼熟,像是哪里见过。

    眸色一深,眼神立刻变得凛然起来。她想起来了,不就是上次跟着沈牧衍一起来参加晚宴的女伴么。

    要是沈心言没记错的话,那可是她弟弟扬言深爱的女朋友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