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我要你装作她,去接近那个男人

    第128章:我要你装作她,去接近那个男人

    第128章:

    久涵被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看上去是郊外的一栋别致的小洋房里。

    到底是谁,要见她?

    而当看到那坐在软皮木椅上,尽显端庄气质的妇人时,她皱起了眉目。

    她似乎,从未见过这女人吧,虽然莫名觉得哪里有点眼熟。

    “请问……我们认识吗?”

    何沁秋勾着冷意的笑,眉目间染上凛然,打量了这女人上下,说实话,还真是看不出有什么特色来,陆少铭真的对这女人不一般?

    “不认识。”

    这,久涵顿了顿,不认识还找她来做什么?却是何沁秋接下来的话,让她愣在了原地——

    “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与她这个没钱没势甚至走投无路的人做交易?久涵更加不解了,却不说话,安静的听着对方把话说完。

    “据我了解,你现在需要一笔钱吧。”

    “是,但那又能怎样?”

    何沁秋颌首笑了笑,示意了孙林,只见男人把放在桌子上的箱子打开,那整整一百万的现金,就这么放在久涵面前。

    “……”

    久涵怔住,看着那箱子里的钱,那些红色大钞,眼神凌乱中透着忐忑,唇瓣染上了几分苍白。

    这是什么意思?

    “只要你答应替我做件事,这些钱,这栋洋房就都是你的,甚至你哥哥染上的罪案,我也能帮你。”

    不仅仅是钱,还有房子,甚至是哥涉及的命案都可以全部替她摆平?久涵觉得有些可笑,这世间会有这么好的事么?

    那如果真有这么好的事落在她身上,只怕对方要她做的事,不简单吧。

    可如今,就算再难再有风险的事,她也只能去做不是么?

    “你要我,做什么?”

    听到女人这一句话,何沁秋满意的冷笑出声,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没理由放着利益不要。

    “陆少铭,你和他走得很近。”

    听到陆少铭三个字时,久涵眸光一颤,波澜的眼神透着几许回避。她怯怯出声——

    “你认识陆少铭?你和他……”

    这妇人看上去……莫非她是陆少铭的母亲,可陆少铭是收养的……

    久涵眸子一亮。想起了这女人是谁。

    那次在电视上无意看到的报道,她应该是陆少铭的养母,也就是——AK董事长夫人,一个空有这名头,却早年死了丈夫的女人。

    “久涵小姐是聪明人,我是谁不重要,只要你完成我要你做的事,那以后我会给你更多想要的。”

    这话听上去,何其诱惑之大。可久涵觉得,这女人似乎对于陆少铭,并不是什么好意。

    她找上自己,是之前已经调查过自己和陆少铭的关系了吧。

    陆少铭。

    久涵眸子暗了暗,家里出事后,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他。

    可是,让她彻底失去希望的,也是那个男人。

    是因为上次的事,彻底惹怒了他了吧。

    陆少铭说过,对她的新鲜热度已经比一般陪他上床的女人要多很多了,只可惜,最后她还是触犯到了他的底线。

    不想,原来那男人心里,也有不可抵触的人。

    “我和陆总监,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因为,她上次无意动了那男人的东西,一件,她不该碰,甚至在他眼里,她的触碰是一种污垢。

    “我可以有办法让你重新接近陆少铭,并且……他会把你当做心间宠。”

    女人呢要的不就是一个有权有钱的男人的宠爱么,何沁秋看了眼那桌子上放着的资料,无疑是一种暗示。

    久涵咬唇,心中有几分苦涩,心间宠……不会的,那个男人,心里的那人,才是他的唯一。

    只是手却无法控制,拿起那桌子上的资料,在看到那几个字时,全身都怔住,片刻,脑子都没有了任何的思绪——欢儿。

    这个类似于乳名的字眼,她不陌生,不就是——

    陆少铭喝醉后念的那人么?

    “我要你装作她,去博得陆少铭的信任,做我安排在他身边的眼线。”

    何沁秋的言语,一字不差的落入久涵耳中。

    假装,眼线。

    是,什么意思?

    看完了文件,久涵才明白。原来这个欢儿,是当初陆少铭还未被收养前,一同在孤儿院的女孩子。

    虽然资料不全,但可以知道,这个女孩后来失踪了,应该说被领养了,可是却找不到领养的人。

    “我……”

    久涵颤着眸,她怎么可能,去假装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呢?

    再说了,也许陆少铭知道欢儿……何沁秋像是看出了女人的心思,说道:

    “放心,我没查到的,陆少铭也查不到。”

    也就是,陆少铭也还在找。

    “那这个欢儿她……”

    “死了。”

    什么!久涵猛的放下手中的资料,像是不敢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死了,死去了?!

    可,何沁秋是怎么知道的,她不是没有查到那女孩的下落么?

    “我派去的人有了一点眉目,找到身份也许是的那个女孩,但她死于车祸,五年前就死了。”

    听着何沁秋的话,久涵不知道真假,但此刻,内心深处只有一个声音在跟她说——陆少铭念得,想的女人,不复而存了。

    她承认,也许在这场游戏中,她也许是对那男人有了一些感觉。

    仅仅,只是偶尔心动的感觉。

    他多金帅气,对女人毫不吝啬,虽然放浪不羁,但内心也有很多软弱点,在那个不属于他的家里,他过得并不快乐。

    就像,自己一样。

    “……我做不到。”

    沉默后,是犹豫的拒绝。

    久涵发誓,如果对方不是陆少铭而只是一个陌生男人,那她愿意去试试,她不在乎被欺骗的那人的任何感情。

    可……

    如果是陆少铭,如若是他。

    “久涵小姐不像是做不到的人,可要想清楚,这件事对你我,只有好处。”

    是,只有好处。

    她会那到钱,甚至以后会得到来自陆少铭给的一切,亦或者能实现她最初的想法,做陆太太。

    可一切的一切,早在几天前,都改变了。

    她不想,再和那人有关系了。

    却是,命运,选择。

    钱,她需要钱,这足足的一百万里,她不求多的,只要二十万。

    可二十万,就把自己卖了,却也够廉价。

    没有人知道,这几分钟里,她在想什么,想了多少的事,直到那句毋庸置疑的答应,没有丝毫的拖拉,却是心里,猛的疼痛了一下。

    “我答应你。”

    “可你,总要给我一个期限。”

    一个,在陆少铭身边的期限,还有……要做的事,她是否能做到。

    “放心,不会很长的。不过我要提醒你,别爱上那个男人,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那你的家人,就是我惩罚的最好利器。”

    别爱上,那个男人。

    久涵咬唇,眸光坚定,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不会,她不会爱上陆少铭的,她不懂爱,也不想明白。

    “这房子,我不要,还有着钱,我只拿二十万。”

    说着,便沉下眸,用二十万去换自己做这件事,是她赔了还是何沁秋赚了呢?

    沉默几秒,沉沉出声——

    “但你要帮我,我哥的案子。”

    “放心,他不会坐牢。”

    “不!我要你,让他把牢底坐穿,这一生都别出来!”

    毫无疑问,这样的话,让何沁秋不免有了几分别样的目光,看着眼前肯定的女人,抿唇轻笑。

    她似乎,还真是低估了这女人。

    既然对亲人狠,那又为何愿意出卖自己来救呢?

    同样,久涵也知道自己很矛盾。

    一方面,对于久杨,她不得不救,这是她一定要做的事。

    另一方面,以后的未来,她不想这个深深厌恶的人再来打扰她和母亲的生活。

    他的妈妈,她会养,这是她的义务。

    至于他,就永远待在一个,既可以保住性命,却又可以不再伤害她人的地方过完余生。

    这就是她,懂得恩,也忘不了恨。

    只是……

    欢儿,这两个字,对于久涵,何其讽刺。

    陆少铭,也许我们之间,才刚刚开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