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甚至有些觉得自己像圣母一般的恶心

    第144章:甚至有些觉得自己像圣母一般的恶心

    那现在,我要你。

    六个字,足够让床上的女人失了声息。

    她没听错吧,陆少铭说了什么,说要她?!

    之前他说过,绝不会碰她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大抵就是他心里所认为的不干净,连其他庸俗的女人都比不上的。

    可现在,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一丝犹豫,像是预谋已久。

    就因为,她换了一个身份,成了他心间上的人儿,所以之前他以为的那些过往,那些污秽,都可以不在乎了是么?

    原来,只要冠有那人之名,一切都成为他陆少铭的例外。

    何其幸福的欢儿啊,可惜……她不是那人。

    与那双深沉不见底的黑眸相互凝视着,久涵竟然觉得,这双眼睛,这份温柔,如果没有冠她人之名,她也许,会情难自禁,泥足深陷吧。

    却是,他迷失了,她很清醒。

    那薄唇的凉薄要覆上她唇间的柔软时,女人几乎没有多想,兀自扭过头,避开了属于他的温柔。

    陆少铭,落了空,瞳孔顷刻间染上霜华,没料到,的确是没有料到,她会回避的如此之快。

    “你不愿意?”

    他的一句话,就让久涵感觉到自己心跳急速加快,甚至几乎要呼之欲出。

    他一定是,不悦甚至是生气了吧。缓缓转过头,迎上那一抹冷凛,即便沾染着几许凉意,也抵不过那丝丝入骨的凛然。

    时间仿佛是停滞了很长时间,只听到女人的声音,多了几分暗哑之意幽幽传来——

    “嗯,我不愿意。”

    不愿意,你吻着我,却叫着别人的名字。

    不愿意,你这样的温柔,这样的缱绻,不是给我。

    不愿意,更多是怕,有一天会迷恋上你的味道,跌入万丈深渊。

    她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要笑得,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就是强迫,也得笑出来。

    是,的确很难看,甚至有些觉得自己像圣母一般的恶心。

    但演戏,作为一个业余的演员,就算是再丑陋再恶心的戏码,也要演的精彩才对不是么?

    “是想做你的女人,不过那是之前的想法。那时候,我有所求,可现在,我不要了。”

    那时候,她有所求。是指,做了陆太太,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优越的条件么。

    那现在呢,不要了,是觉得用幸福去换一辈子的钱财,似乎不太公平了是吧。

    陆少铭好看的眉宇蓦地一蹙,掀唇,那两个字才吐出,就被女人打断了——

    “欢儿……”

    “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有,喜欢的,人。

    奇怪,不是都说,提到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都该是害羞甚至是期待的笑容么,可为什么,她努力挤出的笑,这么苦涩。

    “泰迪熊,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欢儿了。小时候的感情很懵懂,也许我只是把你当大哥哥一样觉得有安全感。可这几年里,我才越来越清楚,什么是喜欢。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

    其实,她在说谎,可是从他越发深谙的眸光中,她就知道,他是信了。

    信了啊,那就好。

    下一刻,那原本压制住自己的力道消失了,她如释重负,坐起身子,深深吐口气。

    见他本俊逸的容颜上渡染了冷然,想必是对她失望了吧。

    也是,也许在她眼里,那不过是一句潜台词。

    可在陆少铭心里,那是他的欢儿第一次,拒绝了他。

    拒绝了,她的泰迪熊。

    她站起身子,看了眼时间,很晚了。

    “你……早点睡吧,我睡地上好了。”

    反正,就一晚。

    可男人冷不丁的几个字,透着不容拒绝的冷凛——

    “睡床上。”

    “可……”

    可他呢,难道让他睡地上,看起来不像。

    看出了女人眉目唇瓣之间的犹豫,和旧时记忆里的女孩相重合,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为难的时候眉目会撇得难看,唇瓣也会不由抿成一条线。

    “今晚,我不会碰你。”

    若是怕他做出什么事,那他承诺,这样,就不怕他了吧。

    ……

    久涵还真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虽然总统套房的床很大,可是……彼此之间的气息,她都能听得清楚。

    没有面对着他,怕迎上那根本谈不上君子的目光会让她迷失自己,可背对着那人,女人的第六感又察觉到,有一抹别样的神色凝视着她的背。

    突然,有些凉飕飕的。

    这一晚,她几乎时刻保持着警醒状态,毕竟陆少铭,可是她心里的头号危险人物。

    不时的戒备,细微的动作落入陆少铭眼中,他看着她的后脑勺不时动了动,却没有回过头看他一眼。

    这就是他一心想找的欢儿么,可为什么,她尽在眼前,他却感觉自己触摸不到那熟悉的温度呢。

    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在他不在的这几年里,有别的人出现了么,那人比他好,有多好?

    拧眉,他竟觉得自己有些可笑。陆少铭,你竟然在和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人比谁更好,怎么个好法。

    原来,你这么失败。

    末了,久涵还是听到了那低凉的声音透着几许调笑——

    “小时候不都睡一张床,现在怕什么。”

    久涵无言几秒,几乎失败用正常人的思维回答他——

    “那是小时候!”

    小时候,她前面没凸,他下面也还没可以做坏事,那不废话。

    不对,那不是她的小时候啊。可为什么脑海里,竟然浮现那么熟悉的场景。

    却是那人轻笑,嗓音沉沉,暗哑如斯:

    “在我心里,从没有什么变化。”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他从不认为,有什么可以改变。

    这样的话,夹杂的含义,久涵怎么会不明白呢。只是,不能去明白。

    沉默,不言而至。

    后来,她先闭上了眼,选择了入睡。

    醒来,她还是她,什么都没有改变。

    ***分割线***

    陌安西没有想到的是,老妈不仅没有像昨晚打电话那样态度对她,反而……

    “我给你煮了汤,这段时间你在外面,好像都瘦了。”

    “妈……这汤里不会放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李珍这和蔼可亲的态度甚是让陌安西忐忑不安啊,还以为就算没有耳光招呼,也会被痛骂一顿的。

    可是,情况完全超乎她的预料。

    “能放什么?我心疼还不行么?”

    “行,当然行。可你昨晚不还……”

    李珍敛了敛脸色,想了想开口:

    “我都知道了,女婿都和我说清楚了。”

    “嗯?说,说什么?”

    陌安西完全一脸疑惑,老妈知道什么,靳淮南又和她说了什么?咦,什么时候说的,她怎么不知道呢。

    难道是在她昨晚睡着后的事么?

    “唉,你小姨和琪芳的事,是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你们顾虑的也对,小两口的生活,我都不想打扰,更何况……安西啊,妈不是气你不准琪芳住下来,而是你小姨说你的那些话,太让她心寒了。”

    “我没说什么啊,是她自己理解错误,转述给你的,多半是掺了水分的。”

    什么把琪芳当狗看,她有说过这样的话么。简直就是无中生有,就符合了那种典型的七大姑五大姨,爱嚼舌根乱说话的本性!

    “不过她们现在好像暂时找到了一间单人房,还不错,事情也就过去了。”

    “妈,你就别操心那些事了。她们多大的人了,不过我是真的觉得,这些所谓的亲情太过凉薄,有时候蛮寒人心的。”

    也许小时候的她还小,不懂母亲被欺负时的眼泪代表什么。可就通过这次的事情,她就体会到了,那些所谓的亲人,在能利用到你时,尽力讨好。平时没有用了,就互不来往。

    “对了,你辞了工作,为了什么?”

    之前不是还一个劲要出去外面工作讲求自立么。

    只见小女人咧嘴一笑,理直气壮回了三件事——

    “养狗,生孩子,当网红!”

    这就是,陌安西目前的目标,而且,必须实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